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高小秋皺眉看著這一大片的雲霧。

「這到底是什麼?」蘇紫影看著高小秋。

「這不是雲……」高小秋回答。

蘇紫影伸出手,空氣很潮濕,這個東西不是雲嗎?

高小秋的手中出現了一張紅紅紙,她咬破自己的手指,在這張紅紅紙上面畫了一個符記!

「去!」

她低喝一聲,紅紅紙飛出了高小秋的手掌。

這張紙直直的飛進了霧氣中。

「卧槽……妹子你是個大仙啊?」一個賭徒驚喜的看著高小秋。

高小秋沒有去理會他,霧氣中的干擾太嚴重了,她必須全副精神控制著紅紅紙!

「閉嘴! 國民校草的女友是霸總 不要說話。」蘇紫影呵斥道。

這個賭鬼自討了一個沒趣。

就這樣過了一個小時,高小秋突然睜開眼,她長長的吐了口氣。

「不行!範圍太大了……接觸不到核心區域。」她說道。

「那怎麼辦?」蘇紫影看著高小秋。

「必須要進去!」高小秋回答。

「可是船老大不可能進去的!而且這船上的人太多了……萬一裡面有危險怎麼辦?」蘇紫萱皺眉。 惹上神探貴公子 最後我又回到了客廳,連忙掏出手機撥通了知音的電話,電話撥通之後,知音的房間忽然響起了手機鈴聲,我連忙跑進去看了一下,只見她的手機放在桌子上,看樣子是沒拿。

我下意識的過去把手機拿了起來,掛斷之後看了一下,發現手機停留頁面是一條信息,上面就一個地址。

我看了一下發件人,備註是“大冰師兄。”合計着知音被大冰叫出去了,只是不知道這半夜三更的,大冰把知音叫出去幹嘛?而且還揹着我?

本能的我感覺不對勁,連忙翻上一條信息,大冰發過來的是一張照片,看到這張照片我頓時神色大變,因爲照片中的人,有一個竟然是我,另一個,則是林新月,照片中兩人看起來很親暱。

我連忙直接用知音的手機撥通了大冰的電話,肖成上次跟我說過,如果遇到另一個我,一定要千萬小心,現在這傢伙出現了,照片中跟林新月在一起的人,顯然就是另一個我。

大冰的電話是打通了,可是對面沒人接,我一邊不斷撥打着大冰的電話,一邊就連忙出了門,現在我必須趕去大冰發給知音的那個地址,西郊豪門別墅,我想知音已經去那裏了。

也不知道大冰到底知道了什麼,或者跟知音說了什麼,我敢肯定他們把那個和林新月一起的我當成了真的我,暫時我就叫他假李言吧,如果知音相信了那個假李言是真的我,那就麻煩大了,她一定會有危險。

我直接開車就趕去了豪門別墅,因爲心裏急,我車開的飛快,幾乎跟上了高速一樣,就在車子開過一個十字路口的時候,前面忽然閃過一個人影,我看着好像撞上了,但是車子卻沒有傳來震動。

我連忙踩下了急剎車,因爲踩得太猛,車子都打了一個圈,差點翻了出去。穩住之後我連忙朝後面看了一下,馬路上空蕩蕩的,也看不到人。

雖然心裏急得要死,但我也怕撞死人,於是下車看了一下車底,確定沒人之後,我才放心了,然後連忙上了車,繼續發動車子向着豪門別墅開去。

我也沒有去想剛纔到底是看眼花了還是咋回事,畢竟現在最重要的是趕到豪門別墅去,其他的事情我根本沒有心思去想了。

開了一段之後,不經意間我忽然從後視鏡裏面瞄到後面座位上有一個紅色的人影,下意識的我轉頭看了一下,可是後面座位上是空的,沒有人。

就在我回過頭來的那一瞬間,我看到前面馬路上忽然又出現了一個人,而且等我看到的時候,已經到車前了,是一個穿着紅衣服的女人,我都來不及踩剎車,就已經撞在了上面。

車子依舊沒有震動,我也沒有感覺到撞上什麼東西。這一次我明白過來了,那根本不是人,所以我沒有理會,繼續開着車子狂奔。

從後視鏡裏面我能看到那個紅衣女鬼又出現在了後面的座位上,不過我沒有理會她,這種東西你越理會越來勁,所以無視她就好。

過了一會之後,我發現那紅衣女鬼果然不見了,這時車子正好到了豪門別墅,我把車子停了下來,然後就下了車。

這豪門別墅以前據說是本地一個相當有錢的大富豪建造的,不過後來那富豪一家不知道什麼原因,竟然在一夜之間全都死了,而且這地方據說經常鬧鬼,也沒有人敢住進來,所以就漸漸荒廢了。

