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靠,這個娘娘腔厲鬼還真是不要臉在,這麼噁心的話都能說得出口,還好我躲得及時,不然還真有可能被他抱住了。一想起自己被他抱住的畫面,我就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心裏苦笑,沒想到自己竟然要對付這個娘娘腔厲鬼,真是無語,感覺不用和他打,我光是噁心,都能被他噁心死。

雖然他這個樣子,但我還是沒有小看他,畢竟不管怎麼說他也是隻厲鬼。厲害的程度雖還不及女厲鬼,但也不會差到哪裏去。他穿着旗袍,手上拿着花扇子,似笑非笑的盯着我。

他舔了舔自己的嘴脣,然後突然拉開裙袍,露出了自己的大腿。“看看哥哥的大腿性不性感。”他一邊露出大腿,一邊噁心的說道。最噁心的是,他滿腿的毛,毫無美感可言。

我趕緊移開目光,不想看那辣眼睛的一幕。不過移開目光的一瞬間,我意識到了不對勁,但已經來不及,只覺得胸口一痛,被他一拳打在了胸口上。

這一拳的力道不小,我被打得後退了幾步,捂着胸口趕緊穩住身子。等擡頭的時候,他正扇着扇子,臉上掛着笑。“可別輕易從哥哥身上移開目光,這你可是要吃虧的。”他語氣還一副爲我着想的樣子,我真是氣得不打一處來。

我懶得和他囉嗦,想要儘快把他打敗,嘴裏飛速的唸了幾句咒語,然後手上掐出幾個手訣,朝他打了出去。不過被他給靈活的躲開了,不得不說娘娘腔厲鬼雖然噁心,可厲鬼就是厲鬼,實力不容小覷。

“搞偷襲,不乖。”躲開後,他說了一句,然後拿着扇子朝我衝了過來,速度極快,幾乎眨眼就到了我的跟前。

他合起手上的扇子,然後用扇子朝我向前一劃,扇子重新在他手中張開了。我頓時察覺到胸前一股鋒利的氣流襲來,趕緊側身避開了。

我再也忍不住,伸手從包裏掏出了打鬼鞭,反手就朝他的臉上抽去。

啪的一聲,打鬼鞭一鞭子狠狠的抽在了他的臉上,聲音很響亮,在他臉上留下了一道很深的印子。他捂着被打鬼鞭留下的印子,臉上露出兇光,完全沒了剛剛那種玩鬧的模樣,身上散發出可怕的寒意。

“小子,你竟然在我美貌的容顏上留下傷痕,我饒不了你。”他憤怒的罵道,身上的陰寒之意越發強盛,我知道他這下被我徹底的給激怒了。

他大叫一聲,聲音很尖銳,然後速度極快的向我衝來,不斷的攻擊我。他身上雖然穿着旗袍,但卻絲毫不影響他的行動,動作即迅速又犀利,很多時候都差點打中我的要害。

來之前我一心的體術也不是白練的,手中拿着打鬼鞭,一直在躲避他的攻擊。只是他的攻擊太迅猛,我漸漸有些招架不住,而且他手上的扇子會發出一道道鋒利的氣流。

要不是我用手中的打鬼鞭抵擋住了幾次,恐怕我現在已經是滿身傷痕了。

這樣一味的防備也不是辦法,於是我加大揮舞打鬼鞭的力度,把他逼得稍微離我遠了一些。還好打鬼鞭就適合遠距離戰鬥,不用和這個娘娘腔厲鬼靠得太近。

帶球媽咪你不乖 我單手揮着打鬼鞭,另一隻手偷偷伸進包裏,拿出了養鬼盅。

這三隻厲鬼肯定不知道我會蟲蠱的事情,一會我使用蟲蠱的話,一定會讓它們三個大吃一驚,也正好能打它們個措手不及,防不勝防。 仔細探查了好一會,唐宋才將元氣收回。林嫂子不自主閉上眼,感覺唐宋把手縮回之後,不由低聲問道:「你的力量,好像很奇怪。」

