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韓惠妍所到之處,驚起了一串尖叫。有幾個模特正在拍攝內衣照片,在牀邊或站或立,鋪着絲滑白色牀單的牀上堆着好多裝飾用的枕頭。韓惠妍直接一爪子把照明的燈給弄倒下,讓正在等待拍攝的模特們抱頭尖叫起來。接着,剛纔從道具處踩得四隻爪子髒兮兮的韓惠妍一下子跳上了牀,爪子和牙齒齊上,瞬間枕頭裏面蓬鬆的羽毛漫天飛舞。周圍的模特們都亂作了一團。

“還愣着做什麼,趕緊拍。 我本港島電影人 這可是難得的場面啊。”權至龍也已經傻了,正要道歉,負責他們拍攝的導演卻一拍大腿,連忙衝到了這邊的攝像師面前,“別管拍攝計劃了,就現在這個樣子,狗狗玩得很好。照明什麼的也很不錯,對,跟着它的動作拍攝。太棒了。它是叫家虎是吧?”

權至龍完全都已經呆住了,聽見導演問話時呆滯地點了一下頭。導演立刻興奮地回頭去對着韓惠妍招手:“家虎啊,盡情地玩,想怎麼玩就怎麼玩。等會兒玩累了,會給你好吃的肉的。”

韓惠妍一聽就更起勁了,在枕頭上面打滾,跳蹦蹦牀,各種撕扯打鬧,自己單獨一個人也玩得很興奮。這些女人覬覦權至龍就覬覦權至龍吧,爲什麼要對自己這麼嫌棄!她隱約記得前世權至龍和日本某些女模特的關係那可是非比尋常,她也懶得去管到底是誰,是不是在現場,反正她就是看這些人不爽。欺負我?我可是沒有通告的,時間多得很!

雖然權至龍他們在韓國是頂尖的明星了,但是日本畢竟是別的國家,他們在日本完全就是新人。儘管現在的人氣還不錯,但是在日本,白眼和等待也是很平常的,甚至就是今天他們的拍攝,也是排在這些名不見經傳的模特之後的。看到韓惠妍那瀟灑的身姿,勝膩眼裏流露出了一絲羨慕:哎一股,家虎這樣跑着,不知道爲什麼,心裏好像很爽呢。

由於韓惠妍的超常發揮,爆炸他們的導演從韓惠妍的歡脫裏面找到了感覺,緊急先讓爆炸配合韓惠妍拍攝。於是,漫天的羽毛雨中,爆炸們和韓惠妍的拍攝進行得非常順利。並且在羽毛開始減少後,韓惠妍就開始使勁撕咬枕頭,自帶羽毛製造機。以前都要拍攝好幾個小時的畫報,今天居然就一個小時,完全拍攝結束了。

爆炸們對於畫報的拍攝已經駕輕就熟了,但是就他們這幾個完美主義者,在看到這一個小時拍出來的照片時,也都挑不出什麼毛病。幾個人面面相覷:本來今天的通告預留的時間是一天,沒想到因爲韓惠妍,他們竟然提前完成了任務,那下午怎麼辦?他們好久沒有過這樣悠閒的時間了。

回去後,權至龍一關上宿舍門就想要教訓韓惠妍。韓惠妍呼哧一聲就繞到了崔勝玄的身後尋求保護。勝膩一下子攔住了權至龍:“哥,哥,家虎這纔是恢復了正常啊。昨天那樣病懨懨的樣子,哪裏還像是家虎。狗狗本來就是活潑才好啊,今天導演不是還說了家虎表現得好嗎?哥你是沒看見,上次哥哥們的狗狗拍攝我和大誠哥的短劇時,差點兒沒有把樓道給拆了。”

“你小子,是說哥哥的狗狗不乖嗎?”崔勝玄直接一個爆慄敲在了勝膩的腦袋上面,然後對着權至龍說道,“至龍啊,餓了,先吃飯吧。”

“就算要吃飯,也得先把手洗了啊,你瞧它髒的,全身就像是在灰裏面滾過了似的。”權至龍說着就想要去抱韓惠妍。韓惠妍纔不會那麼傻,圍着崔勝玄繞圈躲着權至龍。崔勝玄被一人一狗繞得頭暈,大吼一聲:“停下!大誠,你去給家虎洗澡!”

那多不好意思啊!洗澡這種比較私密的事情還是算了吧。韓惠妍瞬間從崔勝玄的腳邊跑了出來,乖乖地蹲坐在了權至龍面前。於是,權至龍藉着給韓惠妍洗澡的時候,還是拍了拍韓惠妍,嘴裏一直嘟噥個不停。韓惠妍直接張大了嘴打了個哈欠:好想把權至龍的嘴堵上,太吵了!

清閒的結局就是,哥兒幾個又想着出去玩了,更確切地說是勝膩提議去夜店玩玩,身爲夜店四少之一的崔勝玄自然同意了,權至龍也是一叫就去了。昨天才去過教堂的冬永裴和姜大誠也被勸去了。因爲中午權至龍拍的那幾巴掌,韓惠妍不讓他抱,堅決賴在姜大誠的懷裏,她需要暖男的治癒。

成爲家虎後,韓國的夜店韓惠妍只被權至龍帶去過兩三次,一個是因爲權至龍本來去的次數也不多,另一個是因爲韓惠妍比較怕吵,個子又小,害怕被人給踩傷。不過,從來沒有來過日本的韓惠妍對日本的夜店沒有一點兒好奇。以哥兒幾個的性格,他們去夜店的行爲用腳趾頭想都能想到。崔勝玄絕對是以酒爲煮的,其他幾個人那就是跳舞泡妞之類的。韓惠妍早就預料到了這點兒,所以特意找姜大誠抱自己。

果然沒有出乎她的意料,進了夜店之後,哥兒幾個就各自開始自己的行動了。勝膩一來就巧合地遇到了自己的朋友。韓惠妍白了他一眼:這纔是勝膩堅持要來這家夜店的原因吧。韓惠妍掃了他那羣朋友一眼,嗯,臉贊胸大腰細腿長,的確是李勝膩的style啊。不過,眼睛亮的人並不只是勝膩一個人,沒看到權至龍已經開啓了泡妞模式,瞬間變身巴黎至龍了嗎?

最後的結果就是,爆炸幾個人和勝膩的朋友們坐在了一起。權至龍連一絲眼風都沒有給韓惠妍,坐在那裏優雅地翹着二郎腿,手中的酒杯輕輕晃動着,映照着燈光,紅酒的顏色鮮豔無比。他身子微微前傾,臉微微側着,因爲燈光的修飾作用以及出門必備的眼線,權至龍現在看上去簡直是嬰兒皮膚。韓惠妍看了一眼正在耍高冷的他,默默地轉開頭,看向了旁邊的一個御姐型的叫宋靜美的妹子。說實話,以她的喜好來看,她覺得這裏的所有女生裏面,宋靜美的顏和風格都是她最喜歡的。雖然打扮最成熟,可是眼底是最清澈的,應該會比較善良。

果然,宋靜美一直都是靜靜地聽着別人說話,高冷的模樣和權至龍有得一拼,對周圍的男性的搭訕都是簡單兩三句話就打發了。韓惠妍那紅果果的目光很快就引起了宋靜美的注意。宋靜美轉頭對上韓惠妍的視線的時候,微微一愣,隨即就放下了手裏的酒杯,對着韓惠妍伸出了手,卻在詢問姜大誠:“姜大誠xi,請問我可以抱抱它嗎?”

