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頓時三道煊赫的玄光,托舉著三樣物事。飛到了許陽面前的虛空中,緩緩漂浮。

第一件,是一面巨大的青銅牆壁,上面鏤刻著一道道不斷變幻的人影,施展出各種玄奧繁複的玄術攻擊手段,令人嘆為觀止。

第二件。是一卷古樸的竹簡,上面蕩漾著滄桑古老的文道氣息。

第三件,則是一座黃金巨柱,本來極小,但在出手之後,變得足有萬丈高,一條栩栩如生的金色長龍,盤踞在巨柱之上,緩緩遊動。

這三件物事。分別是蒼族的百戰圖錄、太學院的浩然經,以及盤龍院的盤龍金柱!都是鎮宗級別的玄奧功法,修玄者只要在其中一門功法上有所成就,就可以傲視同儕,在修玄界佔有一席之地。

「多謝三位宗主成全,不知晚輩可以開始了么?」許陽略一拱手問道。

「且慢,」那亮金色光影中,一個斗笠人開口了。正是蒼族之主,「在此之前。需要由我等檢測一番,確保你沒有攜帶留影石一類的東西入內。」

許陽聳聳肩,將肩頭的肥球取下,遞給了身後的厲陽,同時將儲物戒指,也一併遞了過去:「現在可以了么?」

一股玄力波動。掃過許陽的身軀。在許陽背後的血飲劍、左臂上的青銅板處,略略一轉,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亮金色光影中,戴著斗笠的蒼族之主點頭:「好了,你可以開始!」

許陽略微鬆了一口氣。隨即盤膝坐在了百戰圖錄、浩然經和盤龍金柱之前。

三名世尊將許陽、這三件寶物,以一方巨大的護罩給罩住,任何人的視線,都無法窺視入內,除了這三位世尊本人。

「青銅板,該幹活了。」許陽眉心之中,一道晦澀的心神波動泛出,和青銅板溝通。

在無人察覺的情況下,青銅板上開始有符號變幻,同時將三門鎮宗級的功法,錄入其中。

雖然許陽沒有攜帶留影石,但他有比留影石更強百倍的青銅板。要知道三門鎮宗功法,攜帶的信息量極為龐大,就算是留影石也不可能承載得住。但青銅板可以,這來歷不明的神秘板磚,連仙訣都能記錄,更何況鎮宗功法。

「這小子倒是很沉穩。」

「不錯,一般人在三門鎮宗功法之前,很難這麼冷靜地推演。」

三位世尊級的宗主,都在傳音交流,盯視著端坐護罩之中的許陽。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很快就到了第二天。按照約定,許陽只能參閱兩天時間,過期之後就不再有機會參詳。

隨著時間的推移,三位世尊漸漸覺得不對勁了。

「奇怪,我蒼族的百戰圖錄,乃是戰鬥玄術之集大成,必須要身心合一,做出種種玄術動作,才能一一驗證!為何這小子一直都沒有動彈過?」蒼族之主皺眉說道。

「這小子翻書倒是快極,我太學院的浩然經,他居然一目十行,只花了三個時辰就翻完了?他哪裡能明白其中的微言大義?恐怕連字面含義,都沒有讀懂吧!」太學院主同樣蹙眉。

「別管這麼多了,反正時間已經快到了,到時候我們立刻取回鎮宗功法。」盤龍院主也是看不懂許陽的行動,只能如此說道。


其實,坐在光罩中的許陽,哪裡是在參悟功法?他只不過在隨意瀏覽,真正在工作的,是他左臂上捆縛的青銅板。

以青銅板的速度,早在一天之內,就已經將三門鎮宗功法,全部記錄下來了。接下來的時間,不過是做做樣子而已。

「好,時間到!」

轉眼第二天也過去了,三大世尊強者,同時伸出手來。青銅牆壁縮小,浩然書簡卷作一團,盤龍金柱也拔地而起,各自落入三大世尊的手中。

許陽睜開眼睛,茫然說道:「這……這就結束了,時間到了嗎?」

三大世尊看著都想笑,不過他們的養氣功夫很高,終究克制住了笑意。

「兩天時間已經到了,許陽。接下來,就該你踐行諾言,前往枯榮界攪亂空間規則了。」

盤龍院主淡淡說道:「許陽,我已經提醒過你貪多嚼不爛的道理,你非要同時參悟三門功法……算了,不必多說,希望你有所收穫。只要枯榮界的任務圓滿完成,我可以做主,讓你再參悟盤龍金柱三天時間。」

