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香港什麼時候有十大天王了?還成組合了?不是從來只有四大天王嗎?

難道……

鹿一凡心中咯噔一下。

他還是不太敢相信那張符籙起作用了,便飛快的在網上查找起了文娛圈的各種資料,越看越心驚,越看越肝顫!

沒了!

真的沒了!

網文界沒有了唐家三少、天蠶土豆等人。

音樂界沒有了周杰倫、陳奕迅等人。

影視界沒有了陳凱歌、張藝謀等人。

就連華夏的歷史名人李白、杜甫、李商隱等有知名作品的大詩人、大詞人,也統統不見了!

網路第一小白文《斗破蒼穹》?金庸的武俠巨著?莫扎特的名曲?綜藝節目《極限挑戰》?

沒了!

全沒了!

這些都被那張玉皇大帝紅包里的蒼天願望符給修改掉了!

鹿一凡心中充滿了按捺不住的驚喜和激動,他暗暗發誓,一定要好好利用這個願望,讓自己活的精彩,當然,最重要的是,讓家人能活的開心一些。

他家很窮,父親原本在工廠做流水線工人,母親是醫院的護士,生活本來過得挺滋潤的,但是在他7歲那年,父親因為一場意外,雙手被絞入了機器里,成了沒有手臂的殘疾人,母親為了照顧父親和兩個孩子,不得不辭去了體面的事業單位的工作,一邊照顧家人,一邊出來擺攤賺錢。

為了讓他能好好讀書,大姐也只能放棄大學夢,早早的進了醫院做護工。

鹿一凡每個月只能從自己的伙食費里擠出四塊錢,來上兩小時的網,打會兒遊戲,作為對自己死命讀書,沒日沒夜做卷子的獎勵。

既然現在世界已經被改變了,他決定,要利用自己的雙手,讓家人過上好日子。

遠的不說,自己的在醫院當護工的姐姐,馬上就要結婚了,准姐夫和姐姐一樣,都是老實有擔當的人,家裡也不怎麼富裕。

姐姐一直表示,婚禮一切從簡,在家擺兩桌就好。

姐夫雖然嘴上同意,但是鹿一凡在私下見過好幾次姐夫在暗地裡偷偷抹眼淚。

這個老實巴交的姐夫,是典型的疼媳婦的華夏人,他覺得自己虧欠姐姐太多了,想結婚時,辦得體面一點,讓姐姐開心。

可是體面一點兒的婚禮,在江東這個一線城市,最少也要十萬元!

他那點工資,每個月都拿來孝敬兩家老人了,怎麼可能拿得出來?

父親和母親每次和姐姐見面,都表情很不自然。

鹿一凡知道,爸媽心裡一定是覺得虧欠姐姐,卻又無可奈何。

想到這裡,鹿一凡狠狠的攥了攥拳頭,心裡暗暗發誓,一定要讓愛自己的家人,過上幸福的生活。

懷揣著複雜的心情,鹿一凡回到了家裡。

剛一進門,就看到了姐姐手中拿著一張印有她最喜歡的男演員古歌的海報,在自己卧室的門上,開始粘貼。

只見那桃花背景的海報上,古歌擺著一個帥氣的pose,在他的身前,一行金燦燦的大字非常有衝擊力的寫著:華夏首部大型仙俠劇《仙劍情緣》即將開播,投資方現重金徵集主題曲、插曲、片尾曲…… 望著那碩大的海報,鹿一凡不禁眯起了眼睛。

重金征曲?

有多重?

馬上打開手機,連接家裡的wifi上網查了一下,鹿一凡不由的心臟一陣狂跳。

只見網上資料里顯示,《仙劍情緣》是唐人娛樂公司投資超過一億元,並且聘請了國內當紅一線明星拍攝的國內首部大型古裝仙俠類電視劇。

導演是赫赫有名的李國立,他拍攝的電影每一部票房都過億,拿到的國際大獎更是不計其數。

本來按照李國立的性格,是斷然不會接拍電視劇的,但是誰讓唐人公司有他40%的股份呢!

自家公司投資的電視劇,他當然要親自來把關拍攝了。

此片從開拍之初,到現在,話題一直不斷。

當紅小生古歌遭遇車禍,險些毀容,更是將電視劇的熱度推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還好李國立導演堅持不換主角,硬是將拍攝期延遲了半年,古歌這才得以沒有失去男一號李逍遙的角色。

這部劇主要劇情已經拍攝完畢了,只剩下一些配角的戲還沒拍完,準備在今年高考完畢后的暑期進行正式播放,但是因為拍攝過程曲折,所以電視劇的各種插曲都沒有定下來。

「本次征曲一經採納,創作者即可得到高達五萬元的創作獎金,更能得到仙劍劇組和唐人公司的免費推廣……」

後邊的新聞鹿一凡都懶得去看了,他的心已經完全被那高額的獎金吸引住了!