一直在一旁默默坐着的姜大誠沒有料到宋靜美居然會跟自己搭話,小怔了一下:“當然是可以的。可是家虎平時比較活潑。”

“我家裏也有一隻狗狗,是一隻博美,很可愛的,我也會抱一點兒狗狗。它是叫家虎是嗎?家虎,我可以抱抱你嗎?”樸靜美對着韓惠妍伸出手去,真的是在徵詢韓惠妍的意見。

韓慧妍果斷地跳下了姜大誠的膝蓋,投入了宋靜美的懷抱。宋靜美一點兒沒在乎自己今天穿的是什麼什麼,將韓惠妍放到了自己的膝蓋上面,逗她玩着。權至龍他們呢雖然對自己很好,但是真的很少人跟自己玩耍。宋靜美完全沒顧自己身上的衣服是剛剛上身的新款,跟韓惠妍玩得不亦樂乎。韓惠妍覺得這樣的妹子纔是好妹子啊,勝膩和權至龍他們到底是什麼眼神兒,圍着的那兩隻一看就是綠茶婊。因爲韓惠妍的緣故,姜大誠和樸靜美也交談了起來。韓惠妍看着姜大誠眼中微微閃爍的光,心裏十分明瞭:估計姜大誠早就瞄上了這位,只是性格原因,並不敢輕易搭訕。韓惠妍搖頭晃腦的,十分得意:哎一股,自己居然還有當紅娘的潛質嗎?

不過,雖然韓惠妍想讓兩人再繼續培養感情,但是她的膀胱在抗議了。察覺到了韓惠妍的不對勁,宋靜美看向了姜大誠:“家虎這是想要做什麼了”姜大誠連忙接過了韓惠妍:“估計是想要去洗手間了。至龍哥現在沒空,我帶它去就好了。”

“我跟你一起去吧,也過去透透氣。”宋靜美拿起了手包也起了身。

看着兩人那相談甚歡離開的背影,剩下的一干人等眼睛都瞪直了,尤其是權至龍和勝膩。權至龍久久沒有回過神來:臥槽,家虎居然能這麼用,他瞬間覺得自己敗給了姜大誠,居然釣上了這裏面最有氣質最符合他style的一個女人。家虎這個小白眼狼,居然幫大誠也不幫自己泡妞! 儘管韓惠妍想要賴着跟宋靜美去女洗手間,但是姜大誠是乖乖孩子,謹記了權至龍的叮囑,死都不撒手,到了洗手間之後,他就直接抱着韓惠妍跟宋靜美暫時告別,衝進了男洗手間。韓惠妍看着遠去的女洗手間的標誌,心都在滴血:爲什麼就沒人發現抱着狗狗過來很尷尬呢。

姜大誠現在雖然還是害怕狗,但是已經完全不害怕韓惠妍了,還細心地給她洗了四隻爪子,抱着她就往外面走去。宋靜美卻沒有在門口。剛纔明明說好在門口等的啊。姜大誠抱着韓惠妍在門口張望了一陣,隱隱看到另一邊的植物後面露出了一角衣裙,正是宋靜美的裙角。姜大誠眼角的笑加深了許多,抱着韓惠妍往那邊去了。

這個角落大概是專門開闢出來供客人們打電話或者休息的,周圍很多泡沫,越往那邊走越親近,音樂在背後變成了背景,似乎隔絕成了兩個條件。姜大誠正要說話,忽然聽見了一個聲音譏誚地笑道:“宋靜美,你也真是的,放着那幾個帥的不去勾搭,偏偏和一個長相如此抱歉的男人搭話。狗有什麼好的?再可愛也不過就是一個畜生而已。雖然是一個組合的,可是也有純金的和鍍金的。放着養眼的在一旁,偏偏挑了個最見不得人的。”

姜大誠的腳步瞬間頓住了。韓惠妍察覺到他抱着自己的手抖了一下,接着加重了一點兒力氣,抓緊了自己的四隻爪子。韓惠妍悄悄回頭看了一眼姜大誠的表情,只見平時那彎彎的眼角眉梢,此時完全沒有了弧度。姜大誠並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帥哥,但是,任誰聽到別人這樣說話,心裏也會不舒服吧。長相是上天賜予的,是父母給予的,並不是自己可以選擇的。他一直都很努力,只是,似乎說到他的長相,他別的所有都不能被看見了。韓惠妍往他的懷裏偎了偎,小爪子輕輕地在他的手掌上面一下一下地撫摸着。姜大誠低下頭,摸了摸韓惠妍的腦袋,低聲用口型自嘲似的笑道:“家虎,是不是沒有我的話,你aba他們會少受很多責罰呢?

“惠子,你如果找我來就爲說這些話,以後就不用再找我了。我跟誰交朋友也不需要跟你報備吧。別把所有的人都想得跟你一樣。”宋靜美的聲音傳了出來。

韓惠妍幾乎要在心底吶喊了:“宋靜美好樣的!自己果然沒有看錯人。”她悄悄瞄了瞄姜大誠的神色,果然,臉色比剛纔緩和了許多。

“宋靜美,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跟我一樣!你既然看不起模特這個職業,那就不要做啊!哦,我倒是忘了,你那老不死的母親還在病牀上躺着,等你辛辛苦苦從t臺上從每個商業活動中拿出那可憐巴巴的出場費吊命呢!要是你那麼有骨氣,今天晚上被安排過來陪酒的時候,你怎麼不拒絕?那麼有骨氣的話,就別到日本來,滾回你的韓國去。”那個叫惠子的女人聲音很尖,一句一句都敲擊着人的鼓膜。

韓惠妍掙扎了一下,從愣神的姜大誠手上驀地跳了下去。姜大誠反應過來的時候,韓惠妍已經悄悄貼着牆根兒奔到了裏面。這一番話太巧合了,她必須得探探真假。畢竟,這個年代,真心都可以作假,更別提苦肉計了。韓惠妍把自己的身子閃進了一個角落,悄悄伸出了一點點眼睛,卻愣住了。

宋靜美眼角閃過了一點晶瑩,可是臉上的表情卻堅毅了許多:“山野惠子,你隨便怎麼說我沒有關係,但請你尊重我媽媽!尊重我的國家。有的人,就算外表再光鮮,心也比垃圾還髒!”

山野惠子瞬間惱怒了,揮起了自己的包就往宋靜美的後腦勺砸去。宋靜美此時是背對着山野惠子站的,並不知道後面的事情。山野惠子手上的包是那種定型的硬皮做的包,這一砸下去,還得了?韓惠妍也顧不上別的了,一下子衝了出去,直接從沙發上起跳,看準了山野惠子的大腿,亮出了自己的四隻爪子,張開了嘴,嗷嗚一聲,直接衝上去一口下去。頓時,那女人的裙子從腰部一下子被韓惠妍給撕扯了下來,像是個陀螺般原地轉了一圈。韓惠妍控制了力道,山野惠子的身上一點兒傷沒受,可是那連衣裙卻從腰部被撕扯了下來,露出了裏面的黑色丁字褲。那山野惠子瞬間尖叫一聲,連忙蹲下,那包的力道生生拐了個彎,砸中了自己的腦袋,頓時一個青包就起來了。

此時姜大誠也已經天人交戰完了,下定決心衝進來找韓惠妍,看到這場面也呆了。韓惠妍輕輕拉扯了一下宋靜美的褲腿,又跑到了姜大誠的腳邊輕輕扯了一下,接着猶如離弦之箭一樣衝了出去。姜大誠也反應了過來,一把拉住宋靜美,低聲說了句:“快跑。”

韓惠妍邊跑還邊回頭看那兩人,見兩人跟上了,這才鬆了口氣。她本來認路的本領就不錯,直接沿着原路返回了二樓的包廂門口。當姜大誠和宋靜美也奔到二樓包廂門口時,忽然相視一眼,哈哈大笑了起來。

權至龍見姜大誠這麼久沒回來,家虎也這麼久沒回來,擔心他們遇到什麼事情,想要出去給姜大誠打個電話。結果他剛打開門,就看到姜大誠和宋靜美靠在牆上一邊喘氣一邊哈哈大笑的模樣,韓惠妍在一邊呈大字型趴在地上,一直喘着氣。權至龍一臉茫然:“你們,這是剛剛進行了一場體育比賽嗎?三個都這麼累的模樣?”說着,他彎腰抱起了韓惠妍:“怎麼上洗手間上成這個模樣了?”

