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鳶鳶含笑道:「妾身伺候好太子殿下即可,旁事無心思去管。」

「只是李氏能順利生下這孩子,倒真真兒令本宮有幾分驚訝。」婉媃信手將縫納了一半的箋交給雲蟬,囑咐她退下。

待人去了,獨與鳶鳶相對,才道:「本宮趕着她生產前放你回了東宮,你竟忍得住性子不動她孩子的主意?你要知道,大阿哥胤禔雖也以成婚,可膝下無子儘是女兒。李氏這一胎,成了光明正大的皇長孫,來日母憑子貴,成了嫡福晉也不是沒有可能。」

鳶鳶恭敬道:「娘娘說笑了,妾身怎敢……」

婉媃指尖輕敲桌案,冷笑着打斷了她的話:「你從前的主子心思詭譎到頭了,你耳濡目染自是聰慧。本宮留你一條命,許你仍回東宮侍奉,這裏頭緣由為何,你瞧不清嗎?」

鳶鳶不語,婉媃曼聲又道:「本宮知曉你衷心護主,心底里怨懟本宮極刑處死了吳氏。可你有無細想過,昔日本宮若連帶着一併處死你,不過也是一句話的事兒?你不會當真以為本宮留你性命,是打心底里忌憚著太子罷?」

長春宮中炭火極暖,逼出鳶鳶一身悶熱的汗。

有片刻的怔忡,她取過手邊兒新沏的茉莉花茶進了一口,才道:「娘娘心思,妾身不敢妄自揣度。」

婉媃淡淡一笑,拈著指尖兒理了理衣襟,平靜道:「你可聞聽過禍害遺千年這一句?」

她起身,緩步行至鳶鳶身旁,居高而下睇着她:「本宮恨毒了吳氏,所以她必死。同理,本宮亦狠毒了吳氏所恨之人,所以留下了你這條命。本宮如此說,你可明白了?」

原來如此?

鳶鳶睇著婉媃閃著星芒的眸子,心底暗自揣測。

她終究是對沈夜有情,而並非卓嵐無中生有隨意攀扯。

皇上以那樣的手段,近乎是要她親手害死了自己的情郎,她如何能甘心?

留自己性命,全然因為自己同她一般,心底里都恨著皇上。

她有太子的寵愛,更易將這已定的江山格局,攪和成一片混沌。

鳶鳶心底遽然而生幾分淡定,四目相對,再不避忌婉媃的目光,反倒笑得艷麗:「娘娘是想要妾身誤了太子?」

婉媃微微一笑,搖頭低語:「吳氏恨皇上滅她一族,私心裏總想着反清復明,替父報仇。本宮與她不同,鈕祜祿一族三代侍奉大清皇帝,定要保大清江山萬世長存。可這大清的江山,不一定要掌在當今聖上手中,也不一定要落在他所擬定的儲君身上。」

鳶鳶臉色忽變,凝眉道:「娘娘是想要自己的兒子當皇帝?」

婉媃冷笑搖頭:「你忠於吳氏,吳三桂於你更有救命之恩。那日從你雙眼中流露的恨意,本宮已然知曉你不肯獨活。若不是吳氏遞了眼色給你,要你留得青山在,此刻你怕是早已自戕殉主了去。」她的聲音冷冽而平緩:「你想替吳三桂與吳卓嵐報仇,可吳氏滅族,憑你一個不知出身的女子,怎能撼動大清國祚?既然此仇不得報,不如退而求其次。」

「你的意思是……」

「誰人種下了吳氏滅族的根,便尋誰人去報這仇,要他不得安寧。」婉媃微笑矚目於她:「你是個聰明人,不會不明白本宮的話。好生伺候着太子,要他活得『好好兒地』,那麼皇上自然『歡喜』,懂了嗎?」

她的話正中鳶鳶下懷,卓嵐此生盡數凄慘事,全由皇上所起。

她本就尋思著時機,想要刺君后自戕了去以報吳氏一族恩情。

可今日聽得婉媃一席話,才知她手段是何等高明。

她看着婉媃,心底細細盤算著。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沒有點爐子,堂屋裡冷得要命。

