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黃導師眼中充滿了希望,感覺就好像他取得了成功一樣。

「對了,黃導師,我還有一件事想向你詢問。」

就在陸方準備轉身離開的時候,突然好像想起了一件什麼事,此時不由停止了腳步,臉上露出了一絲猶豫。

黃導師在這一瞬間秒懂過來,嘴角卻升起了一絲笑意:「我知道你小子想知道些什麼,你想問的是不是關於那禁地的事?」

聞言,陸方沒有否認,他是真的想知道這禁地的存在,畢竟天老說的那東西正好在這禁地里。

「唉!!其實我在這之前就已經和你說過了,南鹿學院的禁地是不允許任何人進入的,禁地里非常的危險,隨時都有可能有性命之危,就算是我們的院長進去了,也不一定有實力能活著出來,所以學院就已經下了一個規定,無論是誰都不能進入。」

看著陸方那略帶期待的眼神,黃導師不由微微嘆出一口氣。

這一番話讓陸方皺起了眉頭,學院的禁地真的有這麼恐怖嗎?甚至連院長這樣的人物都不能進入。

「你小子還真的別不相信,因為禁地里的危險真的是未知的,誰也不知道禁地里會有什麼東西的存在,因為之前也有很多學生冒著生命危險進入了這禁地中,你知道他們的下場是什麼嗎?一去不復返!!誰也不知道他們去哪了,也不知道他們的死活,那種地方再也沒有人敢進去。」

「真的有這麼危險?不過就算再怎麼危險,我也必須要闖一趟,哪怕是龍潭虎穴。」

原本黃導師還以為自己這一番話會把陸方的念頭嚇退,沒想到陸方沒有任何退縮之意,反而是一臉堅定的樣子,弄到黃導師一陣發愣。

最終只能苦笑一聲:「陸方,你聽我說,這禁地真的不是普通人可以進去的,因為裡面危險重重,稍有不慎,極有可能把性命給丟掉,你這麼急切的想進入這禁地中,難不成有什麼需要的東西不成?」

黃導師知道陸方進入這禁地中,肯定是為了他想要的東西,如果只是好奇心的話,陸方不會如此堅定。

面對黃導師的問話,陸方只是皺了皺眉頭,隨後淡淡開口:「我一直想進入這禁地中,就是想奪取一樣東西,沒錯,那正是學院里的至寶,龍血之魄。」

此言一出。

黃導師整個人呆在了原地,目光呆泄的看著陸方,好像聽到了什麼不該聽到的話一樣。

「你說什麼?你想找龍血之魄?難道你不要命了嗎??」

黃導師簡直不敢相信,陸方竟然會有這麼大的野心。

這龍血之魄可不是普通的東西,這東西有強大的威力,一旦出世必然不平靜,當初就是因為這一塊龍血之魄,也不知道引起了多少腥風血雨。

陸方竟想得到這龍血之魄,如此之大的野心,讓黃導師一陣驚訝不已。

「對呀,我的確想得到這龍血之魄,這有什麼奇怪的嗎?或者說學院不允許任何人觸碰這寶貝?」

陸方之前在書籍上有看到過龍血之魄引發的血案,不過後來還是被強大的黃朝把這龍血之魄給找了過來,隨後丟在南鹿學院的禁地當中,才制止了當初那一場腥風血雨。

「這倒不是,只是你可知道這龍血之魄的效果和強大之處,難不成你也想靠龍血之魄進入證道大路?」

黃導師對龍血之魄有一定的了解,知道這正是以前一條神龍留下來的一滴精血,因為血氣太過於強大,當中蘊含著血脈之力,導致這滴血出來后,竟然自主形成了一層琥珀,把這滴精血圍在其中。