一首歌五萬元的獎金!

我滴個乖乖啊,要是自己把主題曲、插曲和片尾曲都搞定了,那豈不是能發一筆橫財!

遠的不說,最起碼能讓疼愛自己的姐姐和准姐夫舉辦一場體面的婚禮,再給自己父親做個上好的假肢,或者給自己老媽租個小店,讓她別老在外邊受風吹雨淋。

鹿一凡正在yy的時候,姐姐鹿然見他目光獃滯,秀眉微蹙,然後嘆了口氣,拉著鹿一凡的手輕聲道:「小凡,心理壓力不要這麼大,高考並不是人生的唯一出路。姐知道你很努力,爸媽也都把你的努力看在眼裡了。姐也沒啥文化,幫不了你什麼忙,這一百塊錢你拿去,買點好吃的補補腦子吧,別把自己的腦子累壞了。」

鹿一凡稍稍一愣,立刻就明白,鹿然是誤會自己因為一模成績差,在這兒垂頭喪氣呢。

望著那張皺巴巴的一百塊錢,鹿一凡心中滿滿的都是感動。

「姐,我不過是每天做點兒卷子,背點兒公式,有什麼累的?我都十八歲了,到了能賺錢的年齡了,這錢我不能要。」說著,鹿一凡把錢推了回去,但是鹿然手掌一繞,把那錢狠狠塞入了鹿一凡的褲兜里。

「拿著吧,姐沒啥錢,也沒啥本事,就能給你這麼點零花錢。」

此時,准姐夫提著一盒「七個核桃」走了過來,遞給鹿一凡,憨憨的笑道:「你姐說的對,現在大學狗遍地走,你也別有太大壓力。咱家一個大學生沒有,不照樣過的好好的嗎?這『七個核桃』你拿去喝了,那一百塊錢你也踏實拿著,不夠再跟姐夫要。」

姐姐和姐夫倆人的工資每個月幾乎都要全部用來孝敬兩家老人,這一百塊錢在別人眼裡可能連屁都算不上,但是在鹿一凡手中,卻顯得無比沉重。

緊緊攥著那一百塊錢,鹿一凡抬起頭鄭重其事的說道:「姐,這錢算是你借我的,等我有錢了,我還你一百萬!」

「哈哈哈,好好好,等你有錢了,姐可要好好訛你一筆!」鹿然寵溺的摸了摸鹿一凡的腦袋,沒有把他的話當真。

心裡裝著事,飯也沒吃幾口,鹿一凡就一頭扎入了自己房間,把房門鎖上了。

敲了敲腦門,鹿一凡開始苦思冥想。

要說仙俠劇的插曲,他還真聽過不少,但是最適合這部劇的,應該還是他最愛的一部仙俠劇里的歌曲。

沒錯,鹿一凡想到的正是由胡歌和劉亦菲出演的《仙劍奇俠傳》里的歌曲。

《六月的雨》、《逍遙嘆》、《終於明白》、《殺破狼》和《一直很安靜》,這些歌曲,隨便拿一首出來,都是百聽不厭的經典。

尤其是那首已經去世的歌手阿桑演唱的《一直很安靜》,鹿一凡能一直單曲循環聽一天!

