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靈山書店……

他站起身子,食指和中指併攏,按壓在自己的眉心上,金光自他手下暈出。 狼性老公,玩刺激! ,那團黑氣便消失不見。

十方閻羅殿中,衆人各司其位,該幹嘛幹嘛。

忽然,殿內金光大勝,禪音傳唱千里,自殿路兩旁開出朵朵金蓮,地藏緩慢的邁着步伐,一步一步向着殿內而去。

十殿閻羅在看到金光的那一刻,便知曉是何人來到此地,紛紛從位置上下來,躬身候在殿內。

不多時,地藏便雙手合十,目光淡泊,面容祥和的出現在他們面前。

“十方閻羅拜見地藏菩薩。”

什麼風把這位主給吹進來了,真是奇怪。今天這鬼界發生的事情還真是不在少數,先是天生異像,再是惡鬼消失,現在就連看管地府的地藏菩薩都來了。

是不是地府真的出了什麼事?

地藏王站定腳步,淡淡的道了句:“不必多禮,起來吧。”

十殿閻羅這才站直身子,但仍然低着頭不敢直視地藏王。

“本座來是要告訴你們,十八層煉獄的惡鬼,是本座度化所致。”

他臉上毫無波瀾,似乎這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一點也沒有撒謊的窘迫。

身上散發着微微金光,渾身上下都是令人感到祥和的氣息,十殿閻羅站在地藏王面前,都覺得身心暢輕。

“啊……好,既然是地藏菩薩所度化,那我們也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一殿秦廣王蔣立馬點頭稱是。

地藏王是鎮守地獄無盡鬼魂的,比他們的層次可高出了不止一點半點。當年佛門親自邀請上去封佛,可是人家毅然決然的拒絕了,仍舊一如既往的守在地府。

導致他們永遠被壓上一頭,幹什麼事情都要掂量着地藏王會不會把他們也給度化了。

“呃……那之前的天生異像也是地藏王所爲?”五殿閻羅王包突然想起除了那惡鬼消失,還有天生異象一事。

如若都是地藏王所爲,那倒也解釋的過去。

度化那麼多惡鬼,必定是要耗損不少精力,更是積了數以萬計的福德,能引起冥相,也是正常。

天生異象?地藏王心底不解,但什麼都沒有問出口,淡淡的點了點頭。

“嗯,沒什麼事,本座就走了。”

話音剛落,地藏王便邁着步子,從那條開滿金蓮的路上離開。

身後十殿閻羅望着那道傲岸堅挺的身姿,眼中皆是崇拜之意。

不論別的,就衝地藏王能僅憑一己之力度化十八層煉獄裏的所有惡鬼,就已經是遺世獨立的大能了。

絕非他們幾個閻羅爺能比肩的。 回程的路上,地藏王一直在思考他們所說的天生異象。

在鬼界能被稱得上天生異象的,就只有冥相了吧!

如果他猜的沒錯的話,引起冥相的人應該就是那個將惡鬼都帶走的人。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物,能做到引起冥相還不被十方閻羅抓到。

靈山書店……

地藏王心底對靈山書店的好奇心愈發濃重,得抽個時間,去靈山書店好好的看一看。

此時,一片陰冷的山脈之下,小影身着黑衣,與夜色融爲一體。枯枝隨着陰嗖嗖的風吹過,發出‘吱吱’的聲音。

在滿月的印襯下更顯得恐怖淒厲。

一個個沒有影子的鬼魂將小影重重圍住,更詭異的是,荒林中穿梭着若有若無的虛影,從四面八方匯聚到小影周圍。

他們像是感應到了某種號召,不約而同的朝着小影的方向而去。

十五,月滿之日,陽衰陰盛之時更是吸收怨氣,增加修爲聚集鬼魂的絕好日子。

“十五月滿,萬鬼朝賀。”小影的臉色更顯得冷漠非常,他嘴角輕動,似笑非笑。

全身被濃重的怨氣所包圍,而從小影內部爆發出的力量卻在一點一點的吞噬他們。

趕在十方閻羅殿的人到達之前,帶着所有惡鬼出現在這片荒野山林中。他此刻已經是鬼王之境,若不是還有要緊事,他根本就無需匆忙出來。

就憑那十個小閻王,怎麼可能打得過鬼王之境的他。

隨着孤魂野鬼越聚越多,小影三米之外也密密麻麻的圍滿了鬼魂。

書店中。

林凡看着小影成功晉升鬼王的畫面,眼中溢滿欣喜。在他這裏,小影是唯一一個修行鬼道的人。

其中艱辛和不易不言而喻,可一但修行成功,便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絕頂功法。

店長大人:小影,修行鬼道不可操之過急,千萬注意,不要被惡鬼的怨氣反噬。

他最擔心的便是小影的修煉速度太快,導致根基不穩,輕易被惡鬼的怨氣吃掉本體。屆時,就算他想救小影,恐怕也有心無力。

收到林凡的消息,小影淡淡的笑了。

店長每次都在關鍵時刻幫助他們,也在他們心急的時候勸他們不可急於一時。有這樣的領袖,他們怎麼會不甘願臣服。

他相信,就在不遠的未來,他們書店的書友們絕對會實力飛昇,打敗佛門和天庭。

萬鬼之祖小影:嗯,放心,我會把怨氣都煉化掉。

店長大人:嗯好。

把怨氣煉化掉,鬼王初期的實力一定會得到穩固,擁有一個強大的實力是第一步。

架空地府的權力,開闢鬼朝衝破世俗之念是第二步。

他一定不會輕易放棄,因爲店長給了他再來一次的機會。

心懷信念的人一定會不會輸。這是店長大人交給他的。


他心底的想法愈發堅定,自身爆發的力量也越來越強大。不僅能吸收周圍的怨氣,還能將怨氣度化成自己的力量。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中,三界裏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察覺到這裏一絲半點的異樣氣息,千千萬萬個各個方位的孤魂野鬼都感應到小影的號召,迅速的朝着這邊涌來。

