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黃然領著龍牙的人回到了自己的基地,這次練兵除除了查看一下成績,另一個目的就是打出自己的名氣。黃然現在不再隱藏了,這些人的實力任何國家都不敢輕舉妄動,也沒有一個國家有實力殲滅他們。即使他們這些人死的只剩下一個,那也是一個國家的惡魔。

黃然看著一臉興奮的手下,這些人都是自己的籌碼,知道自己身份的人還有一些人。自己的身份不出三天,就會被所有國家知道。一個大國想要調查一個人,那是輕而義舉的。看了看時間,在西伯利亞的那群士兵也該到了!而艾琳娜也是時候回家了!那些士兵來到以後會讓張青先帶領他們。而自己應該陪著艾琳娜回家族解決一下艾琳娜的事情。

艾琳娜站在陽台上,想著昨天發生的一切,死在自己手上的敵人不下於三十名,自己卻沒有多大的反應,看樣子自己還真是一個冷血的女人。黃然這個時候慢慢的走了出來,看著艾琳娜輕輕的摟著她。笑著說:「想什麼呢!」

「沒什麼,就是覺得自己有點……」艾琳娜不知道該怎麼來形容自己了。黃然笑了笑,他明白艾琳娜想要說什麼……

「別想了,這個世界就是這樣,既然選擇了這條路,就要走下去……」黃然淡淡的說,語氣中充滿了平靜,而艾琳娜則靜靜的看著遠方,不知道再想什麼…… 「好,吳海生的事,我一定會細心留意。」

阿豪掛了電話后,繼續喊自己女人進來玩樂。

……

五天後,古廣利還是沒得到阿豪那邊給來的消息,心裡有點發怵。

他又去卡拉OK見阿豪,結果阿豪連見都不見他。

等了一個多小時后,古廣利無功而返,他一直想不太明白嚴國飛到底是怎麼想的。

他內心還是很擔心吳海生會將他們都給出賣了,惴惴不安,他又去找張景平。

他打算讓張景平親自給嚴國飛打電話。

張景平:「你瘋了,現在明天就是要吳海生上法院的日子,你讓我現在打電話給嚴國飛,你是想拉我下馬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不管你,當初是你自己說有辦法解決這件事,我不管你用什麼樣的辦法,你都要把這件事處理了,最好是讓吳海生永遠都開不了口,不然你我都沒有好處。」

一出了張家,古廣利破口大罵,覺得不管是張景平還是嚴國飛,都是一個孬種,現在就知道逼他出手。

如果他要是出事了,他也絕不鬆口,怎麼也得要咬下張景平和嚴國飛一塊肉。

但……他好不容易努力了這麼久,有了現在的地位,他不想就這麼失去。

忐忑不安的心一直想胸腔跳動。

現在他唯有拼一把了。

……

唐小芯一個晚上都在做噩夢,破天荒起來晚了。

兩個孩子已經自己跑出院子里玩丟石子了。

席秋怡、席麗瓊兩人看她的臉上很差,就關心地問她是不是哪不舒服。

唐小芯搖頭,「沒事,就是沒睡好。」

這時小檸檬一看見她,清澈的大眼睛一亮,屁顛屁顛地朝她跑來,「麻麻,我們好久都沒出去走走了,今天帶我和哥哥一起出去嘛!」

之前唐小芯也是想著吳海生父母失蹤不見,她也擔心帶兩個孩子上街,會被古廣利的人盯上,所以就一直都沒帶他們兩個出去。

差不多十天左右沒出去了,他們兩個想著出去玩,也是很正常的。

但一想到今天是吳海生上法院的日子,她還是不肯定答應讓小檸檬和俊哥兒到外頭玩。

小檸檬一聽,小嘴撅起,都可以掛著油瓶子了,很不高興地望著唐小芯,「麻麻你壞壞!」

唐小芯也是想著吳海生案子告一段落後,席錦琛也會放一天假陪他們,於是就哄著小檸檬說,「再過幾天,麻麻和粑粑帶你們兩個出去玩,好不好?」

小檸檬白皙的面容,歪著可愛的小腦袋,「好吧!」一副沒轍的語氣,很像個小大人。

見狀,唐小芯忍俊不禁,手指略帶淘氣地點了點她的小鼻子,「好了,你趕緊去找哥哥玩。」

不知不覺又到了中午,唐小芯帶著兩個孩子一起睡午覺。

她還是做噩夢,夢見一條大蛇朝她撲過來。

她醒來,嚇得出了一身汗,背後的衣服都濕透了。

她爬起來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

心很不安,總覺得要出什麼事一樣。

唉,也有可能是她想太多了。

揉了揉發脹太陽穴。

到了下午,店裡很忙,唐小芯打起精神幫忙,她就看見了開電話亭的鄰居朝她店裡跑來,很慌張失措地說:「小芯呀!你家男人出事了。」

當時唐小芯就恍若被一道雷劈中了一樣,愣了一瞬間,隨即她有點僵地笑著:「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

