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風雲子有些無恥的說道,這個雷靈自己也是追了很久,可是這個小妞不僅是個雷暴脾氣,而且還對自己不感冒,所以他就讓自己的父親前去提親,可是到目前為止還沒什麼動靜。

「混蛋,誰是你媳婦!要想我嫁給你,除非我死了,否則你想都不要想!」

雷靈被氣得破口大罵,這個傢伙還真夠不要臉的。

「那不就完了嘛,你既然不同意,那就不要多管閑事!」風雲子恨恨的說道。

「人家要是願意,你以為我會管你的這點破事嗎?可是人家不願意,那我就要管了!要想繼續糾纏她們,那就先過了我這關再說!」

雷靈說完,身上的氣息頓時散發了出來,天空的雲也遽然的多了起來,不大一會的工夫天空就暗了下來,隱隱的悶響也從雲端不斷的傳來。 「雷靈,別以為我會怕了你,今天而過你真的和我動手,那你就要承擔家族之間的衝突的後果!」

風雲子看著氣勢如虹的雷靈,恨得牙根只痒痒,這個小妞如果真要阻攔的話,那今天的好事是徹底的泡湯了.

「這位雷姑娘,你的好意我們心領了,我們不想連累你,你還是走吧!」

柳青兒看著劍拔弩張的雷靈說道,她也不想因為她們引起家族之間的衝突,畢竟這是她們的事情。

「哼,雷靈,人家根本不領你的情,你還是……」

風雲子正想譏諷一番雷靈,好讓她不要多管閑事,可是突然之間感到一股凌厲的劍氣襲來,身形一撤,「嗤!」的一聲輕響,身上的衣衫頓時被洞穿了一個拳頭大的洞!

風雲子頓時被驚出了一身冷汗,要是自己反應在慢一點的話,那被洞穿的就不是衣服而是他的身體了!

可是還沒等他穩下身形,「嗤!嗤!嗤!」又是三道劍氣襲來,風雲子也是來不及躲閃了,就是自己的那風行步也是不敵這劍氣來襲的速度,身上的氣息頓時驟然而起,在周身凝結出靈氣護盾來。

可是他倉促之間凝聚起來的靈氣護盾瞬間被劍氣破開,風雲子被駭得臉色蒼白,身形急閃,可是最後一道劍氣還是透過他的左肩頭,肩頭上頓時被爆出一個拇指大小的血洞,汩汩的鮮血頓時從肩頭流了下來,不一會的工夫就染紅了左臂!

雷靈和周圍的人頓時被這突然變故給驚到了,這是什麼情況?難道還有其他人隱藏在暗處?這劍氣竟然能夠直接破開風雲子的防禦,看來實力肯定是在他之上!

「是誰?竟然敢暗中偷襲我!」

風雲子捂著左肩四周的探查著,希望能夠找出偷襲之人來。

風雲子的話音剛落地,一個人影就在南宮燕兒三人的面前顯現了出來,來者正是趙庸。

趙庸原本正在熟悉那聖光之力,可是突然就感應到了一股靈氣的波動,這股靈氣他實在是再熟悉不過了,那是和自己的一樣的靈氣,除了南宮丫頭幾人,他也想不出還有別的什麼人擁有這樣純凈的靈氣了。

所以他的第一反應是南宮丫頭等人出事了,所以就急忙的趕了過來,他一看到當時的情況,心裡也就知道個**不離十了,他最痛恨的就是敢打自己身邊人的主意的傢伙了,所以他出手也是沒留情,靈氣中摻雜著一絲聖光之力,六脈劍氣就毫不猶豫的點了出去。

他也知道自己的實力和那個傢伙的實力相差太多,也沒想著能給對方造成什麼傷害,可是沒想到那六脈劍氣是直接破開了那個傢伙的防禦,還傷了他,看來這聖光之力的威力確實是不同一般。

「庸哥哥,你來了啊!」南宮燕兒驚喜的叫到。

「嗯,」趙庸陰沉這臉說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雷靈也是明白了, 都市之逍遙道士 ,而且還傷了風雲子,竟然一點也不顧及風雲子的身份。

「庸哥哥,這可不是我們惹事,我們玩我們的,誰知道碰上一個變態的傢伙,纏著我們不放,所以就……」

南宮燕兒小心翼翼的看著趙庸的臉色,她發現趙庸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話也說不下去了。

「庸哥哥,這次真不是我們惹事,你不要怪南宮丫頭了,都是我不好,我不該答應和南宮丫頭出來的!」

柳青兒見趙庸的臉色不好看,以為趙庸生氣了,趕緊給南宮燕兒辯解。

「哼,我們也沒有錯,好好的在街上玩,可是偏偏碰上一個不開眼的傢伙一直糾纏,要怪也只能怪那個傢伙!」

雀兒卻是不滿的說道。

「額……」趙庸也是無語了,看來她們是誤會自己生她們的氣了,「我沒有生你們的氣,但是敢對你們無禮的傢伙,就一定要教訓!」

「好了,既然你們的人來了,那也就沒我什麼事了!」

雷靈看著一身灰袍的趙庸說道,看來這個傢伙的關係和這三個小姑娘也是不一般,估計又是一個花心的傢伙,她最討厭的就是這樣的人了,既然有人給她們出面了,那自己也沒有必要留在這裡了。