爆炸幾個人對於夜店並沒有什麼太大的興趣,只不過是想來放鬆一下,所以,當勝膩提議去吃夜宵的時候,大家都響應了。姜大誠和宋靜美一直在旁邊單獨說着話,引得爆炸幾人頻頻側目。宋靜美懷裏的韓惠妍察覺到了勝膩那羨慕嫉妒恨的目光時,頓時挺起了胸:自己上得男洗手間,做得成紅娘,打得過壞人,全能型選手,值得你擁有。

不過,回去後姜大誠被嚴刑逼供,招出了韓惠妍。勝膩立刻微笑着來找權至龍借韓惠妍,權至龍堅決不同意:“不行,家虎又不是丘比特,它就是一隻可愛的小寵物,需要休息。”勝膩撅起了嘴,一臉不相信:“至龍哥,那等你用家虎勾搭到妹子後,就借我用用嘛。”

被懷疑了魅力的權至龍瞬間就炸毛了:“誰說我要用家虎勾搭妹子的!李勝膩你腦子裏面整天都裝的是什麼東西。”

勝膩抱着腦袋一下子躲到了冬永裴的身後:“本來就是嘛。哥你今天揍大誠哥揍得最厲害了,明明最羨慕的就是你了。幸好家虎今天吃裏扒外幫了大誠哥,要是至龍哥你勾搭到宋靜美xi,現在估計都在跳亂舞了。你就算不把家虎借給我,也應該借給永裴哥啊。從小到大,你都把永裴哥看上的妹子都搶了個精光。”

李勝膩,吃裏扒外是這麼用的嗎?韓惠妍瞬間一下子就朝勝膩撲去。與此同時,權至龍和冬永裴也逮住了勝膩揍了起來。韓惠妍邊扯着李勝膩的褲腿,邊在心底想着:要是沒有這個忙內欺負的話,爆炸們會少了多少樂趣啊,也少了一個重要的維繫感情的紐帶啊。不過,要是爆炸這次吵架,一定是李勝熊這個崽子給鬧的!

最後,當然勝膩沒有借成韓惠妍。畢竟不是每個女人都眼瞎,啊呸,不是每個女人都懂得欣賞沙皮狗的美麗。其實是因爲權至龍接下來幾天都抱着韓惠妍去夜店,韓惠妍的耳膜都快要被震破了。終於,在連續第三天去夜店時,受不了的韓惠妍趁着權至龍在沙發上坐着跟人聊天的時候,韓惠妍悄悄地將自己的爪子伸進了權至龍的衣服口袋,輕輕的一點一點地將權至龍的手機往外掏。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韓慧妍一直嚴肅臉,裝作是什麼都沒有發生地看着周圍的人。

呼!太好了,沒有人發現。韓惠妍悄悄鬆了口氣,飛快地用爪子按亮了屏幕。她應該感謝蘋果還沒開始推行平板手機,不然,以她的爪子,估計屏幕上面都滿是劃痕了,她都還沒有劃開。韓惠妍警惕地往周圍看了一眼,然後飛快地準確打開了通信簿,找到了楊眩石的電話,爪子啪嗒按了下去。然後,她就非常淡定地將權至龍的手機塞進了自己的屁股底下,時不時挪開屁股看一眼。等到在通話中了,韓惠妍這才輕輕地拉了拉權至龍的衣角。

“家虎,別鬧,aba正在和這位姐姐說話呢。來,家虎跟姐姐打個招呼。”權至龍轉過身去,抱起了家虎,出了屁股下的手機。權至龍看到那熟悉的手機時一怔,將韓惠妍放到了自己的腿上,拿起了手機,自言自語:“這不是我的手機嗎?怎麼在通話中?”當他看清上面顯示的正在通話的名字時,完全震驚了,連忙放到耳邊:“眩,眩石哥?”說話間,權至龍直接瞪向了韓惠妍,手還伸向了韓惠妍。韓惠妍已經眼疾手快地跳下了他的膝蓋,鑽進了剛纔權至龍正在勾搭的美女的裙子。頓時,一聲女聲低呼就在耳邊響起。

電話裏面的楊眩石沉默了一下,開口道:“至龍啊,在日本休息得還不錯啊。既然這麼閒的話,今年年底前,我要看到你和勝玄的小分隊專輯!還有,把家虎帶回來,我想它了。”

猶如晴天霹靂,權至龍覺得心塞再也不能好了。既然要死怎麼能自己一個人死,權至龍挪到了崔勝玄的旁邊:“勝玄哥,眩石哥讓我們回韓國。”無辜躺槍被拉走的崔勝玄表示很無語:我叫的紅酒纔剛開,我還沒喝上呢! 就這樣,在韓惠妍的有力助攻之下,爆炸的兩大煙槍滾回了韓國,還拎上了韓惠妍。大概是因爲歸心似箭,韓惠妍自己單獨待在貨艙裏面也不怕了,嗡嗡聲也不怕了,沒有權至龍的衣服也不管了,頭也不疼精神也不萎靡了,比連吃了5片蓋中蓋還有用。當她被工作人員翻來覆去地檢查了一遍,甚至那個檢查的儀器掃完她的屁股後,韓惠妍連進籠子都是興奮的。哎一股,還是韓國的空氣好啊,至少話能夠聽懂啊。

崔勝玄其實對能夠回韓國還是很開心的,除了沒喝到酒之外,不過他想起自己家裏那一櫥紅酒就釋懷了,畢竟,日語渣什麼的簡直不能給心塞。所以糾結的就只有權至龍一人。好不容易有個比較對眼的妹子,正在兩廂情願之際,結果楊眩石的一個電話,讓他辛辛苦苦幾個小時,一朝回到了原點。對權至龍渾身散發的黑氣,韓惠妍斜着眼表示呵呵:想讓我幫你泡妞,我腦袋又沒進水,有本事自己去追啊,靠一隻狗你好意思麼。

對於韓惠妍回來最開心的人是楊眩石,專門把韓惠妍的助理光秀派過來接韓惠妍。權至龍環視了四周,金南國李秉英一個都不在,只有光秀以及司機。光秀將韓惠妍抱在懷裏,捏了捏她的小爪子,簡單檢查了一下她的全身,又掰開她的嘴檢查了一下口腔,這纔看向了權至龍兩人:“社長說讓權至龍xi和崔勝玄xi坐家虎的車回去。”韓惠妍一聽就得意了,瞄了一眼已經被雷成黑炭的權至龍:對這個男人就不能太好,楊眩石總算做了一件讓她揚眉吐氣的事情了。

韓惠妍很明白,楊眩石派車來接自己,肯定是有工作要交給自己,但是這也不能阻止她的好心情。因爲去了yg肯定會被黃阿姨投食的,她好想念yg的食堂啊。再說了,自己整天待在家裏就長肉,能賺點兒錢當然好。存摺已經交給權至龍管着了,上次韓惠妍悄悄地翻看了一下,對於自己成爲了韓國第一富狗表示很開心。這可是她憑藉自己的魅力賺來的,進入高富帥路線,走上狗生巔峯,想想還有點兒小激動。