許陽搖搖頭笑道:「多謝盤龍院主,不過許陽不是不知進退之人,有這番際遇已經非常滿足了。」(未完待續。。)

ps:今天只有四更了。十分抱歉,因為小亞最近睡眠不規律,導致頭暈、胸悶等諸多癥狀,深感必須調整作息時間。大家放心,這一更會補上的。3/27 「此間事已了,希望你能遵守諾言,成功完成枯榮界的任務。」盤龍院主深深地看了許陽一眼,隨即三大世尊宗主,化作三道玄光,消失在原地,顯然是穿梭空間離去。

「恭送三位盟主!」正氣盟的諸位玄者,一齊高呼,再次跪伏在地。

「許兄,你如今已經得償所願,那麼不知道枯榮界之行,何時開始?」陸遊開口問道。

其他的聯軍首腦,也同樣看了過來,眼中充滿了希冀。

許陽淡淡說道:「諸位放心,我許陽絕非言而無信的小人。即日起我便啟程,前往崑崙山脈。」

枯榮界的空間入口,就在崑崙山脈上方的高天之上。


這空間入口,一向是由崑崙仙宗把持。不過許陽現在也不需要崑崙仙宗打開入口,他只要靠近了崑崙山脈之後,便可以用枯榮界的控制印訣,進入枯榮界中。

「那就預祝許兄馬到功成,為聯軍立下大功!」葉傷和陸遊一齊說道。

許陽隨即與各位帝宗長老、弟子們告辭。他這次以斗獸銅環,救下了許多帝宗門人的性命,讓數萬帝宗的外門弟子,都對他異常感激。聽聞許陽要去枯榮界執行危險的任務,頓時下方的空地上,幾乎所有的帝宗門人,都向這個年輕的長老拜倒,祝願他化險為夷,早日平安歸來。

許陽踏上了歸程。他先是乘坐域門,前往帝宗的接天峰,然後再從接天峰乘坐域門,前往中土西側的崑崙山脈。

即便有域門的協助,這段遙遠的距離,依舊消耗了許陽一個多月的時間。而這一個月中。三方聯軍接連潰敗。

這段時間的戰鬥,底層的修玄者,已經失去了作用。對於天策盟來說,他們在底層修玄者陣法對轟中處於劣勢,不如直接派遣經過枯榮界加持的玄皇高手沖陣破敵。而對於三方聯軍來說,合擊陣法在敗退的時候。想要撤離都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難免會被大批大批地屠殺。

所以,僅僅兩次交鋒之後,雙方就遣回了底層修玄者組成的合擊陣法,以免這些弱小的門人弟子傷亡過重。

在擁有加持力量的敵方玄皇面前,聯軍玄皇強者們很難對抗,唯有依靠防禦陣法之力苦苦支撐。而一旦防禦陣法被破掉,他們也唯有逃跑一途。

天策盟收復失地,那些被正氣盟佔領過程中扶植起來的城主、宗派。又難免遭遇一次大清洗,血流遍地。

雍皇宮。

「陛下,這是最新的戰報,我們天策盟的王道之師,已經打到了滕王山脈!」腳步聲響起,新晉忠王顏弘毅,大步走進雍皇宮,向雍皇稟報道。

雍皇緊閉的眼眸緩緩睜開:「打到滕王山了?很好……越過滕王山。我大雍的國土,就全部收復了……」

「是啊陛下。那三方聯軍又如何?一共五大勢力圍攻我們,照樣被我們擊潰!經過此次戰爭,相信中洲各大宗門、古族,都不敢再小覷我等!」顏弘毅說道。

顏弘毅如今可謂春風得意,不僅被聖人傳功,硬生生提升到了玄皇後期。還被破格擢升為忠王。儘管他實力不算強,但卻是雍皇陛下面前的紅人!忠王府門前,日日門庭若市,都是來來往往,拉關係送禮物的人。好不熱鬧。

「哼……滕王山脈,收復失地,這並不是朕的目標。朕希望看到的,是揮師東進,奪下東野三千國的真正統轄之權!」

「陛下寬心,那東野三千國,沒有什麼值得一提的勢力,他們都是依附於蒼族、盤龍院和太學院的僕從之國罷了。正氣盟一倒,他們就沒了憑藉,當然要歸順皇朝。」

顏弘毅揣摩雍皇的心理,繼續說道:「這一次戰爭,不僅是奪取三千僕從國,就連盤龍院、太學院,甚至是蒼族,都會成為歷史。我大雍皇朝天策盟,將通過這次大勝,警告諸如帝宗、劍府等不安分的勢力。」

