未分類

霍顯:這陳花是不是為了搬出來跟家裏鬧翻了?她提着行李下樓的時候,她媽還舉著棍棒追在後面質問她白眼狼,還把我當成跟她私奔大男人……

慕安安先是給陳花回複信息。

慕安安:我也快了,你們先去等我。

陳花:吃火鍋嗎?

慕安安:吃!買材料,我們自己在家裏吃,我要特辣的。

跟陳花說完,慕安安回復霍顯。

慕安安:什麼都別說,她敏感。

霍顯:你顯哥又不是白痴。

慕安安:我當你是白痴來着。

霍顯:……

回復完兩個人的信息,慕安安將手機丟在一旁。

原本她坐在地上,改成蹲著收拾行李。

顧醫生看着,也跟着蹲起來。

他原本是想站起來離開的。

可看着慕安安壓制煩躁的樣子,又有點不放心,「對,還有一件事忘記說了。」

慕安安抬頭看了一眼。

顧醫生:「你知道這次七爺出差是去哪裏了嗎?」 距離地面大概千里的高度,有一層世界光壁,通過此處的時候,張若塵的胸口響起一聲爆響。

「嘭。」

一股無形的力量,撕碎燕離人送給張若塵的那張聖相符。

「果然不能攜帶類似聖相符的戰寶,進入功德戰場。」

張若塵倒也並沒有感到太過可惜,畢竟,那張聖相符早就已經破破爛爛,最多還能使用一兩次。

此刻,張若塵一直在觀察木靈希的方向。

他和木靈希的距離,正在不斷拉大,已經超過十萬里,就算使用精神力也無法探查到她的位置。

只能大概判斷,木靈希在他的東南方向,而且,他們兩人都是墜落在祖靈界的南世界。

沙陀七界的聖者,剛剛穿過世界光壁,就遭到來自地面的攻擊。

「刺啦。」

一道水桶那麼粗的紫色雷電,從一座巍峨的大山中飛出,沖向高空,擊在一位聖者的身上,將其打得四分五裂。

一位身高接近三米的羅剎男子,投出一根金色的長矛,攜帶有一股邪惡力量,飛到八百里的高空,擊穿了一位聖者的身體。

……

…………

還沒有踏入功德戰場,血戰就已經爆發,有不少聖者都被打得措手不及,死於非命。

張若塵也遭到了攻擊,有羅剎族的修士,扔出一座一百多米高的石山,向著他砸了過去。

張若塵睜開雙目,眼瞳中,射出兩道光梭,擊在石山上面。

「轟隆。」

石山爆碎,化為一塊塊碎石,墜落向大地。

「好厲害,使用眼瞳的光芒,就能擊穿石山。」

地面上,一共有十二位羅剎族的修士,他們發現張若塵是一個狠角色,不是他們可以應付,於是,立即就想遁走。

「轟隆。」

張若塵墜落到地面,砸出一個直接數十丈的巨坑。

那個巨坑,正好攔在十二位羅剎族修士的前方。

「一位聖者,十一位半聖,還算不錯。」張若塵向他們掃視一眼,輕輕的點了點頭。

十二位羅剎族修士都是男性,果然與書上記載的一樣,都是奇醜無比。

那位達到聖者境界的羅剎,背上長著一對骨翼,眼睛比小黑還要大,鼻子卻十分塌陷,猶如大猩猩的鼻子一樣,露出一口參差不齊的大板牙,吼道:「殺了他。」

十一位半聖同時出手,抓起一件件沉重的戰兵,向著張若塵攻擊了過去。

那位聖者境界的羅剎,則是展開一對骨翼,急速向著後方飛去,想要逃走。

「呼——」

張若塵的嘴裏吐出一口氣,化為了一股風暴,有着數百道風刃與風暴一起飛出去,頃刻間,就將十一位羅剎族的半聖撕裂成了碎片。

「一位中境聖者,也想從我的眼皮子底下逃走。」

張若塵的心念一動,隨即,沉淵古劍飛了出來。

「主人,我來。」

食聖花的聲音,在張若塵的體內響起。

一根藤蔓從張若塵的背部衝出,抽擊向那位羅剎族的聖者,僅僅只是一擊,便是將其的身體打碎成了兩半,聖魂都被打得散裂。

隨後,食聖花捲起那位羅剎族聖者的屍身,拖了回來,嘭的一聲,將其重重的扔在張若塵的面前。

張若塵取出一隻寶瓶,從十二具屍體裏面,各自收取了一滴血液,放入進寶瓶裏面。

「半聖的功德值是十點到一千點。」

「聖者的功德值是一千點到十萬點。」

「也就是說,最弱的下境聖者,就是一千點功德值。最強大的至聖,就是十萬點功德值。估計也要是那種能夠與半步聖王抗衡的至聖,才有十萬點功德值。一般的至聖,估計也就幾萬功德值。」