想到這,鹿一凡立刻點開手機中的歌曲錄製軟體,用手機將簡譜敲了出來。

雖然學習成績不怎麼樣,但是鹿一凡在音樂方面還是小有天賦的,靠著自學,他硬是學會了晦澀難懂的樂理和簡譜知識等等。

一小時過後,那五首印在腦子裡死都忘不掉旋律的歌曲簡譜搞定了。

鹿一凡又打開軟體,將這幾首歌的清唱小樣錄製了出來。

雖然他唱功不是很好,但是起碼達到了一般人偏上的水平,只是錄製一份清唱小樣,還是毫無壓力的。

尤其是這五首這個世界根本沒有的歌曲,本身就好聽的要命,即使他唱功稍微弱了那麼一點,有了經典歌曲的光環加成,那也立刻變得不一樣了。

搞定這一切以後,鹿一凡剛要把作品發出去,就聽到房門被敲響了:「小凡,你出來一下,媽媽有話想跟你說。」

走出房門,鹿一凡看到了因為風吹日晒,皮膚已經變得黝黑,頭髮也有些花白的母親,鼻頭不禁一酸。

他母親當年可是江東市有名的美女,上過雜誌封面,當初還給工作過的醫院做過形象代言人。

但是繁重的生活壓力,已經將她的青春徹底磨掉了,現在,只能從她的五官上依稀看出她年輕時風姿綽約的樣子。

望著有些呆立的鹿一凡,鹿媽媽歐雨馨微笑著道:「小凡,媽知道你一模成績考的不好,這不怪你。你每天起早貪黑的念書,比別人付出的努力還多很多,這就足夠了。

媽不是那種迂腐的人,也不會有那種『人家能行,你為啥不行』的觀念。咱得承認,有些人就是沒有考學的天分,你就是把人往死里逼著學,最後還是考不出成績來。」 「媽,我讓你失望了。」鹿一凡慚愧的低下了頭。

「傻孩子,努力了就行,別有太大壓力,以後不行我就舍下這張老臉去求求以前的老院長,讓他幫你在醫院安排一份工作。大富大貴不可能,起碼下半輩子能有個著落。

以後找對象什麼的也容易。」鹿媽眯眼笑了笑,眼角的魚尾紋顯得格外刺眼。

她才四十三歲啊!

頭上已經布滿了白髮,說話更是顯得極其蒼老無力。

鹿一凡狠狠眨了眨眼,驅散眼中即將流出的淚水,笑著道:「媽,您放心,兒子就算考不上大學,也照樣能掙大錢,讓你過上好日子。

以後我找對象,其他條件不管,不孝敬我媽~的統統滾蛋!我就當一回網上人經常說的『愚孝』了!」

「算了吧你,要是人姑娘看到你媽是個擺地攤的,不嫌棄才怪呢!到時候談對象,千萬別多說媽媽的事情。你結婚以後,爸媽出來單過,不會給你添麻煩的。」

鹿一凡擦了擦眼睛,勉強笑道:「我說過了,不孝順我媽~的都滾蛋,我寧可一輩子單身!」

「哎,你這孩子真是……算了,不說了,我該去出攤了,明天就是周一了,你也該去學校了。還是那句話,不要壓力太大,努力過了就行。」說著,鹿媽媽起身走了出去。

鹿一凡拳頭緊緊攥著,好一陣才把心情平復了下來。

他虧欠家人的太多了,以後就是拼了命,他也要讓自己家人過上幸福的生活。

這麼想著,鹿一凡手指有些顫抖的將錄製好的歌曲和簡譜發到了《仙劍情緣》劇組的郵箱里。

……

……

「蛇妖,竟敢假扮我的靈兒妹妹來騙我,看劍!」

鏡頭快速跟隨古歌扮演的李逍遙開始移動,此時劉菲菲扮演的趙靈兒,開始扭動自己的身軀,假裝自己的下半身是一條蛇,以方便特效師製作後期特效。

那邊演的十分火熱,這邊《仙劍情緣》的導演李國立卻卻是一臉沉悶的緊皺眉頭,顯得有些心不在焉。

由於自己在娛樂圈的人脈關係,所有電視劇相關手續都辦理的極其快速,審核最嚴的廣電也一路開綠燈。

雖然因為古歌出車禍耽誤了一陣子電視劇的進度,但這個90后小鮮肉演員十分爭氣,犧牲自己的休息時間,硬是將進度拉回了正常狀態。

現在後期剪輯和特效製作正在緊張的進行著,如果不出意外,這個高考後的暑假,《仙劍情緣》將會引爆電視劇的暑期檔!

李大導演對於仙劍這部華夏首部仙俠大片剪輯出的效果非常滿意,雖然古歌臉上因為車禍原因還有些疤痕,但很意外的是,這些疤痕卻極其符合「李逍遙」這個角色後期的設定,平添了幾分頹廢的帥氣。

一切好像都很順利,但偏偏就是電視劇的原創音樂,遲遲定不下來。

緊急邀請而來的幾位有名的影視劇音樂作曲家,創作出的音樂,完全不符合他的要求。

他們創作出來的主題曲,完全是按照武俠電視劇的套路來的,熱血有餘,仙氣不足。

插曲和片尾曲就更不用說了,根本沒有扣准《仙劍情緣》的主題——愛情。

作為華夏影視圈數一數二的扛鼎人物,李國立怎麼可能允許自己拍攝的電視劇毀在音樂上面?

