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額••••”

“好了!”

舒炎稍微板過臉來,制止了夜苒,果然,夜苒竟然變得極爲順從,恨恨的閉上了嘴巴。

“麻煩木長老了!”

舒炎讓夜苒獨自回到小院之中,隨着木離一起前往執法團大殿。

舒炎在天風戰場之中見過趙無極過後,又在天風戰場之中找到了虎子,同虎子一起返回東殿之中。在距離東殿五十餘里的大山之中安頓了虎子。他實力還不夠,茫然帶虎子回來,可能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隨着木離一路上說說笑笑,將自己近段時間的遭遇,能夠說的他一句都沒有隱瞞。

穿過演武場,在衆多執法團弟子異樣的眼光之中,舒炎同木離一同進入大殿之中。

很快,便在偏殿之上看見了裘長老。裘長老正端坐在書桌之後,閉目養神。

“裘長老,舒炎來了!”木離先行說話。

“舒炎見過裘長老!”

“恩!回來就好!”裘長老緩緩的張開眼睛,看向舒炎的目光之中也不乏期許的態度。

“你這段時間的所作所爲我也有所耳聞,至於其他的我不知道的,你也不用給我多說,每個人都有祕密,你也不用擔心執法團我們會打探你的祕密。”

“謝謝長老!”舒炎再次躬身,裘長老的話,也算是打消了舒炎心中的一些疑慮,畢竟上古妖獸遺骸出自他的手中,若是其他宗派,說不定還真的要舒炎全部充公。

“你不必謝我!你的一切已經證明了你的實力。”

“長老!”舒炎上前一步,從戒指中取出一個木箱,木箱之中正是鄭河和邙山道人的頭顱。看到兩位戰王頭顱之時,木離依舊一陣驚歎。

雖然這些人都不是舒炎憑藉修爲殺死,可全都是死於舒炎的計謀之下。

戰王!那可是戰王!就連木離都不能夠戰勝的存在。

“很好!你果然沒有辜負我們對你的希望!”

“不過,你自己也要知道輕重守住這個事情,就當做是一個祕密,邙山道人就算了,但鄭河牽涉甚廣,也不想因爲鄭河而激怒劍閣!”

“是!弟子明白!”舒炎拱手,表示自己知道。

“讓你來,就是對你最近行爲的一個總結,總體來說你表現非常不錯,大大超過了我們的預期。三殿主也下了命令,執法團之中的許多資源你都可以利用。作爲重點培養的人。同時,因爲你超過年齡的成熟表現,三殿主也讓我給你一個職位。”

“你現在的實力怎樣?”

舒炎思襯一番,將不能說的龍化祕密隱去,他暗自估算,纔開口說道,“弟子現在雖然是八段戰師的修爲,但最近境界有所鬆動,不久就可以到達九段戰師,至於實力,中段大戰師應該能夠勉力一戰,結果不好說!”

“啥?”真正聽到這些的時候,木離再次驚訝,舒炎纔來東殿多久?上一次還是中段戰師的修爲,現在就能夠硬抗大戰師了?按照他的語氣,只怕是低段大戰師已經不足掛齒!

“長老不必驚訝,弟子每句話皆屬事實!”


木離心中一抽,苦澀不已,昔日還是一個高級戰士,現如今卻和自己的實力相去不多,不禁讓他懷疑,究竟是舒炎太聰明太有天賦,還是他們這些老頭太過於愚蠢。

裘長老卻並不驚奇,一切似乎在他的意料之中。

“既然如此。我就安排你作爲木長老的副手怎麼樣?我稍後就讓人通知下去,等你一切安排妥當之後就到執法團特級修煉室去好好修煉,爭取早日到達巔峯戰師,也給我們執法團爭爭光!”

“全憑長老安排!”

就這樣,舒炎陰謀殺害兩大戰王雖然不得公開,但卻讓舒炎的地位在執法團之中大大的提升了一截。至少在弟子當中,舒炎顯得特別不同!

