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黃毛帶着炎天走進了飯店的包房,立刻點起了菜,整整點了一桌。

黃毛對炎天和林雪兒是熱情之極,林雪兒慢慢的對黃毛放了防備之心,開始和黃毛談論起來。

“大哥,我去找服務員上瓶酒來啊,我們不醉不休啊。”說完便起身向外面走去。

走出來的黃毛讓服務員給拿來瓶茅臺,然後拿着茅臺走進了廁所。

這個時候的炎天正快速的吃着飯菜,邊吃邊說道:“雪兒,你們這個世界的飯店裏面的菜真是不錯啊,也或許是我餓了,反正是吃起來很美味。”

林雪兒看着炎天此時的吃相,捂住笑了起來。然後笑着說道:“好吃就多吃點,呵呵。”

林雪兒也拿起筷子慢慢的吃了起來。

過了一會兒黃毛拿着茅臺走了進來,對炎天嬉笑的說道:“大哥,今天我們一定不醉不休啊。”

“好,好久喝酒了,今天得痛痛快快的喝一回。”炎天笑着說道。

林雪兒擔心的說道:“少喝點啊,別喝多了。”

“呵呵,知道了我的酒量可是很好哦。”炎天笑着說道。

黃毛起來給炎天倒了整整一杯酒,又給自己到了一杯,然後站起身對炎天笑嘻嘻的說道:“大哥,來我們乾一杯。”


“好,來乾一杯。”炎天站起身笑着說道。

倆個酒杯碰在了一起,然後各自喝了起來,倆人一杯酒全部都喝了個乾淨。

喝完酒後二人坐到了位子上,當看見炎天把酒喝了進,臉上的笑容更盛了,笑咪咪的眼睛又看了看穿着白裙正在吃飯的林雪兒。

炎天看着黃毛微笑的說道:“黃毛,你不是說有事情告訴我嗎?現在說吧。”

炎天說完又拿起餐具吃起了菜,黃毛看了看炎天,滿臉浮現着燦爛的笑容說道:“大哥,你就炎天是吧。”

“恩,是的。”炎天吃了口菜回答道。

“呵呵,那大哥肯定認識虎哥吧。”黃毛的看着炎天笑嘻嘻的說道。

“黃毛你怎麼知道呢?”炎天疑惑的問道。

“在昨天深夜虎哥被一個高手給殺掉了,虎哥的兒子王海放出話來,說一定要親身殺掉這個人,放出地下懸賞,誰要能找到這個兇手的下落,就獎賞500百萬,誰要是能抓到這個兇手,獎賞2000千萬。”

黃毛看着炎天飽含深意的說道,臉上浮現出滿是貪婪的神情。

炎天聽到黃毛的話,深深的看着黃毛說道:“看樣子,這個兇手很值錢的樣子,那你找到這個兇手了嗎?”

英俊的臉上慢慢的浮現莫名的笑容,此時的林雪兒也是好奇的聽着黃毛的話,看着黃毛等待着黃毛開口。

“我想我知道了,這個兇手的特徵就是留着一頭藍色的長髮,穿着古怪的衣服,還有最重要的就是他的名字叫炎天。”

黃毛盯着炎天嬉笑的說道,在說到炎天的時候立刻從位子上站了起來。

“什麼,這個人叫炎天,還留着一頭長髮。”林雪兒立刻從位子上站在了起來,滿臉驚訝的說道。

“對,就是炎天,那這個炎天就是大哥了。”黃毛看着炎天獰笑的說道。

“炎天這是真的嗎?那個叫虎哥的真是你殺的嗎?”林雪兒看着炎天壓低聲音說道。

炎天沒有說話,深藍色的眼睛一直注視着慢慢的向後退的黃毛。

此時的黃毛一臉的奸笑看着炎天,炎天突然笑了起來。

黃毛看着炎天突然笑了起來,心裏面難免有些害怕,但是看了看桌子上的酒,就立刻鎮定下來。

炎天看着黃毛笑着說道:“黃毛,你是想要抓我嗎?難道你說的不耐煩了。”

“我就是要抓你,現在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在酒裏下了藥,你已經是我的囊中之物了,哈哈哈。”

黃毛站在門口獰笑的說道。

“什麼,你要在酒裏下了藥,你個混蛋,你果然沒安好心,你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林雪兒立刻怒罵道,滿臉的震驚之色。