據說有人能把這一滴精血給吞血的話,必會因此而實力大漲,哪怕是一個毫無任何武功之法的小子也能一把進入證道大路。

證道大陸是三千世界里所有人的夢想,只要進入了這個地方,你就是蓋世強者,傲視群雄,在藍怒大陸已經有上千年的時間,沒有任何人踏入過證道大陸了。

當時引發了一番風暴,最終黃朝才動手把龍血之魄給拿了下來。

經過事後的研究,黃朝的至高統治人發現龍血之魄並沒有想象中這麼簡單,包裹在它外面的那一層琥珀並不是簡單之物,以他那高強的實力,竟不能把這精血給出來,無論他用什麼樣的方法,都沒有任何作用。

在他們眼中,這塊至寶就成為了一個無用之物,正被丟在禁地里,讓人守護,也好避免了外面再次掀起腥風血雨。

聽到黃導師的話后,陸方才明白了過來,心中也升起了濃濃的震驚,他沒有想到這龍血之魄竟然會有這麼強大逆天的實力,硬生生讓一個人踏入傳說中的境界,這的確很誘惑。

可最後的一番話倒是讓陸方有點感嘆,就算有這麼強大的一滴精血,如果你沒有能力的話,的確不能將其吸收,打也打不碎,如此一來,相當於一個廢物…….

「黃導師,謝謝你的忠告,但龍血之魄我是自在必得,我並不是用它來提升我的實力,我是另有其他的作用,不是供我個人使用,所以這件事我必須要想辦法,我一定要拿到手。」

哪怕聽到龍血之魄有如此危險,陸方心中也沒有退卻之意,陸方就是這麼一個頭鐵的人,哪怕是有性命之憂,也定不會因此而低頭,這是他為人的原則。

看著陸方那一臉堅定的樣子,黃導師知道,就算他再苦口婆心的勸說也沒有作用,因為陸方太堅定了:「既然你都已經決定了,我也沒有其他話可說,如果你真的那麼想進入禁地的話,也不是完全沒有辦法,只要你拿到學院第一的名額和稱號,到時你就可以申請進入禁地里進行歷練。」

聞言,陸方不由微微一愣:「拿到學院第一?黃導師,你這不是逗我玩吧?」

聽到這樣的話,陸方很是無奈,沒想到黃導師竟然給他提這麼一個條件,實在出乎了他的意料。

在這南鹿學院里全都是天之驕子,想得到學院第一,豈不是太過於困難了?

再說了,誰也不知道學院第一的稱號該如何得來,標準到底高不高。

「誰跟你開玩笑,我說的是真的好嗎?歷代以來,唯一有申請資格的,就只有學院里第一名的弟子,實力必須要達到生六魄的境界!」

黃導師一臉嚴肅的開口,並沒有任何想開玩笑的意思,這些話讓陸方給愣住了,要知道他的實力不過是碎五行中期,離生六魄起碼還要經過三個大段位。 這段時間裡,陸方也意識到了在這種境界中每差距一個小段位都是很致命的差距,這三個大段位對陸方來說是很大的幅度。

「現在你還是新生,這裡並沒有任何的積分榜,在老生那裡有一個積分榜,一旦你進入了老生區,你就會有一千積分,但其他弟子也可以向你發起挑戰,每當你輸掉一次,就會輸掉十分,贏的那個人也可以得到十分!所以,你要想做到學院第一的話,就得擊敗所有人,並且把積分越堆越高,一直排行到學院第一。」

黃導師一臉笑意的看著陸方,眼中還帶著一絲鼓勵,畢竟他非常看好陸方,不僅天賦出色,平時做事還非常低調,這一切的一切都說明陸方的強力非常大,若他肯努力的話,必會有一番成就,學院第一根本不是夢。

聽到黃導師的話后,陸方頓時垮下來:「黃導師,你真的有點太抬舉我了,學院里天姿出色的人這麼多,我怎麼可能超越他們?」

「不,我覺得你是可以的!!以你這樣的實力和天賦,只要願意努力,絕對能到那個高度,不過在這之前,你必須想個辦法將進入老生區里。」

黃導師一臉笑意的看著陸方,接著對陸方下了一個逐客令。

陸方沒法再多說,只能靜靜離開這裡,一路上也在思考著這方面的事情。

沒想到學院里還有這麼變態的一個規矩,真是氣人!!