「我……我沒開玩笑,我說的是真的,剛才我就是接到,哌出所打來的電話,說讓你過去一趟,你男人真的出事了。」

她目光緊盯著對方看,並沒有在對方臉上發現有一絲一毫的開玩笑時,她心臟隨之而來有股窒息的劇痛襲來,腳步不自覺地往後退了一步,突然覺得一陣陣眩暈,視線開始出現了晃動。

柳小玉一發現她不對勁,忙不迭伸手去扶住唐小芯,「小芯你別嚇我!」

有了柳小玉的扶著,唐小芯勉強站穩,她揪著柳小玉的手臂,雙眸不知不覺紅了,哀求:「小玉剛才是我聽錯了對不對,錦琛他沒事,對不對?」

「小芯……」剛才的話,柳小玉也聽得很清楚。

看著她猶猶豫豫,唐小芯心臟就好像被扎了一刀子一樣,眼淚啪嗒不停地往下掉,心口真的好痛,她都快要呼吸不過來了,她不斷揪住自己心口,眼淚如同一顆顆閃亮的鑽石般,無意識地劃過她面頰。

她大口大口地深呼吸,可不管她怎麼呼吸,她的心還是很好痛,根本就得不到緩解。

「不會的,他今天起來去上班時,還告訴我,讓我好好休息,晚上他會早點回來的,他不會騙我,錦琛他從來都不會騙我的。」她一把緊緊地攥住了柳小玉的手臂,「小玉你也知道錦琛人很老實的,他不會騙人,對不對?」

「小芯……你,你別這樣!」看到她如此悲痛欲絕,柳小玉也無法控制自己情緒,眼淚嘩啦嘩啦地流了出來。「你都還沒看見錦琛,說不定他會沒事的。」

柳小玉的話猶如一把鐵鎚般敲破了唐小芯自我意識的世界,透入了一絲希望。

唐小芯勉強收住了眼淚,喃喃自語:「是呀!我都還沒見到他呢,我又哭什麼呢,說不定他沒事,他會沒事的。」

看到這樣的唐小芯,席麗瓊和席秋怡都暗自焦急和難過,最後她們都很不放心,唐小芯一個人去哌出所。

於是她們決定由柳小玉和席秋怡陪唐小芯去。

到了哌出所后,劉金園一個大男人也哭得很凄慘,很悲慟,「嫂子,隊長他沒了……」

唐小芯原本就在硬撐著來到哌出所,當聽到他這麼一說,強烈的眩暈襲來,她再也撐不住了,眼前失去了光芒,陷入了黑暗。

柳小玉和席秋怡及時扶住暈了過去的唐小芯,兩人一致將唐小芯扶到椅子上坐著,再急忙忙找來風油精,在她太陽穴、人中塗抹,過了良久還沒見唐小芯醒過來,柳小玉咬咬牙,大拇指用點力度掐了唐小芯的人中,還不斷喊著唐小芯的名字。 過了一會兒,唐小芯緩緩地睜開了眼,胸口急促起伏,腦海里不斷湧現席錦琛已經出事了的這個事實。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劉金園你告訴我。」她勉強在柳小玉和席秋怡的幫助下站了起來。

他們在將吳海生送去法院的路上,車子突然爆胎,剎車不及時,又再加上吳海生有意要逃跑,就在侉子摩托車上起了撕打,車子直接失控沖向江邊,恰好今天江邊的流水很急,隨之江水將他們衝擊,席錦琛還在江里與吳海生動手,經過幾分鐘的搏殺,兩個人在一個江浪的衝擊,很快就看不見吳海生和席錦琛的身影。