皺了皺眉頭,李國立心不在焉的喊了一句:「卡!今天的拍攝就到這裡,劉副導,你跟我來一下。」

拍攝明明還在進行中,演員們正演的情緒高昂,這個時候喊卡,實在不像是李國立的風格。

穿著一襲青衣,清純中透露出一絲俏皮的華夏新晉女神級演員劉菲菲瞥了二人的背影一眼,喃喃道:「今兒導演是怎麼了?不太對勁啊?古哥,你知道怎麼回事嗎?」

古哥低聲說道:「哎,估計又是被電視劇原創音樂給鬧的。咱們電視劇都快拍完了,主題曲、片尾曲和插曲一個都沒定下來,導演能不煩嗎?」

「啊?不是吧,咱們不是花了重金讓古風圈的大神『上河圖』來為咱們劇組定製音樂嗎?」

「是請了沒錯,但是導演不滿意啊!高薪請的那些個作曲家,都是武俠劇出身,根本不懂也不知道什麼是仙俠劇,創作出來的作品,完全沒有那個味道。」

「那……要是再創作不出來好的作品,古哥你……」

因為車禍的原因,古哥容貌被毀,靠著醫院的整容技術好不容易才恢復到原來的樣子,人氣可以用「暴跌」二字一點兒也不為過。

還好李國立導演不離不棄,這次能不能翻身,重新回歸影視圈一哥位置,全靠這部劇了。

而這部劇的原創音樂,李國立也是說好了,要讓他最少唱兩首的。

前期宣傳,肯定少不了要演唱劇中的歌曲。

要是原創音樂能出彩,不但前期宣傳效果能翻倍,更能讓他下跌的人氣,及時恢復。

古哥望了望李國立的辦公室,低頭苦笑道:「聽天由命吧……」

辦公室內。

李國立對著劉天雲一陣痛罵。

「你自己聽聽,這些花高價請來的人創作出來的是什麼狗~屎!劉天雲,當初可是你拍胸脯保證,我才放心讓你去做音樂這一塊的,現在你自己說說,該怎麼辦吧!」

面對李國立的怒火,劉天雲也很無奈。

鬼知道那群作曲家做出來的曲子居然一首都不符合你的要求!

但是事已至此,劉天雲只能硬著頭皮說道:「李導,我剛剛讓人去創辦了一個征曲活動,徵集來的作品已經都發到我的郵箱里來了,要不,您聽聽?」

「聽你大爺!連『上河圖』都創作不出來讓我滿意的作品,你覺得民間那些草根歌手,能創作出什麼好作品?他們懂影視劇音樂的創作規則嗎?」

又是一頓劈頭蓋臉的辱罵,劉天雲只能唯唯諾諾,不敢吱聲。

實話實說,就連他自己都覺得這次的征曲活動很扯淡。

一首歌的獎金才五萬塊,真正有實力的,誰會在乎?

要知道劇組可是拿出了上千萬給上河圖那群人,讓他們來創作的。

不過這話劉天雲可不敢說。

說出來,可能就不只是一頓痛罵,說不定自己都得捲鋪蓋滾蛋了。

「死馬當活馬醫吧!」

心中這麼想著,劉天雲將自己的MacBook筆記本拿了過來,勉強擠出一絲笑意道:「導演,要不您就聽聽吧。萬一有您喜歡的作品呢?」

有才見鬼了!

這話連劉天雲自己都不信! 耐著性子,一連聽了十幾首所謂的大賽徵集來的歌曲,沒有一首讓李國立滿意的。

隨著李國立的臉色越來越陰暗,劉天雲額頭上的汗水也如瀑布一般,揮灑直下。

瞅了一眼電腦中的征曲,劉天雲發現有一首後綴為「rmvb」,名為「導演看了絕對滿意」的歌曲。

這種後綴的歌曲,是帶有視頻影像的,劉天雲琢磨著,既然這作者都用心拍了mv了,說不定能讓李國立滿意。

於是他二話沒說,點開!

「啊~~~導演~~~用力,再用力點,往人家這裡來~~~~」

屏幕中出現的一片白花花的影像讓劉天雲驚呆了!

原來是為了求上位的一個小演員,寄過來的自己的不雅視頻!

「夠了!!!」

砰!!!

桌子上的玻璃茶杯,被李國立憤怒的一砸,震掉在了地上,摔了個稀巴爛。

辦公室內的氣氛已經降到了冰點,劉天雲感覺自己正在等待著死神的審判一樣。

「你明天不用來了,副導演的工作交給其他人吧。」李國立板著臉,作勢要走。

劉天雲也不知道自己當時是怎麼想的,橫在李國立面前,堅持道:「導演,還剩下一位草根歌手的作品,我希望您能聽完,說不定他的歌曲就是您想要的。」

李國立眉毛一挑,冷笑道:「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是吧?好,行!聽,給老子打開,讓老子聽!」

前邊有那麼多垃圾作品,甚至還有大~奶錐子臉女演員發來的全果視頻,他就不信這些草根歌手能創作出什麼好作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