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靈品丹藥可不是誰都能拿得出手的,據他所知,整個帝國只有皇室還存有幾枚靈丹,七王族都沒有。

而葉銘這裏的靈丹卻是如同糖豆似的,不過接觸兩次,他們張家就得到不止二十枚靈丹,其中還有珍貴無比的靈品化天丹!

“你也應該聽說過,他現在在磐石城隱修,封號丹銘!別人都叫他丹銘大師。”葉銘笑嘻嘻開口,再次將自己拖出來裝逼。

張高寒愣住了,吃驚得合不攏嘴。

丹銘大師是誰,他當然知道,張家同樣收到過聚寶閣的邀請函,知道丹銘大師是一位遊歷大陸的丹道宗師,煉丹技藝簡直達到神鬼莫測的地步了。

而這樣一位人物的弟子居然出現在自己面前,這讓張高寒一時不知該如何表達此時自己的心態。

知道葉銘的身份,張高寒表現得更加謙遜,他已經決定,無論付出什麼代價,一定要結交眼前的銘少!

不爲別的,就因爲對方有一位丹道宗師的師尊,被這種人物收爲弟子,本身就表露出了他的不凡。而且有丹道宗師指導,今後葉銘的成就必定不可限量,有可能會是另一位丹道宗師!

“對了!張經理,有件事還需要你幫忙。”葉銘想起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這件事都差點讓他給忘記了。

“銘少吩咐就是,張森森必定會竭盡所能。”見到自己爺爺的態度後,張森森可謂是被嚇了一大跳,所以開口就更顯恭維,完全是一副忠誠僕從的模樣。

“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我原本**的二十輛黑色幻影有些不夠用,還給我加個二十輛吧。”葉銘開口。

原本二十輛是夠了,但現在他纔想起還有葉敏等人,有好玩的東西當然要拿出來和族人一起分享了。而且他也算看出來了,天賜叔他們在郡城的生活可謂是真的不咋地,還沒有磐石城自在逍遙!

“銘少放心,我這次向總部申請了五十輛黑色幻影,就是爲了防止不時之需!”張森森笑着開口,心中對自己的先見之明感到得意。

葉銘滿意點頭,張高寒同樣也滿意,覺得自己把這小子提到董事的位置還真的做對了。

“張家主,我也事需要你幫忙,不知可否願意?”葉銘又轉頭向張高寒詢問。

張高寒此時不怕葉銘找他做事,怕的就是葉銘不找他,只有自己做事讓對方滿意,對方纔會對自己有好感,將來崛起之時纔會記得還有自己這麼一個人。

所以張高寒當即高興開口“銘少說就是,老朽必定鼎力相助!”

“我想在郡城發展葉家產業,到時候希望你們張家能有所幫助。只要你願意幫忙,這枚丹藥就送你了!”葉銘笑着開口,同時出去一個玉甁丟給張高寒。

張高寒打開玉甁,看了一眼其內的丹藥,整個人瞬間如遭雷擊。

“銘少開口,張家必定定力相助!”張高寒激動的開口,面色漲紅。

衆人疑惑,這是什麼情況?葉銘到底給的是什麼丹藥?居然能讓神魄境巔峯的強者如此失態!

該談的事也都談完了,隨後衆人開始用餐,吃飽喝足後就散了。

“爺爺,銘少給的是什麼丹藥呀?”離開天字一號酒店,張森森疑惑詢問他爺爺,他實在想不到有什麼丹藥會讓他爺爺如此失態。

“這件事你別問,你只需要知道,張家要換天了!我們這一脈的時代來臨了,而且我會帶領張家再次迴歸王族的榮耀。哈哈哈哈”張高寒說道最後自己都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張森森疑惑,不過大致能猜出一些事情了!

張家在四百年前同樣是帝國王族,不過封王強者隕落後就跌落王族了,而且四百年來,再無出現封王強者,所以張家一直只能作爲帝國頂尖家族,卻無法封王。

而自己爺爺說出這番話來,顯然是自己有把握突破神魄巔峯進入封王了。而他的這份自信就是來至那枚銘少給的丹藥!

張森森猜測得不錯,張高寒如今的確有把握突破神魄巔峯步入封王。這一切自信的源頭都是葉銘給他的那枚——靈品破障丹!

破障丹原本就是爲神魄修士準備的,一枚破障丹可以讓神魄修士突破屏障修爲更進一步。

不過也有限制,破障丹對神魄巔峯無用,無法助他們突破封王。而且破障丹,一人只能服用三枚,第四枚及以後都將無效了!

