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顧詩詩與顧惜惜擔心的看著帝玄御兩人,隨後咬了咬牙,轉身離去。

去尋找帝玄胤。

……

兩人馬不停蹄找到帝玄胤的時候,帝玄胤還在部署著弟子人馬。

兩人風塵僕僕的跑過來看著帝玄胤,「帝尊大人,你趕緊去救帝大哥和百里姐姐吧,要是晚了,他們便會對帝大哥下手的。」

聽完兩人的講述,帝玄胤微微蹙眉,不過很快便恢復了冷靜,問道,「現在誰在看著他們?」

「陌玉說他把帝大哥還有百里姐姐交給軒轅子凌來看著,他們兩個人如今被控制住,挑不掉。」顧詩詩道。

「好了,我知道了,你們別擔心,先下去吧。」 至尊毒妃:邪王的盛寵嬌妃 帝玄胤道。

隨後又望向眾人,「大家還按照原來的計劃行使,剩下的不必擔心。」

「是!帝尊大人!」眾弟子們一致的說道。

藍天雲也在一旁聽著,看著整齊的隊伍,心中感嘆。

這傢伙,真是太厲害了,能夠打造出這樣強大的隊伍。

顧詩詩與顧惜惜兩個人對視一眼,默默跟在帝玄胤身後,怎麼帝尊大人他看上去好像一點都不著急的樣子啊?

還讓她們先下去,不用著急。

她們怎麼可能不著急呢?

不過,她們自然知道帝尊大人不是什麼冷血無情之人,他這麼做,肯定有他的主意。

但他到底在想什麼呢?這個估計只有夜姐姐知道了。

兩個人對帝玄胤還是比較害怕的,畢竟帝尊大人可不像他的哥哥那樣好說話,整日嘻嘻哈哈的。

但兩女還是忍不住擔心的問道,「帝尊大人,那麼接下來咱們有什麼計劃呀?那個人說了,要快點去救人,不然他便會殺了帝大哥他們的。」

推薦我的免費新文~書名,(愛妃已經三天沒打我了)

簡介,

簡介:花泠泠苦追了他十年,但是那個高冷聖尊從未正眼瞧過她一眼。

直到她慘遭白蓮花姐妹嫉妒所害,香消玉殞。

有幸重生歸來,她發誓,這一世她的世界不再有那個男人,只為自己而活。

只是……為什麼都變了。

那個前世難得一見的高冷聖尊,為何每天都要與她偶遇?

「夫人,這麼巧,你要去哪兒?快來乘坐為夫的青鸞鳥,速度更快!」

花泠泠?

「娘子,好巧,我們又見面了,要去逛逛么?一起啊!」

花泠泠…??

「媳婦兒,早啊!」聖尊拉上她就跑。

重生八零當自強 花泠泠……???

等等,把話給我說清楚,誰是你媳婦兒?!

寶寶們去收藏一下啊,么么噠 所有妖怪都沒圍觀後,柳三新忽然拍着我的肩膀,微笑道:“張小非沒看錯人!”

我還愣在原地,忽然想到了什麼,當我準備喊住柳三新時,柳三新留下一句話:“千言萬語說不清楚,是死是活,靠你應變!”

我看着柳三新離開的方向,心裏有點欣慰,走上二樓回到自己的廂房時,夏強和白雪已經在我的廂房內等着我。

我把桃木劍往旁邊丟去,玄冥子從我身體中鑽出,我感覺身體被掏空了似得,忽然就倒在牀上,隨後才坐起來。

“王八蛋!”我一拳打在牀板怒道。

“你生氣也沒用,被註定的,你不能改變。”玄冥子淡淡的說道。

“算了,不要那什麼破書,走!”我喊道。

“你畏懼了?要臨陣脫逃?”玄冥子問道。

“前輩,那書我真看不出什麼神奇的地方來,給他們他們也看不出,所謂的《五行妖術》我根本就看不懂,除了封面有五個人之外,裏面都是空白的!”我愁悶道。

“聽着,這一切,都是他有意安排。”玄冥子指着天花板,對我說道:“只要你贏了這場比賽,我保證幫你解開《五行妖術》的答案,而且!”

