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黃耀東仔細分析道。

“良臣,我們有多少人可以用,依我看不可能有半小時,最多十五分鐘,我們需要精銳中的精銳,以閃電般的速度行動。”

秦羿搖了搖頭,凝重道。

“十五分鐘在七千人的狼牙特種兵眼皮子底下搞定燕洪,有點麻煩,咱們目前共有三期士兵,除了第一期的老兵,後面兩期的很少參加作戰,我估計很難派上用場。”

“真正可以用的人,其實還是在三千人之間,主要是一二兵團的老人。”

褚良臣回答道。 “三千人多了,咱們是突襲,最多三百人,不,最多一百人!”

“記住了,咱們的首要任務是活捉燕洪,讓他親自開口發表講話,把軍權給徐宗敏,這樣才能平定幾十萬人的燕京大區。”

“否則整個華夏將會被攪得一團糟!”

秦羿搖了搖頭道。

“一百多人攻破狼牙七千人防衛,還要拿下火炮營,長官……”

劉成面露難色道。

“能從內部做文章嗎?”

文玄問道。

“不能,其實這些年我們一直在做狼牙內部的文章,只可惜到目前爲止,我們還沒能找到突破口,這時候去策反,無疑是把咱們的情報給透了出去。”

劉成道。

“兵不在多,貴在神速,狼牙有七千人,不可能常駐,再者正因爲人多,他們反而會疏於防範,只要咱們抓緊機會,是完全有可能攻破的。”

“當然這一次燕京之行,我會親自與你們同去,任務期限是三天,三天後立馬轉戰壩上!”

“有沒有信心?”

秦羿朗聲問道。

衆人知道,只要有他在就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再者能挑戰狼牙僱傭兵團,本身就是軍人的一種宿命、天性,當即渾身熱血沸騰,再無絲毫顧慮。

“瑪德,早就想跟狼牙幹一場了,一百人幹七千人,過癮,就這麼定了。”

劉成等人紛紛贊同。

“耀東,你親自挑選一百個精英,這一次的突襲由耀東、宋彪、李文忠三人帶隊,劉成、文玄你們率領部衆三千人,去津海警備區祕密駐紮,屆時,在燕京郊外接應。”

“褚良臣,你帶餘下的新兵,可以去壩上練一練,打不打不重要,觀觀風就行。”

秦羿下令道。

“遵命,侯爺!”

文玄等人雖然沒能親自參與作戰,但仍是毫不猶豫的接受命令,因爲他們明白,秦侯的每一步棋都不會是虛棋。

……

大戰即將來臨,燕京的氣氛同樣凝重無比。

自從燕洪成爲了燕家家主後,燕東陽又接連損失了最精銳的花甲軍,聲望降到了最低,被勒令交出了手中所有的權利,強制在後山竹林面壁思過。

燕洪一系掌權後,他們屬於守成派,除了禍禍燕家的這點底子,每日享樂以外,壓根兒就沒人想着要去南方挑事、進取。

燕東陽比起這些人最大的特點就是他有野心,每當看到燕南陽等人佔着茅坑不拉屎,整天就知道吃喝玩樂,他就恨的牙根癢癢。

“爺,爺,好消息,好消息啊。”

老管家興沖沖的跑了進來,遠遠就大叫起來。

“老丁,我如今都慘成這樣了,還能有什麼好消息。”

燕東陽滿臉的鬍子拉茬,無聊的喝着酒道。

“真是好消息,我剛剛從咱們北方地下鬼市那邊得到了一個驚天好消息,秦侯從中亞搞來了一批寶物,什麼寶丹、靈藥我就不說了。光三品的晶石就有三千多塊,三品啊,這要是用來淬鍊兵器,或者修煉,那還不得飛起來啊。不僅僅如此,還有天機大炮三架,一個四品的空間型法器,據說可以裝半邊天的東西,是古奧斯曼宮廷傳出來的,可是了不得。”

“爺,你不是一直想要個空間型法器嗎?這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啊。”

管家老丁唾沫橫飛,激動道。

“空間法器,天機大炮!”

燕東陽眼中綻放出璀璨的光芒,丹藥什麼的,他父親倒有的是,但天機大炮的威力十足,在華夏只有唐門有,全部歸大秦軍所有,也不過就那麼幾架,絕對是稀罕之物。

至於空間型法器,那就更是寶貝了,崩看他,就是他父親燕九天也沒有空間型法器,整個天下屈指可數,唯一一個在武道界真實存在的,據說還是秦侯手上的黑玉葫蘆。

“太好了,如果能搞到空間法器,在父親那邀上了功,我重新執掌燕家就指日可待了。”

“消息可靠嗎?”

