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鮮血飛出,佐助手臂已經被劃出一道傷痕。

兩者之間的差距,太大了。 三人衝向段辰天時漸漸形成包夾之勢將其封鎖,只見分別攻其上中下三個部位。段辰天見狀,不由輕蔑一笑,雙腳互踏,凌空飛起,同時手持寶劍,刺向陰魂。

陰魂臉色大變,驟然後退,雙掌合實,拖住刺來的寶劍,只是那也僅僅是減緩一下速度罷了。眼看寶劍即將刺入胸膛,‘當’的一聲被剛剛提刀趕來的楚決攔下,緊接而至的便是那犀利的掌風。


段辰天連忙回身阻擋,只見黃厲拼盡全力的一掌卻是打在了那劍身之上,硬生生將那劍身壓彎。‘嗡’的一聲,段辰天將向自己彎曲而來的寶劍又用內力頂了回去,那黃厲頓時向後踉蹌了數步。

這時,段辰天感受到背後襲來一股勁風,忙使無影步閃避躲開。原來卻是楚決從背後砍向段辰天。見一擊無果,便對陰魂說道:“你行動不便,在一旁看着那丫頭就好。”說完便轉頭望向黃厲,那黃厲卻是目不轉睛的看着段辰天點了下頭。

楚決見黃厲點頭,霎時腳踏詭異步伐,手上煉魂刀法施展開來,衝向段辰天。而黃厲見狀也跟着衝了過來。

段辰天雙眸微凝,輕聲喃喃道:“星辰七劍之第三劍,衆星匯聚。”只見其手中寶劍輕顫不止,似乎承受不住如此威力的一劍。‘叮…砰…’兩把武器相撞,引起巨響,三人同時被震得向後飛去,可憐黃厲還沒摸到段辰天的衣角便又退了回去。

待黃沙散去過後,只見楚決手中寶刀已經掉落在地,虎口緩緩的滴着鮮血,雙手更是顫抖不止,黃厲則是由於沒有將內力打出去,遭到內力反噬,嘴角不由溢出一絲鮮血,踉蹌着站在那裏。

而段辰天此時卻是手持劍柄站在那裏,手中寶劍果然經不住剛纔那一擊,已經粉碎的散落在地。段辰天扔下手中的劍柄,冷眼看着三人,沉聲說道:“今天我便要替幻瑩姐報仇。”說完,便要繼續進攻。

‘砰…’的一聲,一陣煙霧頓時瀰漫了整個空中,段辰天緊忙拍扇煙霧,待空中的煙霧飄散過後,三人早已消失。段辰天不禁暗自惱怒,竟然被他們逃走了。想罷,卻也沒有辦法,只好去看看那個夏仙子現在怎麼樣了。

“多謝少俠相救,清雪感激不盡。”正在一旁休養的夏仙子見段辰天朝自己走過來,便要起身答謝。

段辰天正暗自尋思道:“原來她叫夏清雪呀。”卻見夏清雪要起身,忙走上前去扶其起身。貼在夏清雪身旁,一股股幽香飄向段辰天,令其頓時心猿意馬。

段辰天看着近在咫尺的佳人,輕聲說道:“舉手之勞罷了,只怪我未能及時出手相救,讓仙子深受此傷。”

夏清雪見狀,忙說道:“少俠能出手相救清雪已經感激不盡了,何來責怪一說。”說完又接着說道:“不知少俠如何稱呼?”

段辰天這纔想起來她還不知道自己叫什麼呢,尷尬的笑了笑,說道:“在下段辰天。”夏清雪一聽到‘段辰天’三個字,不由一愣,但又瞬間恢復如初,輕聲說道:“原來是段少俠。”

“你認識我?”段辰天見夏清雪聽到自己的名字一副很熟悉的樣子,便出聲問道。夏清雪見狀,輕聲答道:“段少俠如今在江湖之上可謂鼎鼎大名,誰會不知道。”


“呃,仙子傷勢如何?”段辰天見夏清雪話裏有話,便轉移話題問道。夏清雪無奈的說道:“我剛剛已經運功調養了一下,但傷勢嚴重,短時間恐怕是難以恢復,只能慢慢調養了。”

段辰天見狀,接着問道:“既然如此,那仙子現在作何打算?”夏仙子沉思片刻,說道:“我準備先去華山,到那之後便閉關養傷。”說完又問段辰天:“段少俠怎麼會在這裏?”

