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馮香菱姐妹聞言對視一眼,這才紛紛坐下,跟齊老還有墨九狸和帝溟寒一起吃飯!這也是齊老唯一的一次吃著吃著還會走神的一頓飯了…… ??那個巫婆子竟然是之前遇到的苗族巫師苗恆!

不知道爲什麼?我突然有種不祥的感覺。(饗)$(cun)$(小)$(說)$(網)免費提供閱讀從來沒有的淒涼預感,好像自己的末日要來似的!

說起來,生死對別人是個威脅,但對我不算個事兒!

我又不是沒死過,死過了不還是被秦老道從地府給攆回來了嗎?

有冥女這個身份,更有秦老道的庇佑,我再糟糕又能怎樣?

所以我很快甩開那種不好的預感。

質問那個露了真面目的苗恆,“你到底爲什麼要來這裏?懷的什麼居心?”

苗恆哈哈大笑,露出兩排森白的牙齒,“爲什麼來這裏?當然是來報仇!”

“爲你姐姐?”

可我惹着你了嗎?要找人報仇,也是阿嬤當年欠下的孽障!

“哈哈,也是也不是!”

“這話怎麼說?”什麼是又不是的,繞誰呢?

苗恆有些得意的望着我,他本來長得有些猥瑣,現在還穿着女裝,說不出來的難看,越看越不順眼!

我不耐煩的催他一句,“有話就說,有屁就放!磨蹭什麼?”

苗恆陰冷的一笑,“當年我姐姐被白蛇害死,連魂魄都散了,連個投胎轉世的機會都沒有,這些一切除了阿嬤那個惡婆子,我最恨的當然就是那條白蛇!可惜我沒那個本事找它報仇,還中了它的毒,這些年讓我深受蛇毒所害,每每月圓之夜,身上都要受劇毒之痛,身上還長出一片片蛇鱗,害的我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這個恨,我要是不解,誓不爲人!”

我越聽越覺得這個苗恆有點兒瘋,誰害的你,你找誰去,與我何干?

但那苗恆卻偏偏認定我就是白蛇轉世,說這個仇自然要找我報。

我心裏那個冤枉,可是跟瘋子實在說不清楚,當下翻臉,有道是水來土掩,我還怕他不成?

我和苗恆鬥法的工夫,冷不丁我發現那個白衣女人在周圍伺機而動的樣子,好像要藉機害我!

我催了蛇魄幾次,它就是不肯幫我。

我起初惱它,但冷靜下來,就覺得其中必有深意!

這蛇魄跟了我也不是一時了,很多時候都救我與危難中,我怎麼覺得它這時候不敢袖手旁觀的。

莫不是真如苗恆剛纔所說,我和那白衣女子是自己打自己,本爲一體?

再想,半路遇到苗恆時,他也說過白蛇轉世,但餘留了兩屢殘魂……

我心中多了雜念,精神就有些不集中,一招沒注意,被那苗恆袖子中飛出的蠱蟲擊中。

那蠱蟲咬破我的皮肉,鑽進我的肉身。瞬間我就有種萬蟻噬心的感覺,好像全身每處都被蟲子撕咬。

以前,我也遭過金蠶蠱,但那金蠶蠱是當我認主,倒不曾真的害我。

現在我中了那苗恆放出的蠱蟲,當真識得那蠱蟲的厲害。當下就利用避蠱術,想要剋制體內的蠱蟲,然而並不奏效。

那個白衣女子又趁這個空當,對我飛撲過來,要鑽進我的身子,對我附體。

我再想控制局面,已經晚了。

危難之際,我對那蛇魄呼救,卻看到它那蛇眼中陰冷的光。

我心中一寒,瞬間想起蛇類本是冷血。地五仙中又屬柳仙最難惹難纏,以前它是迫不得已依附我,現在莫不是找到機會擺脫我的同時,另加放毒對我? 齊老一會兒看看馮香菱姐妹,一會兒又看看墨九狸和帝溟寒,很想知道墨九狸是怎麼制服這兩個丫頭的,又實在很好奇,馮香菱姐妹到底是真的聽話了,還是假裝聽話了……

