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騰!!!

在揭開蓋子的那一瞬間,繚繞的霧氣,如同火山噴發一般,升騰而上!

在那白蒙蒙的霧氣中,五個評委彷彿看到了漫天的仙子,在撒著鮮花,而她們飛去的方向,正是一座雄偉的天宮!

「這……這是什麼情況!」管虎驚駭的失聲尖叫道。

鹿一凡微微一笑。

仙鍋做出的食物,果然沾染了天庭的仙靈之氣!

只不過這種仙靈之前,只能讓人在感官上略微感到賞心悅目罷了。

當霧氣散去,齊媚盯著碗里看,不知為何,嬌軀之內湧現出一股熱流。

這股熱流讓她豐盈的雙腿不由的狠狠夾緊才稍稍感覺舒服一些。

「各位,請品嘗我的這碗『六欲陽春麵』吧!」鹿一凡詭異的笑著,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蔣仁建不屑的夾起一根粗大的麵條,厭惡的說道:「這種也能叫面?小吃攤上隨便擀的麵條都比這好吧!」

言罷,他夾起一根面,放入口中,臉上仍是那種厭惡的表情。

突然!

蔣仁建感覺自己眼前一黑!

當他睜開眼時,發現自己的身體變小了,周圍的環境也變到了一個老舊的小平房內。

「仁建,來,吃面了!」

一個和藹的中年女子,端著一碗飄著蔥花的清湯麵,來到了蔣仁建的面前。

蔣仁建一看到她的面容,一下子抑制不住的淚流滿面了。

「媽!」

周圍的觀眾不禁詫異的看著蔣仁建。

怎麼這蔣大廚突然淚流滿面,還不停的叫著媽呢?

當那一口麵條吃完之後,蔣仁建睜大了眼睛,指著鹿一凡,顫抖的問道:「你……你在這裡面下藥了?」

鹿一凡搖搖頭,輕笑著道:「一直以來,我都在思考,什麼是廚藝的最高境界。

後來,一位大師告訴了我,廚藝的最高境界,就是將情緒融入食物之中!

讓食客在吃食物之時,感受到食物的七情六慾!

您的這碗,乃是六欲陽春麵中的思念之面,在品嘗麵條的說話,您可以盡情的享受思念的感覺。」

將七情六慾融入食物之中!

在場的所有人聞言,全都震驚了!

這都能做得到?

這特么還是人嗎?

蔣仁建聞言,不再猶豫,大口大口的吞吃著那碗面。

一邊吃,他還一邊哭著,笑著,一邊訴說著對母親的思念。

在場的人都知道,這蔣仁建小時候窮,母親為了養育他成人,早早就把身體給累垮去世了。

以後的每一年裡,蔣仁建都會在母親生日這天,免費宴請天下母親,以表達自己對母親的感激之意。

一碗麵條吃完之後,蔣仁建流著淚道:「小兄弟,謝謝你!謝謝你讓我再次感受到母親的溫暖!」

(本章完) 「那麼,蔣大廚,兩位參賽者的面都品嘗完畢了,請告訴我,你認為鹿一凡和盧廣鍾誰的麵條更勝一籌呢?」管虎笑著道。

聞言,蔣仁建眉頭稍皺。

尤其是當他不經意掃過盧廣鐘的臉時,表情更加不自然了。

俗話說拿人手短,吃人嘴軟。

按理說,拿了人家的錢就應該給人家辦事。

可鹿一凡的面實在太好吃了,尤其是那種思念帶來的衝擊力,遠非盧廣鍾能比的!

掙扎猶豫了好久,蔣仁建又喝了一口鹿一凡的那碗六欲陽春麵的麵湯,腦海中,浮現出了母親臨終前,留給自己的遺言。

「孩子,娘不求你飛黃騰達,出人頭地,只想你為人做事能夠無愧於心。」

當想到母親的遺言時,蔣仁建兩行熱淚盈眶,喃喃道:『娘,兒子做了錯事了!兒子一定改正,您在天上一定不要為兒子失望啊!』

約莫三分鐘后,現場的氣氛已經緊張到了極點。

卻見蔣仁建一抹眼淚,堅定的說道:「我選鹿一凡!」

「什麼?!」

盧廣鍾登時驚呆了!

錢你都收了,到這個時候居然選了老子的對手!

這特么是什麼情況啊!

沒想到你蔣仁建濃眉大眼的,居然也叛變革命了喂!

管詩涵臉上的笑意根本抑制不住!

