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顧邵霆用手搓了搓臉,對她說:「別站著了,快上車。」

莫雨晴看他通紅的雙眼,打開車門上去了。

啟動車子,駛離了醫院。

「我先回老宅一趟。」莫雨晴說。

顧邵霆點頭,又看著她問:「吃早餐了嗎?」

獵愛入局:誘寵間諜妻 「吃了。」莫雨晴低聲說道,「你是不是沒吃呢?要是餓了,就先找一家早餐店先吃早餐吧。我不著急。」

顧邵霆心裡高興,「晴寶,你還關心我!」

莫雨晴沉默不語。

顧邵霆說:「現在什麼胃口都沒有,也吃不下什麼。直接回家吧。」

倆人此後在沒說過話。顧邵霆倒是想和她說,可看她一臉淡漠的樣子,還是閉上了嘴。

回了家,莫雨晴見到顧老太太回來了,打了一聲招呼,上了樓。

顧老太太關心的問顧邵霆:「邵霆,昨晚是不是沒回來?去哪兒了?你怎麼和那丫頭一起回來的?」

顧邵霆敷衍的說:「去了景言那。回來路上碰到她的,就一起回來了。奶奶,我先上樓了。」

莫雨晴回了房間,沖了澡,換了身衣服,正化妝的時候,門外有人敲門。她第一感覺會是顧邵霆,也就沒回應。

「小雨晴,是我。」顧邵陽在門外叫了一聲。

莫雨晴一聽,放下眉筆,起身去開門。

「二哥。」

顧邵陽走進來,說:「傭人跟我說你回來了。吃飯了嗎?」

「嗯,在醫院的時候吃過了。」莫雨晴又坐回沙發,繼續畫著眉毛。

顧邵陽在她旁邊坐下,好整以暇的看著她。

「看什麼?我臉上長花了?」莫雨晴畫好了眉毛,看著他問。

顧邵陽笑笑,打趣的說:「還行哦,不是我想象中的那個樣子。」

「你想象中我失戀是什麼樣?」莫雨晴斜睨他問:「是哭腫了雙眼大罵蒼天無眼,還是不修邊幅,自暴自棄?」

冷婚襲人,老公高高在上 顧邵陽抬手在她頭上輕敲一下,「還會貧嘴,是不是不傷心?」

莫雨晴拿著粉撲在臉上一頓狠拍,哼著聲說:「不傷心?那你也去嘗嘗背叛失戀的滋味,就知不知道傷心了!」

顧邵陽調侃的說:「看看你和我哥難受著就好了,我不用去親身體驗。」

莫雨晴收起粉餅,看著他說:「二哥,我還真有件正事想要你幫忙。」

「什麼事?」顧邵陽問。

莫雨晴想了想,「二哥,我想搬出去住,你能幫我找個房子嗎?」

「為什麼要搬出去?」顧邵陽輕蹙眉頭問:「就是因為我哥?」

「同在一個屋檐下,難免會尷尬。我本來也就不屬於這裡,搬出去也是早晚的事,不如就趁著這件事,搬走好了。」莫雨晴低聲說。

顧邵陽說:「這事我哥同意了嗎?雨晴,你現在在氣頭上,會有一些衝動的想法。聽二哥的,先別急著搬出去,這樣只會讓你和我哥離得更遠,傷的更重。」

「二哥,你說錯了,離得遠了,怎麼會傷到呢?」莫雨晴臉上一片落寞,「或許離得遠了,看的就清楚了。」

「雨晴,你聽我說,這事明擺著是有人要挑撥你和我哥,就算你現在生氣不原諒他,但也不要這樣,好嗎?」

莫雨晴看著他,嘆了口氣,「二哥,你不幫我我也不會怪你的,我會自己想辦法的。」她說完,拿起包就要走了。

顧邵陽在後面跟著她出了房間,還想再勸勸她。這時,顧邵霆也從房間里出來了。

「我送你。」顧邵霆對莫雨晴說。

「謝謝,二哥送我就好。」莫雨晴說完,先下了樓。

顧邵陽看著她倔強的背影,對顧邵霆說:「哥,告訴你個壞消息,雨晴讓我給她找房子,她要搬出去住!」

顧邵霆冷著臉,生氣的說,「她敢!」

兄弟倆下了樓,顧震在客廳里叫了顧邵霆,對他說:「邵霆,等下和我去下蘇家,商量一下訂婚的事。」

在玄關穿鞋的莫雨晴動作一滯,不由自主的抬頭看了過去。

顧邵霆也是一愣,「爸,你說什麼?」