回到小院之中,又和夜苒嘮叨一會兒,吃過飯,早早的睡下,也算是極爲不易的解解自己的乏! 回到東殿的第二日,依舊沒有按照裘長老說的去當木離的副手。


而是主動找到木離,希望木離可以儘快安排他修煉的事情。木離也義不容辭,匆匆離開,不足一刻鐘又匆匆趕回來,將舒炎帶到執法團範圍深處。

“這裏的盡頭就是執法團內部的特級修煉室,因爲資源有限,所以不能夠供用大部分弟子修煉,數量只是在十間左右,本來我以爲你要過上一段時間才用得上,畢竟你修爲的提升速度太過於快捷,昨日也沒急着向裘長老多提,倒是今天你說的時候我去問,原來裘長老早就安排好了。”

木離一邊走,一邊給舒炎說明情況,做這些事情他倒是樂意,畢竟他自己的天賦有限,知道在武道一途恐怕難有什麼精進,但他發掘的舒炎可不一樣,假以時日,說不得舒炎能夠成爲東殿最強的年輕人,甚至是無間煉獄最強的年輕人。

“只有十間,那衆多優秀弟子怎麼辦?”舒炎皺皺眉頭,他已經處於修煉的關鍵時期,馬上就要進入巔峯戰師的行列,他可不想在關鍵時候被人從修煉室之中打發出來。

“這個麗不必擔心,特級修煉室平時都是一些長老來修煉,而且,就算是我們這些長老,每個月在裏面修煉的時間都有限,反而是你們這些執法團年輕人,這些都是三殿主下過命令的。畢竟年輕人才是未來。所以說你完全不用擔心!”木離看出舒炎的擔憂,急忙解惑。

“好了!前面那一棟樓就是,裏面只有一個守門的長老,你進去報上自己的姓名,他會給你安排的。”

木離停在原地,將舒炎送走之後才轉身離開。

舒炎則是踏步進入小樓之中。


三層的石樓同執法團一貫的風格一樣,都是灰色調,死氣沉沉,到處透漏出紀律與**。

特級修煉室,舒炎領到房間號過後,在二樓最邊上的一個房間之中。舒炎推開石門進入其中,石門之後,只是一間普通房間,房間並不大,只是簡單的一團蒲團,四周牆壁光滑潔淨,唯一不同的是,這裏的修煉室靈氣異常的充沛,靈氣的濃度甚至可以達到外界的十倍以上,甚至更多。


要知道,東殿所在的山門,本身就因爲大陣的緣故,比一般的地帶靈氣要濃厚不少,而這特級修煉室之中,竟然恐怖到如此地步。

舒炎踏步其中,愈加驚駭,他的聚靈陣可以聚靈,但是絕對達不到如此範圍和如此濃度,看空氣當中的靈氣幾乎要成爲液態的狀態,不用懷疑,舒炎幾乎可以肯定,只要給他一段時間,他衝擊巔峯戰師絕對不成問題,甚至,時間久一點,就算是大戰師也不是不可能!

“這種好地方,何愁不能夠修煉成功啊!”舒炎心中感嘆一聲,遂不再打量四周,而是安安穩穩的在蒲團上坐了下來。

東殿執法團對他的待遇如此之好,舒炎不是不知道原因。無非便是想要全力培養自己,來打破執法團第一高手同東殿第一高手蘭歌笑之間的平衡,從而爲執法團爭取到更多的利益。舒炎不願意被人當槍使,但這一次卻是雙贏的局面。

大家都是互利互惠,所以不論是舒炎還是裘長老都表現得盡心盡力,況且舒炎本身也值得他們培養。

進入修煉室之中,舒炎便快速的進入了修煉狀態。舒炎本身的修爲之前一直停留在八段戰師之中,按照道理來說,舒炎本身的進步速度就引進足夠快,不至於再次加快,而且龍珠對於舒炎的改造來說,已經沒有多餘的靈氣了,龍珠現在僅僅是控制舒炎龍化的一個關鍵東西而已。