要知道,平常只要她一睜開眼,勢必會被反噬,身體會虧損得很嚴重。可是現在,竟然沒有任何影響。

唐宋沒有說話,起身走到窗口看著外邊的風景。林盛也知道他肯定是在思考什麼,沒敢打擾的上前扶著妻子。

夫妻倆靜靜地看著他,兩人都充滿了期盼。這麼多年來,頭一次看到這麼奇怪的人,他們現在已經相信唐宋能治好這雙眼睛。

好一會,唐宋才回過頭來。看兩人期待的樣子,輕抿著微笑:「我可以治。」

一聽這話,林嫂子激動得豁然站起:「你,有什麼條件?」

林盛也是吞咽著口水,極力壓制著內心的激動。要知道,這雙眼睛折磨他們太久,根本甩不掉。

「我要你這算眼睛。」唐宋輕聲應道,「作為交換,我會讓你看得見。至於怎麼治療,跟你們也說不清楚。如果覺得合適,明日到城主府來找我。」

額,就這樣?

兩人愣了,林盛拉長脖子:「就,你就把這雙眼睛拿走,然後讓她看得到,是這樣嗎?」

「是!」唐宋肯定的回答,「不要小看這雙眼睛,沒有了它,你們不可能再看透別人。不過,你們的修為應該不會再被壓制,生活也能正常,不會再有任何反噬。當然,我會保證林嫂子的健康。」

這代價也太小了吧?

「你,你當真?」

看兩人不敢置信的樣子,唐宋忽然反應過來。他們根本不知道這雙眼睛有多厲害,只是把它當成禍害。

也對,他們沒有辦法掌控這雙眼睛,只能遭受苦難……

尋思著,唐宋繼續道:「當真。不過我實話告訴你們,這雙眼睛其實很厲害,厲害到你們無法想象。只是,你們的實力太低,無法掌控罷了。」

「厲害你拿去,我不要!」林嫂子近乎是叫著,「只要你能把它拿走,我,我感謝你十八輩祖宗。」

噗!

唐宋哭笑不得,摸著鼻子:「反正,想清楚之後,明日到城主府找我,我先走了。」

也沒等兩人多說,唐宋轉身走出去。林嫂子想追上去,林盛卻拉住她。

等到唐宋遠去,林嫂子才顫聲問道:「相公,你覺得他說的,是真的嗎?」

林盛苦澀的嘆道:「我不知道,娘子,你別激動,我們需要先冷靜一下。」

「我,我沒辦法冷靜。」林嫂子的眼角滲透著淚水,不自主哽咽起來,「它害了我,我害了你……」

林盛摟著妻子,凝望著大門口陷入沉思。這個突然出現的人,到底是什麼來路?

我在三界當老師 年紀輕輕成為黃大人的貴客,自由進出城主府,手裡還有那麼多錢,更讓人驚奇的是他那奇怪的力量……

其實唐宋現在心底近乎是狂喜,但他不敢表露出來。如果真能得到這雙天眼,他就賺大了。

倒不是說能提升實力,而是能讓他看穿天道。即便現在還沒有成熟,也一樣能看透很多東西。那簡直就是一個天大的作弊利器,而且很無敵!

幸得相遇離婚時 不過唐宋也清楚,怎麼把眼睛拿出來,自己又怎麼融合這雙眼睛,都是很大的問題。

而且唐宋也知道,一旦得到這雙眼睛,以後碰到其他的天主,肯定要被搶奪。這個東西對於天主來說實在太重要,可以說就是超脫天道束縛的唯一利器。

天道管理員是很牛,可終究要按照規則辦事。被規則限制太久,人總想著掙脫,去追求所謂的自由。自由,這兩個字太可怕,偏偏天眼就是最大的自由……

呼,呼!

做了兩個呼吸,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在沒有成功之前,一切激動都是虛的。能不能成,還得看後續。

正走著,唐宋心神一動,警惕的四處張望。恰好是一段較為偏僻的地方,周圍還有不少樹木擋著。

咻!