顧震嚴肅的說:「我不想說第二遍!」

顧邵霆冷笑,「爸,我再跟你說一遍,我不會和蘇韻訂婚的!」

顧震不悅的反問:「那你想和誰訂婚?」之後憤怒的說:「不管和誰訂婚,都得過了我這關!」

莫雨晴穿好了鞋子,出了門。顧邵陽聽到聲音,也走了。

顧邵霆看著顧震,不在乎的冷哼道:「爸,恐怕我和誰結婚,這事你管不了!」

「你個臭小子,翅膀硬了是不是?老子的話都敢不聽!」顧震氣的大喊:「你想和雨晴在一起?明告訴你,這事我死都不會同意的!」

顧邵霆說:「爸,就算我不能和雨晴在一起,那我也不會和蘇韻的!這次的事,明眼人都看的出來是怎麼回事,冷卻一下,沒幾天就過去了。可我不明白,爸你怎麼突然就想讓蘇韻做你兒媳婦了呢?」

「蘇韻那丫頭,樣貌家世和我們顧家都相稱,而且她很有經商的頭腦,在生意上也會助你一臂之力。邵霆,這樣的女人才配與你比肩而立!之前,我是尊重你,讓你自己去選擇。可你呢?找的女人卻很讓我失望。現在,媒體挖出你和蘇韻的事,那就趁著這個勢頭,讓你倆的事就這麼訂下了!」

「爸,找老婆是找愛的人,不是找相匹配的。我不愛蘇韻,我不能去害她。」

「你怎麼是害她?她愛你,巴不得想嫁給你呢!」

「好,那就不要來害我行不行?」顧邵霆隨即又提醒說:「爸,我希望你不要再插手我的事。奶奶也不會同意蘇韻嫁到我們家的!」說完,轉身走了。

顧震冷著臉站在那裡,生氣的很。

顧老太太從樓上下來,板著臉說:「一大早的就聽你們爺倆吵吵吵的,什麼事啊?」

顧震連忙去攙扶老太太,「兒子大了,管不了了!」

坐下后,老太太埋怨著顧震說:「你呀你呀!別說邵霆不喜歡蘇韻了,就連我肯定也是不會讓她嫁進我們顧家來的。當年的事你都忘了是不是?雖然那時她是幫了咱們,可做為旁觀者來說,她的人品是不行的!」

「媽,那莫雨晴人品好,她可以做你的孫媳婦?」 搞定你只是一場意外 顧震嗤笑問。 顧老太太一聽,不敢置信的問:「阿震,你這話什麼意思?你是說邵霆和莫雨晴?」

顧震點頭,「媽,所以說,蘇韻和雨晴,你覺得誰更和邵霆合適呢?」

顧老太太冷笑,突然伸拳打了自己兒子一下,「看看你找的好老婆,現在小的又來勾引邵霆,我真懷疑是不是你老婆指使的!」

顧震苦笑,「媽,肖雅這事和我是同一個態度,也不同意他們倆個孩子在一起。」

「那倆孩子還真能保密,我這老太太什麼都不知道!」顧老太太說,「可就算這樣,我也不會同意蘇韻的!」

顧震安撫的說:「媽,我這也是權宜之計。現在邵霆只認準雨晴,我想趁著他和蘇韻這事,就把他倆給拆開,以後他能不能和蘇韻在一起,那就另說。」

「咱們邵霆這什麼眼光?那丫頭哪點好,怎麼還鬼迷心竅了呢?」顧老太太扶額,嘆了一口氣,幽幽的說:「一個都沒有讓我滿意的。」

顧邵陽開車送了莫雨晴到了公司。

「搬家的事,你再等等看,我哥不會讓你搬走的。」顧邵陽勸道。

莫雨晴說:「我和他現在沒關係了,我也不會聽他的。我更不想尷尬。」

「哎。」顧邵陽嘆氣,沒再說什麼。

莫雨晴到了辦公室,這剛坐下,關菲兒從後面匆匆進來,一把又拉著她匆匆的出去了。

「喂,你幹什麼?」莫雨晴問。

在樓梯間,關菲兒驚訝的問:「雨晴,新聞上說的是真的嗎?你男朋友和別人劈腿了?」

莫雨晴無力的看著她,不悅的問:「你這麼急匆匆的拉我出來,就是為要證實這件事?」

關菲兒理所應當的說:「是呀。這話在辦公室說,怕別人聽到。我是今早才看到新聞的,五花八門,說什麼的都有。你沒事吧?要是傷心,你就哭出來,我這都帶著紙巾出來的。或是吃點東西,緩解一下心情,我有巧克力。」