就在這時,炎天慢慢的爬在了桌子上,昏迷了。

黃毛看到炎天昏迷了過去,心裏面徹底的放下心來,立刻大笑道:“炎天,你是很厲害,很能打,但是你真的是太笨了,竟然能相信了我。”

林雪兒看到炎天昏迷了,立刻跑到炎天的身邊,邊推着炎天邊焦急的喊道:“炎天你怎麼了,你快醒醒啊。”

林雪兒着急的眼淚就快流出來了,眼眶已經溼潤。

“哈哈,炎天已經昏迷了,現在沒有人救你了吧,你真是美麗的人啊,我現在已經欲罷不能了,一定讓我好好享受享受。”

黃毛看着林雪兒嬉笑的說道,說完便鎖住了門,慢慢的向林雪兒走去。

林雪兒看到黃毛向自己走來,立刻拿起桌子上的盤,向黃毛扔去,邊扔邊大喊道:“救命啊,救命啊。”

黃毛向左一跳便躲了盤子,看着林雪兒大笑的說道:“你叫吧,就算你叫破喉嚨別人也聽不見,因爲這個飯店的隔音很好,還有就是我剛剛已經給我的兄弟打了電話,早已經控制了飯店。”

黃毛說完後,便快速的向林雪兒衝去,滿臉帶着讓人生惡的神情。 林雪兒看到黃毛向自己衝了過來,立刻害怕的大叫起來,“你個混蛋,炎天饒了你,你還要不識好歹,你不怕炎天在殺了你嗎?”

林雪兒整個身體都在顫抖着,細長的手指指着黃毛憤怒的說道。

“你是說你這個人妖男友嗎,他已經昏迷了,我享受完之後,我就把炎天送到王海那裏,哈哈。”

黃毛大笑的說道,臉上滿是齷蹉的神情。

就當黃毛向林雪兒撲去的時候,被人用手拽住後頸,向後翻了去,倒在了飯桌上,整個飯桌已經掀翻。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昏迷的炎天,可是竟然又醒了過來。

林雪兒看到炎天竟然醒了過來,立刻跑到炎天身前緊緊抱住了炎天,欣喜的叫道:“炎天醒過來了,那酒裏不是有藥嗎?”

倒在地上的黃毛,當看到是炎天后,滿臉都是不可置信的神情,嘴角喃喃的說道:“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雪兒,其實我根本就沒有昏迷,只是假裝昏迷而已,對不起讓你受驚了。”


炎天在林雪兒耳邊輕聲說道。

“什麼?你根本就沒有昏迷,這是怎麼回事呢?”林雪兒鬆開炎天驚訝的問道,滿臉疑惑的表情,但是林雪兒整個身體都放鬆了下來。

正在這時黃毛從地上站在來想要跑,炎天看着林雪兒背對着黃毛淡淡的說道:“你覺得你能逃的了嗎?如果不想死就收起你逃跑的心,停下你逃跑的腳步。”

正想要逃的黃毛,聽到炎天冰冷的話語,便聽下了腳步,慢慢的轉過身來。

滿臉害怕又帶着疑惑的神情對炎天問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你爲什麼沒有昏迷,你明明已經喝了我下了安眠藥的酒。”

這時炎天慢慢的轉過身來,冰冷的看向黃毛,嘴角淡淡的說道:“如果你想知道,那我就在你死之前告訴你,讓你死的明白點,因爲我根本就沒有喝酒,我怎麼能昏迷呢。”

黃毛聽到炎天要殺自己,顫抖的身體更加的劇烈,黃髮的臉特別的惶誠惶恐。

“這到底是爲什麼?我明明看到你把酒喝了進去。”

黃毛大叫的說道,此時的黃毛已經接近崩潰,因爲他知道炎天的厲害,知道炎天的狠辣,能把猛虎幫虎哥都能殺掉,還殺不了自己嗎?


此時的身心放鬆下來的林雪兒也在靜靜的聽着,也很想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心尖上的小草莓 ,忽然大笑起來,邪笑的說道:“就在我要喝酒的時候,我把杯中的酒快速的向後到了出去,你以爲只能你向後灑酒嗎?”