“而且什麼?”我問道。

“只要我破解《五行妖術》,就知道如何破解五弊三缺!”玄冥子回答道。

“五弊三缺!”一旁的夏強驚道。

玄冥子看着門口,意味深長的說道:“張孽,你閱歷太淺了,假如那一天我不在了,你身邊的人也不在了,你要記住,有些時候,那些對你壞的人或許是幫助你,那些對你好的人,極有可能,是在危害你!”

我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玄冥子轉身笑道:“早點休息吧,後天就要開戰了,我會助你一臂之力的!”

我微微一笑,玄冥子自動進入我的鬼紋之中。

夏強估計按捺不住了,摸着自己的脖子罵道:“那黃太爺,差點就掐死我了!”

“你們先走吧,我一個人對付。”我說道。

“不行,要走一起走。”白雪站起來喊道。

我走到白雪的面前,雙手抓着白雪的肩膀,笑道:“寧可留一人在此,不願害朋友餘地!”

白雪盯着我的眼睛,似乎有點臉紅起來,把我給推開,背對着我說道:“你跑來救我,把那本道門祕術給搶走,我也不甘心!”

“你親戚來了。”我白眼道。

“你親戚纔來呢!”白雪轉身紅臉罵道:“我……早幾天就過了……”

我頓時明白什麼意思了,連忙婉轉的說道:“我是說,你們茅山的大佬來了。”

“誰?”白雪問道。

“掌門,於止水!”我回答道。

“你怎麼知道他的名字?”白雪問道。

“偶然間認識。”我回答道。

爲了安全起見,我讓白雪睡牀上,而我和夏強都靠在門口睡着,白雪也不在乎我們兩個大男人在一個房間,現在這個時候,措施還是得采取的。

第二天一早,我不知道幾點了,總之我發現我睡在牀上,而手臂被纏着紗布。

猛的清醒過來,從牀上坐起,發現白雪正坐在我的牀邊,看着我笑道:“醒了!”

“我……怎麼睡在牀上?”我問道。

“我抱你上牀的,比豬還重!”夏強從門口走進來,端着早點放在桌上說道:“來吃點東西吧,話說妖棧的食物真心比陽間的好吃,我懷疑是新東方畢業的!”

“我這手怎麼包紮紗布?”我問道。

“昨晚你和那虎妖打鬥,這手臂被擦傷你不知道嗎?”白雪問道。

“好像有點記憶……”我回想起昨晚和虎妖的打鬥,從二樓樓梯滾下一樓,還真有這麼一回事的受傷地方,當時玄冥子上我的身,我感覺不出而已。

吃過東西后,我們三人走出茶樓外面,發現茶樓外面的在左邊的一處已經建立好擂臺來,我看見柳三新在一個個的跟妖怪打招呼,讓他們把攤位給收好,明天有重要比賽。

當柳三新擡頭時,發現我在看着他,意味深長的看着我一眼,然後繼續通知其它妖怪。

柳三新這妖怪不簡單,昨晚的那句話,很明顯柳三新認識我師父,只不過他爲什麼一直要加害於我?

今天是八月十四,明天晚上便是妖棧爭霸時刻。

時間過的很快,第二天,已是八月十五。

晚上,妖棧燈火通明,月圓掛在半空中,那些妖怪略顯得興奮。

而此時,我,白雪,夏強,走去擂臺處。

在一處告示牌上,白雪忽然喊住我,說道:“這裏有你名字,張孽!”

我回頭皺眉看着告示牌,發現這告示牌不僅僅有我的名字,還有白雪和夏強的,我頓時怒了起來,一腳踹去告示牌,那些妖怪都紛紛看着我。

“看什麼,沒看過生氣的?”夏強指着那羣妖怪喊道。

告示板被我踹倒,一個老頭子把告示牌給撿起來,插回原地,笑道:“小夥子,別急,等你有你好玩的!”