現在看起來,這豪門別墅已經非常殘破了,外面的牆上都已經長滿了爬山虎,幾乎覆蓋了整棟別墅,光從外表看起來就讓人感覺陰森森的,更別說裏面了,白天一般都沒有人敢進去。

我站在門口打量了一下,別墅大門都已經塌掉了一半,裏面一片黑糊糊的,什麼都看不見。

我也沒敢貿然進去,而是回到車裏準備找一個手電,誰知一打開車門,我發現那女鬼竟然又出現在了駕駛座上。

她的頭髮是披散下來的,蓋住了臉,我看不到,當然也不想看到,因爲想想肯定好看不到哪裏去,畢竟是鬼。

我覺得這紅衣女鬼要是能幫我去別墅裏面看看情況,那肯定再好不過了,畢竟她是鬼,能看到的東西我可看不到。

想到這裏我就跟紅衣女鬼說了一句,“你要是幫我一個忙,我也可以幫你了卻心願,讓你去轉世投胎。”

像這種長時間留戀於人世的女鬼,一般都是因爲心願未了,如果我能幫她了了心願,我想她應該願意幫我。

女鬼聽完之後擡起了頭,那張慘白的臉漸漸從頭髮裏面露了出來,雖然我早有心理準備,但還是被嚇得不輕,畢竟鬼這種東西,人看到了心裏總會有點恐懼。

紅衣女鬼張嘴說了一句什麼,不過她的聲音聽起來太飄渺了,那種話我完全聽不懂,而且陰慘慘的,搞得我有點滲得慌。

我直接擺了擺手,從車裏拿了一個手電說,“你要是願意的話,就跟我去一趟這座豪門別墅,要是不願意的話,你就走吧,也別纏着我了。”

紅衣女鬼聽完之後擰着脖子思考了一下,然後她點了點頭,下一瞬間就消失了,我一轉身發現她已經出現在了我身後,很突然的那種,搞得我心裏又是一緊。

我也沒有怪她,示意了一下就向着豪門別墅裏面走去,那女鬼則是瞬間會意了,身影一閃就已經出現在了別墅門口,然後又閃了一下,就徹底消失了,看來是進去了。

我打着手電在裏面看了一下,別墅裏面到處都是塵土,頭頂以上幾乎都被蜘蛛網罩滿了,也不知道這別墅荒廢多少年了。

我看了一圈,樓下什麼也沒有,於是我只好掏出手機又一次撥通了大冰的電話,這一次電話通了之後,我隱隱聽到二樓似乎有聲音傳了下來,因爲太安靜了,聽着還挺清晰的。

我沒有掛斷電話,直接把手機裝進了口袋,然後一隻手拿着手電,一隻手拔出了腰後的滅魂錐,握在手裏就小心翼翼的上了二樓。

這種樓梯還是木質的,經過這麼多年,已經變得有些腐朽了,我踩上去都感覺隨時會斷掉一樣,不過好在我身體輕,一直走到了二樓也好好的,並沒有踩斷樓梯掉下去。

這時電話鈴聲已經不響了,估計無人接聽自動掛斷了,我沒有再去撥打大冰的手機,而是拿着手電在二樓仔細的打量了起來。

這一層可能是在上面的緣故吧,看起來稍微好點,我打量了一番,很快就看到一邊的廢傢俱堆裏面,有一個紅慘慘的,血淋淋的人形東西,我走到近前看了一下,才發現那竟然是一個被剝了皮的人。

同時我看到了大冰的那部手機,就在被剝了皮的那個人手裏捏着,難道他是大冰?