燕東陽扔掉酒壺,一抹嘴,來了精神。

“可靠,據說是從南方鬼市那邊傳來的消息,採購的人叫馬三,這人是南北中間二道販子,專門在夾縫中求生存的貨色,親切親媽都不認,只認錢。”

“爺,我覺得不管真假,這都是個好機會啊。”

“真的,你不能再這麼頹廢下去了,咱們得自己創造機會啊。”

“要不燕家到時候真被這幫人給禍害黃了,你就是想救,也回天乏術了啊。”

老丁提醒道。

“哎,身爲武神之子,居然要靠討好自己的父親去挽救這個家族,當真可笑啊。”

燕東陽一拳砸在桌上忿然長嘆道。

“我這就去見老三,讓他調人給我!”燕東陽收起情緒道。

“爺,三爺那尿性你是知道的,沒點東西,他是不會幫你的。”老丁提醒道。

“把父親當年賞給我的那件九龍朝陽披風拿出來,我大不了就給他得了。”燕東陽道。

“爺,那,那可是武神賜予你最珍貴的東西,那可是你未來繼承大統的信物,千萬丟不得啊。”

老丁泣然流淚,苦苦勸道。

“呵呵,繼承大統,他不殺我就不錯了,那東西留在燕南陽那廢物手裏,也沒多大用,就這麼定了,什麼也別說了。”

燕東陽不耐煩的冷笑道。

老丁進了裏屋,翻出了那件九龍朝陽披風,披風全部由冰蠶絲織成,上面的騰龍圖案則是以烏金勾勒,九龍成陣,是武道界少有的防禦性法器,與昔日南林寺方丈玄空的八寶袈裟並稱爲兩大奇寶。

關鍵是九龍朝陽,寓意深遠,代表着天子之業繼承大統,足見燕九天在以前還是對這個兒子極爲器重的。

只是敗給秦羿後,燕九天更深一步的接觸到長生大道與天界祕密,對於凡間之事,一律看得更淡,變的更寡毒了。

否則,燕東陽這會兒也用不着在這吐苦水了。

拿了披風,燕東陽二話不說,直奔燕南陽的豪宅。

……

燕南陽是一個很幸運的人!

武家莊死了那麼多人,震驚整個天下,他卻和狄青城活着回來了。

奇怪的是,燕九天也沒任何責罰,憑藉着超強的人脈關係,燕南陽雖然沒掛要職,但在燕家內,上到燕明,下到掃地的僕人,都對這位揮金如土的三爺極有好感。

燕南陽照舊是吃香的,喝辣的,日子比以前過的還要瀟灑了。 此刻,他左擁右抱跟一大堆京城的少爺們混在一塊,甭提日子過的多逍遙、快活了。

“咳咳!”

“都出去!”

燕東陽陰沉着臉走了進來,衝那幫二世祖大喝道。

這些人平日裏對燕東陽極爲畏懼,一個個戰戰兢兢如鼠,起身就要走。

“慢着,這不大爺嗎?怎麼,你不在後山裏喂蚊子,跑到我這來撒什麼歡。”

“弟兄們,別搭理他,該怎麼玩就怎麼玩,從現在起,一切由爺我說了算。”

燕南陽仰着鼻孔一臉不爽的大叫道。

那些大少全都不安的坐了下來,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無比的尷尬。

“老三,我有話跟你說,你出來。”

燕東陽無奈的搖了搖頭,懶的再理那幫廢物,要是換做以前,他直接就大耳刮子扇了過去,誰也別想跑。

“哥幾個接着玩,我出去聊幾句,馬上回來。”

燕南陽看了他一眼,抖着肩膀走了出來。

“南陽,我有事求你!”燕東陽頗是無奈道。

明明是燕南陽這廢物壞了他的大計,到頭來他還的求人,這種屈辱恐怕也只有在燕家這種鬼地方纔有吧。

“呵呵,大哥也有求我的時候,說吧什麼事?”

燕南陽叼着雪茄,得意問道。

“我想找你借人,要高手,一等一的高手越多越好。”燕東陽道。

“我沒聽錯吧,大哥你還有臉開這口,上次你毀掉了整個花甲軍,那可是咱們燕家最精銳的古武軍隊啊,就這麼被你給毀了,呵呵,你不會又是想拉我下水吧?”

燕南陽熱嘲冷諷道。

燕東陽當然不會把壩上的事告訴他,燕南陽不是傻子,有這麼多的寶物,誰都會起覬覦之心,到時候還有他什麼事?

“你放心,我就是想去塞外散散心,但你知道的我仇家太多了,想要一支精銳護衛。”

“當然,我不會白白借你的人,這是我的一點點心思,還請三弟笑納。”

燕東陽手一抖,那件薄如蟬翼金光閃閃的披風豁然而現,上等的質地,輝煌貴氣的九龍圖案就像是一道閃電,瞬間照亮了燕南陽的雙眼。

“這,這是父親賜給你的九龍朝陽袍!”

