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青檸睡得迷迷糊糊接到一通電話。

「下樓。」

「滾。」起床氣極大的青檸不管那人是誰就掛了電話。

助理葛元一臉震驚,竟然有人掛了南宮熏的電話。

南宮熏竟然沒有絲毫生氣的意思。

他重新撥通電話,搶在小女人之前開口:「青檸,是我。」

「你是閻王爺嗎?不是的話就閉嘴讓我睡覺。」小丫頭很暴躁。

「要想救你父親,三分鐘后我要看到你。」 抬眸看著她,竟是一副任由她做些什麼的表情。

花虞瞧著,唇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這事情看著像是她在求他,怎麼她卻有一種被他牽著鼻子走的感覺?

不管了!

總比不明不白的丟了清白來的好!

「皇上!」她伸出了手,圈住了褚凌宸的脖子,聲音嬌軟非常。

褚凌宸面無表情,甚至連一個笑容都沒有,也沒有去觸碰她的腰肢,只是一瞬不瞬地盯著她。

那眼眸,已經幽沉到了快要滴出水來了。

花虞瞧著,不由得有些尷尬,可就算是再怎麼尷尬,這個事情她也得要做。

她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緒,輕聲道:

「皇上能夠這麼對奴才,是奴才幾輩子修來的福分,奴才也願意以後都陪伴在皇上的身邊。」

「所謂來日方長,皇上又何必急於一時呢?且給奴才一點時間適應一下,好不好嘛皇上?」

到了最後,花虞說話之時,已經帶了一些撒嬌的小女兒姿態。

她不知道的是,她這樣的表現,落在了褚凌宸的眼中,只會讓他更加的動情。

心裡頭是燃燒著一團火。

然而面上卻還是淡淡的,只有他知道,他是用了一種怎樣的剋制力,才制止住了自己,就這樣將花虞生吞活剝的!

「奴才答應您,以後都不會避著您,以後你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好嗎?」花虞說到了這裡,這才巴巴地從他的懷裡抬起了頭來。