舒炎曾經不止一次的詢問過天龍王是不是自己的身體或者體質有問題的原因,天龍王都是三言兩語敷衍過去,甚至有些時候會板着臉告訴舒炎,這是一個大祕密,只是他還不到知道的時候。

天龍王不會害了舒炎,所以舒炎也只有作罷。

不過,總體來說,這並不是什麼壞事。

天龍功法配合着進展超快的戰氣修爲,加上大血龍九式的特殊戰技,舒炎就已經有了越過好幾段挑戰的資本,就算是高上許多的敵人,生死瞬間舒炎都還可以利用龍化之力,龍化之力配合血龍九式,舒炎現在的戰鬥力至少也在高段大戰師之列。雖然不見得能夠擊敗巔峯大戰師,但想要在大戰師手下逃命太容易了。

只要不是戰王出手,可以說,現在的舒炎,根本不會受到任何的傷害,即使是木離!

這也是舒炎答應裘長老成爲東殿執法團木離副手的原因,他現在有足夠的信心和實力來統領手下的弟子。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沉浸在修煉之中的舒炎,周圍的靈氣越來越濃厚,舒炎的身體就猶如一團漩渦一般,吸引着周圍靈氣的進入,體內龍噬形成的龍形吞噬之力,快速的吞噬着周圍一切的力量。

靈氣不斷的涌入,在舒炎的體內快速的壯大。舒炎的實力也在急速飆升之中。

終於,實力的增長,加上舒炎腦海之中不斷得出的最近的感悟,心中突然如同明鏡一般,照亮整個頭腦。

“轟!”

只覺得身體之中傳來一股巨大的力道,外界靈氣如同開閘洪水,源源不斷的瞬間進入到舒炎的的體內。

好在舒炎的經脈經過改造異常的寬大堅韌,扛下來一波又一波的衝擊之力。

“小子,不用多想,想不想玩點瘋狂的?”天龍王的聲音突然從舒炎的腦海之中響起。

“什麼?”舒炎大駭,差一點關鍵時候走火入魔。天龍王已經多日不現身,可是,最近天龍王的語氣越來越急,似乎總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提升自己的實力,雖然天龍王沒有明說,但舒炎總是感覺有什麼事情發生。

“難道你小子不想快速提升實力?”

“想是想?不過,危險只怕不低!”

“難道你還怕危險?或者說,你認爲你還有什麼放不下的?”天龍王每每這個時候都要激怒舒炎一番,舒炎知道天龍王是激將法,但往往這一招卻是最管用的方法。

爲了天龍王,爲了自己,爲了諸葛毅豪,甚至是爲了蘇夢潔,舒炎都沒有任何理由來拒絕這一份誘惑!

“好吧!你說!”

“聽着,將你戒指之中的上古遺骸取出來少許,再將鄭河戒指當中最好的靈藥拿出來•••”

••••••

“轟!”

“什麼事情?”守衛長老一聲大喝,身形快速出現在舒炎修煉房間之外。

周圍其他修煉室之中的修煉者也出現在其中,包括執法團年輕第一高手斬天都出現在門口,靜靜的看着舒炎的房門。

修煉室之中隔音效果極好,一般不會發出如此大的聲音影響其他的人修煉,但偏偏此刻這個房間就傳出如此聲響。

房門被靜靜推開,一身衣物早已經破爛不堪,身上也浸出不少鮮血。眼神萎靡,看到長老的一瞬間,舒炎突然倒地。

•••••• 舒炎修煉受傷,這個消息在東殿執法團之中不脛而走。

許多人都知道舒炎是東殿執法團之中重點培養的人才之一,雖然舒炎並沒有過多的出現在東殿之中,甚至說,舒炎對於東殿很多人來說都是神祕異常的存在。但當日舒炎在升榜之戰上面表現出來的瘋狂行爲早就已經引起了許多人的注意。