想到這裏我連忙跑過去看了一下,從身形來看這具身體確實是大冰的,而且屍體手裏還捏着大冰的手機,看樣子這是大冰無疑了。

不過我有點接受不了,因爲這身體的的皮被整個剝掉了,我無法相信大冰會有這樣悽慘的下場,不應該這樣的。

這具身體上面的皮已經沒有了,不過眼睛還是瞪的滾圓滾圓的,不管他是誰,看樣子肯定是死不瞑目,所以我只好伸手撫上了他的眼睛,也算是讓他安息吧。

這時裏面的一個屋子裏,忽然傳來了女人的慘叫聲,我以爲是知音,大叫了一聲她的名字就連忙站起來往裏面跑,誰知我還沒跑進去,紅衣女鬼忽然出現了,她從後面一把抓住了我,死死的拽着我不讓我進去。

我轉頭看了一下,發現紅衣女鬼一副很害怕的樣子,嘴裏說着什麼我聽不懂,還跟我一個勁的搖頭。

“你是說這裏面有鬼?”我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紅衣女鬼一聽就連連點頭。

“那你有沒有在這裏見過知音?一個女孩子。”我又問了一句。

這次紅衣女鬼一個勁的搖頭,好像沒見過,那就意味着知音,也許已經不在這裏了。

“嘿嘿……嘿嘿……。”

我正這麼想着,之前傳來慘叫的那個房門口,忽然就傳來了這樣一聲詭異的冷笑,聽的我渾身都是一個激靈,我連忙拿手電照了過去,只見那個房門口,竟然蹲着一個剛出生的嬰兒,他正在對着我笑。

這玩意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總之看起來非常恐怖,身上全都是鮮血,皮膚也紅慘慘的,最主要的是他竟然在對着我笑,這種感覺太奇怪了,就好像一個嬰兒的身體上加了一個成年人的靈魂一樣,我能從他詭異的笑容裏面看出來,這傢伙擁有智慧,而且智商絕對不低。

這時紅衣女鬼忽然拼命的拽我,我能感覺得到,她很恐懼,這說明眼前的東西很邪乎,所以我沒有猶豫,連忙向後退去,可是那東西似乎並不想就這樣放過我,他竟然跟了過來。 高小秋看了看那些賭鬼,她也沒有什麼辦法。

「這裡是聯合國研究船……請馬上表明你們的身份!」遠處突然有一隻船駛了過來。

這居然是一直軍艦。

「卧槽……糟了!趕緊回去將那些賭具都收起來!」船老大急忙吩咐。

「我們是華夏漁船!」

他趕緊喊道。

兩艘船都停了下來,一隊軍人從軍艦上來到了漁船上,發現這艘船上的確都是一些華夏人,而且這的確是一艘漁船。

「這裡是危險區域,目前不允許船隻靠近……請你們為了安全馬上離開!」

開口的是研究船的艦長。

他的真實身份是一位海軍上將,是被臨時調來參與這次研究的。

因為這些白霧已經嚴重的影響了各個國家的交通。

研究船上有各國的專家,華夏的也有。

離婚,我願意! 「紫影……我們要上這艘船!」 賴皮桃花劫 高小秋低聲說道。

蘇紫影點點頭。

「請問您是研究船的船長嗎?」蘇紫影看著面前這個高大的外國人詢問。

「是的!我是洛克上將!」船長回答。

「我們是華夏的人,也是來調查這次濃霧事件的……我們申請加入聯合國調查組!」蘇紫影說道。

「你們?憑什麼?」洛克上將看著蘇紫影。

「上將大人……可以到一旁說句話嗎?」蘇紫影問道。

洛克上將倒也不怕兩個女人能把自己怎麼樣,他點點頭。

「洛克上將……這位是我們華夏的一位風水大師!她可以保證讓船隻在迷霧中不會迷路!我相信你們已經不止一次進入過迷霧中了吧?是不是完全喪失了方向?」蘇紫影詢問。

他們用的是英語,高小秋一直沒說話,她不懂英語。

「風水大師……騙人的吧?如果真的有手段,展示給我看!」洛克上將看著高小秋。

蘇紫影急忙將這句話翻譯了一下。

高小秋微微一笑,她拿出了一張小紙人,撕掉了小紙人的腦袋,這樣就可以不控制對方的思想只控制對方的身體。

萬千之心 「馭!」

高小秋掐了一個手決,小紙人貼在了洛克將軍的胸前。

「一張紙片?有什麼用?」洛克將軍不屑的說道。

高小秋突然抬起了手,做了一個很女性化的動作。

洛克將軍也做了一個同樣的動作。

「這……這是怎麼回事?妖術……這是妖術!」洛克將軍驚恐的看著自己的身體。

他的身體正在不由自主的做出許多奇怪的動作。

「洛克將軍……這是控紙術!是我們華夏的異術,現在您相信了吧?」蘇紫影說道。

洛克將軍連連點頭。

因為他剛剛居然不由自主的拿起了一根小小的木棒,然後大力的刺向自己的胸口……

如果將這根木棒換成刀子……那後果不堪設想啊。

而且自己死後的屍檢結果必然是……自殺!