帶著期許地看向了他。

她這一副撒嬌賣乖的樣子,當真是久違了。

這一輩子,因為知曉自己的出生,她對於葉家的人很是感恩,可正是因為什麼都清楚。

才會讓她和葉家的人,都少了一層親近。

不像是她上一輩子,在父母膝下,只用做一個乖順的女兒就行了。

這種嬌態,對於已經習慣了去依靠自己的花虞來說,還真的是有些久違。

可……

卻以為的沒有排斥。

甚至做得,還比她想象的要好,要自然。

「皇上,好不好嘛?」花虞瞧著褚凌宸不說話,自己也做到了這個份上,索性什麼都顧不上了,

別說,光是看褚凌宸這一張絕頂好看的皮相,這個事情之上,雖然她是不得已而為之,可認真說起來,還是她賺了。

畢竟褚凌宸一個皇帝,還這樣俊美,更是未經人事。

「……應你,也不是不可。」在她這樣的誘惑之下,褚凌宸到底是控制不住了,伸出了手來,重重地摟住了她的腰肢。

將她整個人,都困在了自己的懷裡。

「唔!」花虞驚呼了一聲,隨後被他整個吞了下去。

這一次的動作,比之前任何一次,還要來的熱烈。

只是花虞不再是掙扎和推拒了,反而在有所動作的那瞬間,迎了上去。

兩個人相濡以沫,算得上是這麼長時間以來,最為合拍的一個親吻。

許久之後,褚凌宸這才略微鬆開了她一些。

他那玉潔的額頭就這麼頂著花虞的頭,幽沉的墨瞳裡面,倒映著一個完整的她。 「只是,還得要看你今日的表現。」他呼出的熱氣,全都打在了花虞的臉上。

花虞聽到了他的話之後,愣了一瞬。

正是這一下,便瞥見褚凌宸一抬手,將龍床上的床簾給放了下來。

「皇上?」花虞驚疑不定的聲音從裡頭傳了出來。

「乖。」褚凌宸的聲音,是說不出的低沉暗啞。

這一夜,格外的漫長。

……

翌日。

花虞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午時。

滿室金燦燦的陽光,她微微眯著眼睛,小腦袋枕在了身後的枕頭之上,迷茫地翻了一下。

「醒了?」未曾想到,身邊還有一人,在聽到了動靜之後,便將她整個人往自己的懷裡一拉——

花虞便跌入了一個寬闊而又溫暖的懷抱當中。

她整個人還有些愣,一抬眼,便對上了褚凌宸那一張俊美無雙的臉。

「皇上?」她還沒反應過來,下意識低語了一句。

這下意識的反應,卻讓褚凌宸的身上像是著了火一般,一雙眼眸深邃得不可思議,就這麼一瞬不瞬地盯著她。

花虞……

任誰被這樣如狼似虎的眼神瞧著,只怕都能夠一下子驚醒過來!

她的思緒回籠,便憶起了昨晚的事情。

昨天褚凌宸到了最後,還是同意了她的話。

不過代價卻是……

花虞該看的,不該看的,卻都看了!

該摸的,不該摸的,也都摸了!

她現在回想起來,還覺得面上一陣爆紅,一雙手酸軟無比!

褚凌宸這樣從來都沒有經歷過情事的人,簡直是恐怖好嗎!?

昨天晚上她都差點兒睡過去了,就他還來勁呢!

一直纏著她,親夠了,也摸夠了。

除了沒有真正的那個啥,該做的也差不多都做了。

這她若是真的是一個古人,只怕經歷了昨天晚上之後,也變得非褚凌宸不可了。

可不是嗎?

都已經到了那個份上了,她還能夠做些什麼?

不過還好,他到底還是尊重她的。

起碼不是強硬的要硬來,昨晚他若是真的執意要那麼做的話,花虞也沒有任何的辦法。

如今她的處境,可容不得她來說不。

「唔!」她還在這裡迷迷糊糊的回憶著昨晚的事情呢,也不知道褚凌宸的俊臉什麼時候湊了過來。

直接啃住了她的唇。

這一大早的,褚凌宸便用這種方式,來『親自』叫她起床。

花虞小小的翻了一個白眼,卻也沒有推開他,反而乖順地任由他親著,小小地回應著。

為什麼不敢回應得太多?

……昨晚上的教訓實在是太大了!

她、她不敢。

「皇上,皇上。」殿內的氣溫不斷地升高,偏就在這個時候,外頭有人,敲響了門。

「皇、唔!有、有人!」花虞被他壓得透不過氣來,只能夠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背。

然而褚凌宸就好像完全沒有聽到一般,只自顧自地啃咬著她的面頰。

「皇上!」花虞翻了個白眼,嗔了一句。「這個時候,怕是有什麼事情呢?」

她說話還有些喘,褚凌宸聞言,只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花虞一動不動,連手都不敢亂放,乖巧的都不像是她一般。 電話掛斷,青檸反應了三秒,「靠,混蛋男人!」