他們後面趕到已經派了船支下去找人,可是只撈起一輛侉子摩托車,並沒有找到人。

他們還沿著江邊一路尋找,足足找了三個小時,他們還是沒看見席錦琛和吳海生的身影。

而這條江水是通往大海,他們這些同俧仍然不死心,還特地在江水流向大海的關口攔截人,結果連半個影子都看不見。

「才找到了幾個小時,你們就說我們家錦琛出事了,你們到底是怎麼辦事的?我們家錦琛身手很了得的,他也會游泳,怎麼可能會有事,說不定在江邊等著你們去救呢!」

「嫂子你放心,我們接到上面下達的命令,一定會找到隊長和吳海生的。」熊富貴壓制住心中的難過,跟唐小芯說。

又過了五天。

那天唐小芯從哌出所回來后,情緒就恍恍惚惚,不吃不喝地,除了哄孩子睡著,其他時間她都是睜著眼睛,也不笑也不說話,這讓所有人都很擔心她。

關於席錦琛出事的消息,席秋怡都還沒敢和家裡說。

直到第八天,哌出所那邊還沒找到席錦琛,反而上面的領導親自到家裡來,勸唐小芯節哀順變,而席錦琛因公殉職,上面也下來一筆撫恤金。

聞言,唐小芯淚如傾盆大雨,「什麼撫恤金我都不要,我只要你們還繼續搜尋,我覺得他沒有死,我覺得他還在……」

幾天沒吃飯,偶爾喝一點水,情緒一激動,唐小芯就暈了過去。

還被柳小玉他們聯手送到了醫院。

所有人輪流勸她,讓她多想著兩個孩子,為了兩個無辜的孩子而保重身體。

唐小芯樣子獃獃地,目光沒有了焦點,就好像陷入了另一個世界一樣,身上沒有半點生機的氣息。

這把方鴻維也給嚇壞了,讓大家一起想想辦法。

這時杜美華、席建立、席桂花等人都趕來了,還是席秋怡打電話通知的,她也知道事情不能再拖了,她可以忍住幾天告訴家裡,但隱瞞不了一輩子,她也抱著一絲的僥倖,說不定有家裡人的勸說,唐小芯就會好起來。

席建立和席桂花雖然心裡是很難過,但想著唐小芯這樣了,他們也只能忍住了難過,反去勸唐小芯看開一點。

唐小芯面色泛白,顯得整個人看起來很憔悴的樣子。

她對於席建立和席桂花的勸說,她還是說:「我不能接受你們都說錦琛他走了,我覺得他還沒走,只是人還沒找到而已。」

席建立既心痛又無奈,「都已經過了這麼多天了,他們也沒找到錦琛的下落。」恐怕都已經是凶多吉少了。

「他們還沒找到,但並不代表錦琛沒活著。」

看唐小芯一臉固執和堅定,席建立沉默了一會兒,嘆了口氣,「小芯,爺爺知道你很捨不得錦琛,也無法接受他都已經走了的事實,其實爺爺也接受不了,我這個孫子如此優秀,還說以後給我養老送終的,他就這麼失蹤了,難道我不難過嗎?」

「爺爺……」她知道自己現在這種行為,在所有人眼裡,她就是無法接受席錦琛的離去,而傷心過度,但她真的是覺得席錦琛還活著,可不管她如何強調,她說的話,不僅僅是席建立包括所有人都以為她是有病。

「小芯呀!你也要想想兩個孩子,錦琛走了,他們就是你唯一的依靠了,你一直萎靡不振,你怎麼照顧他們?他們現在雖然是小,但多多少少都懂事了,錦琛走的事,他們心裡多多少少都能感覺得到恐懼和難過,你又還這樣,他們就更害怕了,你要是長期這樣下去,說不定他們的性格都會變得不愛說話,你怎麼辦?」