段辰天不禁搔了搔頭,尷尬的說道:“我原本打算前往白樺林,只是途中迷路,正巧碰到這邊有打鬥聲,便追蹤而來。”

夏清雪見段辰天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樣,不禁一副忍俊不禁的樣子,強忍笑意出聲說道:“我便是從白樺林那邊一直追他們過來的,段少俠要去做什麼事嗎,我可以帶少俠前去。”

段辰天一聽夏清雪是從白樺林開始追他們的,便問道:“仙子能與我說下是如何遇到他們的嗎?”夏清雪想都沒想便說道:“我原本打算前往華山,路過白樺林的時候便見到他們在四處遊走,似乎在尋找什麼,現在想想還真是可疑。”

段辰天見狀,忙問道:“那找到什麼了嗎?”夏清雪尋思片刻,緩緩說道:“這個我不太清楚,我見到他們的時候,原本只是兩個人,可誰曾想卻還有一個人偷偷跟着我。”說着,便是一臉恨恨的表情。

段辰天聽完,心裏暗道不好,他們可能是兩個人分頭行動,也就是說另外應該還有兩人,而不只是黃厲自己一人。想罷,便出聲說道:“仙子身體有恙,便不必與我一同前去了,只需告訴我方向便可。”

“沒事,少俠已經救清雪一命,如果連這點事情都幫不上忙的話,清雪心裏實在不安啊。”夏清雪回答道。

段辰天見此,便不再婉言相拒,開口說道:“那事不宜遲,仙子請帶路吧。”夏清雪點了點頭,收回正在被段辰天扶着的藕臂,在前面開路。段辰天見其突然收回胳膊,不禁一陣患得患失,搖了搖頭,甩開心中的雜念,緊忙跟了上去。

由於夏清雪身上有傷,段辰天不敢快速前行,只好與其邊走邊聊,一路有說有笑自然不在話下,特別是夏清雪,不時發出幾聲輕笑,這估計是她長這麼大笑容最多的一次了,心中不禁對段辰天的好奇又是多了幾分。

只見夏清雪一邊走,一邊歪頭瞧着段辰天,看的段辰天一臉的不自在,只好出聲問道:“我臉上有東西嗎?”夏清雪不由臉色一紅,回過頭不在看段辰天,輕聲說道:“我聽說段少俠身邊有很多美女佳人,原本我還不信,今日與段少俠一見過久,我便相信這個傳言了。”

段辰天聽罷,饒有興致的問道:“那夏仙子還聽說什麼了?”夏仙子見狀,便開口說道:“我還聽說段少俠爲人陰險毒辣,比邪派之人有過之而無不及。”段辰天原本樂呵呵的笑容瞬間一僵,接着問道:“那仙子是怎麼認爲的呢?”

夏清雪尋思片刻,緩緩說道:“我原本也是這樣認爲,但自從被少俠相救後便覺得少俠並非是這樣之人。”


“那仙子認爲我是什麼樣的人呢?”段辰天臉色略有緩和,又是問道。夏清雪思考了好一會,仍是沒有出聲,段辰天忍不住說道:“仙子怎麼不說話了?”

只見夏清雪停下腳步,看着段辰天,輕聲說道:“我覺得你是一個與衆不同的人。”

段辰天聽完,一臉苦笑不得的看着夏清雪,這算是好話還是壞話啊……

(新人新書,求推薦,求收藏,求鮮花,求點擊!諸位書友請畫上您們的幾分鐘時間,動動手指點擊一下收藏,你們的鼓勵是我最大的動力,你們的評價可寫在評論區,小子會一一回復的,謝謝諸位書友!) 「佐助!」

鹿丸見佐助受傷,心裡不由一急。但馬上他又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全力尋找著出手的機會。

該死,根本不是對手!

佐助全力躲避著男子的進攻,但對方不管是力氣、速度還是反應能力,實戰能力,都比他強太多。

只是二十來秒,他的身上又一次出現一道傷痕。

這還是因為剛才封用石頭將他一條手臂擊傷,讓他不能使用忍術,難以發揮全力。


可惡,這兩個小鬼,比想象中的要麻煩!

男子心裡想著,下手卻沒有絲毫留情。

另外兩個小鬼已經跑了,他們肯定會去尋找別人來救援,現在拖得越久對他就越不利。

嗖!