這次楊眩石給韓惠妍接的是寵物衣服的cf,聽到他說第一句,韓惠妍就想要出去了。楊眩石對於韓惠妍沒有辦法,只能讓助理帶着韓惠妍下去了,剩下的部分他直接給韓惠妍的監護人權至龍說。韓惠妍出了楊眩石辦公室後,直接撒開丫子跑向了一樓食堂,黃阿姨,我來了。

現在的時間已經比較晚了,yg食堂裏面卻還是燈火通明的。韓惠妍下去的時候正好撞見了錄音到一半的餓了的冬永裴。冬永裴是前幾天回來的,爲自己的第一張正規solo專輯而努力着。他看到韓慧妍就朝她打了個招呼。韓惠妍來不及剎車,扭過頭衝着冬永裴汪了一聲表示打過招呼後,直接衝到了廚房的窗口。由於地上剛拖過太滑了,韓惠妍直接一頭撞了上去。咚的一聲,哎一股,痛死她了。

身心都遭受了巨大的傷害的韓惠妍默默坐在了一邊張開嘴,光秀喂她一勺她吃一勺,簡直大爺狀。權至龍下來的時候,看到韓惠妍這個樣子,忍不住額角又跳了起來:臥槽,這麼大了還要喂,家虎你簡直是碉堡了。權至龍走了上去,止住了光秀的動作:“讓它自己吃。最近簡直就像是翻了天了,什麼話都不聽。它要是不吃,以後都別準備它的飯了。”說着,他還真的奪過了光秀手中的勺子,大力將勺子在膝蓋上一扳。啪嗒一聲,碎成了兩半。權至龍拿起那斷成兩截的勺子對着韓惠妍晃了一下:“如果你不聽話,這就是你的下場。”

扳一個塑料勺子還要用膝蓋,你也是蠻拼的。如果我靈魂不是人,豈不是要被你唬過去了。我像是那種被你威脅的人嗎?韓惠妍默默地白了他一眼,然後緩緩溜下了凳子,走到自己的飯盆前開始呼哧呼哧吃了起來。她絕不是妥協,而是光秀每一口飯都太少了,她吃得不過癮。

當晚進權至龍夢的時候,韓惠妍的腦袋還是暈暈的。看來的確是興奮過頭了,晚上那一撞給撞得太狠了,現在還沒有緩過勁兒來。她正在輕輕揉着自己的額角,一個杯子放在了她的面前,權至龍也在她的對面坐了下來:“也不知道你喜歡喝什麼,上次看你喝過橙汁,就自作主張給你點了。不過,腦袋是不舒服嗎?看你一直在揉。”

農家悍女:妖孽,算你狠 韓惠妍搖了搖頭,覺得稍微好點兒了,放下了手,端起了杯子喝了一口,那酸酸甜甜的滋味瞬間讓她清醒了不少:“沒有關係的。”權至龍剛想答話,手機就響了起來。他對着韓惠妍露出了一個抱歉的表情,指了指電話。韓惠妍點了點頭,依着禮儀轉向了窗外。

電話那頭的人似乎找權至龍有什麼事情,他掛上電話後臉上的表情正色了許多:“那個,公司找我有點兒事情,可能要先走了。我先送你回去吧,你腦袋不舒服需要多休息。”

韓惠妍也覺得自己的狀態不太對勁,點了點頭。她剛拿起自己的包站了起來,忽然眼前一花,連忙用手捂住了頭。手中的包沒控制好力道,直接撞上了桌子上的杯子,瞬間嘩啦一聲水灑了滿桌。韓惠妍覺得全身的力氣像是被什麼突然抽走了一樣,整個人瞬間就軟了下去,卻沒有預料中落到地上的疼痛,而是被一雙有力的手給接住了。她視野裏最後出現的畫面,是權至龍放大的臉。看到近在咫尺的他的臉,韓惠妍好想說一句:雖然稍遠點兒看起來權至龍的皮膚不錯,不過,他真的該刮鬍子了啊。但是,她這句話還沒出口,眼前就一黑,什麼都不知道了。

暈是什麼樣的感覺?韓慧妍並不知道,因爲,眼前一黑之後,她忽然覺得腦袋針刺一般的疼痛。她嘗試着睜開眼,眼皮居然聽她使喚地睜開了。周圍的景色並不是暈倒之前的咖啡店,也不是自己入睡時的狗窩,而是,她的家,位於2013年的她自己的家。她所處的位置,正是在家的門。韓惠妍醒來後看到那熟悉的場景,簡直驚呆了。這種恍如隔世的感覺,她眼角瞬間涌上了一股酸澀,她真的回來了嗎?

她暈倒的時候是在外面,可是,醒來的時候爲什麼會是在自己家裏,身上還是被雨完全淋溼的衣服。她撐着自己的身子緩緩地坐起來,正想要站起來,忽然聽見門外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接着,是輸入密碼的聲音。門應聲而開,氣喘吁吁的權至龍站在外面。並不是09年的權至龍,而是13年的權至龍。看到他的時候,韓惠妍纔想起,自己曾經告訴過他家裏密碼,雖然他從來沒來過。

“怎麼坐在門口,還全身*的?是淋雨了嗎?”權至龍反手關上了門,蹲坐在了她的旁邊,伸手想要打橫抱起她。

他的手剛碰到她的腿,韓惠妍就反射性地一縮,躲開了他的手。家虎和夢境什麼的此時都遠離了她的腦海,儘管腦袋還很痛,但是現實的記憶十分清晰地涌入了她的腦海。她微微避開了他的視線:“權至龍xi,我已經發短信告訴了你,我們分手了。”

權至龍的瞳孔瞬間收縮了一下,只是長期的藝人習慣讓他的表情管理做得很到位,眼裏閃過的情緒幾乎快得抓不住。權至龍本來就不是和人商量的性子,獅子座骨子裏的霸道在他的身上展現得淋漓盡致,退縮從來不是他的風格。儘管她剛避開了他,他像是沒有察覺到一樣,直接公主抱起了她,逡巡了一圈自己也第一次來的她的家,將她抱進了洗手間的馬桶上坐着。他轉身去給她放好了浴缸裏的水,試了試水溫,這才起身道:“淋雨後,一定要預防感冒,泡得暖和點再出來。有什麼事情,等你整理好自己後,我們再談。”說着,他就走出了洗手間,還帶上了門。

韓惠妍都不記得自己是怎麼洗澡的了。整個人浸泡在水裏的時候,覺得全身都舒坦了許多。但是她沒有忘記門外還有一場硬仗要打。她其實有點兒不解的是,權至龍那種大男子主義的人是不會主動開口說分手的,他的疏遠總不能是愛到骨子裏的意思吧,自己按着他的意給他鋪了個臺階,他不是應該很爽快地下了嗎?或者說,他覺得發短信不太正式,想當面親口說。韓惠妍越想越覺得是這樣,從浴缸裏坐了起來:既然如此,就速戰速決吧。想到這裏,韓惠妍加快了洗澡的動作。以往都會磨蹭差不多一個小時的她,今天一共只花了半個小時。

韓惠妍走出來的時候,權至龍坐在沙發上面不知道在想什麼。聽見響動,他轉過頭來,語氣平靜地對着韓惠妍說道:“吹風在這裏,先把頭髮吹乾吧。”

“現在是夏天,就算不吹乾,它也很快就幹了。”韓惠妍站在沙發後,看着權至龍,“所以,可以談談了吧。”

權至龍盯着韓惠妍的眼睛,臉上的若無其事終於有了一絲裂縫:“韓惠妍,你就這麼想分手嗎?”

