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顧兄,路上保重,期待下次相見!”

兩人相視一笑,而後顧不凡帶着李晚秋轉身離去。

……

“神丹城一行,雖是經歷了些波瀾,但最後收穫滿滿,還是不虛此行嘛!”

一條羊腸小道上,顧不凡笑嘻嘻地摸了摸自己的儲物戒,裏面裝滿了各種靈丹,在王之雲的魔掌下過慣苦日子的他突然富裕起來,這讓他有種莫名的欣喜感。

論我有一個富二代朋友的好處!

“晚秋啊,李老還是沒有聯繫你嗎?”

顧不凡低頭問向李晚秋,聲音之中略帶無奈,李老到底打的什麼主意,就這麼把李晚秋交給自己了?


“沒有!”

李晚秋搖了搖頭,她也不明白爲何自己的爺爺一直沒有出現,但她對於此事,倒是有些開心,因爲這樣她就能一直待在顧不凡身邊了。

對於南部州,李晚秋也是很想同顧不凡一同前去,她想去看看顧不凡從小生活的青光宗是怎麼樣的。

“既然如此,那你也只能跟着我去南部州了!”

顧不凡捏了捏李晚秋的小手,心中暗道這會不會是李老給自己的一個考驗?

從神丹閣到南部州,他們需要先感到中州南邊的一處仙家渡口,乘坐仙家渡船才能跨過州境進入南部州地界,前前後後至少得花兩月時間。

而這六十多個日夜裏,自己身邊始終跟着李晚秋這麼一個極品美女,顧不凡又是一個血氣方剛的小夥子,很難保證自己不犯錯誤啊。

自從經歷了陸天偷襲一事後,顧不凡對於男女之事也是想通了很多,簡單來說,就是他的lsp本質被逐漸開發出來了。

而李晚秋又是師尊給自己安排的未婚妻,名正言順,就算是發生點什麼,也不也過吧!

顧不凡想到此處,卻是驀然打了一個激靈,想到李老的模樣,連忙壓下心中想法。

“咱可是正人君子,豈能想那等齷齪之事?不過想想好像也不犯法?”

而李晚秋自然也不知道顧不凡腦袋裏在想些什麼,如今雖然是被顧不凡拉着小手,但她明顯也是沒有以前那麼害羞了。

時不時偏頭看向顧不凡一眼,李晚秋心中便是涌起了一陣幸福的感覺。

只是兩人這份旅途上平淡的幸福,卻是在兩日之後被打破了。


一處平原之上,正與李晚秋說着些略帶顏色的笑話引的李晚秋臉色微紅的顧不凡突然面色一變,渾身劍意暴涌,劍氣大開,手中瞬間出現了一把長劍。

顧不凡與李晚秋周身之間,瞬間佈滿了劍氣護盾,正是萬劍決中的御式。

而李晚秋也是眼神一變,一口真氣凝與胸中,護體真氣遊走全身,雙拳之上微光閃爍,右手手搖之上,十二通天白玉柱所化的手鍊顯現而出,緩緩轉動。

虛空之中,一道磅礴靈氣爆射而出,直奔兩人而來!

“嘭!”

一道巨響傳出後,只見顧不凡與李晚秋身前的劍盾瞬間爆裂開來,而顧不凡與李晚秋也是同時倒飛而出。

李晚秋因爲體魄極其強韌與護體真氣的緣故,因此除了氣機震盪,胸口一悶之外,並無其他異樣。

而反觀顧不凡,因爲劍盾承受了主要衝擊,再加之他不過五境武夫體魄,因此顧不凡倒飛路上,一道血線劃過,顧不凡再那一擊有預謀的偷襲之下,已然是受了不輕的傷。

“嗯?”

虛空之中,一道人影顯出,看着眼前這一幕,略微有些皺眉,自己一擊之下,這兩人居然沒死?