開始的時候馮香菱姐妹兩人,還有些拘束和不好意思,可是吃了幾口之後,兩個人瞬間暴露了本性了,那裡還記得自己現在是婢女啊,吃的比主子還多,實在是因為太好吃了,她們從來都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

等到齊老回神,大部分飯菜都被馮香菱姐妹兩個給吃完了,齊老有些鬱悶,覺得這兩個丫頭完全是裝作乖巧的,你看看一點也不懂尊老愛幼啊!

就連墨九狸都有些詫異這兩個丫頭的食量不小呢,看著長的挺秀氣的,竟然還挺能吃!

直接把桌上最後一口菜吃乾淨,馮香菱和馮香雪才滿足的往椅子上一靠,這才驚覺墨九狸和齊老三人都在看著她們呢,馮香菱兩人一愣,隨即忽然間想到什麼,立即起身低頭不敢去看墨九狸和帝溟寒了……

暗罵自己竟然貪吃,把現在最重要的身份都給忘記了,馮香菱姐妹兩人心裡同時想的是,主子該不會是故意的,弄一桌子美食來讓她們吃的忘形,然後懲罰她們兩個吧,如果真的是這樣可就慘了……

「咳咳……既然吃飽了,你們兩個把桌子扯了,把碗洗了去!」墨九狸回神看了眼馮香菱姐妹兩人說道。

「啊……就這些嗎?」馮香菱獃獃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怎麼?嫌少?」墨九狸聞言笑著問道。

「不是的不是的,我們馬上就去!」 那些熱血飛揚的日子 馮香菱聞言立即說道。

然後跟馮香雪兩個人手忙腳亂的把桌子扯了,去後面洗碗去了,看到馮香菱姐妹戰戰兢兢的樣子,齊老好奇的看向墨九狸問道:「丫頭啊,你跟我說實話,她們兩個是怎麼回事兒啊?」

「沒什麼啊,就是齊老看到的那樣,你也知道我的情況,我是確實缺少兩個婢女的,剛好她們不長眼的送上門來了,齊老又不希望我殺了她們,那就只能讓她們給我做一陣子婢女了!齊老,覺得這樣不好?」墨九狸看著齊老笑著問道。

「好,非常好!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就太好了!你能幫著教育下她們兩個,我想院長也會感謝你的!」齊老看著墨九狸不像是說謊的樣子,立即笑著說道。

沒有人比齊老更知道馮院長對兩個女兒的無奈,現在墨九狸能夠制住她們兩個,齊老覺得真的是太好了!

「我也覺得這樣挺好的,有她們在,齊老晚上就不用總守夜了,交給她們就是了!」墨九狸看著齊老道。

「哈哈哈……好,那我一會兒就找院長下棋去,等到過段時間我再帶院長過來,看看她們的變化!」齊老聞言哈哈哈大笑的說道。

「好的!我會儘力讓他們變得乖巧的!」墨九狸聞言也笑著說道。

齊老吃飽喝足心情不錯,直接去找了馮院長下棋去了,我趁着意識還清楚,默唸咒語,幾乎是垂死掙扎!