說話的正是黃太爺,黃太爺走上擂臺上,看着衆妖微笑的點了點頭。

“柳三新呢?”白雪問道。

“鬼知道。”我回答道。

讓我上場也就算了,竟然還讓白雪上場打鬥,這明白着要我們三個死!

“各位安靜下!”黃太爺站在擂臺上喊道:“今天,是我們妖棧百年一度的爭霸賽,我也不多廢話,來參賽的不僅僅是我們妖界的人!”

“還有陽間的道門中人,雖然我們與他爲敵,但是比賽之間,友誼第一,比賽第二!”黃太爺假惺惺的笑道:“下面,我有恭請第一位評判,蛇家仙主,常天龍!”

話說期間,從妖棧大門口,一股黑色的強勁妖氣飛過來,數秒之間,就來到擂臺高處,接着這妖氣化作一穿黑袍的鬍鬚中年男,那股霸氣之息無人能敵!

此妖正是常天龍,常太爺!

“常太爺,常太爺!”那羣妖怪都紛紛叫喚着。

這常天龍是眼鏡蛇,乃蛇家仙仙主

其二是蟒天龍,蟒蛇。

老三爲柳天龍,青蛇。

常天龍坐在第一個評判位置後,黃太爺又高喊道:“恭請第二位評判,地府陰司白無常!”

這一喊聲,從擂臺面出現一團白色的陰氣,白無常現身後,第一眼就看着我,笑道:“大家好!”

白無常出現後,讓那羣妖怪有點忌諱,畢竟白無常也鎖過妖怪的魂魄!不過在黃太爺的吶喊下,這羣妖怪都鼓掌。

“恭請第三位評判,茅山掌門,於止水!”黃太爺喊道。 「知道了。」帝玄胤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便沒有了下文。

兩女抓了抓頭髮,依舊不解,「那帝尊大人,你就不擔心嗎?現在為什麼還不動身,立即去救帝大哥呢?」

帝玄胤笑了笑,「難得你們如此為他擔心,但是放心,你們的帝大哥,絕對不會出事的,他自己也會想辦法,不解,他已經不是原來的他了。」

顧詩詩與顧惜惜聞言,這才發現,這些日子以來,帝大哥變得確實很不一般了。

還會冷靜下來,安排事情等等。

兩人想不明白,但是又覺得帝玄胤的話很有說服力。

「那麼大人,我們現在要做什麼?總不能就這麼一直等下去吧。」

「你們二人,現在去聯繫各大學院的人,告訴他們,玉家打劫了我們的人,看他們願不願意聯手,如果他們願意聯手一起去討伐玉家,那麼從此,他們就是我們最真摯的盟友,要是不願意……那也要讓他們願意不可。」

帝玄胤語氣中充滿了霸道,顧詩詩與顧惜惜兩人看著他冷酷而霸道的笑容,心頭沒有害怕,很是崇拜,也就只有他這樣,有雄心,又有實力之人,才能夠做到這樣的成功。

二人對帝玄胤很是崇拜。

「待會兒讓神龍隊伍跟你們一起,這樣,他們也不敢不聽你們的。」帝玄胤又道。

顧詩詩姐妹聞言,心中都很是激動。

名校養成系統 如果與神龍一起出發,那多威風啊!