這讓他感覺事情有些不對! 顧不凡在地上幾個翻滾之後,這才堪堪穩住身形,胸口一悶,顧不凡又是吐出了幾口血沫子。

顧不凡在那人有預謀的一擊偷襲下,五臟六腑均是有了不同程度的損傷。

但好在顧不凡反應夠快,萬劍決的御式防禦力也夠強,這才讓他不至於在那一擊之下失去戰鬥力。

幾顆靈丹掏出,被顧不凡一股腦地丟進了口中,靈丹入口,化作一道熱流涌入了四肢百骸,顧不凡瞬間感覺傷勢被暫時壓制住了。

神丹閣出品的高等靈丹,功效果然不同凡響。

“顧大哥,你沒事吧!”

李晚秋此時也是來到了顧不凡身旁,神色焦急地問道。

“沒事,不用擔心!”

顧不凡眼見李晚秋無大礙,也是放下心來。

隨後兩人一起看向那立於虛空中的那道人影,那人渾身籠罩在一襲黑袍之下,且臉上覆蓋着一個黑色面具。

而那面具的製作材料顯然不簡單,因爲那面具竟然完全阻擋了顧不凡的神識,讓他看不清那面具之後的容貌。

“窺道境修士!”

顧不凡探知但那人氣息後,心中一凜,一名窺道境修士居然選擇偷襲他們,這是對自己和李晚秋下了必殺之心啊。

“前輩是何人,爲何要對我二人下手!不知我二人何處得罪了前輩?”

顧不凡眼神閃爍,拱手問道。

顧不凡心中雖是有着一股沖天的怒氣,但他此刻也只能強行忍住。

眼前這人乃是窺道境大修,且其氣機的高深程度比那崔青雲的護道人還要深。

在神丹城內城藥鋪中顧不凡雖是能反抗林宗的禁錮之力,但也是在很勉強的狀態之下,且那林宗對於顧不凡並無殺意,自然不會全力施展修爲。

而顧不凡即便相比那時提升了一個境界達到了化神境,但顧不凡心中知道,若真要與一位窺道境修士廝殺,自己基本毫無勝算。

因此面對這個突然出現的窺道境強者,顧不凡只能忍讓。

畢竟他從那偷襲的一擊後,便是沒有再出手了,這讓顧不凡感受到了一絲可以談的機會。

“你們得罪的不是本尊,本尊也不過是拿人錢財,替人消災而已。不過,小子,你們剛纔擋住了我一擊,倒是讓我對你們產生了一絲興趣,你叫什麼名字,處何宗何派?”

那黑袍面具人立於高空,俯視二人,淡淡說道。

“晚輩顧不凡,南部州青光宗弟子!”


顧不凡略作思考便是應聲回道,同時在心中猜測這到底是誰派來殺自己的。

聽那黑袍人言語,他並不知顧不凡二人的身份,如此看來,便是那僱主有意隱瞞。

因此顧不凡思慮之下,直接將自己名字說出,畢竟這兩月裏,自己在中州的名聲不小,而李晚秋是九重天祕境之人的身份也是傳的火熱。

若是頭上這黑衣人聽過,必然會對李晚秋的背景有所顧忌,或許因此而投鼠忌器,不再動手也說不定。

“顧不凡!”

果然,如同顧不凡猜測一般,那黑袍男子聽見顧不凡三字之時明顯身形一顫,隨即後背驚出了一身冷汗。

黑袍男子微微側頭,看向被顧不凡護在身後的李晚秋,若是剛纔兩人沒有擋住自己的攻擊,那現在……

想到此處,黑袍男子又是一陣心悸,同時在心中大罵那藏頭露尾的僱主。

顧不凡緊緊盯着那黑袍男子的狀況,見此狀況,也是知道自己猜對了,對方僱主果然是瞞着他自己二人的身份的。

沉默片刻,顧不凡主動開口道:“前輩若是就此離去,我們便當今日之事沒有發生如何?”