好在,最終還是被我拼命控制了局面。

我覺得我將那試圖附身我的魂魄驅除出身體。

只是穩住心神後,再也不相信眼前的一… 至於守夜的事情,自然就落到了馮香菱姐妹身上了!而馮香菱姐妹不僅沒有覺得墨九狸的要求過分,反而覺得這樣才踏實,她們也不清楚為什麼有點害怕總是帶著笑意的墨九狸,但是就覺得墨九狸比帝溟寒看起來還要可怕一些的……

最主要的是墨九狸做的飯菜真的太好吃了!接下來的日子,墨九狸和帝溟寒依舊是白天在空間修鍊,晚上出來準備晚餐,隨著時間久了,馮香菱姐妹也終於明白了,第一天的時候,墨九狸不是故意做好吃的對付她們的,而是一直就是這樣過日子的……

慢慢的姐妹兩人不再拘束了,雖然開始想著別在丟人的控制自己的食量,但是一吃起來就給忘記了!每次吃完都十分的不好意思……

時間久了也就臉皮厚的完全不會不好意思了!偶爾墨九狸也會讓兩個人動手幫忙洗菜洗米等等,馮香菱姐妹發現原來做飯也有這麼多的學問,看到她們喜歡,墨九狸也沒吝嗇的開始教她們廚藝,雖然每次做出來的東西,賣相和味道都差了很多,但是好在她們學的認真,不斷努力去學,一點點也有了起色,做的東西開始能吃了……

用墨九狸的話來說就是沒有什麼天賦,但是好在夠努力,因此學會做飯是早晚的事情,也讓馮香菱姐妹信心大增,學的更加賣力了,而且現在她們也不像開始那麼害怕墨九狸了……

不過現在她們覺得墨九狸親切了,可是帝溟寒似乎更可怕了,因為每次她們學的不好,有事情想問墨九狸的時候,帝溟寒都用一種她們搶了他媳婦兒的眼神,冷冷的看著她們兩個,讓馮香菱姐妹也是亞歷山大的很啊……

轉眼間,墨九狸和帝溟寒已經在雲海學院安靜無波的生活了大半年的時間了,而墨九狸肚子裡面的寶寶還是沒有出生,如果不是因為墨九狸知道自己的身體和寶寶,都安然無恙,可能會著急的,不過寶寶雖然沒有出世,現在卻已經微微顯懷了,前幾天馮香菱姐妹剛得知墨九狸懷孕的時候,簡直驚呆了……

這半年的時間,她們姐妹兩個被墨九狸調教的,簡直大變樣了,不僅實力被墨九狸給的丹藥增加了許多,還做得一手好菜,重要的是她們身上那些戾氣,和傲慢等毛病全部消失不見了!如果不是因為半年前齊老和馮院長出門去了,一直沒有回來,看到她們姐妹的變化絕對會大吃一驚的……

現在姐妹兩個人也不那麼害怕帝溟寒了,因為她們知道帝溟寒就是一個妻控,最不喜歡她們膩著墨九狸了,雖然帝溟寒的冷眼沒減少過,不過兩人的臉皮很厚,還是喜歡膩著墨九狸……

因為墨九狸現在簡直就是她們兩個人的偶像,從小到大,連她們的父親,都沒有讓她們如此崇拜過,在她們眼裡墨九狸絕對是世上最厲害最完美的女神,沒有之一, 現在知道墨九狸懷孕了,兩個人比墨九狸還緊張,墨九狸有點動靜都擔心的不得了……

連墨九狸都有些意外,這兩個人丫頭跟自己之間的關係,能變得這麼好,對於她這個冷情,不太擅長社交的人來說,只是半年就跟馮香菱姐妹成為關係不錯的主僕,讓墨九狸也是微微意外的……

帝溟寒也是看到馮香菱兩個人是真心對待墨九狸的,所以現在冷眼歸冷眼,但是對她們的態度倒是好了許多!

