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顏漠點頭,幽幽道:「好喝,非常好喝,五星級酒店就連贈送的茶都那麼好喝……」

不對,很不對勁……

敵人居然問茶好不好喝?

茶里有什麼?

遠處一個人慢悠悠的走過來,笑道:「好巧,顏漠小姐,我們又見面了。」

不巧。

是你在堵我!

一點也不巧!

來者不善,撤。

「不好意思我還有衣服沒有收起來,我先走了再見!」顏漠剛打算走,就聽到高實在後面幽幽道:「絕對命令,回頭。」 「不好意思我還有衣服沒有收起來,我先走了再見!」顏漠剛打算走,就聽到高實在後面幽幽道:「絕對命令,回頭。」

顏漠:「……」

絕對命令什麼鬼?

絕對命令不是擁有不死之血的人對於喝下其鮮血的傀儡下達的命令嗎?

你敢天長,我必地久 顏漠身體不受控制的回頭。

回頭的那一瞬間,完了!完了!

她無法帶領殭屍大軍對抗高實的傀儡大軍了!

男神,約不約 因為她也是高實的傀儡了!

看來以後她要和另一隻傀儡丁青友好相處了……

媽啊!這麼倒霉!

阿羅輕笑道:「我還以為你升級了,戒心會有一點呢,但是你想也沒想就喝了那茶,倒是讓我有點意外。」

「不好意思,讓你賤笑了。」顏漠對阿羅說,又轉頭問高實,「茶里有你的血?」

「是的。」高實道。

「來,把你的神之右眼以及無上巫力給我,哦,對了,還有屍王璽。」高實笑著說。

顏漠:……

升個毛線的級啊!!現在為他人做嫁衣!

原來她升級就是為了讓大boss變得更厲害嗎?

這時候快來個人阻止他一下啊!

然而並沒有……

當右眼剝離眼眶的時候,顏漠覺得錐心的疼。

為什麼一直以來都是這種結果呢?

明明很努力,明明很認真……

但是別人卻輕而易舉的把自己的努力化為灰燼。

不屬於自己的東西,自己強求也是沒用的吧。

屍王璽落到高實手中,高手手一揮,頓時,月夜之下,黑影之中無數生物慢慢浮出,黑壓壓,數以千計,數以萬計。

契約剩女 殭屍……

他們有著酷似人的面貌,卻大部分只能生活在月光下,他們兇殘,沒用人性,因為他們不是人。

高實端詳著屍王璽,道:「很有用,果然是上一代屍王,即使身死還能有這等威懾力,能讓所有殭屍絕對臣服。」

阿羅看看顏漠,問:「她怎麼處理?」

「殺了。已經沒有用了。」

如嬌是妻:貪歡總裁不放手 「不,我有一個更妙的想法,殺了她,我們的王,阿離肯定要來找我們尋仇,那不如用她殺了阿離。阿離死了,那具跟你擁有同樣血統的身體剛好可以為你所用,你在也不用頻繁換身體了。」阿羅淡淡道。

顏漠心中一酸,道:「高實,他是你兒子,不管你願不願意承認。」

高實淡淡反問:「是又怎麼樣?」

顏漠一愣。

是又怎麼樣?

胸口突然湧現一股沉重的令人喘不過來氣的悲傷。

不為自己,為的是小顏巴。

父親不認,母親死了,他自己真的成為孤家寡人了,以後顏漠要是也死了,他該怎麼辦啊?他能怎麼辦啊。

顏漠眼中露出一股複雜神色,道:「他其實很好了,不死之國的覆滅不是他的錯,你妹妹的死亡也不是他的錯,他的出生也不是他的錯。他人很好的。」

高實嘆息一聲,道:「我們誰不好啊,誰都是努力的活著,我有我活下去的動力,我們都是想活下去。」

「那是你兒子的身體,你怎麼忍心奪取?」

高實說:「我的心很小,只能裝得下月奴和阿默。我們三個才是一家。他只是一個錯。多說無益,你也不懂什麼是愛情。 夫君系統我在古代當女君 絕對命令,去林家取到月華劍。然後去我的洞府復命。」

顏漠愣了一下,問:「月華劍做什麼?」

「只有月華劍的戾氣才能逼出不死王原本的神魂,這樣軀體才能為我所用。當然,我擔心你整出什麼幺蛾子,我會派客串小丑和老伯跟蹤你的,可別耍花樣。」

顏漠不受控制,一步一步往林家走。

她說:「借月華劍。」

林晉楓眼也沒抬,直接把月華劍扔給她,道:「用完記得還回來。」

林靜怡看了看顏漠,詭異的笑了,給小顏巴發了簡訊。

林:小顏巴醬~今天顏漠來找我們了,看起來她心情很不好喲~

顏:發生了什麼?

林:不知道,估計是糾結什麼東西吧。

顏:她往哪裡去了,我去找她。

林:嘿嘿嘿,她來借月華劍,我剛才把一個定位儀塞進去了,我把她的實時位置發給你。

顏:多謝

林:不客氣,另外,我想說我一直站在你這邊的哦!

顏:多謝!

顏漠:「……」太草率了,要不要問問她想做什麼啊?是不是醞釀什麼大陰謀啊?

然後並沒有,她就這麼說了,然後人家給了,然後她執行完借月華劍的命令之後暫得一小會兒的自由。

自由來之不易,顏漠立刻給自己再次注射了一支貝塔抑製劑!