「對不起,爺爺!我也知道我這一陣子狀態不是很好,可能會嚇到他們,你放心,我會安慰好他們的。」他們都是她和席錦琛的骨肉,她就算是虐她自己,她都不會虐他們的孩子。

「你要振作起來,不要再這樣了。」

「我盡量吧!」

中午時,唐小芯吃了點東西,人的精神狀態也恢復了一些,這些天都是席秋怡、席麗瓊、李香蘭、柳小玉四人輪流代替她照顧小檸檬和俊哥兒。

她都一一跟她們道了謝。

小檸檬和俊哥兒一看見她,兩個人清澈的眼睛同時布滿了委屈巴巴,但又很依賴唐小芯,兩人一人一邊都緊緊抱著唐小芯的脖子,小臉靠在唐小芯的肩膀上。

雖然席錦琛死的事,被大人們隱瞞得很好,但小孩子心思很敏感,能從大人臉上感覺到點什麼。

又再加上唐小芯這一陣子對不吃不喝,臉色極差,對他們也不是像平時一樣,帶著他們玩,自然小檸檬和俊哥兒都能感覺到家裡出大事了。

抱著他們,唐小芯心底的內疚隨之湧現,「對不起,媽媽這陣子冷落你們,以後不會了。」

「嗯!」小檸檬乖巧點頭。

俊哥兒人小小,這時板著臉,像個懂事的小大人一樣,對唐小芯說:「麻麻你不乖,秋怡姑媽他們都說你不愛吃飯,還生病了,你要吃飯,不然我們會心疼的。」

聞言,唐小芯心中既感動又高興,眼淚也不知道怎麼了,很淺,一下子從眼眶裡涌了出來,「抱歉,麻麻以後會當個懂事的大人。」

「麻麻,粑粑呢!」小檸檬抬著水亮的大眼睛,懵懂地望著唐小芯。 經過兩天的休整,黃然安排了一下。然後帶著艾琳娜和20名龍牙的隊員去了美國,而張青則留在非洲。其他的隊員黃然也安排了任務,輪流出去執行任務。最重要的是執行遍地開花的任務,依靠他們的實力,每一個人都能去建設一個傭兵團。這麼多人派出去,龍牙的發展不知道怎樣快速的發展呢。

黃然一行22人乘坐飛機來到美國,這個時候每一個人都學會了收斂自己的氣息,看上去好像一個普通人。黃然則穿著一身白色的西服,迷人的笑容,妖媚的臉蛋讓所有人都看著他。而艾琳娜近身牛仔褲,性感的身材完全勾勒了出來,美麗的面容,身上更是散發著迷人的氣息。讓若有的男人都痴迷!

兩個人走在一起,真是男才女貌,艾琳娜臉上也露出幸福的笑容。兩個人來到紐約,但是並沒有馬上回到梅隆家族,而是找了一家酒店住了下來。而那20名龍牙裡面的人被黃然派了出去,去搜集梅隆家族現在的情報。

在美國有財富超過洛克菲勒家族、杜邦家族、福特這些超級巨富的財團,梅隆家族正是這樣的財團。這是一個不盡知名但實力大得可怕的家族,並且在美國政治、經濟中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艾琳娜作為梅隆家族的唯一繼承人,她的失蹤更是引起許多人的注意。但是這個時候梅隆家族卻沒有著急,因為梅隆家族的當代家主索亞.梅隆.早已經知道了艾琳娜的情況。但是他卻不知道艾琳娜其實早已經逃了出來。

奧菲爾.梅隆,是梅隆家族分支的一個人才,今年四十八歲。看上去很年輕,臉上整天掛著笑容,讓人摸不清真假。但是內心卻非常有心機,自從22歲進入梅隆家族打理生意,一直隱藏著。也暗地裡做了很多事情,而梅隆家族的一些高層已經被奧菲爾收買了,現在梅隆家族的一大部分人都已經被奧菲爾給控制著。

黃然和艾琳娜在落日酒店靜靜的等待著。大約晚上的時候,20個人慢慢的回到了酒店,艾琳娜這個時候臉上也充滿了焦急。

「情況怎麼樣……」黃然慢慢的問著。

「大概情況我們已經了解到了,現在梅隆家族戒備森嚴,守衛也不少。據我們調查,兩天後梅隆家族就要進行家主交接儀式,而奧菲爾卻控制著大部分高層,其他不受奧菲爾控制的人卻遭到奧菲爾的暗殺,梅隆家族一個在歐洲的總代理已經被人殺害。其他的人也收到不同程度的暗殺,現在已經沒有人敢反對奧菲爾了……」說話的人代號軍師,鬼點子最多。

艾琳娜聽到這個消息滿臉的怒容,眼睛裡面充滿了憤怒。沒想到以前自己最愛的叔叔竟然是這樣一個人。艾琳娜現在就像把奧菲爾拉出來給一槍斃了。

「恩,知道了,你們下去休息吧!準備一下,我們兩天後去參加這個典禮,到時候艾琳娜會給所有人一個驚喜吧!」黃然笑著說,眼睛卻看著遠方。其他人點點頭,就下去休息了!