五位評委搞定一位了,只要再搞定兩位,那自己豈不是就……

想到這,管詩涵媚眼如絲,嬌羞的望了望鹿一凡那俊美的面龐,小心肝跳的極為快。

「好,鹿一凡得一票。下面,請錢大廚品嘗並作出選擇。」管虎輕捋鬍鬚笑著道。

盧廣鍾感覺事情不太對勁,立刻拿起手機給錢亦兵、齊媚和沈萬三了一條簡訊。

「三位,拿人錢財,與人消災,如果你們跟蔣仁建一樣不識抬舉,就休怪我盧某人無情了!」

那簡訊里,還附帶了一張血煞的龍紋黑貼。

收到簡訊,三個評委的表情明顯凝重了不少。

錢亦兵深吸一口氣,打開鹿一凡的那碗面,盯著裡面看了一眼。

「看起來很一般的樣子嘛!」錢亦兵不屑的說道。

然而當他吃下第一口之後,手卻像汽車的動機一樣,根本停不下來了!

「怎……怎麼會這樣!我的手,我的手不受控制了!

這麵條的Q彈程度,實在是酣暢淋漓,這裡面飄著的蔥花更是讓人胃口大開啊!!」

在那一瞬間,錢亦兵腦海中出現了幻覺。

他好像變成了古代戰亂時期,餓的前胸貼後背的流民。

突然間,出現在他面前了一碗美味無比的面!

他吃啊吃,怎麼吃都吃不夠!

一碗麵條下肚,連湯水帶蔥花都一丁點不剩的全部吞入了腹中。

錢亦兵感覺依然不滿足,眼睛通紅的望著其餘幾位評委的麵條,恨不得現在就撲過去,搶走他們的陽春麵!

「錢大廚,您怎麼了?」沈萬三額頭流汗的望著錢亦兵問道。

他的眼神,讓沈萬三想到了曾經在非洲大草原上看到的兇惡的獅子!

理智終究讓錢亦兵忍住了心中的欲(和諧)望,可他握著筷子的手,依然抖動個不停。

「呃……錢大廚,輪到您選擇了。」 讀檔2013 管虎道。

「你這碗,是什麼面?」錢亦兵喘著粗氣,艱難的問道、

「我在這碗面里,融入了貪婪的情緒。姑且就叫它六欲暴食陽春麵吧!」鹿一凡淡淡道。

「原來如此……怪不得,我會吃完了還想吃,那種渴望程度,幾乎快讓我瘋掉了!」錢亦兵說道。

最終抉擇的時刻到了,管詩涵、盧廣鍾等人全都一瞬不瞬的盯著錢亦兵。

卻見錢亦兵手中握著的筷子幾乎快被握爛了,最終,他才極不情願的說道:「我選盧廣鍾!」

「好,盧廣鍾得一票,現在比分為一比一平。」管虎道。

當宣布抉擇之後,錢亦兵好像進行過一場惡鬥一般,一下子癱坐在了太師椅上,再也沒有任何力氣了。

跟自己的欲(和諧)望作對的感覺,實在太難受了!

接下來,管虎這個最為公平的評委吃了鹿一凡含有幸福情緒的陽春麵后,幾乎是哭著宣布選擇鹿一凡的。

而沈萬三因為遲到了含有憤怒情緒的麵條,指著盧廣鐘的鼻子,將他狠狠臭罵了一頓,差點就把盧廣鍾賄賂他的事情給抖露出來了。

沈萬三和錢亦兵一樣,痛苦的選擇了盧廣鍾。

場面打成了二比二平。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齊媚這個********,身材玲瓏的極品熟(和諧)女身上。

齊媚暗暗冷笑道:「我是絕不會出任何差錯的!任何情緒,都影響不到我!」

可端起麵條,聞到那碗陽春麵里飄散出的香味的那一瞬間,那股之前莫名在體內流轉的熱流,再次讓齊媚的皮膚上,覆蓋了一層淡淡的粉色。

吸溜,吸溜。

冷笑著吸了幾根麵條后,齊媚不屑的說道:「什麼嘛,不過是普通的……呃,啊~~~~~」

話還沒說完,齊媚突然像是被什麼東西侵犯了下體一樣,整張臉都變得潮紅一片了!

她彷彿看到了鹿一凡所做的陽春麵,變成了無數根粗壯的觸手,將她的嬌軀纏繞的緊緊的!

那些觸手,在不斷邪惡的侵犯著她,讓她感覺全身都像觸電一樣!

「怎……怎麼會這樣……這面……啊~~~」

下一刻,齊媚現自己竟然濕了!

而且如洪水泄閘一般,一不可收拾!

她捂住自己的旗袍,拚命的掩飾住自己的尷尬,並且不斷勸告自己說,這面不能再吃了!