「庸哥哥,剛才就是這位雷姑娘給我們出面的!」

柳青兒看著雷靈對趙庸說道,不論怎麼也得感謝這雷靈。

「雷姑娘?」趙庸看了一眼男裝的雷靈愣了一下,不過他馬上明白了,敢情這位是女扮男裝的小妞,「閑操心謝過了!」

「閑操心?」雷靈差點沒笑出聲來,還有這奇葩的名字啊!

「閑操心,報上你的家族,今天的事還沒完!」

風雲子心裡那個氣啊,靠,當自己不存在嗎?傷了自己他還有心思在那裡閑聊?

「哦?」趙庸轉頭看著風雲子,「我是自由家族的人,我倒想聽聽你怎麼個沒完法?」

「你知道我是什麼人嗎?」

風雲子也是拿不準趙庸是什麼來頭了,能以劍氣破開自己的防禦,就這份實力也不能不讓他暫時的忍耐下去。

「你是什麼人我不想知道,也不屑於知道,我只知道,敢惹我身邊的人,我不管他是誰,老子照樣教訓!」

靠,我管你是什麼人,敢糾纏自己一眾老婆,老子打得你不知道自己是什麼人。

「好,你夠膽,這筆賬,我風隱族記下了,有機會我一定討回來,我們走著瞧!」

風雲子說完,展開風行步轉身就要離開。

他忌憚於這個閑操心的劍氣,這個時候也不敢貿然的出手了,而且自己也看不透他的實力,好漢不吃眼前虧,這個傢伙既然來到這裡,估計不會在花山論道結束之前離開的,只要他還在這裡,自己就有機會報這一劍之仇。

周圍的人也是明白了,這個風雲子那麼的囂張的糾纏人家小姑娘,原來是隱族的人,只是這隱族不是一向很低調嗎?他怎麼明目張胆的出來招搖了?

看來隱族也不是什麼不食人間煙火的傢伙,除了修鍊之外,也是和世俗的人一樣,有七情六慾,見了漂亮小姑娘也是走不動!

不過這熱鬧還是別看了,他們可是知道隱族是一個什麼樣的家族,這個年輕人招惹了隱族,肯定會招來隱族的報復,要是再打起來,那可不是一般的戰鬥了,說不定會殃及他們,他們還是早走為妙。


不一會的工夫,看熱鬧的人走了個乾淨,生怕走得慢了被牽扯上一樣。

「我還是要勸告你,不要再惹我,不然你會後悔的!」

趙庸的聲音突然在風雲子的面前響起,嚇得風雲子一哆嗦,趕緊來了個急剎車。


「風行步!」

雷靈訝然的叫了一聲,這個閑操心竟然會風隱族的風行步!不,應該說比風行步速度更加快的風行步,這個傢伙是什麼人,怎麼會風隱族的風行步?

「你到底是什麼人?怎麼會風隱族的風行步?你和風隱族是什麼關係?」

風雲子也是被駭得臉色變了又變,這風行步可是他們風隱族一族獨有的步法,怎麼一個他從沒有見過的小子也能施展這個步法?

「我是什麼人不重要,也不知道什麼風隱族的什麼風行步,也和風隱族沒什麼關係,我只是希望你能記住我的話!」

趙庸看著風雲子淡淡的說道。

他施展的是疾風訣,根本不是什麼風行步,那風行步怎麼能和自己的疾風訣相提並論?估計是自己的這疾風訣和這這個風隱族的風行步相似,所以才被他們誤認為是風行步。

風雲子恨恨的看了趙庸一眼,頭也不回的遠去了,那個閑操心雖然不承認,但是他還是認為那就是風行步,比他們飛風行步速度更快的風行步。

這件事情他得趕緊回報給父親風中行,風隱族的獨有的技能一個外人竟然能夠施展,這可是一件大事,自己也真好趁這個機會,讓父親給自己派出援手,正好一舉兩得。

「哎,閑操心,希望看在我出手相助的份上,我有一個問題問你,希望你如實回答!」

雷靈的好奇心也是上來了,那風行步可是風隱族一族獨有的技能,怎麼他也能施展?

「你是不是想問,我為什麼會風行步?」趙庸看著風雲子離開的方向淡淡的說道。


「沒錯!我就是奇怪,你一個外人怎麼也能施展風行步?你和風隱族到底有沒有關係?」


雷靈直接的說道。

「我已經說過了,我不會什麼風行步,也和風隱族沒什麼關係,至於是什麼技能,我也不方便告訴你!」

趙庸也是懷疑這小妞是不是腦袋有毛病,自己這樣的話已經和風雲子說過一遍了,還非得要自己說第二遍,也不知道憑這小妞的這智力,是怎麼修鍊到聖魔導師的!