「親愛的,兩天後我該怎麼辦啊!」這個時候艾琳娜看著黃然不知所措的問道。

黃然看了看艾琳娜,笑著說:「親愛的,曾經有人告訴我做人要有實力,而實力就是它!」說完黃然舉了舉拳頭,笑著說。

「可是,我們緊緊20人,能行嗎?」這個時候艾琳娜焦急的問道。

「呵呵,還有我們兩個呢!不要對自己沒有自信!我們22個人,足夠了!到時候你就看好戲吧……」黃然笑著說,眼睛里充滿了自信。艾琳娜點點頭,對黃然她完全信任,黃然說能那就代表著能。

海山莊園,位於紐約的東面。這是一個很大的地方,佔地估計有幾千畝土地。環境優雅,裡面建設的很優雅。不奢華卻顯得很有內涵。梅隆家族是一個低調的家族,但是實力卻大的驚人。軍、政都吃。黃然了解,美國現在第二大幫派黑火就是梅隆家族的產業。而梅隆家族的生意更是包括多方面,黑的白的都干,這也是梅隆家族沒有人敢惹的根本。

天氣晴朗,今天海山莊園的門前陸陸續續的來了很多人。名貴的跑著,漂亮的女人絡繹不絕。而周圍更是顯得戒備森嚴,到處都是拿著槍警戒的守衛,一個個神情嚴肅的看著周圍。許多政要也來到這裡,臉上掛滿了微笑。

奧菲爾看著天氣,臉上掛滿了笑容,過了今天上午。自己就是梅隆家族的正式掌權人了,自己隱忍了這麼多年,終於在今天可以實現了!他也知道艾琳娜失蹤了,自己派人卻查看消息,自己的手下全死了!艾琳娜也沒有了蹤影,但是這一切都不重要了,過了今天。即使艾琳娜回來也無所謂了。

奧菲爾熱情的跟人打著招呼,奧菲爾也是名人,在商場上也是叱吒風雲的人物。索亞滿臉的微笑,但是笑容卻有點勉強,此刻他是有心無力。周圍卻是奧菲爾的人,大部分股東都已經被奧菲爾給控制了,而他又綁架了艾琳娜,自己還能有什麼辦法!只能怪自己養了一個白眼狼,現在索亞不由的懷疑艾琳娜父母的車禍是不是奧菲爾搞的鬼。

「歡迎大家來到這裡,我代表梅隆家族謝謝大家!」奧菲爾這個時候走上前去,面帶微笑的說。臉上紅光滿面,心裡也極度的興奮。

「今天是一個特殊的日子,我們的家主索亞老爺子年事已高,想好好休養,以後梅隆家族的生意還得大家多多關照啊!」奧菲爾慢慢的說。索亞看著奧菲爾,真是恨不得殺了這個白眼狼。

「還有一個不幸的消息,我們的小公主艾琳娜小姐,因為身體不適,今天就不能來到這裡了!我再次替她對大家表示道歉……」奧菲爾笑著說道。這個時候大家都議論紛紛的,笑聲的討論者。

黃然和艾琳娜看著眼前的狀元,臉上露出了笑容。而那二十個人手裡拿著衝鋒槍,看著那些守衛露出不屑的笑容。梅隆家族的守衛有二百多人,但是分散的很開。黃然和艾琳娜慢慢的走了過去……

「你好先生,請問你們有請帖嗎?」那個守衛笑著說,今天艾琳娜帶著一層薄薄的面紗,外面人根本就看不清她的臉……黃然笑著把一個請帖遞了過去,守衛看了看請帖,再看看眼前這個帥到極點的男孩,笑了笑放了過去。

「下面,就讓我們的索亞先生宣布,下一任家主……」奧菲爾激動的說道,索亞無奈的走了上去。看著下面的人群,臉上掛滿了無奈的笑容。

「等一等……」這個時候一個響亮的聲音響了起來,大家都好奇的扭頭看了看。映入大家面前的是一個帥到幾點的亞洲人,帥氣的面孔讓所有人都嫉妒。而在場的貴婦更是看的心蹦蹦直跳,奧菲爾看著這個亞洲人,他從來就沒有見過這個亞洲人,不知道他要幹什麼……

「呵呵,不好意思,打擾了!還請大家見諒,。」說著領著艾琳娜走了過去,而奧菲爾卻站在那裡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這位先生,你有什麼事情嗎?」奧菲爾依然是滿臉的笑容,艾琳娜這個時候真想掙脫黃然殺了他。