一道寒光飛射,唐宋快速將小木拉到旁邊。寒光激射在地上,鑿出一個坑。

緊隨其後,三個蒙面人從樹上跳下來,恰好形成三角形擋住將唐宋他們包圍起來。

感受到三人身上散發的凜冽氣息,小木嚇得臉色發白:「你,你們是何人?」

三人卻沒有理會他,目光整齊的落到唐宋身上,其中一人陰冷道:「儲物袋拿出來,否則,死!」

唐宋不由一笑:「財不外露,小木你說得果然沒錯……」

不等說完,三人已經整齊的攻過來,唐宋一腳將小木踹出去,同時抬起雙手反擊。三人實力都不錯,十二級到十五級之間,在南陵城可算得上有點身份了。

嘭嘭嘭……

低沉的打鬥悶響,讓三人均是吃驚。唐宋卻帶著皎潔,繼續防禦反擊。可能在他們看來,圍攻不會引起太大的轟動。只可惜,他們不知道,唐宋的力量跟他們有些相對,一旦打起來動靜非常大。

打了幾招,眼見不對勁,其中一人立即大喝:「撤!」

動靜實在太大,等下就算搶奪成功也要暴露,根本跑不出南陵城。

然而,唐宋可沒打算讓他們走,一個閃身衝過去,朝著其中一人竭盡全力攻擊。那人駭然,不得不硬著頭皮防禦。旁邊兩人也只能咬著牙過去幫忙,一時間三人又繼續圍攻唐宋。

轟,轟!

聲音不是一般的大,就跟爆炸似的。被踹出去的小木都驚呆了,看著不停迸發出來的罡風,完全沒明白什麼狀況。什麼時候,打鬥竟然引起這麼大動靜?

三人可真是暗暗叫苦,想跑,唐宋又不停的纏住其中一人。可再不跑,這麼大動靜肯定會引來麻煩。

而且,唐宋的實力也不是吃素的,一對三完全不弱,速度還佔據絕對優勢。

一狠心,兩個黑衣人忽然撤退,直接閃身離開。唐宋雙眸寒光一閃,趁機沖著對面的黑衣人強攻。

嘭!

那黑衣人自然扛不住,被轟得往後倒飛砸在地上,層層能量罡風席捲,塵土飛揚。

唐宋閃身衝上去,趁著對方還沒起來,墨俠已經按在他的脖子上:「你被夥伴拋棄了……」 我伸手在包裏摸到了養鬼盅,從包裏取出來拿在手中,正想施法控制蟲蠱,讓養蠱盅裏的蟲蠱出來幫忙的時候,卻突然感覺到自己右手握着的打鬼鞭上傳來一股很大的力量。

因爲單手拿着的緣故,注意力有放在了養蠱盅上,所以差點就讓手中的打鬼鞭被拉走了。

我嚇了一跳,趕緊握緊打鬼鞭,目光向前望去。 寒門嫡繡 只見那個娘娘腔厲鬼竟然抓住了我打鬼鞭的前端,剛剛就是他在用力,想要把打鬼鞭從我手中奪過去。

“怎麼可能?”我愣住了,不敢相信的看着娘娘腔厲鬼。他身爲鬼魂這樣赤手空拳的抓着打鬼鞭,竟然一點事也沒有,而且他剛剛臉上被打鬼鞭抽中留下的印子也已經消失了。

見我驚訝的樣子,他得意的發出一聲小聲,一隻手抓着打鬼鞭,另一隻手用扇子擋着自己的嘴。“沒想到你還有打鬼鞭這種東西,只可惜這種低端的法器你用來對付那些小嘍囉還行,對我可沒什麼大作用。”他語氣諂媚,表情做作,真是無時無刻都在讓人感覺到噁心。

還好惡心的東西我沒少見,要不然恐怕現在我已經忍不住在吐了,那裏還有力氣和他打鬥。

他們三隻厲鬼一起出現的,爲什麼我偏偏要對付他這隻讓人噁心的厲鬼,另外兩隻惡鬼雖然看起來比他厲害,但我寧願去對付那兩隻。我看了一下,冰窟窿和秦筱筱兩人都與另外兩隻厲鬼打得不可開交,這種情況我也不好開口,說和他倆換對手。

“帥哥,你在看哪裏,美麗的我難道還不足夠吸引你麼?”