莫雨晴反應過來,她還以為關菲兒就是特意來八卦的呢,沒想到是來關心自己的。

她朝她笑笑說:「你看,我這狀態不是挺好的!沒事的啦。」

關菲兒毫不留情的揭穿她說:「你就別在我面前強顏歡笑了。我看的出來,你很喜歡顧少,心裡說不難受那是不可能的。這倆天,沒少哭吧?」

莫雨晴嗔怪的看她,「關菲兒,你不揭我底難受是不是?上班前眼淚都流乾淨了,現在沒有了。」

「好!」關菲兒拍著她的肩膀說:「這才對,生命中又不只有愛情!」

「是,我也這麼想的。」莫雨晴挽過她的胳膊說:「走吧,回去工作吧。」

上午工作的時候,莫雨晴無意打開網頁,卻見上面顧邵霆和蘇韻的新聞又再次升級,報道的內容已經寫到倆人明天就要去登記了。

「這是真的假的啊?」關菲兒湊過頭來,也看到了新聞。

莫雨晴一下點了右上角的小叉叉,「真假也都和我沒有關係。」

關菲兒小聲的說:「這八卦新聞都是亂寫的,就算是真劈腿了,也不會這麼快去登記的。」

莫雨晴擠出一絲笑來,埋頭工作。

臨近中午午休,關菲兒收拾好自己的辦公桌,對她說:「剛才隔壁的丫丫給我發信息叫我中午和她一起吃麻辣燙,你也跟我們一起唄。」

莫雨晴搖頭說:「不了,這兩天不想吃辣的。你們去吃吧,我自己去吃食堂。」

「那你想吃點什麼小零食不?我給你買回來。」

「沒胃口,什麼都不想吃。」莫雨晴朝她感激的笑笑說:「謝謝你了,菲兒。」

「謝什麼呢,我們不是姐們兒了啊?」

中午,莫雨晴自己一人去了食堂。獨自一人默默的吃飯,眼睛時不時的看一眼桌子上的手機。吃過了飯,又去茶水間泡了一杯咖啡,之後去了頂樓的天台。這上面還真是寬闊,靠牆邊的地方居然還有布藝沙發和小方茶几,不知道是不是段承軒布置的。

天空陰陰的,看著隨時就要下雪了。莫雨晴手裡握著咖啡紙杯,站在天台邊上,舉目遠望。心情也如此時的天氣,陰沉沉的。

「嗨,沒打擾到你吧?」身後,有人在說話。

莫雨晴微微一怔,回頭看去,隨即笑著說:「嗨,好巧,你也上來了。」

段承軒手裡也拿著一杯咖啡,站在她身邊,笑笑,「冥冥中感覺到我的小地盤貌似有客到訪,我就上來看看是哪位貴客。」

莫雨晴被他的話逗笑,「我算什麼貴客,就是一個闖入者。」

「幹什麼要這麼說自己?難道我們不是朋友嗎?」段承軒微微歪著頭看她問。

莫雨晴看著他的眼睛,肯定的點頭,「我們當然是朋友了。」

段承軒微笑,正視前方。

天空下起了雪,大片的雪花從天而降,飄飄洒洒的落到身上,地上。沒有風,並不覺得冷,反倒是有種很浪漫的感覺。

莫雨晴喝了一口咖啡,看著落下來的雪花,對他說:「小的時候,最喜歡下雪了。堆雪人,打雪仗,每次玩的都跟個小瘋子似得,鞋子里也都灌滿了雪,回家后,被小姨一頓罵。」

段承軒說:「我也很喜歡下雪天。記得上學的時候,有一年的下雪天,和傾城在外面也是瘋玩了一天,晚上回家她就發燒了,我爸也是給我一頓罵。」

莫雨晴呵呵笑,「你這個哥哥沒當好!」

「是呀,真的是當的很失敗。」段承軒由衷的說。

莫雨晴知道自己的話觸痛了他的心,忙說:「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沒事啊。」段承軒說:「看把你緊張的。」

莫雨晴問:「傾城最近還好嗎?」

「那天給我打電話給我,問我們倆什麼時候去看她。說聖誕節了,給我們都準備了禮物呢。」段承軒帶點小得意的說。

莫雨晴驚訝的問:「是嗎?傾城有給我準備聖誕禮物?」

隨後她自責的說:「我本來也是想過完聖誕,從山莊回來想要去看看她的。可你也知道,我現在這無精打採的模樣,只怕壞了傾城的心情。」

段承軒關心的問:「新聞出來后,你和邵霆有談過嗎?你倆還好吧?」 莫雨晴獃獃的,苦笑一聲:「分手了。」

段承軒倒沒有表現的很驚訝,很淡定的問:「想好了嗎?」

天海道武 莫雨晴低下頭搖了搖,「不知道。」

段承軒說:「我站在旁觀者的角度來說,邵霆和蘇韻肯定不會有什麼。如果要真有,何必等到現在?早就在一起了。」

「是呀。」莫雨晴譏諷的一笑,「現在在一起也不晚。」

「別說氣話。邵霆他對你怎麼樣,我們大家都看在眼裡呢。一個誤會,解開就好了。」段承軒勸慰的說。

莫雨晴問:「就算是誤會,那抱在一起總是事實吧?你讓我怎麼忍?」

這倒把段承軒問住了,他有點為難的說:「這個……我還真不知道。我也沒正八經的談過戀愛,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莫雨晴有點吃驚的看著他問:「不會吧?你這身家,沒有談過戀愛?怎麼可能?」