「主子,你們有沒有給寶寶起名字啊?」香菱看著墨九狸的肚子好奇的問道。

「還沒有呢……」墨九狸聞言說道,自己不得不承認起名方面實在沒什麼天賦。

就連寶寶的名字,也經常被吐槽不好聽,所以猶豫要不要改名!墨九狸看了眼一邊的帝溟寒:「名字交給你了!」

「好的。」帝溟寒微微一笑的說道。

「好想知道這個小傢伙什麼時候才能出來,一定超級可愛的!」香雪也在一邊期待的說道。

雖然她們姐妹活了幾千歲了,但是她們都沒有成親,因為沒有遇到過適合的人,她們周圍都是學院的弟子,而進入學院的弟子,都是為了離開雲上界的,每一個人都忙著修鍊,完全沒有心思談論男女之情的……

所以,現在知道墨九狸懷孕了,對於姐妹兩個人來說十分新奇,也十分期待!除了她們小的時候,她們也沒有見過別的小孩子了,真的好想看看墨九狸的寶寶,會是什麼樣子的……

看到香菱和香雪的樣子,墨九狸有些無語,覺得這雲上界的人對孩子真的是有著特別的熱忱啊!不過墨九狸想想也就釋然了,修鍊的實力越高,壽命無限的延長,反而親人就會越來越小,而很多強者可能在自己的實力沒有滿意之前,都不會選擇成家的,可是等到他們達到一定高度后,適合的女人就越來越少了,即便找到女人,懷孕的幾率和能成功產下寶寶的幾率也不大……

至於為什麼,墨九狸也說不好,總之她在天地九神訣了解到的是,實力越強大的人,越不容易有子嗣的!

這時,忽然間一陣喧嘩聲傳來,馮香菱和馮香雪微微皺眉,在這裡能聽到喧嘩聲音的話,那麼對方應該在院長的院子,或者學院的煉丹堂,距離馮院長住處不遠的地方……

「你們兩個去看看……」墨九狸想到兩個院長都不在,於是看著馮香菱兩個人說道。

「好的,主子!」馮香菱兩個人也有些好奇,於是轉身離去。

墨九狸和帝溟寒也沒多想,畢竟他們來到學院后,一直覺得學院十分安靜,所以兩個人覺得可能這裡的人少,加上大家都想離開這裡,可能都在拚命修鍊呢,自然也就沒有那麼多的是非了,不然這裡連幫派什麼的都沒有,就能看出來了……

所以,帝溟寒就陪著墨九狸坐在院子裡面曬太陽,因為墨九狸的肚子一天天大起來, 大千世界真是無奇不有,有許多事情說不清楚也實在是難以說清楚!就像我充滿離奇的人生!

我叫巫南南,出生在廣西省一個貧窮的農村,家裏祖上世代都是行醫之人,到了爺爺那一代,爺爺卻轉了行。

在當地人眼裏爺爺就是當地有名的貨郎,可誰也不知道我爺爺背後有個不爲人知的身份——“陰差”。

因爲陰陽相隔,在一些人將死的時候,鬼魂都是由活在人間的陰差去抓,然後再交給鬼差帶走。

正是爺爺這個特殊身份,導致了我和別人不一樣的人生。

據說我生下來那天,接生婆只匆匆看了我一眼,就嚇得驚叫“娘哎,嚇死人咧!”,喊完連白眼珠都翻了出來。

奶奶聽見動靜,還以爲我娘不行了,結果她衝進來瞧見我的第一眼,也嚇得背過氣去。

等醒來,奶奶就嚎啕大哭,騎坐在門檻上臭罵着我爺爺造孽遭了報應啥的!

騎馬似的坐在門檻上罵人,在我們當地是一種極爲惡毒的罵人方式。除非自此老死不相往來,若不然再大的仇恨,也不會如此!至於爲什麼?原因似乎極爲神祕,很多人都忌諱談這些!

奶奶以那樣惡毒的方式罵着爺爺,爺爺只是白着臉,尷尬的傻笑。

然後默默的從奶奶手裏,將我接過去,之後就帶着我進了大瑤山。

這一呆就是十七年,直到爺爺去世。

爺爺去世前,才眼裏含着淚的對我說,他生前錯辦了一檔子事,結下了冤孽,以至於我一生下來就是個死去的人!說我是來要債的,活不過十八歲!