何況她們本來也是飛龍學院的一員。

父親雖然死了,但是她們還活得好好的,她們兩個人也可以做大事,父親,你就看著吧。

「去吧。」帝玄胤點點頭,看著兩人離開的背影,淺淺一笑。

這兩個人,是把大哥當做家人了,才會這麼著急。

之前她們父親把她托給大哥,所以對於她們二人來講,大哥就是她們的家人。

她們將來也會成為大哥的一大助力。

所以遇到這種事情,他並沒有先著急,而是讓她們兩個人堅定心神,然後找到幫大哥的方法,也是為大哥以後鋪路,不然他又怎麼可能會做到像表面上如此平靜。

烈日當空。

各個學院的上空,出現了龐大的隊伍。

那還不是玄獸之類,而是牛皮的神龍。

平時,要是顧詩詩與顧惜惜兩個小姐妹來,估計別人都會嗤之以鼻,連看都不會正眼看她們一眼。

但是今天不一樣,這放眼整個大陸,也不會有第二個人能夠拿得出來這樣大的手筆。

在她們背後,還有蛟龍學院的重要人物跟著。

這真是讓人想無視都難。

細細打聽了之後,眾人才知道姐妹背後的人,居然是最近如日中天的煉獄中人。

聽到煉獄這個名字,如雷貫耳,眾人趕緊把顧惜惜與顧詩詩請到了貴賓座上。

顧詩詩與顧惜惜兩個人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享受到此等高大上的待遇,心中很是歡喜。

跟著她們兩個一塊下來的,還有十幾位高手。

這些高手們一開始聽說過來保護兩個小丫頭,雖然有些不滿意,但是知道要坐在神龍的背上的時候,一個個擠破了腦袋,也想要跟上來。 當於止水來到擂臺時,所有妖怪都對於止水有意見,似乎都怎麼歡迎這個茅山掌門,好歹人家也是靈山之主。

而此時,在羣妖之中,一隻妖怪忽然喊了一聲,化作自己本原形,衝向於止水,於止水從羣妖之中爆發一股道氣,把所有妖怪給震開。

接着穿着紅色道袍的於止水,踩着那些妖怪的身體走上擂臺,身後的那位年輕道士也緊隨在身後。

於止水這一身輕功那是相當的出色,一旁的白雪見到於止水顯得異常的興奮,於止水走上擂臺後,對白無常和常天龍打了一聲招呼。

常天龍雖然再怎麼高冷,但是茅山掌門這個面子他敢不給?還有白無常這貨,地府的事情有很多牽連到茅山的,要是沒有陽間道教人士和地府合作,那些孤魂野鬼早就亂跑亂闖了。

“我……”黃太爺剛開頭,就被於止水打斷話。

“我說話!”於止水霸氣的喊道,黃太爺看了一眼於止水,露出微笑說道:“於掌門您來說!”

於止水走上前,站在擂臺上,整理下自己的道袍,大聲的說道:“剛剛妖棧衆妖似乎對我這個茅山掌門有意見?沒關係,我不在乎,我動真格,黃太爺也要死!”

這句話夠諷刺的,我們三人站在臺下都偷偷的笑了起來,黃太爺也微微一笑,附和道:“是是是,於掌門說得正確,還請於掌門就位,爭霸之賽也快開始了。”

於止水冷哼一聲,轉身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接着黃太爺說了一大堆的廢話,最後拿出一個重點的東西出來,舉起說道:“第一的參賽者,獲得《五行妖術》!”

這《五行妖術》黃太爺還真敢拿出來,不過黃太爺狡猾的很,肯定會有伎倆。

於是接下來的爭霸,都顯得非常無聊,那些妖怪上去打架,沒什麼看點,這些低級的妖怪很容易被我秒殺。

夏強和白雪也上場了,他們兩個連勝五場,進入了晉級賽,中途休息了一會兒,開始另一場的比賽。

上場的是夏強和一隻牛妖鬥。

“看我怎麼虐他!”夏強說道。

擂臺上的那牛妖妖力有點強,之前在幾場的小爭霸賽中,有點厲害,光是這蠻力,可以把人給扔下場。

夏強走上擂臺後,扭了扭脖子,拱手尊敬的說道:“在下……”

“哼!”這牛妖忽然低下頭,用牛妖插入夏強的肚子,一股血液噴射出來,血液沾染到牛角上。

夏強眼睛瞪大,慢慢的擡起頭來,慌張的看着牛妖,牛妖把牛妖給收回後,夏強捂着肚子,顫抖全身準備倒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