韓惠妍微微避開的視線重新落在了權至龍的臉上,儘管他臉上的表情讓她有些許困惑,但是她知道強扭的瓜不甜:“推說忙了或者是病了避而不見,莫非哥哥你要告訴我,其實這並不是分手的前兆”

“放送上說的話,你也信嗎?”權至龍定定地看着韓惠妍,“你也知道我前段時間在忙迴歸的事情,你也忙着培訓的事情,培訓的地方根本沒有訊號。可是你一回來就分手,慧妍,我很累,你從一開始就知道不是嗎。”

“半個月沒有聯繫,確實是我的問題。放送上說的話我當然不信,可是,我眼睛看到的呢我總不能告訴自己,我看到的是假的吧。這半年,很感謝哥哥的陪伴。讓哥哥感覺到累,我很抱歉。往後,哥哥不會有這樣的煩惱了。”韓惠妍微微仰起頭,抑制住眼角的酸意,背過身去,“我就不送哥哥了。希望哥哥以後也能夠幸福。”說着,她快步就往自己的房間走。胃又開始隱隱作痛了。她一隻手按住自己的左上腹,想要快點兒進自己的房間去吃藥。

她的速度快,權至龍的速度比她更快,兩三步就追上了她。他的手扳過了她的肩膀,眼裏全是嚴肅:“韓惠妍,我不知道你看到了什麼,你不願意說沒有關係,我會自己想法弄清楚的。你發的短信也寫得很清楚,是‘我們分手吧’,而不是‘我們分手了’。感情是兩個人的事情,一個人說了不算。你說我霸道也好,固執也好,我本來就不是輕易放手給別人幸福的人。現在我很明確地告訴你:我不同意分手,決不!”

權至龍眼裏的光很盛。韓惠妍很想集中精力去聽他的話,可是胃裏的絞痛讓她滿頭虛汗。剛說了一個“我……”,她眼前一黑,什麼都不知道了。 韓惠妍覺得全身都痛,尤其是自己的頭,太陽穴的位置突突突突地跳着。她難耐地翻了個身,察覺到了一個什麼柔軟的溫暖的東西貼在了自己的額頭上。韓惠妍吃力地睜開了眼睛,只見黑髮順毛的權至龍正低下頭,嘴裏嘟噥唸叨着:“現在舒服點了嗎?”舒服,什麼舒服?韓惠妍的兩隻眼睛使勁往上看,當接觸到權至龍手中那個白白的剝了殼的水煮蛋時,整個人都恢復了精神,肚子瞬間嘟嘟叫了起來。好餓,這麼貴的雞蛋拿來敷額頭多浪費啊。韓惠妍下意識地伸出手想去夠那顆雞蛋,可是,入眼又是那短粗肥滿是褶子的狗腿。韓惠妍的動作瞬間頓住了,心裏閃過了一絲難過:她又到家虎身體裏來了嗎?

她的爪子被權至龍給輕輕掰了下來。韓惠妍無意識地看向了權至龍。權至龍對上了她的目光,微微一笑,露出了自己的大白牙:“看吧,剛纔家虎你還睡得不安穩,老去刨自己的額頭。看來雞蛋真的有點兒用。要是還痛的話,aba給家虎呼呼好不好?”說着,權至龍邊給韓惠妍揉腦袋,邊輕輕地往她額頭吹氣。

剛剛纔和13年那個狂拽酷炫的權至龍說了分手,結果他十分霸道總裁範兒地斬釘截鐵絕不分手。睜開眼睛後就是還給自己呼呼的順毛黑髮萌少年形象。韓惠妍默默地捂住了自己的小心肝:畫風轉得太快,她有點兒接受不了啊。對了,還有一個在夢裏的蛇精病權至龍。怎麼那麼多權至龍,潛水是美德,出鏡這麼多次你不怕觀衆審美疲勞麼!

韓惠妍正在心底無語的時候,權至龍手上沒停。看到韓惠妍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模樣,權至龍微微鬆了一口氣。正巧有一個電話進來,是冬永裴。權至龍接了起來。冬永裴問好後就問起了家虎的情況。權至龍看了一眼還在發呆的韓惠妍:“家虎醒了。我給它用雞蛋揉散包包呢。現在可乖了,沒鬧沒跳的。”

冬永裴在電話那頭沉默了片刻,斟酌着開口道:“至龍,我印象裏面,家虎好像只有生病的時候纔沒鬧沒跳的吧。 頂級學生 畢竟這次撞得有點兒厲害,會不會,撞得有點兒太厲害了?”

權至龍沒反應過來:“什麼意思?”

“就是,它會不會撞到了腦袋?”冬永裴對於小動物和小孩子都是很愛護的,措辭還是十分小心。

權至龍一怔,瞬間明白了冬永裴的話。他悄悄移開了自己的胳膊,對上了韓惠妍那若有所思的淡然目光,感覺到自己龍軀一震,連忙抓緊了電話:“永裴,真的,家虎好像真的變傻了!”

正發呆回來的韓惠妍就聽見了這一句,直接一爪子踹到了他的某個不能描寫的地方。權至龍立刻扔下了雞蛋,默默地捂住了自己的某個不能描寫的小辣椒在地上打起滾來,有氣無力地咬牙切齒道:“永裴,我確定一定以及肯定,家虎正常得很!”臥槽,它的爪子簡直太鋒利了!必須剪!指!甲!至於韓惠妍,她看着掉下來的那顆白煮蛋,搖了搖頭:權至龍就是浪費的傢伙,拿給自己吃多好?

權至龍說要給韓惠妍剪指甲立刻就行動起來了。他自己給韓惠妍剪?怎麼可能?他直接把韓惠妍塞進了籠子,提着她就去了一家寵物醫院。雖然韓惠妍讓自己受了不能言說的痛苦,但是他還是把冬永裴的話記在了心裏。一連串的檢查做下來,韓惠妍各項指標都正常,只有點兒輕微腦震盪,稍微多休息就行了,連藥都不用吃。得知這個結果後,權至龍鬆了口氣,隨即嘴角露出了一抹邪佞的笑容,指着韓惠妍的爪子:“既然別的沒事,那就把它的指甲剪剪吧!能剪多短是多短!”

韓惠妍生平第一次被剪狗指甲!她被護士溫柔地抱在了懷裏。有權至龍在旁邊,那護士簡直是小鹿亂撞,拿着指甲剪的手都在抖。韓惠妍看到她那顫抖的指甲刀離自己越來越近,瞬間掙扎了起來:臥槽,你專心點啊,會剪到肉啊!她內心還沒有腹誹完,瞬間感覺到了自己的爪子一痛,頓時汪汪汪汪聲響徹了整個治療室。

當韓惠妍四隻腳都包着白布出現在yg的時候,所有人都震驚了。崔勝玄自己地觀察了一下:“至龍,這是家虎新穿的鞋子嗎?爲什麼買白色的,不是很容易弄髒嗎?但是感覺還挺好看的。我取下來看看。”

“哥,別,這不是鞋子,是繃帶。”權至龍滿身疲憊地跌坐在沙發裏,“我帶家虎去剪指甲,醫院的護士是個vip,然後家虎就變成這樣了。”當時韓惠妍那慘叫聲,現在還在他的耳邊迴盪着。他看着都怕!