可是那種酣暢淋漓的高(和諧)潮感,讓她的手不自覺的又拿起筷子,不斷的吸溜著麵條!

越吃,齊媚臉上的潮紅越濃,洪水泛濫的越是厲害!

因為這感覺太過強烈了,齊媚的呼吸粗重的簡直不像話,連帶著將她那碩大無比的雙峰,抖動的劇烈之至!

砰!

在吃到半碗麵條的時候,齊媚終於因為嬌軀顫抖的太過強烈,竟然將胸口的紐扣給爆裂開了!

「卧槽!爆衣了!」

「我以為動畫片里都是騙人的,沒想到今天親眼看到了這一幕!」

「吃麵條竟然能爆衣!」

「鹿一凡的麵條無敵了啊!」

(今天去相親了,是一位小學老師。人家跟我攏共聊了十分鐘,然後就gg了……心情很差,實在碼不出來字了,今天就兩更了,調整狀態,明天4更補上。哎……我有那麼丑嗎?)

(本章完)

記住手機版網址:m. 怎麼會這樣……

為什麼我吃了這麵條,滿滿的都是羞恥的感覺……

還有這身體上的愉悅感是怎麼回事?

即便衣服已經爆了,兩顆白球已經露出大半在外面了,即便是洪水已經泛濫的連齊媚屁股底下的太師椅都弄的潮濕一片,可她仍然不停的在吃那碗面!

這個時候,齊媚吃的已經幾乎翻白眼了,一臉被玩壞了的樣子。

在她的腦海中,彷彿看到了無數個身體是麵條,臉卻是鹿一凡的猛男,騎在她的身上,不斷的玩弄著她。

「那些麵條……讓我感覺好舒服……我好多年已經沒有享受過這種快樂的感覺了……」齊媚一邊哭著,一邊呻(和諧)吟著,一邊拚命的吃著麵條。

盧廣鍾見到齊媚這如同走火入魔的樣子,心驚動魄的喊了一聲:「別吃了!」

再吃下去,可就要出大事了!

一聲暴喝過後,嘴角還留著一絲麵條的齊媚抬頭看了一眼盧廣鍾,然後又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那碗麵條。

蔥白的手掌都顫抖了的齊媚,始終放不下那碗麵條。

可理智讓齊媚狠甩了幾下腦袋,一邊吃著面,一邊說道:「我……我選擇盧……」

「等一下!」

未等齊媚說完,鹿一凡走到她的面前,輕輕的將她手中的那碗面搶了過來。

在那一瞬間,齊媚感覺自己的身體好像被抽離出了什麼重要的東西一般,嬌軀內一下子充滿了空虛寂寞冷的感覺。

是的,那種獨守閨房的空虛感,在感受過剛剛那種愉悅之後,一下子放大了千倍萬倍!

齊媚流著淚,伸著手道:「把麵條還給我!!」

鹿一凡嘴角微翹,淡淡道:「評委大人,貌似輪到你做出選擇了。

這樣吧,如果你想吃完這碗面,那就說明我做的麵條比盧廣鍾做的好,只要你選我,我就把這碗面還給你。

如果你選盧廣鐘的話,那麼這碗麵條,我只好倒掉了。」

說著,鹿一凡像是示威一樣的,對著一邊的垃圾桶,緩緩傾斜那碗面。

「白痴嗎?誰會因為一碗面而受到你的威脅?」盧廣鍾內心無語道。

可他隱隱約約感覺到一股強烈的不安。

齊媚嬌軀劇烈的顫抖著,淚眼含波的望著那碗面,久久不語。

鹿一凡嘴角微翹。

傻子都能看得出來,你們幾個被盧廣鍾收買了!

敢聯合盧廣鍾來玩我?

今天老子就用一碗麵條玩死你!

「齊大廚,知道嗎,這碗面里我融入的情緒是情(和諧)欲。」鹿一凡淡淡道。

可這一句話,卻像晴天霹靂一般,轟在了齊媚的心中!

離婚這麼多年了,齊媚一直在忙著自己的事業,從未享受過男人的滋味。

正是因為如此,齊媚內心的欲(和諧)望日積月累,讓她在穿著打扮上變得極為風騷,舉手投足之間,都好像對男人說,來呀,來陪齊媚玩耍吧!

我想吃那碗面!

我想徹底墮落,享受情(和諧)欲給我帶來的愉悅!

齊媚像是中邪了一樣盯著鹿一凡手中的那碗面,神情恍惚道:「我選擇……鹿一凡!我想吃完這碗面!」

「很好,」鹿一凡笑著點點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