高小秋吐了口氣,洛克將軍胸前的小紙人突然自燃了。

洛克將軍嚇了一跳,急忙不斷地扑打。

「你們不會危害到研究船上人的性命吧?」他有些擔心的看著高小秋。

「不會!實話告訴您……其實我們是進來找人的!我們懷疑這些霧氣不是因為自然原因產生的!但是我們不能確定!所以我們需要你們的幫助,不會傷害任何人。」蘇紫影回答。

洛克將軍點了點頭。

「好!那就以我洛克將軍的命令……你們可以上船!參與此次研究活動!」他說道。

「多謝將軍。」蘇紫影點點頭。

高小秋和蘇紫影順利的上了研究船,這條軍艦的空間就大了去了。

兩個姑娘有了各自的房間。

「我們打算明天進入霧區!兩位姑娘做好準備,如果這位姑娘擁有指路的能力,希望明天儘力的配合我們。」船上的人過來通知道。

「好的。」

兩個姑娘點點頭。

船上可以洗澡,兩個姑娘舒服的洗了個澡,這才各自睡去了。

第二天,所有人員都各自就緒,其實也沒有什麼好準備的,根據先前的調查,這霧氣裡面是沒有危險的,充其量就是會讓人迷失方向而已。

所以各個國家的研究人員都站在甲板上,他們的手上拿著各種的儀器。

而蘇紫影和高小秋則是在船長室,因為高小秋有指路的責任。

「開始!前進……」

洛克將軍下令道。

軍艦開始駛進了霧區,所有人都驚訝的看著伸出手就能夠得到的雲霧。

「太讓人驚訝了……這種霧氣的成分分析居然不是水!但是它融合了海汽之後卻可以擁有霧氣的狀態!」一個科研人員驚訝的說道。

「這種霧氣也沒有毒!好奇怪……」

另一個人接著說道。

「繼續監測!看看內部的霧氣和外部的霧氣有何區別!」一個也不知道是哪個國家的科研人員說道。

幾乎所有的人都在忙碌,他們時不時的交換各自得到的信息!

「高女士……這種霧氣的形成原因你可以知道嗎?」洛克上將同樣站在軍艦的駕駛室。

蘇紫影成了翻譯。

高小秋搖搖頭。

「有幾種可能……但是我現在不能判定。」她輕聲說道。

洛克將軍看著高小秋。

「第一!地球要毀滅……」高小秋說道。

這句話蘇紫影都不太想翻譯,這很明顯就是一句玩笑,或者說是一句敷衍之詞。

可是洛克將軍的臉色卻微微變化。

「第二!依舊是地球要毀滅,但是毀滅的卻不是地球而是太陽!這種天氣異象極有可能是天相的改變造成的!」高小秋繼續說道。

蘇紫影卡殼了。

這種專業術語的翻譯需要極高的英語水平,而她的英語水平只是在口語的平時交際上!

「洛克將軍,我的水平無法翻譯如此高深的專業用語,船上還有別的翻譯嗎?」蘇紫影無奈的詢問。

洛克將軍想了想,他讓自己的手下出去問了問,一個華夏人被喊了進來。

「這位是你們華夏的氣象研究學家!他應該可以交流吧?」洛克將軍詢問。

高小秋將剛剛的話又重複了一遍,這位氣象學家做出了翻譯,只不過也是不那麼準確,有些術語就根本無法翻譯。 洛克將軍點點頭,示意高小秋繼續。

「第三種……人為!」高小秋說道。

「什麼?人為?不可能……如此大規模的巨霧天氣怎麼可能是人為?我們已經檢驗了這種霧氣的成分,發現它的本質並不是水!而是一種說不出來的東西,這個東西會對我們的視線造成錯覺,但是實際上它並不存在!」這位氣象研究學家看著高小秋說道。

高小秋眨了眨眼。

「您剛剛說什麼?錯覺?」她問道。

「沒錯!在我看來這種霧氣就好像是一種光線的反射,其實它的本身並不存在,但是卻可以讓我們的眼睛和無線電產生一種錯誤的信號發射給我們的大腦!這種現象實在太神奇了……」氣象研究學家點點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