原本這支貝塔抑製劑是給丁青準備的,它可以讓不死之血失去不死之外的所有效果,而且無論法力多麼強的人注射了都會變成普通人。

但是變成普通人也好,只要不受他的控制就好。

只要她不是幫凶就好。

顏漠拿著月華劍走在山路上。

客串小丑說:「你的狀態有點不對啊。」

老伯就是當初那個賣豆腐的老頭,他說:「你不是服了不死之血嗎?怎麼還會……」

天空下雪了。

顏漠抬起頭,臉上一片冰涼,灰暗的天空,洋洋洒洒飄著雪花。

安靜的雪花似蝴蝶一般,天地彷彿變成一大片白色的幕布。

顏漠說:「你們殺了我吧,我叛變了。」

客串小丑有一時好奇,問:「你是怎麼做到抵抗不死之血的?」

顏漠回過頭,淡淡看了他一眼,並不言語。

老伯想起什麼,道:「你拿到月華劍之後注射的是什麼東西?」

顏漠說:「就讓我把這個秘密永遠藏起來吧。」

客串小丑一揮手,無數的殭屍出現,慢慢逼近過來。

顏漠一直後退,一直後退,退到高實所在的洞府,客串小丑等人步步緊逼,直到後面是洞府里的懸崖。

腳邊一顆小石頭滾下懸崖,久久無法聽到聲音,她回頭一看,懸崖下面是熔漿。

果然是大變態高實住的洞府,還有那麼多熔漿,也不嫌熱。

「你必死無疑了,下面是熔漿,別說是你一個普通人,就是鐵人掉到下面也會在瞬間變成鐵汁的。」客串小丑冷冷道。

老伯看了看月華劍,道:「把月華劍交出來。我們會饒你不死。」 老伯看了看月華劍,道:「把月華劍交出來。我們會饒你不死。」

顏漠看了看自己手裡的月華劍,問:「鐵掉到下面真的會變成鐵汁嗎?」

客串小丑:「……」我這張破嘴!!

「這種細節不要在意,這火海很厲害的,你也知道不死之身遇到火會被燒得灰飛煙滅,你連不死之身都沒有,何必跳進去是不。吧月華劍給我,我們好商量。」老伯逼近一步。

「住手!」洞府外有個冷清的聲音。

眾位殭屍大哥很默契的讓開一條路。

顏漠看到了小顏巴來了……

我擦……

他的眼神眼神晦暗,盯著顏漠,一句話也不說。

客串小丑:我擦,現在這情況怎麼辦?高實也不在……

老伯眼中寒光畢現,因為他聽高實說過,這個人是一個法力僅次於高實的人……他擁有著和高實一樣純正的血統……

先下手為強!老伯突然暴起,手一揮,一道強烈的氣浪猛然掀出……

客串小丑:白痴啊!這是曾經的不死王,血統和高實一樣純正的純種啊,只比高實弱一點點的好么?你這是自尋死路嗎?現在別激怒他啊!至少要拖著他直到高實回來來來來來來來來來……

客串小丑語無倫次起來,因為他看到小顏巴被那道氣浪掀翻,痛苦的撞在石頭上。

顏漠連忙跑過去擋在他面前,道:「住手!」

客串小丑頓時來了精神,「雖然不知道這位不死王為啥這麼弱,但我們費盡心機終於可以抓到你了!」

客串小丑手臂向兩邊張開,手掌之間出現了無數懸浮在他們面前的劍,倒像是下了一陣劍雨。

顏漠左躲右閃,胳膊被拉出幾道很大的血口子,汩汩流血。

小顏巴猛然越出,想要襲向那小丑。

客串小丑一抬手就是一道紫光打過去,小顏巴直接被打中,倒飛出去。

顏漠一看,心中怕的不行,連忙伸出手抓住他,只差那麼一點點……

那麼一點點……

只要有一點點就能抓住他了……

沒有……

沒能抓住他……

顏漠看著他從她面前飄下,下面是熔漿。

就算具有不死之身,落入這熔漿之中也會被燒成汁的。

就差那麼一點點……

「不要!」顏漠發出凄厲慘叫。

幾乎是想也沒想,她就撲過去了。

不要死……

下面是滾滾熔漿,刀山火海。

一起死吧……

怎麼忍心看他一個人死?

顏漠跳下去的時候終於抓住了他的手,眼睛里露出一絲笑意。

一起死吧……救不了你就和你一起死吧。

小顏巴說:「你不救丁青,不救人類了嗎?你的大義呢?你們還要解決這次人類的浩劫……」

顏漠緊緊抓著他的手,不說話,等著滾滾熔漿淹沒他們。

熔漿越來越近。

什麼大義,什麼救世……

她不想管了。

最對不起的是丁青。但是她不後悔。

自古還真是情義兩難全啊。

小顏巴眼瞼微垂,嘴角帶笑,然後他把顏漠推上去。

顏漠震驚的看著自己被推到懸崖之上,看著小顏巴掉進火海,嚎啕大哭起來:「為什麼,為什麼……」

連一起死都不可以嗎?

為什麼……

她的右眼纏繞著紗布,沒有眼珠,但是卻依舊有眼淚,只不過她的眼淚是紅色的。

自從七歲那年過後,她就沒有痛哭過一場。

現在她哭了,卻是如此的悲傷。

眼淚挽救不了什麼,這個道理她很早就知道,所以她從來不哭。

現在哭是因為她控制不住。

整個洞府都回蕩著她悲慘的哭聲,越哭越痛苦。

她只是一個渺小的人,那麼多的困難,那麼多的挫折……她也是會崩潰的啊!

在看到小顏巴孤獨的湮沒在火海之中時,她就已經崩潰了。

一片純白。

長發張揚的少女輕柔的笑著,「小顏巴,我們又見面了。這次又怎麼了?」

小顏巴一動不動的坐在那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