不過凡事都有例外,靈品破障丹就是如此,它不僅沒有次數限制,還可以助神魄巔峯修士突破封王。

所以這也是張高寒如此激動的原因!

離開天字一號酒店,葉銘他們也散開了,葉天賜還得回去處理一些雜事,而葉壯他們打算各自開車好好逛逛郡城。

而葉銘打電話將張沁怡找來,他準備買一所豪宅。因爲葉家在郡城居住的公寓實在不咋地,葉銘打算幫其換換。

天香別墅區,這是郡城最大的住宅區,擁有郡城五分之一的面積,也是各大富豪與各大勢力的匯聚地!

這裏沒有高樓大廈,全是豪宅別墅。

葉銘剛走進天香別墅區,他的手機就響了,拿出來一看,是一個陌生號碼,這讓他疑惑,不過還是接聽了。


“葉銘,趕緊來天香別墅區,本姑娘有事找你。”剛將手機放在耳邊,裏面就傳出倩竹那毫不客氣的聲音。

葉銘一愣,他還真沒想到會是消失一天的倩竹要找自己“我現在就在天香別墅區。”

“那就趕緊來月藍居,要是晚了,哼哼…別怪本姑娘不客氣!”倩竹說出威脅的話語,逼着葉銘直接掛掉了她的電話。

“葉銘!你這混蛋,居然敢掛我電話…”葉銘毫不給面子的掛了電話,倩竹是被氣得不輕,發狂的吼了出來。

而坐在她對面的男子卻不禁咧嘴,他還是頭次見到皇女殿下如此失態,心中不由佩服那叫葉銘的人,居然敢掛皇女殿下的電話,這還真是牛逼。

月藍居在那,葉銘是不知道,而且天香區太大,想要找到亦不是簡單的事情,所以葉銘直接找上了保安。

天香區是富人居住區,原本是不允許外來人員的,不過葉銘開着黑色幻影,硬是沒人敢攔住他!

能開這種豪車的人,身份絕對不一般,誰攔誰倒黴。所以葉銘找上保安時,對方還十分惶恐,得知只是找他帶路後才鬆了口氣。

來到月藍居,葉銘不得不感慨皇室的影響力,倩竹那丫頭居然坐擁四千米的豪宅,這都快趕上磐石城葉府的面積了。


來到這裏,接待人員直接將葉銘帶到一棟別墅前,然後再換成另一人將他帶到倩竹面前。 第一百二十九章死亡魔城神魔聚

落雲城,北辰宇的府邸中。

冰瑤為北辰宇療著傷,順便還閑聊著,「北辰,這一次我來這裡還有著任務。」

「任務?」北辰宇疑惑,開口詢問。

冰瑤點點頭,「其實我本來就要來這裡的,因為上界發現那座死亡魔城有所異動。我已經突破到了主宰之位,上界便讓我前去探查一番。」

北辰宇點點頭,如果讓其他神靈或者主宰下界,會付出極大的代價。


故此,在下界執行任務的,都是原本就留守在下界的一些神靈。

如同冰瑤這般的主宰,都會飛升唯一真界。正好在停留下界的階段遇到任務,是很少的。

當然,完成了這些任務,獲得的獎勵也絕對是豐厚無比的。

北辰宇意動,他總覺得死亡魔城和自己有某種聯繫,便開口道:「可以帶上我嗎?我想去死亡魔城一觀。」

冰瑤秀眉微蹙,思忖片刻之後點點頭,「好,我為主宰,可以護你周全。」

在北辰宇養傷期間,冰瑤先前往死亡魔城探查去了。冰瑤離開的這段時間,柯夜雪前來探望北辰宇,心疼不已。

北辰宇將冰瑤的事情和柯夜雪說了,聽完之後,柯夜雪的目光相當幽怨。

只不過,這是兩世的情緣,任誰也沒辦法。柯夜雪最終無奈,只得接受。

當聽到北辰宇說,他已經模糊覺醒三世的時候,柯夜雪的目光愈發幽怨,「你不會還有老婆吧……」

「……」聽到這話,楚辰汗顏。只不過,他還真說不準。

半個月之後,冰瑤歸來。


「死亡魔城的魔物,即將出世!」冰瑤的臉色有幾分不好看。

聽到這話,北辰宇也是面色微變。下界的魔物都沒有到達神靈境界的存在,但是死亡魔城卻是一個例外。

升起的死亡魔城,也就是天空之城中,可以容納神靈、主宰的長期存在。同樣的,死亡魔城之中,也有著強大魔物的存在。

北辰宇現在回憶起來,自己當初從死亡魔城中的古棺中爬出時候見到的那頭魔物,赫然便是主宰級別的存在!