“這還多虧了燃燈道人的幫助。”小影喃喃出聲。

確實,若不是燃燈道人在這荒野山脈周圍佈下結界,晉升鬼王,引來萬鬼這樣大的動靜早就被天庭和佛門的人盯上了。

可惜啊!

現在還不是跟他們硬碰硬的時候。

就在他沉思之際,他整個人突然光芒大盛,照亮了整個荒脈,如白晝一般光明。

虛空之中又出現天河璀璨,九星斗轉的異像,周圍的鬼魂一時之間全都躁動起來,包括被他強制性馴服的惡鬼,也都在原地瘋狂跳動,瘋狂喊道。


“吾王萬歲,吾王萬歲……”

那羣鬼魂看着小影的眼神中充滿了敬佩,尊崇。


原來是鬼心所向。

他們……承認了他就是他們的王,萬鬼之祖——鬼王!

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裏的林凡,滿意的笑了。

三界之中,除了他們佛門還將自己看的高高在上,還有誰敬佩愛戴他們。

百姓信奉神佛已經成爲一種習俗,但他會讓這種習俗消失,重新建立一種新的世界。

鬼族開闢鬼朝,架空閻王勢力,已經指日可待,截教闡教也在光復的階段中,齊天大聖帶領花果山羣妖也已經快達鼎盛時期,九頭獅鷲妖界霸主的實力也飛昇的很快。

還有聞仲,姜子牙,王魔……這些人族……

林凡脣角的弧度愈發擴大,彷彿已經看見了佛門和天庭敗戰的情景。

另一邊,三霄娘娘抵達三霄宮。

三人急急忙忙的跑到藏寶閣外,望着眼前恢弘大氣的建築,具是驕傲自豪的表情。

“大姐,有藏寶閣的寶物,我們就可以看很多時日的書了。”碧霄迫切的說道,對拿寶物去看書的事情顯然已經急不可耐。

雲霄點了點頭,有了這些寶物,看個百來十天的書,那應該是不成問題的。

三人正想進去時,瓊霄突然停住腳步,面色略有遲疑:“大姐,二姐,你們有沒有感覺……有點不對勁。”

她怎麼覺得,藏寶閣周圍的靈氣有些薄弱了呢!

平常站在這裏,那看着藏寶閣都是金光閃閃的,怎麼現在一點靈氣的感覺都沒有了。

“怎麼了?”神經大條的碧霄直接出口問道。

滿腦子的疑問,這個時候不急着進去取寶,在這裏愣着幹什麼。

瓊霄晃了晃腦袋,仍舊是跟原先一樣的感覺。她使勁的眨了眨眼睛:“這藏寶閣的靈氣薄弱了。”


此話一出,雲霄,碧霄具是一驚。瓊霄是管理藏寶閣的,對藏寶閣的變化格外敏感,所以她們對瓊霄的話不疑有他。

靈氣薄弱,不就是意味着,寶物消失了嗎?

“先……先進去看看吧,萬一是我感覺錯了。”瓊霄此刻也不能下定注意。

夫人使不得 ,三人立即推開藏寶閣的門。

可下一秒,她們的臉色逐漸由慌亂過度到驚愕再過度到憤怒,最後變成了一臉空白。

空空如也。

這是三人此刻唯一能想到的話。 五秒之後……

“臥槽,我們的寶物怎麼就突然沒了?”碧霄着急忙慌的左翻翻又看看然而還是一根毛都找不到。

雲霄黑着臉站在原地,要是讓她知道誰這麼膽大包天的盜寶,她一定把那丫的三頭六臂都給卸下來。

“找找看,有什麼其他的痕跡?”雲霄語氣不起波瀾的道。

熟悉她的人都知道,此刻她處於臨近爆發的狀態。所謂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平靜就是雲霄此刻的樣子。

碧霄,瓊霄兩人相視一眼,趕忙又四處翻找起來。

當然不是找寶物,而是找盜寶之人有沒有留下怎麼線索。

但聞仲是什麼人,絕對不會在犯罪現場留下自己盜寶的蛛絲馬跡。

找了一通之後,碧霄和瓊霄什麼都沒有發現,藏寶閣內除了沒有了堆積如山的寶物,什麼東西都在原處,一點移動的痕跡都沒有。

整個看起來,就像她們初建藏寶閣時,一模一樣。

到底是什麼人,能闖進三霄宮,毫不費力的摸到藏寶閣,還悄無聲息的進去把寶物全部帶走。

三霄娘娘陷入了沉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