我聽完瞪大眼睛,有些莫名的瞧着爺爺,看到爺爺將死,我眼裏凝成一片片的霧氣,卻始終沒有淚。

爺爺讓我將櫃子裏的木盒拿出來,裏面有一隻銀鎖。

爺爺說讓我憑着這把銀鎖去瑤族村寨找叫阿嬤的巫婆。

求她在我十八歲生日那天前幫我改命,助我成爲一名“冥女”,也就是俗稱的“陰差”。這樣我還能多活幾年,要不然也就只能早死早投生了!

爺爺說完這些就死去了。看到爺爺死去,我雖然傷心難過,但再傷心,我也只是像沒有淚腺的魚一樣,不會有眼淚。

將爺爺埋葬以後,我收拾行李準備去找爺爺所說的那位叫阿嬤的巫婆。

剛要出門,就來了一對受傷的男女。

那個男人雖一臉血污,仍是俊美無儔,軒軒韶舉,全身散發着一種驚世駭俗的絕世風姿!

他懷中抱着那個女的,也生的嬌美動人,只是奄奄一息。

不知道他們從哪兒聽來的,說我爺爺能起死回生的本事,這一趟冒着生命之險進山,經過千辛萬苦纔到這裏!

我初聽一愣,後來就明白這男人找錯了地方。山裏確實有個名醫,但那是在山另一邊的山村。

別說爺爺現在已經不在世了,就算在世,爺爺那樣的身份,又怎麼會救得活人呢?

我一眼看過去,那女的眼神已經散了,根本救不活了。

我當時就想該死的已經註定要死,何必爲難還活着的人?

所以我也沒告訴那個男人走錯地方,直接告訴他別幻想什麼了,他那女人已經不行了。

可是好心惹禍,那男人一把抓住我的肩膀,吼道,“她還活着……你爲什麼不肯救她?”

我繼續打點我的行李,說過的話,一遍即可懶得重複。

男人動怒,全身上下散發出來的冰冷,似乎可以凍結一切,冷眸卻在燃燒着兩撮火焰,似乎頃刻間就能將人燃燒貽盡。他對我吼着,“你們不是醫生嗎?醫生的職責不就是救人嗎?”

我勾勾嘴角輕輕的笑了,“我救人是情分,不救則是本分!她死或者不死,和我有什麼關係?”

“你……”男人因爲我的話,雙眼裏的怒火燒了又燒,卻已經說不出什麼話來!

“瑾……”女人虛弱的喊着男人的名字,一雙眼睛裏集滿了淚光,睫毛抖了下,珍珠般的淚水就從眼睛裏滾落下來。

我望着那個女人的眼淚,有些呆住,那眼淚是我從來沒有的!我羨慕她!

這時,男人像根兒木頭似的杵在我面前,那臉僵硬着,我正好奇他想要做什麼?冷不丁他突然“噗通”一聲對我跪下。

他這一跪下,那個快剩半口氣的女的,一下子睜大眼睛,好像那男人對我跪下是什麼驚天動地的事兒,驚叫着說什麼不可以!

我撇撇嘴,有些不以爲然。

男人對女的溫柔的笑了一下,然後對我說他以前不懂珍惜那個女的,直到她捨身救他,他才幡然悔悟等等,說只要我能救了那女的,讓他做什麼也行!他不希望剛剛明白什麼是愛,卻就此成了遺憾!

我聽完,聳聳肩,“那又怎麼樣?和我有什麼關係?”其實我更想說的是,你珍不珍惜,那女的該死還是要死的!

男人一把拖住我,臉憋得紅紅的,過了半天才湊近我低聲說,“如果我答應娶你呢!”

我看瘋子一樣的瞧了男人一眼,他真是嚇到我了,用這樣好笑的理由。

我微勾嘴角笑得有些輕蔑,“你以爲你是誰呢?”