黃然來到奧菲爾的面前,看著奧菲爾,臉上依然掛著迷人的笑容。而這個時候艾琳娜輕輕的摘下自己的面紗,笑著對大家說:「不好意思,艾琳娜讓大家久等了……」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驚呆了!下面的人則是議論紛紛,艾琳娜現在更加迷人了,而奧菲爾卻滿臉的不信,臉色也變得猙獰了起來。而索亞則滿臉的激動,看著艾琳娜眼睛竟有點濕潤了。

「奧菲爾叔叔,艾琳娜給你請安啊!真是辛苦你了啊!」艾琳娜笑著說,眼睛裡面充滿了戲謔。黃然看著奧菲爾,眼睛裡面卻中滿了平靜。

「艾琳娜你怎麼出來了,你身體不舒服還是趕緊回去休息吧!這裡有我和你爺爺就行了!」奧菲爾笑著說,雖然艾琳娜出現超出他的預料,但是周圍都被自己的人控制著。他心裡也沒有一絲的擔心……

「呵呵,奧菲爾叔叔,我來到這裡你是不是很意外啊!叔叔你也太調皮了!竟然讓人把我拉到了非洲,還好艾琳娜聰明,要不然艾琳娜不知道會出什麼事呢,那些黑人真是太丑了……」艾琳娜此刻就向一個調皮的孩子,語氣裡面充滿了戲謔。

下面的人聽到這話都已經明白了,他們這裡的人沒有一個是傻子。艾琳娜說的很明白,下面的人已經亂成了一片,奧菲爾此刻臉色猙獰,一拍手一群黑衣人把所有人都包圍了,每一個人手裡都拿著微沖,足足有十幾個人。雖然只有十幾個,但是卻沒有人敢輕舉妄動。

「呵呵,艾琳娜,你不覺得你很傻嗎?竟然自己送上門來!唉,你說你們倆來有什麼用呢!只要文件簽了,我還是梅隆家族的掌權人。」奧菲爾這個時候慢慢的說,嘴角掛著微笑。

「奧菲爾,你想幹什麼,美國是一個法制社會,你這樣做不害怕觸犯法律嗎?」索亞大聲的喊著,而下面的人看到這一幕也不由的有點害怕。

「各位,今天梅隆家族有點事情,不好意思了!以後如果如果有時間,奧菲爾一定去賠罪……」奧菲爾大聲的說到。語氣很明顯,這是梅隆家族內部的事情,不需要各位插手了!

大家聽到這話,也搖了搖頭,這趟渾水梅隆家族自己解決吧!一個個向外面走去…… 「粑粑去哪了? 大人又要被休了 他怎麼都沒回來看我和哥哥?」小檸檬又接著問她。

唐小芯一對視兩個小孩子純澈乾淨的眼睛,忍不住鼻子發酸,視線又開始模糊了,她也知道這件事不能讓這麼小的兩個人知道。

俊哥兒見她許久都還沒回答這個問題,他就想到平時他家粑粑經常都不在家,麻麻都會說粑粑在工作,在掙錢養他們,自然這次也是如此,於是他就端出當大哥哥的態度說小檸檬:「你笨呀!粑粑當然是忙了,等粑粑忙完了,他就會回來看我們了。」他明亮的眼睛轉落在唐小芯身上,「麻麻,我說的對不對?」

「你說得很對!」唐小芯調整好自己情緒,擠出有點僵硬的笑容,「俊哥兒真棒!真聰明!沒錯,粑粑是外出了,要很努力賺錢養我們,所以他要好久好久才能回來看你們,你們要是有什麼話要粑粑說的話,你們可以跟我說,我會給你們粑粑轉達的。」

「麻麻你說的『多久』那是多久?是後天嗎?」小檸檬呆萌地反問唐小芯。

「不是,麻麻說的很久是好久,可能要等你們長大以後。」

小檸檬又問,「那我什麼時候長大?」

「只要你乖乖吃飯,聽話,很快就會長大了。」

「那我現在有乖乖吃飯,也有乖乖聽話,是不是我長大了?」

如果是平時,面對如純真的問題,或許唐小芯會忍不住笑出聲,可現在,她笑不出來,她還要繼續小檸檬的話,「不是,等你長得跟麻麻一樣高了,那你就是長大了。」

「哦!」

兩三歲的小孩子都是老喜歡問大人很多問題,得到了大人的答案,自然也滿心歡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