只不過,當初有著聖位強者的混沌氣護體,那魔物才不敢近身罷了。

不能確定還有沒有其他魔物,但是北辰宇可以肯定,主宰的數量至少在一頭!

「冰瑤,死亡魔城之中有著至少一頭魔物主宰的存在!」北辰宇開口了,他要讓冰瑤有一個提前的認識。

聽到這話,冰瑤秀眉微蹙,好奇道:「你怎麼知道的?」


北辰宇露出無奈的笑容,「我這一世就是從裡面爬出來的,但是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那裡。」

聽到這話,冰瑤露出詭異的表情,「改造唯一荒體的那些人,居然把你送進了那裡面?」

「你知道唯一荒體?」北辰宇也是愕然。

冰瑤理所當然的點點頭,「神靈和那些真正的聖域天才,都知道這一點。對了,你以後到達唯一真界之後,那些個神靈數世的天才聖域,一定會找你麻煩的。」

北辰宇點點頭,既然那些人知道自己是唯一荒體,那就一定會找自己挑戰,這一點無需疑惑。

突然,北辰宇心中一動,「那些天才聖域,你知道有些誰嗎?」

冰瑤沉思,「知道一些。」

「北辰落羽聽過沒?」北辰宇的目光中有著幾分激動,自己的妹妹被那位存在收為弟子,一定會綻放出光輝!

聽到這個名字,冰瑤開始想著。不久之後,冰瑤點點頭,「聽過,不是神靈轉世身,但是卻殺破九重天,有著殺戮聖女的稱呼。」

冰瑤神色一動,「姓北辰……和你什麼關係?」

「我妹妹。」北辰宇開口,同時心中疑惑,小妮子什麼時候這麼能殺了?

點點頭,冰瑤不在多問。二人開始出發,向著死亡魔城前進。

不得不說,主宰的速度實在是驚世駭俗。二人面前直接構建出一道空間門,跨過去之後便來到了死亡魔城的面前。

空間,其實是由邊長大約一尺的立方體構成的。王者就能夠扭曲空間,藉助空間本身的力量移動了。

皇境,便可以將空間彼此間的結合處撕開,形成空間裂縫,進入空間之間的虛無之中。在空間之中移動需要時間,但是在虛無中移動,卻是不需要時間的。

故此,皇者和皇者以上境界的移動速度,和撕開空間的速度有關。

聖域強者全力施為,更是可以直接打散一大片空間塊。神靈,更是可以直接粉碎空間塊。

到了主宰的境界,自然更為恐怖,撕開空間兩點的距離達到了駭人的地步。

死亡魔城極大,甚至佔據了落雲郡的一角。其實死亡魔城不僅僅分佈在落雲郡,整座死亡魔城,甚至有著小半個落雲郡大小。

站在九重天之上,北辰宇和冰瑤俯視著死亡魔城。從這個高度,可以將死亡魔城盡收眼底。

此時的死亡魔城已經陷入了暴動,滾滾魔氣蒸騰而起,扶搖直上九重天。

天宇之上滿是魔氣,遮天蔽日。這樣濃郁的魔氣,就是王者也不敢沾,觸之必死。

北辰宇二人是隱匿在虛空之中的,這麼大的事情,不僅僅是東荒的天空城主回來,其他四域的天空城主,也會降臨這一處。

冰瑤便是要隱匿在虛空之中,看一看其他四域的天空城主先來這裡。

過去了小半日,死亡魔城外不遠的天宇之中,突然崩塌出一道道大裂縫。

這些空間裂縫恐怖無比,蔓延出去上萬里。整個天穹都布滿了空間裂縫,甚至於遠在落雲城,也能夠看到這些空間裂縫的末梢。

隨後,這些漆黑的空間裂縫開始在半空中匯聚,漸漸收斂。到了最後,一道龐大的空間門構建而出,從裡面緩緩探出一顆巨大的獸頭。

整座空間門都在顫抖著,這一頭巨獸緩緩的擠出身子來。北辰宇身旁的冰瑤緩緩道出了這頭巨獸的實力,「神靈境,中等。」

等到這頭巨獸完全探出身子后,北辰宇得見真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