三分鐘哪夠她洗漱的?青檸踢踏著拖鞋,穿著睡衣就下來了。

南宮熏靠在車邊抽煙,看到一個身穿海綿寶寶睡衣的丫頭由遠及近跑來。

忍不住伸手在她鳥窩般的腦袋上揉了揉,「沒睡醒?」

青檸不滿的瞪著他,「你最好給我一個理由。」

「陪我去個地方。」南宮熏掃了她一眼,「不過看你這樣還是先去另一個地方。」

他將青檸帶到了一個私人工作室,隨手將她丟給尼娜,「給她換個造型。」

「好嘞,交給我准沒錯。」

一小時后,青檸穿著一條黑色的小禮服走了出來。

露肩款的短裙,上面還有不少小亮片,搭配著黑色高跟鞋和手包,她精緻得像是手辦娃娃。

南宮熏眼前一亮,「收拾收拾勉強還能看。」

「好歹我在學校也是校花級別的人,怎麼著,大叔,想我給你撐場子?」

「聰明。」他沒選錯人。

「先說好,我出場費很貴的。」

南宮熏挑眉一笑:「你就這麼缺錢?」

「不是一般的缺,很缺的那種。」

「今晚演好了,不會少了你的好處。」

「得嘞老闆,你就看好吧,十級演技不是蓋的。」

車子開到了一個私人酒庄,南宮熏提前道:「你明白怎麼做吧?」

「放心,我是專業跑龍套的。」

之前為了賺錢,她沒少去跑龍套做替身。

「大叔,你喜歡嬌弱白蓮花,還是狂暴御姐,或者楚楚可憐鄰家女孩?」

這丫頭還真會來事,看樣子今晚她會表演得很好。

「隨你自由發揮。」

「好嘞。」一下車她就主動挽上了南宮熏的胳膊,一副小鳥依人的模樣。

南宮熏攜著她入場。

這種名流聚會青檸只在電視上見過,事實現實世界可比電視要更奢侈。

巨大的水晶吊燈下男女打扮得或高貴、或端莊、或闊氣,侍者端著酒穿梭其中。

青檸一入場自然就成了焦點,她能感覺到瞬間好多道目光落在她身上。

男人的面具就是他的象徵,她挽著男人出現,多少女人羨慕嫉妒恨。

看來今天南宮熏就是讓她來當靶子的。

「熏,你來了。」一個身著白色西裝溫文儒雅的男人靠近。

「哥,你該不會交女朋友了吧?」南宮墨最近出來的時間越來越少,每天都在家陪著大小魔王。

他都要以為南宮熏在顧錦之後再不會喜歡別人,突然瞥見他帶了一個女人過來。

南宮墨兩眼放光,要知道南宮熏再不交女朋友,老爺子,還有七大姑八大姨都要往南宮家塞形形色色的女人了。

還沒等南宮熏介紹,一道女聲響起:「熏哥哥,這個女人是誰?」

青檸看著迎面走來那全身都是大牌的女人,一看就是哪家的千金大小姐。

這人正是老爺子世交的孫女,從美國追到國內,南宮熏頭疼不已。

青檸輕聲問道:「是她么?」

南宮熏輕哼了一聲,「看你的表演了。」

「瞧好吧你就。」

青檸本來是挽著南宮熏,一見女人過來,她半個身體都靠在了南宮熏懷中。

這個舉動更加刺激了江芷蘭,「賤人,你還不從熏哥哥懷裡出來。」

青檸不但沒有出來,反而像是小貓咪一樣往他懷裡鑽,「大叔,嚶嚶嚶,這個阿姨是誰?好可怕啊。」

「別怕,有我在。」南宮熏十分配合。

阿姨?江芷蘭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她頂多就比這丫頭大幾歲而已,她居然叫自己阿姨。

要不是礙於周圍還有這麼多人,江芷蘭早就衝過來撕爛青檸的臉。

她緊緊抓著自己的手包,盡量使得自己臉上的表情穩定下來,「熏哥哥,她和你是什麼關係?」

南宮熏手指輕輕捏著青檸尖尖的小下巴,「你說我們是什麼關係?」

青檸一臉害羞,「大叔你討厭,我們都……你還問我什麼關係。」

「你們怎麼了!」江芷蘭面部表情管理失敗。

「阿姨,都是成年人了,你不會那麼單純吧?」青檸手指在南宮熏懷裡畫著圈圈,將小妖精飾演得淋漓盡致。

南宮熏看向江芷蘭,「正如她說的這樣,我們就是這個關係。」

江芷蘭手指顫抖的指著青檸,「就憑她?」

「阿姨……」

「你再叫一句信不信我撕爛你的嘴?」江芷蘭最後一絲優雅也被青檸撕得粉碎。

「大叔,阿姨要撕爛我的嘴,我好怕怕啊。」

南宮熏手指撫摸著她的腦袋彷彿在摸著一隻小寵物,「有我在,沒人敢動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