「你說的是不是真的?」

雷靈還是覺得趙庸沒有說真話。

「假的!」

復仇策劃事務所 ,而且還病得不輕,自己和她無冤無仇的,自己犯得著騙她嗎?更何況剛才她剛才還出手相助南宮丫頭等人,自己也不能騙她啊! 「呵呵,雷姑娘,庸哥哥說的是實話,他的也不是什麼風行步,我們也和風隱族沒什麼關係!」

柳青兒見雷靈一副不相信的樣子也上前說道.

「好,那我就信你了!」雷靈見也問不出什麼了,不過她腦海里突然閃過一個想法,「閑操心,怎麼說我好歹是你們的恩人,你是不是要報答一下?」

「報答?」趙庸一愣,靠,這還是他頭一回碰到助人主動要求報答的,「這個可以,要錢什麼的都好說,但是以身相許絕對不行!」

「你想的倒挺美的!」雷靈嘴上說著,心裡卻是一點不忿了,咋了,本姑娘哪裡差了,也不比你身邊的這幾個小姑娘差吧,好多人想追本姑娘,我還看不上呢,「不過和這個也差不多!」

柳青兒和雀兒也是對視了一眼,得,這南宮丫頭還真是趙庸的福星啊,她每搗鼓一出事,就給趙庸帶來桃花運,這是要打翻她這小醋罈子的節奏啊!

「小姐,你要幹嘛?你真不會要他以身相許吧?」

雷靈身邊的那小童驚訝的看著雷靈說道,這個傢伙也不比那風雲子好到哪裡去,就看眼前的這幾個小姑娘叫的庸哥哥庸哥哥的那個親熱勁,估計他們之間的關係也是不一般,估計也是大花少一個。

「他願意我還不願意呢!」雷靈等了小童一眼,「哎,閑操心,我們做個交易如何?做完這個交易,你就算對我的報答了!」

「什麼交易?說來聽聽!」

趙庸饒有興趣的看著雷靈說道,這小妞也不知道要搞什麼花樣。


「最近呢,我父親要給我找一門親事,可是我挺討厭那小子的,所以我想請你臨時的假扮我的心上人,以絕了父親和他們聯姻的想法,也好讓那小子死心!」

雷靈也是想到了這個閑操心也會風行步,而且比風隱族一族的風行步的速度更快,雖然不知道到底是不是風行步,但是絕對可以唬住父親,他不就是看中了這風隱一族的風行步嗎?估計看了閑操心這個傢伙的風行步,他也不會再堅持和風隱族聯姻了!

「雷靈姑娘,你說的是不是剛才那個瘋子啊?」

南宮燕兒突然問道,剛才那瘋子不是叫這個雷靈叫媳婦嗎?估計她說的就是那個傢伙了。

「嗯,沒錯,就是他!」雷靈有點恨恨的說道。

「好,這個我答應了!」

趙庸本來不想招惹這樣的事情,免得到時候甩也甩不掉,不過他一聽說是剛才的那小子,頓時爽快的答應了,奶奶的,你不是調戲我老婆嗎?老子讓你沒老婆!

更何況那個傢伙是風隱族的人,他們肯定不能就這麼善罷甘休,那自己就借一下這小妞的家族的勢,能和風隱族聯姻的估計也是一個隱族,這樣的話,就算他們想對自己動手,那也得好好考慮考慮了。

「那可說好了,只能是假扮的,不能是真的,完了我們誰都不欠誰的,各走各的!」

南宮丫頭有點不情願的說道,自己也不知道是倒霉還是趙庸走運,怎麼好事都讓他給遇上了?

「這個你放心,我對比我實力低的人不感興趣!」

雷靈也是能察覺到趙庸的實力,他之所以能夠傷到風雲子,那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備,他的技能也比較的古怪而已。

「你千萬不要對我感興趣,不然哥會讓你失望的,」趙庸現在對美女是沒什麼感覺了,一大堆美女整天的圍在在自己的身邊,那也會產生審美疲勞,「我們就住在附近的客棧,什麼時候用到我,就來找我,相信你能找得到。」

「也別什麼時候了,這花山論道還有幾天的時間才開始,你現在就跟我去雷鳴谷一趟,見見我的父母,也免得夜長夢多、節外生枝!」

經過今天的事情,那風雲子還不知道怎麼蠱惑那風中行,他們要是上門提親,那就麻煩了,估計這是那風雲子最好的報復自己今天出手阻止他的方式了。

「好,我們去準備準備,然後就隨你去!」

趙庸也改變下南宮丫頭等幾個人的身份和外貌,要不然去見這雷靈小妞的父母,自己卻帶著幾個大美女去,這怎麼也說不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