一時間關於舒炎如何受傷的事情,在東殿之中也引起不小的風波。

修煉宗派就是這樣,修煉一途本身就是枯燥無味的,很多弟子都喜歡用這些小道消息來消遣自己的時光。有人說是執法團第一高手斬天動的手腳,有人說這是大長老手下某個長老下得暗手,也有人說這是舒瘋子自己修煉造成的後果。

不過,不論是哪種情況。

似乎舒炎修煉受了重傷是不爭的事實。

可事實情況是什麼,沒有人知道,除了舒炎自己。

舒炎受傷昏迷,被木離送回到小院之中,兩天過後舒炎就已經清醒。

醒來過後,無論對於誰,包括裘長老木長老和夜苒,舒炎對於自己受傷的事情都隻字未提,表現非常的平靜,修爲也在九段戰師的巔峯,彷彿受傷一事,根本沒有發生到舒炎身上一般。

接下來的日子似乎也平靜了下來,舒炎在裘長老親自出面以及木離的力挺之下,成功成爲木離的副手,手下也和木離一起管理着不少的執法團弟子。

平日時間,不少的弟子都能夠看到舒炎帶領着一小隊執法團弟子在東殿之中游走執法,雖然也偶爾碰得到作奸犯科打架鬥毆的事件,但舒炎自己卻極少時間出手。


除卻這個時間,也能夠看到舒炎同夜苒一起,經常出現在藏經閣的路上,兩個人有說有笑,不少弟子都在打探貌美如花的夜苒身份,但卻如同和舒炎一般,很少有人知道其中的具體情況。

時間就如同指間沙,一不注意,就悄悄溜走很多。

舒炎回到東殿之中已經將近一個月的時間。

東殿的在一次升榜之戰就在眼前。

不少執法團弟子都在暗自期待舒炎的這個號稱舒瘋子的表現,畢竟上一次舒炎的瘋狂行爲已經驚動太多人,還有很多人都想要在升榜之戰上打敗舒炎,以此來彰顯自己的實力。

但不知爲何原因,一個消息傳來,衆人大失所望。

據執法團弟子所說,執法團舒瘋子,在升榜之戰開始前的兩天,同木離率領的手下一起,離開了東殿,在外面執行任務去了。

雖然很多執法團弟子覺得失望,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舒炎也是執法團的人,再大的事情,執法團都要服從命令爲先,執行任務錯過升榜之戰的人也不止舒炎一個。

當然,這些都並不是舒炎的故意安排,當日他受傷也確實是真實情況,接下來的接受副手一職也是真實情況,就連現在同木離一起執行任務也都是真實情況。至於錯過升榜之戰,原因有兩個。

其一便是因爲,執法團需要執行一個任務,而這個任務發生的區域正是舒炎和木離都異常熟悉的地方,舒炎最初成長的地方,黑雲壇和烈陽壇的邊緣地帶。這一帶舒炎異常熟悉,加上木離和這兩個分壇也算是熟悉,所以,順水推舟之下,就讓舒炎和木離帶隊出來。

當然,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舒炎是執法團之中培養絕頂人才,不到最關鍵最有把握的時候,裘長老和三殿主這種精明的人,怎麼可能將舒炎放出去戰鬥,過早的透露出自己的實力!

所以,以上兩個原因,舒炎也理解,也就同木離一起來到東部幾個分壇執行任務。

升榜之戰對於他來說,現在也是可有可無,畢竟最初參加升榜之戰就是爲了要爭取更多的培養機會,通過天風戰場一行,他已經得到了這種認可,所以東殿之中的升榜之戰舒炎並不會很在意。至少,他在地榜之中的爭鬥還不是很在意。

他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在一個特定的時間,一個成熟的機會,攀登上東殿天榜第一名就算是完成了任務。

但捫心自問,舒炎自己也認爲他自己現在不具備這種實力。或者說, 馭夫手冊:隔壁奸臣滾邊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