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駕車,上高速。

一路狂飆。

2010年,高速上的監控也不嚴。

有攝像頭的地方不多,即使有,踩剎車就行。

邁巴赫,如黑亮的閃電,一路急行。

七百公里,也是小意思了。

也感謝晨跑,讓身體素質提升了不少。

一口氣,開了四個小時。

還差三十公里,到達省城。

宋三喜還是在服務區停了一下。

在車裡,拿出錢永宏給的中華煙來。

「這孫子要孝敬咱,咱也就抽抽,提提神」 潮濕的泥土,有些發霉的空氣。司熏抬頭看見了一個黑色袍子的背影,和一個沒有鼻樑的怪物。她的瞳孔劇烈收縮了一下,這裏是尖叫棚屋。司熏用力搖了搖頭回憶起自己昏過去前看到的畫面,一群泡在水裏一樣結痂的手把自己拖進黑暗,漂浮着的黑色斗篷下沒有五官只有嘴巴的東西親上了自己……

「攝魂怪,我應該在幻覺里,我要出來,拜託想一些快樂的事情。」司熏下意識閉上眼睛。

可是哪怕她閉上了眼睛依舊看到了他們兩個人,伏地魔揮動了魔杖。那條大蛇撲向西弗,司熏想要扯住斯內普的腳踝讓他躲開這致命的一擊,但是自己的手卻穿過了他。

「不,不,求求你。」司熏看到了斯內普驚訝的表情和脖子上的傷口。

她努力想要捂住可惜只是枉然,她終於崩潰了哪怕內心有一個聲音一直告訴自己這是絕望的幻境。

「司熏,司熏!」熟悉的聲音撕破幻境到達她的身邊。

時間推回十分鐘前,剛剛被司熏關上的門出現恐怖的裂痕,斯內普破門而入,埃爾默默默的用身體擋住露易絲。

「司熏呢?」斯內普少見的慌亂

「不是找你去了嗎?真可笑,喜歡人也要看看她身邊都是什麼牛馬才行,司熏聽見你被莉莉他們關在門外匆匆忙忙的就出去了。」埃爾默

「你沒看見她嗎?」露易絲探出頭問他

斯內普沒有說話他扭頭就跑向了另一個車廂,快一點,再快一點,斯內普在心中默念。

「呼神護衛!」斯內普踏入車廂的時候看到了一群飄在空中的黑色袍子,其中一個正低頭貪婪的吞噬着手裏女孩的快樂,眼前的一切就像有人對準他的頭施了一記重咒一樣。

「不,求求你。西弗,求你,你不能死。」斯內普聽到女孩悲傷的聲音,他感到意外沒想到司熏最深的絕望居然是看到他死?他蹲下身小心翼翼的推了推司熏呼喊她的名字,女孩瞬間睜開了眼睛,看到是他后不敢置信的摸了摸他的下巴,然後一臉冷靜的爬起來,她爬起來走了幾步好像想到什麼一樣掏出了魔杖對準了一個門。

「四分五裂。」司熏心情極差的把莉莉他們車廂的門爆破了,她根本不敢看身後斯內普的眼睛。

「哦!看莉莉我果然說的沒錯,他們斯萊特林……」詹姆立馬跳起來

「無聲無息」司熏直接把詹姆禁了言

「你們安全了,膽小鬼,喂,西里斯我覺得你應該去找你的未婚妻報個平安,我聽別人說斯內普過來找你們,就急匆匆的趕過來,還沒來得及看他們受到攻擊了沒。」司熏因為剛剛脫離攝魂怪嘴裏的哭腔還在。

西里斯這才意識到事情不對,他猛地起身:「出了什麼事?」

「有人模仿斯內普求救,我離你們車廂近聽見了趕過來正好落到攝魂怪手裏,要不是西弗怕我停電害怕來找我,我早就瘋了。對了,你們跟班彼得呢?你們把門堵得那樣緊沒考慮到萬一是他來找你們?」司熏暗示道