我只能這麼做了嗎?

不行,我不能就這麼放棄,之前天老和我說過,只要得到了這龍血之魄,就能讓他恢復一些實力。

對,我不能就這樣放棄,不就是學院第一嗎?老子拼了!!

陸方心中暗暗發恨,從以前到現在,他一直有一個行事作風,那就是對自己非常狠,就是因為這樣,才讓他之前有了那麼高的成就,就算來了三千世界,陸方也不會輕言說放棄。

陸方不知道的是,在他離開黃導師房間不久的時候,房間里突然出現了一個白鬍子白頭髮的老頭,這老頭看上去仙風道骨,年紀看上去頗大了,但誰也不能忽略那渾濁而又帶著金光的神采。

「金老!!」

看到老者的出現,黃導師非常尊敬的打招呼。

金老對著黃導師甩手:「老黃啊,少給我來這麼多沒用的禮節,以我們兩個的關係,你認為還需要這些子虛烏有的禮節嗎?不得不說,今天的事情我挺替你高興的,雖然你沒把這小子收為徒弟,不過你們之間的師生關係也能讓你繼續自己的夢想。」

看的出來,這位老者和黃導師非常熟,說話也非常輕鬆,感覺就好像和老朋友在談話一樣。

「金老,別的話或許我不會這麼說,但對於陸方我還是比較的滿意,我相信陸方一定能做到我的理想,到時幫我實現一切願望,我相信這個世上肯定會有空間之力的存在,要是真的被陸方這小子給發現了,我這個理論就成功了。」

黃老說到這裡的時候,臉上儘是歡喜之意,若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的理論已經成功了一樣。

「這麼說來,我就祝你成功了,不得不說我還是挺羨慕的,你找到了品性如此之好的一名學生,如果不是你之前和我說過,我必會收這小傢伙為徒。」

「哈哈!金老說笑了,陸方早就已經有了師傅,所以他不會拜任何人為師,哪怕你用他的性命威脅他,他也不會服從。」

雖然黃導師和陸方認識的時間並不是很長,但他一直在暗中觀察陸方,大致知道了陸方是個什麼性格,如果你想對他用硬的,壓根是不可能,除非用軟的,因為他是那種吃軟不吃硬的人!!

「好了,既然你收到了這麼好的學生,我也就安心了,接下來你就好好的培養一番吧,如果可以的話,順便把他那天賦開發出來,我覺得他以後的成會非常高,對我們會有很大的幫助。」

……….

對於這一切的事情,陸方都不知道,他已經回到了宿舍里,只是陸方才剛打開宿舍門,就看見小胖灰頭土臉坐在自己床上,看這樣子好像是被其他人欺負了一樣。

「小胖,你這是回事啊?你今天不是過去報到了嗎?怎麼就變成如此模樣了?」

陸方非常的疑惑,小胖去天階班級里報到,應該不會有如此景象吧?雖說以前讀書的時候有很多調皮的小孩,會欺負插班生,但像這種高級班級里,應該不會出現這種情況吧?

小胖聽到陸方的話后,頓時就哭喪了臉:「老大,我總算知道你為什麼沒去天階班級了,因為裡面的教導和訓練實在是太變態了,這些傢伙個個都是眼高於頂,連和我說話都不願意,簡直是一種折磨。」

小胖是真的有點後悔了,早知道進入天階班級會受到如此壓榨的話,打死他也不會進入那天階班級里,更重要的是,在這期間也發生了另外的事情,讓小胖更加為之害怕。

如果單單隻是被人家羞辱的話也就算了,可小胖還遭受到了別人的毆打,下手的人是寧少澤,更重要的是寧少澤身旁還有寧如哲的存在,小胖被打得呱呱叫。

「寧少澤找你麻煩了?」

聽到這裡,陸方眉頭頓時皺了起來,今天寧少澤可是帶著寧如哲過來找過陸方的麻煩,只是被黃導師出手趕走了,但陸方沒有想到,他們會主動去天階班級找小胖的麻煩,這一點讓陸方非常生氣。