葉子騫端了一碗粥,掀開布帘子進了裡間,裡面傳來葉大娘的咳嗽聲。

葉玉珠低著頭呼嚕嚕地喝湯,時不時地舔一下嘴唇,仿伄吃到了絕世美味。

周煙兒坐在冰涼的木凳上,瞪著眼看著面前的粥碗,粥是白的,米粒煮得很爛糊,一個個都笑開了花,只是沒有多少,一眼就能數出顆數來。喝進肚子里,估計一泡尿就完事了,晚上得餓死啊。

她忍了忍,說:「咱們就吃這些?」

粥稀就算了,好歹給個白面饅頭吃啊。

葉玉珠頓了下,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不吃這個吃什麼?」

喝了幾口湯,肚子里有了熱氣,她的膽兒也壯了,沒有那麼怕周煙兒了。

葉子安走的時候,帶走了家裡省吃儉用攢下來的銀兩。葉家本來就不富裕,一下子就捉襟見肘了。缸里都快沒有米面了,自然是能省就省。

周煙兒不知道這些,她好幾天都沒吃飯了,肚子餓得咕咕叫喚,只喝稀米湯是不會飽的。

她抽抽嘴角,理所當然地說:「吃這些哪會飽,沒有包子和饅頭嗎?實在不行,來個餅也行啊。」

葉玉珠不說話了,她也想吃包子和饅頭。

牆壁不隔音,外面說了什麼,裡面聽得清清楚楚。

葉子騫扶著葉大娘起來,又貼心地在她背後塞了個枕頭。

葉大娘歪歪斜斜地坐在床上,手腕抖得幾乎拿不住粥碗。

「娘,還是我來喂你吧。」葉子騫伸手來奪碗。

葉子娘躲過他的手,低聲說:「不用,我還沒到連飯都吃不了的地步。」

葉子騫沒有勉強,掀開帘子出去了。

葉玉珠乖乖地坐著桌子邊喝粥,周煙兒不知道去哪兒了,面前的粥一點沒動。

葉子騫沒有問,沉默地坐到桌子邊。

一碗粥沒有喝完,他就聞到了食物的香味。

「哥,你聞到了嗎?」葉玉珠抽了抽小鼻子。

這味道是從廚房飄出來的。

葉子騫臉色大變,擱下碗跑了出去。

廚房裡,火光映紅了後面的牆壁。

周煙兒一隻手拿著雙筷子,另一隻手拿著一把木鏟子,站在鍋邊翻著裡面的幾張餅。

鐵鍋用豬油抹過,顯得油汪汪的。麵餅快熟了,兩面被烤得焦黃,散發著麥子的清香。

「你在幹什麼?」

葉子騫闖進廚房,臉色難看地瞪著周煙兒。

「烙餅啊。」周煙兒瞄了他一眼,一臉「你是不是傻」的橫樣。

「誰讓你烙餅的?」葉子騫的眼神恨不得活剝了她,壓著嗓子吼道:「那是家裡最後一點糧食,你都烙成餅吃了,那家裡以後吃什麼?」

「就這點面能扛幾天?就算咱們天天喝麵湯,頂多五六天也要忍飢挨餓,到那時你打算怎麼辦?」周煙兒不慌不忙,用筷子和鏟子把把鍋里的餅全翻了個面。

餅裡面像充了氣,一個一個都漲得鼓鼓的。

葉子騫無言以對,他再成熟穩重,也不過是個十六歲的少年。自打記事起,家裡的大小事都是由哥哥做主,他才能安心地去讀書。哥哥走了,這些事全落到了他瘦弱的肩膀上。面對伶牙俐齒的周煙兒,他一時之間腦子裡一片空白。