「他?一般遇到這種事情,他早就躲好了,我先去找吉納維芙。」西里斯長腿一邁還沒出門就被一拳揍了回去,他捂著鼻子震驚的看着外面的人。

「西弗?!」莉莉以為是斯內普動的手。

「閉嘴,是我,我不敢相信!西里斯!你居然在這種時候把你同校的好友關在門外!」吉納維芙尖叫道

西里斯連忙解釋:「不是,我以為是……」

「你以為什麼?那麼大一聲尖叫我都聽見了!」吉納維芙頭髮凌亂。

「他以為是我搞的怪,你要理解格蘭芬多腦袋都不怎麼好使。」斯內普

吉納維芙的眉毛都要立起來了,她沒有再理西里斯,她仔細檢查著司熏生怕她有什麼後遺症。

這時盧平也從黑暗之中的趕了回來:「我去通知老師這邊停電了,OMG,司熏發生了什麼?你怎麼滿臉都是淚痕?」

司熏簡單的複述了一下自己發生的事情,當然經歷攝魂怪的後遺症就是司熏現在開口就是哭腔和顫音,誰都不難看出來當時她自己經歷了多麼絕望的事情,吉納維芙心疼的攬住她,想到了西里斯以後有可能也會經歷這一遭她鼻頭一酸,扭頭惡狠狠的瞪了西里斯一眼。

「我無法容忍,也沒法理解,特別是你,你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聽到司熏尖叫的情況下,不僅不開門,甚至一點措施都沒有做。」吉納維芙深吸了一口氣「我覺得我們的訂婚宴可以推一推了。」

「推就推反正小爺我本來就不想和食死徒家庭聯姻。」小天狼星愣了一秒后滿不在乎的說

吉納維芙沒有哭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小天狼星,就在小天狼星覺得她會把自己在變出狗耳朵的時候,吉納維芙轉身走了。司熏直接翻了個白眼,也跟着走了出去。

盧平:「司熏,這個吃下去會好一些。」

司熏看着手裏忽然塞進來的巧克力蛙,百感交集忽然有了一種盧平果然從一始終的善良正直啊的感慨,她笑了笑:「謝了。」

回到車廂吉納維芙認真的檢查了一下司熏,發現她左胸口有一個燒焦的痕迹:「OMG,看起來是黑魔法的痕迹,你為什麼剛剛不告訴我們?有沒有哪裏不舒服?」

「實際情況是我都不知道自己被黑魔法揍了,我明明中的是繳械咒。」司熏尷尬的說

斯內普低下頭仔細觀察了一下,又聞了聞忽視吉納維芙開玩笑的露出看變態的表情:「怪不得你們車廂離他們車廂有一定距離,你會聽見他們交談的聲音。在對角巷你遇沒遇到什麼奇怪的事情?」

「說到這,當時遇到詹姆后我又去給咱們幾個人買雪糕,當時有一個人撞了我一下,都沒道歉就匆匆忙忙走了。」司熏

「等到了學校,你去我寢室找我,我給你拿幾瓶葯,現在你因為興奮不覺得,但是過一段時間遇到攝魂怪的後遺症會出現。」斯內普

「好」司熏乖乖點頭

「快說一個假期后你們倆怎麼回事,相處模式也太像一家子了吧。」吉納維芙狐疑的看着他們倆

「因為斯內普搬到我們家隔壁住了啊,現在我們才是鄰居。」司熏啃了一口盧平給的巧克力蛙。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蔣飛看着他滿寒殺氣的笑容,通體一顫,背脊一陣發涼,直接閉上了嘴巴。

「今天我是來算賬了,識趣的就都給我滾,不然別怪我不客氣。」柳浩然收回笑意,滿臉殺氣地看着蔣飛三人,誰敢動手,他就不客氣一起揍。

而余泰立瞳孔一縮。有那麼一瞬間,他好像看到了閻王對他招手。

今天晚上他恐怕是在劫難逃。

門口的保安蠢蠢欲動,想要進來。但是都畏懼劉清泉的殺氣。只能站在門口看着余泰立被人打。

柳浩然一步一步的走過去,余泰立已經縮到了牆角里,在縮就要進牆縫了。

「你……別過來。」

「你喜歡蔣星可以自己憑本事去追,可是你千不該萬不該,想要殺我的時候,卻動了我的妻子。」

柳浩然還記得那天蘇紫曦的驚恐的神情。這筆賬,這才是他來找余泰立的主要原因。

余泰立眼眸徒然放大,想要趁著這個機會跑,但是沒有邁開腳步,柳浩然上去就是一腳,直接給踢到了另外一邊。

余泰立再次摔倒在地,捂著胸口,痛苦不堪。

萬林見狀,想起來萬啟明的話,讓他不要去惹怒柳浩然,可是看到余泰立這個樣子,於心不忍。

「柳浩然,你夠了,這裏可不是你的地盤,不是你動手就能動手的。」

柳浩然不以為然,「他找人殺我,難道就不是說動手就動手嗎?我現在可是有證據在手,說白了。如果我拿到警察局裏,余泰立先生,你說你辛辛苦苦維持的形象會不會毀於一旦了。」