燕南陽大驚道。

“沒錯,正是,只要你借人給我,這件袍子就是你的了。”

燕東陽冷冷道。

“大哥,這不太好吧,這可是你的心頭之愛啊,我要拿了,你還不得恨死我啊。”

燕南陽摩挲着下巴,強忍住貪婪之意,嘿嘿乾笑道。

“南陽,咱們兄弟就不來這套虛的了,你喜歡就拿去,我只要一隊人。”

燕東陽道。

“好,你要多少人?”

“我可以給你!”

燕南陽沉思了幾秒後,朗聲道。

“我要一千人,一千精英!”燕東陽開口道。

“大哥,你這命夠金貴,出去玩一趟得一千個人護着,得,誰讓你是我親大哥呢,我給你一千人。”

“你去找東營,八叔當年還有了一點老底子在那,憑我的手令應該還調的動。”

“記住,出了事是你的事,與我沒有任何關係。”

燕南陽一把奪過九龍朝陽袍,認真摩挲着,漫不經心道。

“好,你放心,不管出了什麼事,這都是我燕東陽自己的事。”

燕東陽大喜,轉身就走。

剛走到門口,燕南陽喊住了他,燕東陽回頭一看,這傢伙已經披上了九龍朝陽袍。

“大哥,你看看我這袍子合身嗎?”

燕南陽挑釁似的問道。

燕家四少中,誰能得到這件袍子象徵着接管了燕家,燕南陽又怎麼能錯過這個奚落大哥的好機會呢?

“非常完美。”

燕東陽無比燦爛笑道。

說完,頭也不回的消失在門外。

他發誓所有失去過的東西,很快就要奪回來,燕南陽這些敗類,到時候都要跪在他的腳下顫抖。

燕東陽並沒有親自去東營調兵!

他已經輸不起了,所以必須得找一個人,一個擅長古武戰爭的人。

燕家最不缺的就是人才,甭說,他還真找到了。

這個人叫燕歸來,曾與燕八爺極爲交好,是個有本事的人,只是這人比較低調,不願意出來顯山漏水。

燕東陽曾記得八叔提過一嘴,燕歸來是燕家很可能除了燕九天以外的第二高手,有他出面,壩上這批寶物必定不會失手,更關鍵的是,這是秦侯的,要能拿到手也算是大勝了一場,足夠他將功贖罪的了。

有他出手,除非秦侯親自出手,否則這批寶物必定收入囊中。

……

晚上十點!

一個上千人的旅遊團,在燕京國際大酒店外入住!

秦羿與大秦軍一百多名戰士,穿着便裝,從各自的房間三三兩兩的化作遊人,前往了燕京公園偏僻的一角。

小媚與一個穿着便服,氣勢凜人的威嚴長者早已等候已久。

待見了秦羿等人,小媚主動介紹道:“徐帥這位便是江東秦侯!”

“秦侯之名震天下,今日終於得見了。”

“徐帥,幸會。”

秦羿淡淡點頭回應了一聲。

“秦先生,這是燕京地下的所有下水管道圖,在這公園的水塘裏就有一個入口,你需要的裝備,我已經令人準備好放在那了,事情緊急,我就在軍部等秦先生的好消息了。”

徐宗敏道。

作爲軍部的二號人物,徐宗敏先是被燕穆壓制,燕穆死後,燕家又出了個燕洪,又把他踩得死死的,而這一次秦羿的行動對他來說,無疑是天作之合。

他只需要祕密出張地圖,出一些銷了號的裝備,便能成爲天下執牛耳的人物。

這樣的大好事到哪裏去找!

此刻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回到辦公室,舒舒服服的泡上一杯茶,等待勝利的消息,隨時準備奪權就行了。

秦羿仔細的看了一下圖。

一個城市的管道就是一條地下生命線,屬於機密性文件,尤其是像燕京這樣的大城市,一旦發生內澇,城市排水出了問題,小半個內城都得被淹了。

燕京採取的排水法子,還是在大明朝遺留的管道是進行增修,秦羿很快就確定了路線。

一百人的隊伍要拿下燕洪,唯一的辦法就是祕密攻取,這是步險棋,但也是一步妙棋。 “耀東,你隨我進攻燕洪的官邸,宋彪、李文忠你們進攻火炮營,一旦發動進攻,咱們只有五分鐘的時間,五分鐘拿不下,想盡一切辦法從原路返回。”

到了水塘邊,衆將士換上了特戰服,秦羿打了個手勢,衆人左右兩撥分開,同時潛入了水池之中。

水塘在公園的偏僻角落,這個點壓根兒沒有人會注意,衆人潛水,祕密進入了管道,沿着潮溼、腥臭的管道前行,秦羿則飛身一閃,消失在黑暗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