「是呀,我也很好奇呢!」段承軒攤手,無辜的說。

莫雨晴呼出一口氣,「要是邵霆像你這樣就好了。他的爛桃花真的是太多了!」

「可他不還是只愛你一人?」段承軒說:「其實,我覺得,你應該給他一個機會。你有沒有問過他,為什麼會和蘇韻抱在一起?」

莫雨晴冷冷的說:「解釋過。他說,是蘇韻騙他出來的,也是蘇韻主動抱他的,他也第一時間給推開了!」

「你看,邵霆也很無辜的啊。」段承軒說。

「可是,他不應該在看到蘇韻的時候就走嗎?蘇韻肯定和他說了些什麼吧?看她動情的時候,不也應該保持距離或是一走了之的嗎?幹什麼倆人在樹林里說個沒完,抱個沒完,被人給偷拍下了。」莫雨晴越說越氣,越說越傷心,最後還是沒忍住,掉眼淚了。

段承軒從口袋裡拿出紙巾遞給她說:「別哭,對皮膚不好。」

莫雨晴接過紙巾,還不忘揶揄他說:「你是婦女之友嗎?替我擔心我的皮膚。」

段承軒失笑,繼續說道:「雨晴,你這麼說邵霆,他其實也挺委屈的。蘇韻是他的朋友,不是陌生人,怎麼可能一看到她掉頭就走呢?是,蘇韻是喜歡他,這不是什麼秘密。你其實也是在意這一點才會更生氣的吧。可我想和你說,蘇韻和我們都是一起長大的朋友,邵霆對她沒有男女之情,但還是有兄妹之情的,這一點,不可否認,他也不可能說走就走。」

「那就隨便讓她抱了啊?」莫雨晴傷心流淚的說:「騙我說什麼去釣魚,實則是和愛慕他的女人摟摟抱抱,我不生氣嗎?不該分手嗎?」

段承軒見她哭聲大了,忙哄著說:「別哭別哭,等下招人上來看到就不好了。我無所謂,別害了你啊!」

他這話說的有幾分風趣,逗的她噗嗤一聲又笑了出來,賭氣的說:「看到就看到,看到更好!最好也登上媒體,讓他嘗嘗這種滋味!」

「小雨晴,那你這不是害我呢嗎?」段承軒哭笑不得的說,「你也別說氣話。邵霆騙你確實不對,可你有沒有想過,他為什麼會騙你?還不是因為在乎你?他知道,和你說了實話,就會要解釋一堆話,可還不見得你會理解。那索性就找了個借口搪塞過去好了。 慕總裁的千金嬌妻 團結和諧才是硬道理!」

「得,我看出來了,你就是在替他說話!還說什麼沒戀愛經驗,這勸起人來一套一套的。」莫雨晴低頭擺弄手裡的紙巾嘟著嘴說。

「好,你這麼說我也沒有錯。因為我不想看到兩個明明相愛的人,卻因為誤會而分開。況且,我也是就事論事。那我問你,和邵霆在一起的日子裡,你有沒有對他說過善意的謊言?哪怕是一件極其小的事情,不想給帶來麻煩,沒有說實話?」段承軒認真的問。

莫雨晴低頭,想到了那次她背著他去相親的事情。那次他生氣的很,自己卻動動嘴就哄好了他。如果換位一下,他背著自己去相親,自己會這麼輕易的原諒他嗎?

段承軒見她沒說話,也沒繼續逼問。抬頭看了看天,對她說:「回去吧,這雪越下越大,等下咱倆該變成雪人了。」

莫雨晴輕笑,說:「今晚你有事嗎?下班後去看傾城好嗎?」

「好啊。我也打算這兩天要去一次呢。」段承軒欣然應允道。

從頂樓上下來,莫雨晴說:「那還是下班后,我去辦公室找你嗎?」

「可以。」段承軒抬手比了一個OK的手勢。

莫雨晴笑笑,「那我先下去工作了。回見。」說完,進了電梯。

不知道是不是段承軒的話給了她開導,她覺得他說的話也不是沒有道理,心裡竟然有些豁然開朗的感覺。她懊惱的想,這是要原諒他的節奏嗎?

下午工作的時候,手機突然來了信息,是顧邵霆發來的:晴寶,沒別的意思,下雪了,下班不好打車,我去接你吧。

莫雨晴看著手機上的字,心裡不是個滋味。他對自己的好,心裡一直都記得。

「今晚我和段承軒去看傾城。你不用來接我了。」莫雨晴回了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