余泰立聽言,全身發冷,他的形象……

蔣飛和趙啟泰對視一眼,現在他的形象早就沒有了,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余泰立會派人去殺柳浩然。

萬林還想開口,卻被趙啟泰給攔住了,人家的恩怨他們不會參與。如果真的說了,也未必會有好果子吃。

屋子裏頓時氣氛變得沉寂下來,余泰立對着萬林他們使用眼色求助,三人都是無能為力的樣子。

但是萬林還是很有義氣的給打電話報了警。

這樣舉動被劉清泉給發現了,搶過來手機直接給丟掉了,陰沉的嗓音響起,「萬先生,我家先生在算賬,請你不要打擾。」

萬林瞪大眼睛看着不知道什麼時候過來的人。張大嘴巴,硬是說不出一句話來。

柳浩然這邊不等余泰立求饒,直接走上前抓着他的胳膊,手上一用力。

骨骼斷裂的聲音很大,屋子裏的人都疼的一清二楚的。

萬林等人聽着這個聲音,感覺自己的胳膊也像是硬生生被人給掰斷了一樣。

余泰立立即發出一聲痛不欲絕的慘叫。迴音久久沒有消退。

柳浩然之前是廢了楊輝的腿賠給他母親,但是現在他要了余泰立的胳膊,就是為了蘇紫曦。

他可以不在意別人怎麼對他,唯獨他的親人,絕對不能觸碰。

余泰立怒喝一聲,「柳浩然……」

他憤怒的眼眸里浮出紅血絲,也隱忍着自己身上的疼痛感。

「怎麼了?余泰立先生想嘗嘗這牢飯的滋味嗎?你找人收拾我可以,我來算賬就不可以?這是什麼規矩?」

柳浩然的話直接堵住了余泰立的嘴。

余泰立臉色發白,冷汗直流。整個胳膊都是懸掛在身上。樣子看起來很是狼狽。

他雙目赤紅的看着柳浩然,恨不得衝上前咬死柳浩然。

柳浩然嗤笑一聲,「你別這樣看着我。不知道的還以為你不服氣呢,如果不介意,我把那隻胳膊也給你卸下來如何?」

余泰立一怔。汗從臉頰流了下來。

柳浩然站直身子,俯視着他,「余泰立,你想報仇隨時都可以,但是你給我記住了,誰敢都給我的妻子,我讓他比死都難受,這條胳膊就算是讓我妻子受到驚嚇的賠禮,再有下次……」

柳浩然拿過桌子上的杯子,一用力,杯子直接粉碎開來。

感覺一吹就能散了。

萬林等人見狀,都莫名的寒意由心而生。嚇得一動都不敢動。

柳浩然看着他們都很害怕的樣子,自己的目的也達到了,就沒有再留下來的必要。

「劉大哥,我們回去。」

劉清泉沒有說話,乖乖的跟着他後面離開了包間,外面依舊是燈紅酒綠。誰也不知道這裏包間裏面發生了什麼事情,而門口的保安都像是見了鬼一樣,很自覺的讓出一條路來讓他們離開。

柳浩然恩怨分明,一碼歸一碼,誰得罪他,他就要找誰算賬,別人他也不會動分毫。

在柳浩然離開以後,萬林急忙送余泰立去了醫院,余泰立的胳膊是被廢了,手法奇特,就算是治療好了,他的手臂也用不上力氣。

也就是所謂的殘疾人。

萬林聽到后,心裏有些慶幸,那個時候他去罵柳浩然的時候,對方只是把他給丟出來了,沒有對他動手,不然現在殘疾的人就是他了。

蔣飛這邊回到家裏,看着蔣莫寒和蔣星兩個人坐在自家的沙發上,想起來今天晚上都是因為蔣星才讓余泰立被廢。

「叔叔。」

「小飛回來了。」蔣莫寒笑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