立於高空的黑袍人聞言之後,隱藏在那面具之下的眼神微閃。

他此刻正是在思考這事該如何收場,自己先前雖是不知道這二人便是顧不凡與李晚秋,但自己確實對他二人下手了。

若是自己今日就此放過他二人,若是時候這二人對自己懷恨在心,顧不凡身爲南部州之人,他倒是不擔心青光宗會派遣龍門境的大能來尋仇,即便是來了,他也有信心不被尋到。

但李晚秋不同,她背後的,乃是整個五州大陸中的一個可稱之爲禁忌的存在,且整個中州都知道,九重天祕境是出了名的護犢子。

在中州,九重天祕境裏的大佬少有的幾次出手都是因爲派出的行走被不長眼的傢伙欺負了。

九重天祕境可不會慢慢坐下來跟你講道理,只有你能接下我幾拳,纔有資格跟我說上一句話。

黑袍男子可沒有信心能逃過九重天祕境中那位的尋找。

任何隱匿技巧與遮掩氣機的靈寶在那位面前都是形同虛設。

因此現在這黑袍男子對顧不凡二人是殺也殺不得,殺了他日後便是必死,不殺就此退走雖是日後九重天祕境尋仇,他也是必死。

所謂的騎虎難下,進退兩難就是黑袍男子此時的處境,因此他在心中又是將那神祕僱主的祖宗十八代問候了個遍。

而顧不凡此刻的主動開口倒是讓他有些意動,黑袍男子沉吟了一會兒開口道:“口說無憑,我要你二人立下天道誓言!”

說完之後,那黑袍男子面具下老臉一紅,自己唐唐一個窺道境大修,居然落到這般要小輩立下不報復自己的天道誓言。

“好,我顧不凡今日起誓,日後定不會讓宗門長輩尋找前輩蹤跡,以侍報復!”

顧不凡舉手發誓,而後天空之上似是有所感應,一道微弱靈光閃過,顧不凡的誓言便是造成了。

天道誓言是要以修士氣機爲引,得天道引證方能成誓,而一旦日後立誓之人有所違背,天道便會降下天罰,這立誓之人造成可傷及大道根本的傷害。

“還有她!”

黑袍人見顧不凡立下誓言,點了點頭,將視線移在了李晚秋身上。

顧不凡也是轉頭看了李晚秋一眼,伸手微微輕捏了下李晚秋的小手。

李晚秋眼中的冷意這才慢慢消散下去,李晚秋看了一眼顧不凡,又是看了一眼天上那黑袍男子,這纔開口道:“我李晚秋今日發誓……”

隨後李晚秋也是起了一個與顧不凡相同的天道誓言,見靈光再次閃過,那黑袍男子這才鬆了一口氣。

兩人立誓之後,黑袍男子也不願意在此多帶,誰知道九重天祕境的人會不會突然趕到,那那時候,他便是想走都走不了了。

不過黑袍男子消失之前,卻是開口道:


“既然如此,那我便在告訴你們一個消息,僱我之人雖然隱藏的很好,但他身上的那股藥香卻是怎麼都無法掩蓋得住的!”

“雖然受了你不少報酬,但你不仁,也別怪我不義了。”

黑袍男子離開途中,眼神微眯, 驚國 ,與他有仇,因此纔想要找人報仇。

本來黑袍男子是不想接這單生意的,他雖是做這門行當的,但是要他以窺道境的境界去襲殺兩名入虛境都不到的人他一開始是很不屑的。

但奈何那人給出的報酬實在太豐厚,光是定金就足以抵上他好幾個單子的報酬了。

因此黑袍男子雖然心中有些奇怪,但面對重金的誘惑,他還是接了下來,他只當這兩人背後的宗門可能不止一流,而是霸主級勢力而已。

但霸主級勢力的天驕,他也不是沒殺過,還不是安然活到了現在。

此次出手後,大不了先隱匿個十幾年,反正這一個單子報酬也夠自己修行個十多年了。

但他萬萬沒想到,這兩人就是最近名聲鵲起的顧不凡與李晚秋,九重天祕境,那是自己能惹得起嗎?

因此黑袍男子臨離開前故意將僱主的信息透漏一些出來,好讓顧不凡與李晚秋的注意力完全從自己身上移開,這樣自己才能更加放心。

“他們剛纔起誓,好像是不讓宗門尋仇?”

驀然之間,黑袍男子眉頭一皺,剛纔他心神有些分散,只至於沒有注意到顧不凡與李晚秋誓言中的漏洞,但此刻,說不得那李晚秋已是聯繫上了九重天祕境,自己此刻再回去,不是正好自投羅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