「老大,你說我能有什麼辦法?天階班級里所有人都是天之驕子,就算我受到了毆打,他們也不會有任何的感想,反而會冷眼旁觀,今天我可是丟到家了。」

小胖說到這裡的時候,早已經悔得腸子都青了,臉上儘是苦笑之色。

「寧少澤這傢伙,今天他有過來找過我的麻煩,不過還好被黃導師給擋住了,不然的話,今天我也會受到欺負。」

陸方沉著臉說道,單單是寧少澤的話,陸方還有一拼之力,畢竟以他這樣的底牌,想把寧少澤打倒,並不是很困難的事情,但身旁多了一個寧如哲,陸方就必須要掂量幾分了。

經過之前的碰撞,他發現如今的實力,壓根不可能是寧如哲的身手,如果和他對撞在一起,絕對只有被虐的份,所以,陸方必須要想想辦法不能硬碰。

「老大,我弱弱的問一句,我可以收回之前那句前往天階班級的話嗎?」

小胖今天丟的面子已經夠大了,心底有了一絲退卻之意,這一番話引起了陸方的不滿,只見陸方的眼睛睜得大大,一臉嚴肅的看著小胖:「作為一個男人,不能就這樣認慫,作為一個兄弟,我必須要提醒你,既然已經決定了,必須要做到底,半途而廢是一個非常不好的習慣,無論有多麼的困難,無論多麼艱辛,你都必須要做下去,懂嗎?」

看著陸方那一臉嚴肅的樣子,小胖一臉委屈的說:「老大,我不過是抱怨幾句而已,你不用這麼大反應吧,好不容易才進入了天階班級,我肯定不會就這樣放棄,只是寧少澤這傢伙非常混蛋,他今天竟然威脅我,如果我明天還敢去天階班級的話,就要帶人過來打斷我的腿……..」

說到這裡的時候,小胖眼中露出了一絲驚恐之色,因為寧少澤原本就是富家大少爺,放出的狠話肯定會做到,如果小胖明天趕過去的話,這傢伙必會帶人過來找麻煩,小胖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

陸方的臉色卻在這一刻陰沉了下來,這寧少澤實在太過分了,本人人品不行實力不行,不能進入天階班級也就算了,竟阻止其他人進入天階班級,這種行為實在可恥。

「放心,我明天跟你一塊去,我倒要看看他寧少澤是否這麼囂張。」

陸方已經決定,要和寧少澤一分高下,他明白寧少澤找小胖麻煩的原因,是因為看到小胖進入了天階班級心中很不平衡,再加上陸方得罪了他,陸方和小胖的關係非常好,所以他想因此而打壓陸方。

在剛才回來的時候,陸方已經做出了一個決定,必須要用最短的時間進入老生區,他要成為學院里最強大的弟子,這樣他才能進入禁地中,得到他想要的東西。

「老大,你說的是真的嗎?你明天要和我一起過去,難不成你是改變主意想和我進入那天階班級嗎??」

小胖一聽,神色亮了,陸方完全是他的主心骨,要是陸方出手幫他的話,他會非常的安心。

「這你倒是有點誤會了,明天我跟你一起過去,是想幫你解決掉那些麻煩,既然寧少澤說明天你敢過去就打斷你的腿,我明天倒要看看他有沒有這個實力,哪怕把他哥叫過來,我也一定不會慫。」

…….

面對陸方這樣的做法,小胖心中非常的感動,另一邊他也非常擔心陸方會在寧少澤手中吃虧,因為他聽說了,今天他帶過來的是寧家二少爺,也就是寧如哲,他早就已經是南鹿學院里的老生,實力高不可測!!