「再燒兩把火,餅就熟了。」看著木樁子一樣的葉子騫,周煙兒呶呶嘴說:「站著幹什麼?去燒火啊。」

葉子騫瞪了她一眼,帶著怒氣坐到後面。火光照在他清秀的臉上,低垂的眉眼裡籠著淡淡的哀愁。

周煙兒睨了他一眼,吩咐道:「不要大火,用底下的碎渣。」

稻草在積壓下會變成渣子,燃起來的火不大也不小,用來烙餅或是炸油條剛剛好。

葉子騫抓了把碎渣扔進灶里,火苗立記得變小了。

「你這麼聽話,我還真是有些不習慣。」周煙兒手上忙著,嘴裡也閑不下來。

「你烙都烙了,我說什麼還有用嗎?」葉子騫白了她一眼,他對這個女人真是一點好感都沒有。

「那倒是。」周煙兒得意地笑了,感覺到葉子騫殺人般的目光,她往下壓了壓唇角,說:「你放心,我心裡有數,不會餓到你們的。」

「最好是這樣。」葉子騫才不會相信她的話,他有自己的想法。

他哥不告而別,周煙兒沒有因愛生恨就是燒高香了,可不敢指望周煙兒會救他們。

葉玉珠聞著味兒來,躲在門後面流口水。

周煙兒嘆氣:「別躲了,我都看見了。」

餅烙得兩面金黃,賣相看起來很好,散發著純粹的食物香氣,不由讓人食指大動。

「把火熄了。」她一邊說著,一邊手腳麻利地把餅夾出來,放到一邊的竹墊上,嘴角帶笑地說:「沒吃飽吧?來一個,趁熱吃。」

葉玉珠吞咽著口水,磨磨蹭蹭地走進來。

順手扯了塊干荷葉,周煙兒把包好的餅交給葉玉珠,囑咐她要慢慢吃小心燙。

葉玉珠不迭地接過餅,低下頭狠狠吸了幾口。

太香了。

這兩天光喝稀飯了,她胃裡一點油水都沒有,一塊麵餅把她胃裡的饞蟲都勾出來了。

葉子騫摸摸她的頭,憐惜地說:「吃吧。」

葉玉珠點點頭,小尾巴似地跟在葉子騫和周煙兒身後。

周煙兒端著餅進了堂屋,又單獨拿著一張餅進了裡屋。

帘子掀開,一股濃重的藥味撲鼻而來。

葉子娘面色蒼白,眼下帶著病態的青白,閉著眼睛靠在床頭上,顯然病得不輕。

一碗稀飯擺在桌子上,裡面的米粒多了些,卻也只喝了幾口。周煙兒帶進來一股冷風,葉大娘疲憊地睜開眼睛。看清楚站在床前的人是周煙兒,她臉上的表情立馬變得複雜,愧疚里夾雜著些許畏懼。

「煙,煙兒。」

她垂下眼,連聲音都透著虛弱。

「只吃這點可不行,這是我新烙出來的餅,娘嘗嘗。」周煙兒笑著說。

葉大娘有些受寵若驚,連推辭也不敢就伸出手。

原主狗眼看人低,很是看不起葉家人。別看她是個「啞巴」,咬人的狗不會叫喚。她要麼不張嘴,要麼張嘴就帶毒。葉大娘身體柔弱,性格也不強勢,常被原主欺負得掉眼淚,以至於見到周煙兒,她就開始心驚肉跳。

周煙兒對她客客氣氣,她連坐都不敢坐穩當,屁股底下像扎了根釘子。

。 騰蛇之身在深海中翻騰,古易一雙手死死抓住不放,讓他有一種馴服野馬的錯覺。

「哧!」

手上的鱗片從螣蛇身上撕裂,古易看著莫宇飛快地朝海面游去。

「這麼不禁拽?!」

抬手,指尖點向遠去的騰蛇。

寒光閃過,陣陣血霧在海水中彌散,卻沒有阻礙螣蛇遠去的身影。

古易深吸一口氣,若是讓螣蛇竄出海面,它便能夠展翅稿費,那時候再想攔它,可就難了。

「追!」

星塵步之下,古易飛快的朝螣蛇靠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