就在我走神,目光看向冰窟窿和秦筱筱他們那邊的時候,娘娘腔厲鬼忽然就來到了我面前,對我說道。我嚇了一跳,趕緊回過神來,收回目光,只見娘娘腔厲鬼就在我前面,已經伸出手來快要碰到我的胸口。

我心驚不已,趕緊往後退,他可是隻厲鬼,要是讓他的手碰到我的胸口,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可已經來不及了,他的手已經落到了我的胸口上。

只是讓我哭笑不得的是,他的手碰到我胸口的時候,並沒有對我發動攻擊,而是狠狠的在我胸口上摸了幾下,還順便抓了一把。等拉開與他的距離之後,他還有些意猶未盡的聞了一下自己的手。

有些激動的看着我,臉上的表情很是陶醉的模樣。“胸肌不錯,我喜歡。”他不知廉恥的開口說了一句,還對我眨了一下眼睛。

我苦笑不得,不知道自己是幸運還是不幸,竟然被這個娘娘腔厲鬼揩了油。他要是隻女厲鬼我也就忍了,但他是隻十足的男厲鬼,只會讓我渾身發起雞皮疙瘩,越想越覺得噁心。

不過還好,因爲剛剛的舉動,他抓着打鬼鞭的手已經鬆開了,打鬼鞭被我收了回來。看來打鬼鞭的確像他說的那樣,因爲是低級法器的緣故,對他這中厲鬼沒什麼太大的作用。

“帥哥,你可以告訴我你這瓷罐子裏裝的是什麼東西麼,爲什麼你剛剛要拿在手上?”忽然,娘娘腔厲鬼揚起手上的養鬼盅,看着我問道。

我震驚萬分,趕緊看了一下自己手上的養蠱盅,可養蠱盅已經沒了影,我手中的養蠱盅怎麼莫名其妙的就到了他的手上。我疑惑的看着他,他用扇子捂嘴笑了笑。

“剛剛趁摸你的時候,順手拿了一下這個東西。”他說道。

我的內心再一次震驚,沒想到他能在出手摸我胸口的同時,又在我毫無反應的情況下取走了我手上的養蠱盅,這傢伙雖然噁心人,做事看着不靠譜,可實力卻很強,是我大意了,必須要更加謹慎一些才行。

“還給我,那是我的東西。”我皺着眉頭,沉着臉說道。

他沒理我,自顧自的看着手裏中的養蠱盅,很是好奇的樣子。“這瓷罐子挺不錯的,裏面應該是好東西,我打開來看看。”他說着,不顧我的阻止強行打開了養蠱盅的蓋子。

蓋子打開的一瞬間,火蟲蠱就從養蠱盅裏飛了出來。他見到飛出來的火蟲蠱嚇了一大跳,亂出很驚慌的神色,把手中的養蠱盅扔到了地上,猛的往後退躲得遠遠的。

“你竟然養蟲子?噁心死了。”他一臉嫌棄的瞪着我,十分鄙視的瞟了飛在空中無頭蒼蠅一樣的火蟲蠱。

他的反應倒是讓我挺意外,沒想到他這麼怕蟲子,看來我選擇用蟲蠱來對付他肯定能大有收穫。於是我嘴裏念着蠱咒,對火蟲蠱下了攻擊他的指令。

火蟲蠱收到命令之後,立馬扇動着翅膀,飛向了娘娘腔厲鬼。在飛去的途中,火蟲蠱的背上也燃起了火焰。

神醫嫡女:腹黑太子妃 “啊,死蟲子,趕緊滾開,不要跟着我。”娘娘腔厲鬼見到蟲蠱飛向自己,尖叫起來,閃身不斷的跑,躲開追着自己的蟲蠱。可惜火蟲蠱的數量少,加上上次死掉了一隻,現在就只剩下六隻了。