雍皇搖頭說道:「弘毅啊,你眼界還是太低,不了解十大宗門的底蘊!」

無視顏弘毅迷惑不解的眼神,雍皇閉上眼睛,緩緩說道:「僅靠玄皇強者帶隊,想要滅掉正氣盟,那不可能,哪怕是有著枯榮界的加持也不可能。正氣盟的世尊、聖人級數的高手,你當他們不存在么?」

「陛下您這句話,倒是真的讓弘毅迷惑。前段日子,聯軍打到了洛河,逼近雍都,您和兩位護國親王,甚至是聖祖他老人家,都絲毫沒有出手的意思。而現在,我們將聯軍死死壓制,每次戰役聯軍幾乎都要死掉一兩位玄皇高手,可聯軍的世尊級以上強者,也都沒有動手!這是為何?」

「這些事情,你本來沒必要知道,」雍皇搖頭說道,「世尊級,和世尊以上的力量,在天玄世界屬於禁忌之力,輕易不得出手,否則很可能遭到制裁。」

「制裁?」顏弘毅蹙眉,「誰能制裁得了陛下和聖祖?」

「這只是流傳在聖人之間的傳說而已,但數萬年來,從未有聖人、世尊逾越這一規矩,便可見一二,」雍皇皺著眉頭說道,「據說,帝宗失蹤的聖人老祖,便是受到了制裁,以至於神智昏亂,不知所蹤。」

「嘶……」顏弘毅倒抽了一口冷氣。帝宗的聖祖,已經消失了數百年,在顏弘毅出生之前,帝宗聖人已經成了一個傳說。

「陛下,以臣之見,這倒是一件好事,」顏弘毅謹慎說道,「現在只有玄皇作為巔峰戰力,世尊、聖人都不能出手,反而是方便了我們天策盟。若是聖人和世尊都能出手的話,聯軍的數量遠超我方,那時候我們未必能佔據優勢啊。」

「不錯……所以,就要一步步緊逼下去,我倒要看看……聯軍的世尊級強者,乃至聖人老祖,會不會冒著被制裁的危險,出手滅殺我天策盟大軍?」雍皇眼眸中,有著一抹陰狠的光芒。

顏弘毅打了個寒顫,雍皇這番話,顯示出他根本就沒把天策盟大軍的死活放在心上。(未完待續。。) 「小玄子,你為什麼對正氣盟三家的鎮宗功法,這麼上心?」

在許陽向域門飛行的途中,青銅板發出了微微的震顫,詢問道。

「我主修的是玄天八景經,但是一開始只有殘卷,後來機緣巧合,才得到了玄天八景經的總綱,」許陽認真地說道,「然而只有總綱,沒有細則,我便只能通過推演,來算出每一個境界的修行之法。玄王境界,我悟出了九重天宮的修行之法,取代了玄王初期、中期等等通用的修鍊境界。而玄皇境界,應該怎樣修鍊,還沒有一個完善的構想。所以,我要儘力收集各大宗門的鎮宗功法,從中汲取營養,參悟推算出屬於我自己的道路。」

「嘿……不愧是小玄子,前世、今生,都是一樣驚采絕艷,而且對自己信心十足,」青銅板打出了一個笑臉,「那枚得自帝宗寶庫的神秘鐵片,其中的內容已經解析出來,你要不要看一看?」

「當然要看。」許陽來了精神。他召喚出肥球,令其身軀變大,承載自己飛行。

許陽盤膝坐在了肥球的腦門上,同時將青銅板平放在膝蓋上。

「那神秘鐵片之中,是什麼法門?」許陽好奇問道。

「是一種心神力量的運用之法,」青銅板打字說,「這種法門,十分霸道,應該是蠻荒時代流傳下來的心神攻擊之術。」

青銅板上,隨即浮現出了一行行文字和圖畫。

青銅板的解讀,堪稱修鍊的無價之寶。很多功法,人們往往是學而不知其意,才導致難以悟通。而青銅板,則會以最淺顯的形式。圖文並茂,將功法的修鍊途徑標明。

「多謝你了。」許陽由衷地說道。

「嘿嘿,不必謝我,反正那鐵片已經被我吃掉了,送你功法的修鍊途徑,就當是補償你了。」青銅板邊緣。打出了一行小字,末尾還綴著一個很賤的笑臉。

那神秘鐵片,肯定不是普通的鐵質,能被青銅板看中,它至少不比聖料差。想想也對,就連帝宗之主,都無法損毀這鐵片,足以見它的材質特殊。

不過就算材質再特異,許陽現在也用不上。反而鐵片上承載的功法信息。才是他最需要的,所以說,青銅板和許陽,可謂是互惠互利。

「這種心神攻擊的法門,似乎分成了三重境界。第一重,心神震爆,可以用心神力量衝擊敵人的識海,使敵人出現暫時性的失神狀態。以輔助攻擊;第二重,心靈尖刺。以心神力量凝實,化作銳利針刺,刺穿敵人的識海靈台,使其變成白痴,失去思維能力;第三重,心靈轉化。可以強行控制敵人的心神,將其轉化,為我所用……」