「還是要殺境界高的羅剎,收集功德值的速度才快。」

張若塵觀察四周的環境,發現這裏是一座原始老林,附近有一個人類部落。

食聖花將十二具羅剎族修士當成養分,正在吸食。

張若塵則是走入進那個部落裏面,只見,所有人類,全部都被殺死,確切的說,乃是被吃掉,地上全是白森森的人骨。

在部落的祭台上面,駕着一口大鼎,裏面煮著十多個女人和小孩,肉都被煮爛,飄出了肉香。

眼前這一幕幕,看得張若塵頭皮發麻,沉吼一聲:「全部都給我滾出來。」

一道音浪,湧向四面八方,震得石頭裂開,草木化為飛灰。

隱藏在地底的羅剎,全部都被震得飛了出來。

一共足有三十多位羅剎族修士,有的是半聖境界,有的是魚龍境界。其中一些是羅剎族的女子,果然個個都是美貌絕倫,身材嬌小,皮膚瑩白,眼神顯得格外勾魂攝魄。

其中一位最為美麗的羅剎女,達到九階半聖的境界,施展出幻術,向著張若塵走了過去,身上的衣衫自動滑落在了地上,顯露出性感火辣的誘人身材。

「如此低級的幻術,也敢在我的面前賣弄。」

張若塵一拳轟擊出去,將那個羅剎女的頭顱打得爆裂。

隨後,張若塵將沉淵古劍向地面上一插,密密麻麻的劍氣,自動從劍體中飛出,穿透了那些羅剎族修士的身體。

片刻后,地面上,只留下一地的死屍。

收集了他們的血液,張若塵便是將屍體交給食聖花,讓它去吸食。

張若塵看着眼前觸目驚心的一幕幕,心中的情緒難以平靜,引動五行混沌體的力量,調動大地之力。

「轟隆隆。」

頓時,有着大量的泥石,從地底涌了出來,將整個部落都掩埋。

張若塵花費了一些時間,將那些羅剎族修士的戰兵,全部都煉入進沉淵古劍。剛剛站起身來,他就發現,有一粒粒光點從天邊飛了過來。

「嘩——」

一連五道傳訊光符,飛到張若塵的手中,分別來自木靈希、吳昊、蘇青靈、步極、韓湫。

他們都是在詢問張若塵的方位,想要與他會合。

「先幫靈希找到鳳凰巢,奪取冰火鳳凰的傳承。」張若塵做出這樣的決定。

除了木靈希的傳訊光符,張若塵將別的傳訊光符,全部都捏碎,化為玉粉,灑落在地上。

木靈希告訴張若塵,她現在在南世界的巨鯨河流域。

張若塵先是大致估算出自己的位置,隨後,取出地圖,很快在地圖上找到巨鯨河流域的位置。

「相距四百三十萬里,竟然這麼遠。」

張若塵取出一枚傳訊光符,刻錄下一段文字:「待在巨鯨河流域,尋找安全區域隱藏起來,等我。」

隨後,張若塵在傳訊光符的內部,注入一縷木靈希的聖道氣息,隨後,將傳訊光符打了出去。

「食聖花。」張若塵喊了一聲。

食聖花化為一根十數丈長的綠色藤蔓,出現在張若塵的身旁。藤蔓的頂部,花朵已經完全盛開,顯得格外瑰麗,有着一道美麗動人的倩影站在花朵的中心,聲音柔酥的道:「主人,有什麼吩咐?」

張若塵將儲物袋扔了過去,道:「袋子裏面,有祖靈界的地圖和兩隻寶瓶,你按照地圖,帶着我前往巨鯨河流域。」

「在路上,殺死的羅剎族修士,收集他們的一滴血液或者一縷殘魂,放入進寶瓶裏面。」

「羅剎族修士身上的戰兵和寶物,裝入進儲物袋。明白了嗎?」

「主人,你呢?」食聖花問道。

「我要全力以赴煉化凝真聖露,衝擊真聖境界。」

吩咐完了之後,張若塵便是進入時空晶石的內空間,開始修鍊起來。

以食聖花現在的修為,即便是遇到一般的真聖,也有一戰之力,因此,張若塵對它還是頗為放心。

真要遇到無法解決的對手,張若塵自然會親自出手。

就在聖者功德戰開始的時候,在別的戰場,聖王功德戰、大聖功德戰、神級功德戰也都展開。

當然,整個天庭界最為關注的還是聖者功德戰,畢竟,沙陀七界最頂尖的聖王和大聖,大家都是頗為了解他們的實力,也有他們的詳細資料。

唯獨只有聖者功德戰,以前很少有人關注,說不一定會冒出一些了不得的天之驕子,擁有少年大聖,甚至少年神靈級別的實力。

特別是西方宇宙排名倒數第八,倒數第九,倒數第十……這些大世界,最為關注「七界功德戰」,因為,他們有很大的危機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