六隻火蟲蠱想要追上一個靈活的厲鬼,還是不太可能,它們連碰都沒碰到一下那個娘娘腔厲鬼。

看着娘娘腔厲鬼他被六隻火蟲蠱追着到處躲的樣子,我心裏還是很解氣的,雖然他這麼噁心人,現在也好好的噁心噁心一下他,讓他嚐點苦頭。

我正得意的時候,忽然娘娘腔厲鬼加快了自己的速度,一個閃身沒了蹤影。我剛想往四處找,就發現他已經出現在了我的跟前,手中的扇子朝我揮了過來。

“沒想到你還用蟲蠱,真是讓我失望,我決定不和你玩了。”他露出一份很傷心的樣子,手中的扇子不停的揮着。

他手中的扇子總是能揮出一道道鋒利的氣流,我慌忙一一躲開。不過距離太近了,氣流的速度又比較快,我還是沒躲過幾道氣流,被氣流劃傷了幾道口子,只是我還是儘量避開,傷口沒那麼深。

接着他腳下一掃,我來不及反應,直接倒在了地上。他趁勢拿着扇子,想要攻擊倒在地上的我。

他的動作很凌厲,一看就知道這一擊很可怕,眼看就要攻擊到我了。還好火蟲蠱及時的趕來了,一見到火蟲蠱他立馬就躲開後退了,他眼中露出了怒意。“死蟲子,別壞我好事,走開。”

說着,他便大力一揮手中的扇子,一股很強的氣流襲來,擋在我前面的火蟲蠱頓時被氣流吹得四散,背上的火焰也差點熄滅了,看上去像是受了傷。

我心疼不已,用手上的打鬼鞭綁住了娘娘腔厲鬼的腳,然後猛的一拉,他被我拉倒在了地上。我順勢向他扔了幾道黃符過去,然後趕緊從地上爬起來,撿起掉落在地上的養蠱盅,把火蟲蠱招回來察看它們的情況。

還好它們只是受了些傷,沒什麼生命危險,我鬆了口氣,但已經不敢再繼續用火蟲蠱了,把養蠱盅的蓋子蓋上,放回包裏。等我看向娘娘腔厲鬼的時候,他已經從地上起來了,剛剛那幾張黃符也沒能傷到他。