男人被我激怒,拳頭攥緊,骨節“咯咯”直響。我挑起雙眸冷冷的瞧着男人,男人此時是野獸,我卻是清風小溪。

兩個人就這樣一火一冰的瞪視着。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男人絕望的笑了,那笑容笑得奇異,笑得妖嬈,在那一刻,我竟然有種說不清的感覺,感覺從來都不會跳動的心,似乎動了一下。

即使我很快明白那是幻覺,我還是改主意了。我騙男人說我熬了一副藥,讓男人餵給女人服下。我哪裏懂醫術,那所謂的藥其實我用招魂符做的符水,能將女人的失散的七魄暫時召喚回來。效果一如迴光返照!

男人見女人喝完符水之後,立即精神許多,抱着女人流了許多眼淚。

我伸手蘸了一下男人的淚水,含到嘴裏,那味道是鹹澀的!

晚上,女人也以爲自己好了很多,洗乾淨了臉,對着鏡子照呀照的,一個勁兒的說自己憔悴了,不美了!

我在一邊打了個哈欠,輕哼,“都要做鬼的人了,美或者不美都是那個死樣子!”

女人的手一抖,鏡子掉到地上打破了。

男人有些心疼的安慰女人說,“她是個野人已經夠不幸的了,何必跟她這樣可悲的人一般見識!”

我笑得清脆,略含嘲諷的望着那個男人說,“你就是這樣報答我嗎?”

男人臉色一僵,垂下眼瞼,我即看不到他那深邃如星空般的眼睛。

女人好不容易睡下,她佔了我的土炕,我就只能搬到爺爺的那間去住。那個男人尾隨我進來。臉色冷的像寒晨的霜氣,“我會履行承諾的!”說完就像下定什麼決心似的,將衣服慢慢的脫了下來。

我第一次瞧見男人的全部身體,他站在那裏如一尊完美的雕塑,身上的小麥色的肌膚,在月光下閃閃發光。我好奇的瞧着,伸手戳戳他胸口的肌肉,堅實的就像是牆壁。

男人就像是上刑場似得,一咬牙一閉眼的抱住了我。

男人的嘴脣碰觸我身體引的一陣很癢的感覺,我忍不住輕笑,可下一刻,我就緊緊的皺起眉頭,好痛……

我痛得慌了神,用力想要推開他,踢開他。

然而,他卻有本事讓我動彈不得,我微弱反抗的已經改變不了什麼?原來這就是他說娶我的代價嗎?如果早知道這樣,我會在他說那句話的時候,用笤帚抽他的嘴巴……

我張嘴,狠狠咬住他的肩膀,之後一股濃烈的血腥味滾進我的嘴裏。但是,他連哼也沒有哼一聲。

我漸漸昏沉起來,掙扎的更沒有底氣,嘴巴鬆開他的肩膀時,那月牙形的傷口滲出的血水和汗水一起從他肩膀上滴落下來,掉在我雪白的肌膚上,那血珠就像是一朵朵妖嬈魅惑的曼珠沙華……,好美!

我有些迷離的時候,屋裏突然傳來一陣細碎聲音。我猛不丁的睜開雙眼,就看到一張白的像紙片的臉上,一雙紅眼珠正死死的盯着我們。

(推薦票在哪裏?來一筐!)

《陰差冥女》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雖然墨九狸也時常修鍊,但是他們在空間修鍊一段時間,就會出來休息幾天,並沒有一味的修鍊……

「我覺得自己的靈力,都被小傢伙吸收了!之前修鍊了那麼久的靈力,我自己所剩無幾,都被小傢伙給吸收了!」墨九狸看著帝溟寒說道。

「這麼說我們的寶寶,一定會跟他姐姐一樣,出生就是一個天才!」帝溟寒聞言笑著道。

「寶寶知道,一定會很開心的!」墨九狸有些想念寶寶的說道。

「放心吧,寶寶長大了,不會有事的!」帝溟寒從後面抱著墨九狸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