許陽看到青銅板上浮現出的功法介紹,心中頗為激動。

許陽現在玄力攻擊之術,除了壓箱底的聖階劍術之外。還通過至尊神鼎的極致推算能力,得出了許多威力強橫的天階玄術,比如真武七截劍術等,可以說並不缺攻擊敵人**的玄術。

但是在心神攻擊方面,許陽只會【大夢三曲】,還因為他不通音律,施展出來的威能大打折扣。

現在有了這種心神攻擊的法門,許陽的這一空缺,無疑就被填補上了。最重要的是,現在的修玄界,很少有錘鍊心神、構築心神防禦,或者是心神攻擊一類的玄術,許陽有了這玄術,往往能收到攻擊不備、出其不意的奇效。

「這種心神玄術,可有什麼名目?」許陽問道。

「唔,它本名似乎叫做『奪心之術』,是蠻荒時代,魂族的強者創造的法門。」青銅板打字說道。

「好,那我在前往枯榮界之前,就好好修鍊者奪心之術!」許陽下定了決心,「多一門技藝傍身,也就多一點存活的把握。」

「小玄子,前往枯榮界,真的有你說的那麼危險?」青銅板有些不相信,「我記得你從枯榮界出來的時候,也沒有驚動沈夜吧?難道這次前去,就會將他給惹出來?」

「說不準的,」許陽苦笑道,「必須做好萬一的準備……上次我只是利用枯榮界的控制印訣,逃出來罷了,對枯榮界本身,並沒有什麼影響。但是這一次,我是去搞破壞的,必須攪亂枯榮界的空間規則!這樣的話,沈夜作為枯榮界之主,怎麼可能察覺不到?」

上一次,許陽只是從枯榮界中逃離,相當於小偷小摸。而這一次,許陽就要化身盜匪,在別人家裡大肆打砸搶,沈夜作為枯榮界主人,如果還發現不了的話,就太過名不副實了。

「就算惹出了沈夜,以你現今的實力,難道還勝不過他?」青銅板打字道,「實在不行,直接祭出聖劍給他一下子,我就不信他能好到哪裡去。」

「沈夜雖然境界不如我,但畢竟是枯榮界主,而此次戰鬥的主場,就是枯榮界內部!這就好比在一個玄王高手的領域範圍內作戰,對方是主宰者,根本難以言勝!對付玄王高手,還能擊破對方的領域,但對付沈夜,我難道要擊破整個枯榮界?根本就不可能。不過好就好在,沈夜並非枯榮仙人本身,而是轉世真靈,在控制上就差了一籌;另外,我所擁有的枯榮界控制印訣,應該也能起到一點作用。」

許陽說到了這裡,皺著眉頭繼續說道:「而且,我隱隱約約有所感覺,這次行動,擊敗沈夜並非最好的結果,這心神攻擊法門的作用,或許比我想象中更有價值,它是我此次逃生的關鍵!」

「人類的直覺,真的難以理解,」青銅板打字道,「小玄子你上一世,也有過很多次,憑藉直覺行事,結果總是能化險為夷,在一路死敵中,硬生生為人族打拚出了一個十萬載盛世。那麼這一世,我便也相信你好了。反正我只是一個看客而已。」

接下來,許陽便乘坐肥球,一邊趕路,一邊陷入了艱苦的修鍊之中。(未完待續。。)

ps:連發!抱歉傳晚了 1154

奪心之術,第一重修鍊,需要玄皇級的心神力量,這是對心神力量渾厚程度方面的要求。

第一重「心神震爆」,就是以強橫的心神力量,震擊敵人的識海,使其短時間內失神。打個比方,有一道光極玄術,名叫「眩光」,是在極短的時間內爆發出極強烈的熾光,使敵人雙目暫時失明的手段,這「心神震爆」的作用,大體與其類似。

不過「心神震爆」,比起「眩光」之類的惑目玄術,要厲害得多。戰鬥經驗豐富的玄者,就算中了「眩光」玄術,照樣可以閉上眼睛,以靈覺感應敵手的行蹤,同時應對敵人攻擊,以待自身視力恢復。

而「心神震爆」,卻讓中招者在一瞬間,失去所有的反抗能力!

許陽又有短時間內爆發能力極強的大地之拳,配合心神震爆,效果絕對會很強大,往往會讓敵人連防禦都沒來得及做出,就已經重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