手裡的苦無又一次刺空,男子正想繼續進攻時,卻突然身體一頓。

「影子模仿術!」是鹿丸,他抓住了機會,預判了男子的落點,成功將對方的影子束縛。

「呵!」佐助一腳朝著男子的頭顱狠狠踢出。一年來四人的相互切磋,讓四人之間已經有了默契。

碰!!!

肉體碰撞,佐助的腿狠狠砸在了男子本就受傷的手臂上。

「給我開!」男子怒吼一聲,又一次將鹿丸的影子掙脫開。

他看著已經退到鹿丸旁的佐助,露出了個殘忍的笑容。

「兩個小鬼,來吧,繼續!!」

他咆哮著,聳拉著一條手臂,另一隻手持著苦無向著鹿丸和佐助衝殺而去。

這個傢伙,是故意用受傷的手臂去承受傷害,使手臂麻木!

鹿丸心裡大駭,看穿了男子的想法。

本來他那隻手臂就已經骨折不能發動攻擊,且隨時傳遞給大腦的刺痛還影響了他的發揮,還不如直接讓這手臂麻木。

是個狠人!

「佐助,繞樑戰術!」鹿丸出聲,人已經快速跑向一顆巨大古樹。

「明白!」

這古樹極大,樹榦就有十米多粗,彷彿一顆擎天的柱子。

鹿丸來到古樹旁一躍而上,跳在一顆樹榦之上。

而佐助則和身後追趕自己的男子在古樹下繞起了圈圈。

論起速度,佐助自然不是那男子的對手,只四五圈,他就要被追上。

抓到你了!


男子手中的苦無對著佐助背心狠狠刺出,這一下要是擊中,佐助不死也得殘。

然而就在這時,一顆石頭朝著他飛射而來,直擊他的頭顱。

這讓男子不得不躲避。

畢竟他此時一條手臂沒有知覺,且石頭的目標是他的頭顱。

佐助也一個骨碌沒入前方的灌木之中,隨後再次出現,又開始圍著古樹奔跑。

而鹿丸則在樹上繼續觀察,等待出手的機會。

又一圈之後,那男子突然暴起,身體向上躍起的同時手中射出幾枚手裡劍,目標直指鹿丸!

「去死吧小鬼!」

竟然還想用這樣劣質的方法拖延時間,真是天真!

他看著鹿丸臉上的驚恐,眼中的絕望,心裡湧起一股快感。

手裡的利刃狠狠刺入眼前這個小鬼的心臟,男子還來不及喜悅,身體突然一空,向著前方撲過去。

「分身?!」

一下子,男子已經明白過來,這個傢伙,只是一個分身!

他快速穩住身體,向著四方望去,果然,樹下佐助的身體也已經消失,兩個小鬼都不見蹤影。

「你們以為,能夠躲得過我的搜查嗎?!」男子跳下古樹,目光快速掃視四周。

嗖!

一把苦無射出,釘死了一隻從灌木中慌亂逃竄的兔子。

「是一隻兔子啊,你們好好看仔細,這就是你們待會兒的下場!」男子變態的笑著,目光嗜血。

他敢肯定,那兩個小鬼絕對還在附近。

他們使用分身術的時間應該就是剛才,那個宇智波一族的小鬼身體沒入灌木叢的時候和另一個小鬼扔完石頭的時候。

這麼短的時間,且四周一片寂靜,那兩個小鬼只可能是影藏起來了。

「混蛋,你把佐助和鹿丸怎麼了?!」

一個稚嫩憤怒的聲音傳來,打破了這裡的安靜。

只見是鳴人和封,兩人已經到來。

而且不僅是鳴人和封,他們的身邊還跟著一個人,一個黃髮俊朗,陽光帥氣的男子。

該死!是領導者波風水門!

男子瞳孔緊縮,隨後毫不猶豫轉身就走。

眼見男子的身體消失在森林中,封鬆了口氣。

「鹿丸,佐助,快走!」

說著,封身旁的「波風水門」已經化為一團白煙消失不見。

這只是他分身術加變身術的成果。

「你們怎麼來了!」佐助和鹿丸快速跳到兩人身邊,抱怨的開口。

「別廢話了,那傢伙肯定會回過神來,趕緊逃命!」

「走!」四人快速向著和男子相反的方向離開。

……

森林裡,那男子此時頭上已經滿頭大汗,只感覺頭腦一片空白,身體瘋狂在林中跳躍著。

突然某一刻,他一個急剎,停住了身體,內心開始一段自我問答。

我能從領導者的手中逃走嗎?不可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