楊眩石正好推門進來,聽了權至龍的話,看向了韓惠妍,一愣:“家虎受傷了?怎麼回事?”當他看到韓惠妍四隻腳上包着的繃帶時,整個人都不好了:“呀,家虎明天就要拍攝了啊。成年狗狗都會自己磨爪子的,你真是閒的。既然時間多,明天就把主打歌完成了交給我!”楊眩石說完就出去了。權至龍目瞪口呆地看着楊眩石的背影,心裏只有三個詞:wtf

以前韓惠妍覺得海的女兒只是個童話,但是,在她被那個vip護士剪了指甲後,體驗到了每走一步都感覺是走在刀尖上的痛苦。她乾脆不走了,直接歪着倒着,要吃飯或者要上洗手間的時候她就嗚咽兩聲。權至龍對於韓惠妍受了這個苦也有點兒愧疚,聽到汪汪聲就會過來。韓惠妍覺得,這種米蟲一樣的生活,真的會把自己養懶啊。不行,她不能這樣懶,得自食其力才行。於是,第二天早上,韓惠妍就自己拆掉了繃帶,早早就起來了。今天要拍攝,它可是隻敬業的好狗模範。

今天的cf只有韓慧妍自己拍,權至龍本來可以不用來的,但是因爲韓惠妍昨天四隻腳都流血受傷了,權至龍不放心,於是也跟着一起來了。關於韓惠妍的工作問題,權至龍其實有和楊眩石溝通過。權至龍並不需要這樣的方式來給自己圈飯,他自己的知名度已經夠高的了,應該愛護小動物。只是,楊眩石倒是有別的想法,想把韓惠妍打造成首屈一指的寵物明星。權至龍看到在自己懷裏直打盹兒的韓惠妍,心裏默默決定一定要再和楊眩石好好溝通一次。

察覺到車停了下來,韓惠妍悠悠地醒轉。搖了搖腦袋,抖了抖自己的褶子,她站了起來。下車的時候,她又是一隻精神抖擻的狗狗了。這一點她和權至龍特別像,絕對不在別人的面前顯出自己的疲憊。只是,權至龍看着韓惠妍這個模樣,不知道爲什麼,心裏微微有些刺痛。他想,也許是真的陪伴自己久了,更多時候,他覺得家虎是他的朋友,而不單單只是一個解悶用的寵物而已。

韓惠妍雄赳赳地走進了拍攝片場,看到那裏的一羣狗狗時,整個都驚呆了。她一直以爲自己今天的拍攝會還是和權至龍,結果,居然有這麼多的同類。可是,可是她怕狗啊!韓惠妍連忙倒退了兩步,下意識地想往權至龍旁邊躲,一團褐色攔住了她的去路,汪汪汪汪聲十分耳熟:“弟弟?”

韓慧妍擡起頭來,看到了面前的那張和自己相似的褶子臉,以及那淡然的眼神,完全呆住了:“姐,姐姐?”這不是家虎的狗姐姐嗎?

狗姐姐繞着韓惠妍跑了一圈,十分高興的模樣:“我一直以爲見不到你們了。你走了之後,我也被人帶走了。沒想到居然還能見到你。太好了。”

動物之間表達感情的方式比人類之間純粹多了,高興了就是繞着跑圈圈,或者分享好東西。不開心了直接就上嘴開咬。韓惠妍驟然看到自己才重生過來的時候最熟悉的小夥伴,心裏也有點兒感慨,繞着狗姐姐也轉了一圈:“是啊,真是太好了。”說完,她跑到了權至龍的旁邊,衝着權至龍汪汪了兩聲,還輕拽了下權至龍的褲腳。

正在和導演說話的權至龍察覺到了她的動作,對着導演說了句抱歉,低下頭來,看到兩張相似的褶子臉時,完全驚呆了。權至龍蹲下了身子,摸了摸韓惠妍的腦袋,有些驚訝地看向韓惠妍:“家虎,這隻狗狗和你好像,是你的兄弟姐妹嗎?”

韓惠妍立刻嗚汪了一聲,還繞着狗姐姐跑了一圈。導演也笑了起來:“之前想着多找幾隻狗狗,沒想到居然還找到了家虎的兄弟姐妹,太巧合了。權至龍xi,你說的事情我知道了,會安排好休息時間,不讓寵物們那麼勞累的。小容,你過來,這些狗狗們的造型什麼的可以開始做了。”說着導演就走開了。

韓惠妍沒管他們說的什麼,正在和狗姐姐敘舊。忽然狗姐姐擡起了頭:“弟弟你等等,主人叫我了。”說着她風一樣地跑開了,不一會兒又風一樣地跑回來,嘴裏還叼着兩塊小魚乾,直接跑到了韓惠妍的面前,把那兩塊魚乾放在地上:“弟弟,這個小魚乾可好吃了。主人都只有在出來的時候纔會給我吃兩塊,平時都是吃米飯。你一塊,我一塊好不好?”

韓惠妍認識這種小魚乾,她在寵物商店看過,是所有的肉類裏面最便宜的食物。權至龍給她買的狗糧都比這個魚乾貴。而且魚乾上面還有狗姐姐的牙印和口水,韓惠妍平時是肯定不會碰的。旁邊的光秀其實已經給她倒好了飯,放在飯盆裏了。韓惠妍忽然眼眶一熱,走上前去:“姐姐給了我魚乾,那我也要和姐姐分享早餐。”說着,她直接從自己的飯盆裏叼了一大塊有很多肉的排骨放到狗姐姐的面前。

狗姐姐默默嚥了一口唾沫,看了一眼韓惠妍:“哇,這是新鮮的肉肉嗎?真的是給我吃的嗎?”看到韓惠妍點頭,狗姐姐眼睛都亮了,上前去歡快地吃了起來。韓惠妍看着她那明顯比自己小了一圈的個頭,想起之前在寵物店時她欺負自己的頤指氣使,低下頭來,默默咬了一口小魚乾,很乾,很難下嚥。她不敢想象,如果不是權至龍把自己帶回了家,自己現在會是什麼模樣。 狗狗們都吃過了早飯之後,就開始化妝了。韓惠妍的狗姐姐被造型師捉住要穿衣服的時候滿是驚悚,一直叫着弟弟,弟弟。韓惠妍走上去虎摸了一下自己的狗姐姐,安撫她的情緒,告訴她這些人不會打它們,只是要把它們打扮漂亮。事實證明,愛美是每個女性的本性,就連狗姐姐也不例外。自從韓惠妍說了穿上衣服會變漂亮後,狗姐姐頓時不掙扎了。

拍攝的主題自然是韓惠妍。這次的拍攝主題很簡單,主要就是展現各個狗狗開始無精打采的模樣。結果聽到了門鈴響,韓惠妍過去萌萌噠地開門,看到主人手上的大包小包全是它們的衣服,立刻汪汪汪了起來。頓時所有狗狗們聽到了召喚,立刻從各個地方跑了出來。韓惠妍帶着大家在家裏到處玩,還做廣播體操舞。拍攝方案是做得很理想,可是現實總是那麼的骨感。因爲,畢竟動物們表演,又不像是人,它們最重要的是聽不懂。

狗姐姐看到那些拍攝的機器和照明的時候,連忙緊緊地貼着韓惠妍,一步也不敢多走。韓惠妍安撫了一下自己膽小的姐姐,對其他的狗狗她就沒有再去安慰了。要知道,帶出boss一個就夠了,同時帶這麼多孩子,會累死的。韓惠妍爲了不讓自己顯示得太聰明,帶着自己的狗姐姐到處逛。權至龍看到韓惠妍帶着狗姐姐那耀武揚威的模樣,笑了起來,對着韓惠妍拍攝了好幾張,發上了自己的推特,瞬間就引發了衆多回復。

——啊啊啊,家虎出現了。現在是夏天,家虎竟然還穿着衣服。看背景,家虎這是又要出鏡麼?