以陸方新生的名號,明顯不能與其進行對抗。

「沒事,哪怕明天是龍潭虎穴,也必須要面對,既然你認了我做老大,我就必須要對你負責,就算他們要搞事,我們也不能就這樣後退。」

陸方的神色是那麼的堅定,哪怕面對再強大的對手,他也必須迎上去。

看著陸方這般舉動,小胖心中十分感動,原本他還想勸說陸方几句的,但陸方的態度異常的堅定,不給小胖任何說話的機會,這也讓小胖十分的無奈,只能就這樣作罷。

……..

第二日很快來臨。 陸方早早就已經從床上起來,換上了他本身的服裝,站在門口靜靜地等候小胖。

「老大,你真的要和我一塊去嗎?如果到時遇到了寧少澤和他二哥的話,我們該如何是好?」

此時的小胖還是有點心虛。

「你這傢伙,是不是對我沒有信心?」

「對老大我怎麼可能沒有信心呢?我只是怕老大你吃虧…..」

小胖擔憂的說道,陸方卻呵呵一笑,隨後搭上了小胖的肩膀:「你放心好了,作為你的老大,我必須要為你出頭,你不用擔心,就算是那偽蛟龍也拿我沒辦法,我怎麼可能怕他?」

聞言,小胖心中更是感動了,眼中露出了一絲堅定:「老大,此等大恩大德,我小胖沒齒難忘,你放心,以後你叫我往東,我絕對不會往西,就算讓我小胖去送死,我必會眉頭都不眨一下。」

「瞧你這傢伙說的,弄的好像我陸方會害你一樣,好了,我們還是趕緊過去吧。」

……….

就這樣,小胖和陸方並肩走出了宿舍,往天階班級走了過去。

天階班級在的位置就有點不同了,那華麗的外表充分說明天階班級的高級。

陸方那裡不過是一個破舊的小庭院,這天階班級卻是一處豪華的四合院一般,圍著一個巨大的廣場。

正前方的一個班級,赫赫寫著天階一班。

而一左一右,分別是二班和三班。

小胖是直接晉陞上來的,他所在的班級自然是一班。

在陸方剛踏入這天階班級后,發現這龐大的廣場中,竟靜靜地站立著五個人,當小胖看到這五個人的時候,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脖子也因此微微一縮。

因為這五個人就是昨天找小胖麻煩的寧少澤和他哥!!

寧少澤和寧如哲無聊的站在廣場中,靜靜等候者,當他的目光接觸到陸方和小胖的時候,頓時露出了一絲異色。

「小胖子,我以為你今天還不過來呢,沒想到你還是給老子過來了,還帶上陸方這楞頭青,有點意思!」

看到陸方的身影,寧少澤眼中出現了一絲意外,他如何也沒有想到陸方會隨著一起過來,必定是想給小胖出頭吧!!

「陸方是吧,昨天讓你躲過了一劫,沒想到今天你還敢出現在這裡?嗯,還是說你今天想給這小胖子出頭?」

寧如哲也非常的驚訝,他沒有想到陸方會跟隨著小胖出現在這裡,眉宇之間更是出現了一絲嘲諷。

「昨天是你們兩兄弟欺負小胖是吧?我是小胖的老大,今天你們是否要給他一個交代?隨便欺負人是否有點不太好?」

面對寧如哲的嘲諷,陸方沒有任何的畏懼,目光凜凜的盯住寧如哲,心中的戰意已經隆隆升起,昨天在寧如哲的手中吃了大虧,陸方自然非常想找回這一個場子,畢竟身為一名軍人,百戰不折!這是他的本性。

寧如哲聽到陸方的話后,就好像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般,整個人也因此笑得身體都變得微微顫抖。

「陸方,我沒有聽錯吧,你今天還真的想給這小胖子找場子,難不成你忘記了昨天的教訓?還是說你認為你有打敗我的實力?」

寧如哲真的被陸方給逗笑了,在他看來,陸方壓根就是在裝逼,以他那碎五行的實力低得實在是可憐,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