“嘻嘻,不錯,蟲子終於被你收起來了,愛你麼麼噠。”他朝我來了一個飛吻。

我氣得不行,想着一會要怎麼對付他,光是用打鬼鞭肯定不行。就在我苦惱的時候,腦子裏響起了金蠶蠱氣憤的聲音。

“這厲鬼怎麼這麼噁心,我實在是看不下去,讓我來幫忙早點把他解決掉吧。”沒想到金蠶蠱也看不下去了,主動提出來要幫我,這真是很少見。

於是我感覺到了金蠶蠱傳給我的力量,手上的打鬼鞭鍍上了一層金光。 黑衣人的面罩下吐了一口鮮血,抬頭看著唐宋,雙眼帶著幾分堅定:「你殺了我吧。」

唐宋沒有動手,只是將墨俠按在他的脖子上,臉上則是帶著微笑。其實他如果真心想殺,剛才三個都跑不掉。

見他笑眯眯盯著自己,黑衣人感覺有些發毛,硬著頭皮:「你想怎樣?把我交給城主府,讓他們殺了我?」

唐宋忽然將墨俠收回,什麼也沒說的轉身就走。黑衣人愣了,傻傻的看著他的背影,腦子有些轉不過彎來。

旁邊剛要跑上前的小木也呆了,驚呼著:「唐先生,你怎放了他?」

黑衣人頓時醒悟,顧不得受傷的蹦起來,朝著遠處閃身離開。

呼呼……

很快不遠處飛來幾個人,正是黃大人跟城主。見到唐宋安然無恙,黃大人倒是鬆了口氣。很快又看到後方雜亂一片,頓時愣住了。

皺著眉頭,城主沉聲問道:「怎麼回事?」

唐宋微微聳肩:「有人想搶劫,我放他們走了。」

小木焦急的指著黑衣人消失的方向:「往那邊跑了。都已經被唐先生打傷,可唐先生卻把人放了。他們想搶錢,實力還不低呢。」

這話讓幾人更是錯愕,不明所以的看著唐宋。唐宋卻沒有解釋,聳了聳肩繼續離開。

面面相覷,幾人完全沒明白什麼意思。遇到搶劫,怎麼還把人放了?

好一會黃大人才回了神,低沉道:「既然已經放了,就不要再追了,走吧。」

甭管唐宋什麼目的,反正被搶劫的又不是自己……

小木更加迷糊了,今天這幫大人怎麼一個個都這麼奇怪。換做是往常,在南陵城內這麼光明正大的搶劫,定是要追殺到底。

他也不想想,南陵城內有多少人能達到十幾級靈神的實力。那三個黑衣人明顯是有背景,而且唐宋斷定,如果真的查下去,城主跟黃大人都會很難堪。

唐宋畢竟不是這裡的人,目前也還算是在別人的掌控之中,自然要給人留點面子。

不過這件事也讓唐宋明白,飛靈大陸也沒有想象的那麼安全。雖然這裡是一個較為完善的國家,可畢竟是武者世界,殺戮在所難免……

沒有再去城主府跟藥師學習配藥,而是回到黃大人安排的住處,把門關上,然後靜下心來開始準備明日的天眼問題。

次日,正是陽光明媚,唐宋還在房內修鍊,房門敲響:「唐先生,林盛他們來了。」

唐宋猛地睜開眼,臉上浮現著笑容的過去開門。不出所料,小木已經將林盛夫妻倆帶進來,只不過小木還是很不樂意的樣子。

見到唐宋,林盛神色有些複雜。一咬牙,忽然慢慢跪下,低沉道:「懇求唐先生出手相救。」

唐宋右手一揮,阻止林嫂子跪下,輕聲道:「我昨天已經說得很明白,各取所需,沒必要如此。」

「多謝唐先生。」林嫂子微微顫抖著,「唐先生的條件,我們認真考慮過了。無論是否能看到,我們都答應。」

唐宋點著頭:「既然如此,那就定了。走吧,去城主府,那邊安全一些。」

林盛兩人一怔,也沒多問的跟著他離開。小木屁顛屁顛跟在後邊,總是奇怪的歪著腦袋。這個唐先生真的好奇怪,做事讓人看不懂。

不多會,城主府的接待室內。

城主不敢置信的吞咽著口水:「你,你是說,讓我幫你護法。然後,你給我南陵城一方,一方聖水?」

那可是一方,不是一滴,也不是一兩!

唐宋肯定點頭:「是的。但我要你保證,不管什麼人都不允許打擾我,包括你們自己人,還有你們上面的人。」

得到肯定,城主感覺自己的腦子嗡嗡的,渾身發軟的坐在椅子上。

一方聖水,這要是上交,能換來多少好處啊!

咕嚕!

城主不停的吞咽著口水,極力讓自己冷靜下來。看唐宋認真的樣子,沉聲道:「好,我也不問為何,你儘管做便是了。你放心,雖然黃大人不在,但我等定會竭盡全力給你護法。」想了想,城主又道,「另外,我這有個閉關室,你倒是可以用。」

唐宋頗為滿意點頭,畢竟沒有太大把握,萬一中途有人打擾就麻煩了……

讓城主安排好,沒多久,唐宋帶著林嫂子進入閉關室,林盛沒能進去。

閉關室很大,四周封鎖,只有大門上方有兩個洞進出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