“什麼,你看到我向後灑酒了,還有你向後灑酒我怎麼沒有看到呢?我明明一直盯着你。”黃毛崩潰的說道,滿臉的震驚之色。

“呵呵,那是因爲以你的眼神根本看不到我的動作。”炎天看着黃毛邪笑的說道。“

你既然沒有喝酒,那就是早已經看出了我的陰謀,難道我哪裏露出了破綻?難道我裝的還不夠好嗎?”黃毛大叫的說道。

“你是你裝的不夠好,反而你裝的很好,隔了誰都能被你欺騙,就連憎恨你的雪兒也是一樣被你欺瞞了過去。”

炎天邪笑的說道。

“那你爲什麼還是不相信我呢?”黃毛大叫的喊道,滿臉都是疑惑的神情。

就連此時的林雪兒也是滿臉的奇怪的神情,等着炎天的回答。

炎天看着黃毛慢慢的說道:“因爲我炎天從來不相信任何人,沒有人可以能讓我相信。”

“炎天是我小看你了。”說完頹廢的坐到了地上,但是手機已經拿在了手中。

ωωω •тtκan •c○

林雪兒聽到炎天沒有相信過任何人,心中不免有些傷心。

心中默默的想道:炎天說他從來沒有相信過任何人,就連我他也沒有得到他的信任嗎?怪不得他去殺人,也沒有告訴我。”

林雪兒的眼眶已經慢慢的溼潤,臉色變的特別難看,直直的看着炎天。

炎天看着坐在地上的黃毛,臉色冰冷淡淡的說道:“現在你也明白了,那就受死吧。”


炎天已經拿出了長槍準備要殺黃毛,正在這個時候,門被撞開了,從外面衝進來不下三十號人,手中全都拿着棒球棍。

炎天看到後,立刻把林雪兒拉倒自己的身後,此時的林雪兒正在心裏想着事情,滿臉浮現着傷心的神情,突然見到衝進了三十多號人,被驚了一下,呆呆的站在炎天身後。

這時的黃毛也快速的從地上站了起來,躲到了人羣后面。

指着炎天說道大聲的喊道:“兄弟們,就給我殺那個女生,這個炎天就顧首不顧尾了,給我殺。”

黃毛說完,便跑出了房間,外面還有不下一百號飛車黨成員,黃毛大聲的喊道:“一定給我殺了那個傢伙。”衆人齊聲道:“是。

應該這麼多人,能把炎天攔住一會兒,我得趕快逃。黃毛心中想道。黃毛思考過後,立刻逃走了。

屋內的三十號人,向炎天快速的衝了過來。

公主她在現代星光璀璨 :“雪兒,你跟着我,不要離開。”

林雪兒的緊緊的握住炎天的手,擔心的對炎天問道:“炎天這麼多人,我們怎麼辦呢?”滿臉的害怕之色。

“沒事的,你只要不放開我的手就行了。”炎天安慰的說道。

炎天說完,其中有幾個混混已經衝到炎天的面前,炎天立刻身上驚天動地的氣勢立刻爆發出來,英俊的面孔浮現出了猙獰的面孔。

幾個衝過來的混混,竟然被炎天的氣勢給稍微的震住了,就這麼一眨眼的功夫。

炎天手中的龍槍立刻向衝過來的人掃去,只見龍槍的周圍竟然爆發出層層靈力的波動。

就這樣一招橫掃千軍,衝進包間的十幾號左右的人立刻射飛了出去。

全都撞到牆上,然後掉在了地上昏迷了。立刻大立刻帶着林雪兒向外面快速的衝去,剛衝到門口,外面的混混立刻拿着棒球棍向炎天和林雪兒招呼過來。

林雪兒看到棒球棍向的頭上砸去,立刻害怕的閉上了眼睛。

此時的炎天還得保護林雪兒,不能橫衝直撞,炎天立刻轉身抱住林雪兒退回了包間。

外面的混混也飛快的衝進幾十人,因爲包房不夠大,混混們不能全都進來。


進來的混混立刻向退回房間的炎天衝去,炎天立刻放下林雪兒。

自己便向進來的混混衝去,心中想道:得感覺解決這些人,不能讓黃毛跑了。

只見炎天如鬼魅般衝進了人羣中,手中的龍槍在手中飛舞着,幾個瞬間,包間的人全部倒在了地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