他來到學院里已經有兩年的時間了,實力早已經到了煉櫻後期的狀態,以陸方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斗得過他,陸方這樣一副模樣,讓他有點懷疑陸方的腦子是不是傻了。

「有沒有打敗你的實力,這一點誰也不好說,就算我打不過你,又怎麼樣?你欺負了我的小弟,我必須要為他出頭,哪怕實力不夠,也必須要氣勢湊!!」

陸方說話也非常的霸氣,絲毫沒有害怕寧如哲的存在,這氣勢也是十分的強大。

但這一番話,卻讓寧如哲的臉色陰沉了下來:「看來你小子真的是一個非常猖狂啊,不過你這樣的性格我喜歡,我最喜歡虐的就是你這種自不量力之人,今天我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煉櫻強者。」

此刻,空氣好像也受到他身體的實力和氣息的影響,導致颳起了一陣大風,站在遠處的陸方都能感覺到一股極其恐怖的氣息傳來,這氣息幾乎沒讓他窒息。

實力的差距,果然是不可彌補的。

這樣的動作讓陸方再一次感受到了實力之間的差距,不過是氣勢,就已經讓他產生了一絲絲壓力,說明他在動手的時候會給陸方帶來多麼巨大的重創。

「陸方,我再給你一次機會,立刻跪下來給我道歉,並且向我弟弟發誓,以後絕對不能再招惹他。」

看了陸方那變異的表情,寧如哲心中也不知道有多麼的得意,眼中充滿了嘲弄和冷笑。

「如果我要是說不呢?」

但出乎他的意料,陸方還非常的嘴硬,沒有任何想鬆口的意思。

「如果是這樣,就休怪我不客氣了,你不過是那廢物導師的一個學生罷了,就算你被打廢了,我相信學院里也不會有任何人會處理這件事。」

威脅,這絕對是赤裸裸的威脅。

這陣容吸引到了很多學生前來觀看,特別是天階班級里的學生更是全部被吸引了出來,畢竟他們這些天才般的弟子,對這種氣勢和實力的感應是最為強大的。

「寧如哲,你在做些什麼?你這樣以大欺小,真的合適嗎?」

就在這個時候,龍清妍和藍若依的身影出現在現場,這裡都已經發生了這麼大的動靜,她們怎麼可能沒有發現?

「喲,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龍家二小姐和若依妹妹!!」

看到兩女的出現,寧如哲身上的氣勢才停了下來,完全是因為給她們兩人面子,畢竟兩女身份不凡,只是兩女站在了陸方身前,緊緊把陸方護在身後,足以說明她們的立場。

「寧如哲,你這樣做是否有點不合規矩?再怎麼說你也是學院里的老生,公認來這裡欺負新生,這樣做臉上有光嗎?你也不怕以後出去會有人取笑你?」

藍若依對著寧如哲開口就是一陣劈頭亂罵,只是寧如哲就好像沒有聽到藍若依的話一樣,還是一副我行我素的樣子:「若依妹妹,並不是我不給你面子,而且我也不怕其他人說什麼,畢竟老生欺負新生,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我想若依妹妹,你應該不知道學院里的規矩,學院允許任何人進行切磋,這樣才能讓學生的實力提升更快。」

不得不說,寧如哲這一番話的確非常有道理,這正是學院里的規矩,他們允許學生打鬥,允許學生之間互相欺壓,在學院看來,有競爭才會有進步,要是一點壓力都沒有,學生又怎麼可能有其他動力?

「就算如此,你們也不用這麼過分吧,公認在這裡欺負新生,這也就算了,還想把小胖的腿給打斷,你認為這樣合理嗎?你身為寧家二少爺,隨意打斷一個人的腿,真的非常光榮?」

龍清妍也十分看不過眼,說的話儘是責怪之意。

「龍二小姐,我想和你說的是,我做事不需要你來教,就算你是龍家的掌上明珠,但你還是不夠資格來說我,你和我相差一個輩分,如果真的想教訓我,除非是你大姐親自出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