——應該是家虎在拍攝cf吧。可是,家虎旁邊的那個跟家虎神一樣相似的是誰啊?莫非是家虎失散多年的兄弟嗎?

——從不能描寫的部位看來,這隻和家虎長得很像的狗狗是女的。莫非是家虎的女朋友?

——龍哥還單着,家虎居然就有女朋友了。這兒子都跑在爸爸面前了。龍哥,你就直接從了塔普吧!

……

權至龍看着推特下面的回覆,瞬間笑開了。他退出了自己的賬號,重新註冊了一個號碼,頭像就是用的韓惠妍的頭像。接着他抱過了韓惠妍,拍了一張合照發了上去:“今天和aba來拍攝,居然碰到了自己的姐姐。哎一股,好高興。我最愛aba了。”冷不防被抱過來拍照的韓惠妍看到權至龍寫的那條推特,瞬間就不幹了。父子兩人立刻開始了大戰,最終韓惠妍因爲身高的原因輸掉了這場比賽。

權至龍以韓惠妍的名義發了推特之後,就重新用自己大號關注了家虎的推特,還了冬永裴和勝膩。瞬間vip就瘋掉了,紛紛都來關注家虎的推特。權至龍把賬號和密碼交給了光秀,囑咐她如果要發韓慧妍的某些消息的話,最好給自己過目一下。畢竟,很多東西是不適合出鏡的,他擔心光秀對此的概念把握不了。

韓惠妍和權至龍玩了一陣,氣都沒喘勻。她領着自己的狗姐姐到處看,想找個乾淨一點兒的地方休息一下。腦袋還有點兒暈,她隨機就走到了旁邊的片場。看到拍攝場景的時候,她立刻反應了過來,連忙往外退。剛退出來,她偶然擡起頭,看到不遠處靠近門口的位置,幾個人路過了。韓惠妍瞬間睜大了眼睛:那,那個人,不是自己的閨蜜樸靜雅嗎?

有樸靜雅在,那是不是“韓惠妍”也存在已經偷偷上過幾次網,但是絲毫找不到“韓惠妍”痕跡的韓惠妍瞬間就興奮了起來,立刻拔腿就往那邊跑去,邊跑嘴裏還邊汪汪了幾聲,因爲太急,她也沒來得及跟自己的狗姐姐說一聲。

樸靜雅他們一行人走得很快,應該是在交談什麼。韓惠妍雖然速度也快,但是他們離門的距離更加近,轉眼就要出門了。韓惠妍嘴裏嗚汪着。那一行人中忽然有一個人轉過頭來,是一個陌生的男人。那男人皺着眉喝着旁邊的人:“哪裏來的狗,還不快攔着,要是衝撞了我們的貴客怎麼辦?”說完,那個人回頭對着樸靜雅說道:“樸小姐你放心,我已經吩咐他們攔下這些狗狗了。你小心着點兒,這邊請,小心肚子。”說着,他小心翼翼地領着樸靜雅出了門。

韓惠妍變成狗狗後,視力和聽力都比當人的時候靈敏了許多。她聽到那男人的話後,再看了一眼樸靜雅,她的肚子已經微微凸起了。韓惠妍瞬間想起了一件事情,生生停下了腳步:樸靜雅比自己大幾歲,在10年的時候的確是懷孕生孩子了的。雖然自己身上是很乾淨,但是,孕婦在懷孕的時候最好是不要接觸到寵物的。韓惠妍停在原地,看着樸靜雅被簇擁着走出去。靜雅,你一定要好好的,好好保重身體,你和孩子一定要平平安安的。

樸靜雅走出門後,也不知道爲何,就覺得身後有人在看着自己。她停下了腳步,轉過頭去,目光直直地對上了韓惠妍的目光。當她對上韓惠妍目光時,心底忽然驀地一顫。這種感覺,似乎她以前認識這條狗狗似的。樸靜雅愣了片刻,身邊的丈夫已經扶住了她讓她上車。樸靜雅這才收回了視線,扶着自己的肚子,心裏的那種感覺卻怎麼也散不開。

韓惠妍眼睜睜地看着樸靜雅被她丈夫那細心呵護的模樣,心裏的失落也沖淡了不少。她在心裏輕輕鬆了一口氣,轉過身去,正要走,忽然對上了一個碩大的滿是褶子的腦袋。韓惠妍驀地被嚇了一跳,瞬間跳開了來,差點兒沒又撞上牆:“你,你是誰?”

“你是叫家虎是吧?”面前的狗狗往韓惠妍湊近了一步,眼睛裏面忽然閃過了一絲嬌羞的神色,“我,我聽見你主人這樣叫你。我,我叫家龍。我們是不是很有緣分?”

“……”韓惠妍的下巴掉到了地上,輕輕點了點頭訕笑道,“是,是挺巧。”她瞬間覺得權至龍給自己取的名字也不算是太難聽了。

面前的家龍眼睛瞬間就亮了,湊近了韓惠妍:“那,剛纔那個,是你的女朋友嗎?”

“mo?”韓惠妍一臉震驚。

家龍的兩隻爪子對在了一起,低下頭:“就是,就是剛纔一起和你在一起的那個。”

“她是我親姐姐呀。”韓惠妍立刻明白了過來,條件反射似的回答道。

家龍瞬間擡起了頭,褐色的臉上居然浮現出了紅色:“這樣嗎?太好了!那我就當你女朋友了。”說着,家龍走上來,一副要親韓惠妍的模樣。

說時遲,那時快,韓惠妍連忙跳開。這突如其來的告白讓她簡直是震驚了。狗狗的世界如此奔放嗎?她,她沒打算找一個狗狗女朋友啊!啊呸,不對,自己是個女的啊!要找也應該找個男朋友啊。好像也不對,不管了。韓惠妍腦袋靈光一閃,決定撒謊:“不約,家龍我不約。不管你信不信,我已經有女朋友了。我要去找我姐姐了,再見!”說着,韓惠妍撒開丫子就往拍攝場地跑去。

那隻叫家龍的狗狗只是愣了一下,瞬間跟了上去:“家虎,家虎,你等等我呀!”

“你走你的路吧,我是去找我的主人和姐姐。你也去找你的主人吧。”

“我主人讓我多玩玩再回去。她不會找我的。”

“我,我女朋友比較小氣。你離我遠一點兒,要是我身上有別的狗狗的味道,她會罰我跪遙控板的!”

“這樣的女朋友你就別要了吧!”

“其實,我們還小,現在我們的主要任務應該是好好工作,爲自己的以後做打算。”

“我們工作什麼啊,反正跟着主人,都是有飯吃的。就算沒主人,外面也很多吃的啊。”

韓惠妍真真是無語了。最後,她突然腦袋一靈光,擡起了自己的爪子,嘆了口氣:“本來我是不想說的。但是我現在必須告訴你了。其實,我不是狗狗,你看,我沒有指甲。我是一隻不同於你們的狗狗,我來自於遙遠的星球,不能繁衍後代的。如果我被人類發現的話,我就會發生意想不到的事情。這個祕密,我沒有告訴過別人,你能不能幫我保守祕密?”

家龍瞬間倒退了一步,伏低身體很害怕的模樣:“真的嗎?那,那你不是說還有親姐姐嗎?”

“是裝的,不這樣的話,我現在已經不在了。”韓惠妍收回了自己沒有指甲的爪子,眼裏全是大義凜然,“所以,家龍,對不起。你是個好狗,會找到更好的狗狗的。不要離我太近,不然你也會被當成我這樣的怪狗被抓起來的。”

家龍眼底已經有些溼漉漉的了,當她看到韓惠妍光禿禿的爪子時,瞬間身子一顫,匆匆說了一句:“我會替你保守祕密的。我還有事,就先走了。”omg太可怕了,沒有爪子的狗狗!

韓惠妍這才鬆了口氣,看了看自己光禿禿的爪子,忍不住扯了一下嘴角:雖然傷了純真少女的心,但是,自己也是沒有辦法才撒謊的啊。權至龍,你居然無意中幫我解決了一朵爛桃花。你放心,爲了回報你的好意,你以後的桃花,我會都乾淨利落地幫你解決掉的。

由於“真相”太過威懾,韓惠妍總算是安安靜靜拍攝完了cf,然後被權至龍抱走了。所有狗狗幾乎都目送着韓惠妍離開,除了那隻家龍就用屁股對着自己。韓惠妍在心裏默默搖頭:所以說,現在的感情,真的就像是拉便便,來得快去得也快! 儘管這一次的cf也得到了很高的人氣,但是韓惠妍卻並不開心。那天回來之後,她的腦袋裏面一直想起看到樸靜雅的畫面。韓惠妍很想要知道樸靜雅還有沒有一個叫做“韓惠妍”的朋友,只是,權至龍一直把它帶到身邊,它根本就沒有辦法去查這些事情。好不容易捱到了權至龍有日本活動,韓惠妍這才被帶到了權家。

權媽媽並不像權至龍一樣時刻把自己帶着,出去買菜之類的,或者和自己的朋友們聚會的時候,會把韓惠妍單獨放在家裏。權爸爸和權達美要上班,所以等權媽媽出去後,就剩韓惠妍自己在家了。韓惠妍等的就是這一刻。

權媽媽她平時也會上一上網,看看各種新聞,最主要是權至龍不在韓國活動的時候,網絡幾乎就是她得知權至龍消息的唯一一個途徑。權媽媽剛纔走得很急,走的時候並沒有關電腦。韓惠妍現在已經長成了大狗狗了,輕輕一躍,就跳上了電腦桌。

由於已經有經驗了,韓惠妍用爪子打字也沒出什麼大問題。韓惠妍直接輸入了樸靜雅。這次,她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好朋友樸靜雅的消息。和前世一樣,樸靜雅還是在sbs工作,讀書的學校之類的都和前世一模一樣。韓惠妍的心微微定了下來,樸靜雅確實是樸靜雅就好了。

韓惠妍仔細地閱讀過了樸靜雅的資料過後,就重新開始查找起了自己以前讀書的學校以及班級。她從大學開始查找,沒有找到。她又去搜索了高中的消息。高三也沒有她的名字。當她打開高二的班級名單時,整個人都呆住了,上面赫然清清楚楚寫着“韓惠妍”三個字。這個世界真的有韓惠妍!但是,爲什麼只讀到了高二呢?韓惠妍抑制住自己心底的激動,仔仔細細地將鼠標緩緩往下滑動着,一個字也沒有漏過。終於,在最後幾行,她找到了一行字:“韓惠妍同學因病休學。”

因病?韓惠妍仔細回想了一下,但是絲毫沒有想起自己在高二那一年有什麼印象深刻的疾病,最多也就是小感冒,連住院也沒有過。看來,應該是和自己重生到家虎的身上有關吧。韓惠妍默默地關上了網頁,跳下了電腦桌,緩緩踱步到了陽臺上面。外面的天依舊湛藍着,有幾朵雲在天空變化着形狀,風也輕輕柔柔的,可是怎麼也安撫不了她那顆說不出什麼滋味的心:爲什麼查到了線索,反倒是比沒有查到還更失落呢?閉上眼睛,她覺得眼角都有些冰涼的溼意。

吹夠了風,韓惠妍轉頭,視線無意識地掃過客廳,看到一個東西的時候她的目光頓住了:電話。對了,這個世界既然有樸靜雅,也證實了有韓惠妍,那麼,還有手機這個東西不是嗎?

韓惠妍跳到了沙發扶手上,用兩隻前爪抱起了話筒,放到了一邊。她正想要撥號,放在數字鍵上的爪子頓了一下。最後,她像是下定決心一樣,按下了自己的號碼。不管現在在韓惠妍身體中的人是誰,她都要想辦法回去。如果不能回到13年自己的身體,至少也要回到這個世界自己的身體裏不是嗎?當按下最後一個數字鍵的時候,韓惠妍還是遲疑了一下,纔將耳朵湊到了聽筒旁邊。

“對不起,你所撥打的電話號碼是空號。”機械的女聲提醒着這個冰冷的事實。韓惠妍愣了一下,將電話掛上後,重新又撥了一次。這一次她一個個對準了數字鍵按下去,可是結果還是空號。韓惠妍兩隻爪子將話筒放回原位的時候,心裏的失落感和疑惑感更甚了:這個世界的韓惠妍,到底在高二的時候出了什麼事情?

既然自己以前的號碼不存在,那麼,樸靜雅的呢?韓惠妍想起樸靜雅現在正在懷孕,就撥的她家的電話號碼。這次通了!韓惠妍一隻前爪下意識地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屏住了呼吸,就連等待的嘟嘟聲她都覺得悅耳極了。

響了四五聲的樣子,電話被接了起來,樸靜雅的聲音通過電話線傳進了韓惠妍的耳朵裏:“你好。”韓惠妍眼裏瞬間溼潤了,兩隻爪子緊緊地捂住了自己的嘴,不敢發出一點兒聲音。

電話那頭的樸靜雅等了幾秒沒有聽見動靜,又說了好幾句你好,然後自言自語地道:“好奇怪,有人打了電話,結果又不說話。”她旁邊的人說了幾句話,樸靜雅似乎也應了一聲:“估計是打錯了吧。”

要掛電話了吧!韓惠妍此時眼裏已經滿眼是淚了,卻不敢發出一點兒聲音出來。就在她心裏以爲樸靜雅要掛電話的時候,忽然聽到了樸靜雅的一句問話:“慧妍,是你嗎?慧妍?”

是我,是我!韓惠妍的爪子死死捂住自己的嘴,一點兒聲音都不敢露出來。淚眼朦朧着,她只聽見樸靜雅低聲嘆了一口氣:“看樣子真的只是打錯電話了的。慧妍,你在哪兒呢?”

當電話的嘟嘟聲響起後,韓惠妍的眼淚奔涌而出。她默默地將話筒放回了原位,跳下了沙發,徑直走進了自己的小房子。她將自己的腦袋埋在了自己的小枕頭下面,終於哭出了聲來。她在這裏,她真的在這裏啊,可是,她回不去,她沒有辦法回去啊,她真的沒有辦法!這還是韓惠妍變成狗狗後第一次哭,從變成家虎到現在,她心裏的恐懼一點兒不比人少。不是沒有想過乾脆跳樓或者怎麼樣,看家虎掛掉後自己能不能回去。可是,她怕的就是,自己回不去了啊!那自己的爸媽要怎麼辦,靜雅他們又會怎麼樣?還有,權至龍又會有什麼反應。

這幾天韓惠妍的心情都不好。儘管她私心裏還想要再聽聽樸靜雅的聲音,但是她卻不敢打了。打錯一兩次還情有可原,就怕樸靜雅真的起疑心去查。自己現在是一隻狗,什麼都不能說。寫當然是可以的。可是聽樸靜雅那話,她也不知道“韓惠妍”在哪裏。那她怎麼寫呢?又有幾個人會相信,她居然重生到了一隻狗狗的身上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