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黃馨則去詢問成妍的身體,竹英也在一邊自己偷着樂,這個房間裏,充滿了快樂的氣息,唯獨我一個人,心頭苦澀,能與何人說啊!

事情到這兒,差不多結束了,成妍去衛生間洗了個澡就差不多到晚上了,晚上我們肯定走不了。

要不然那磨人的夾山坳,我可不敢保證能不能走得出去。

所以,吃過飯,我們三人依然留在了竹龍家裏過夜。

我、成妍、黃馨三人依然睡在一個屋裏。

我躺在地板上,蓋着被子哼着小曲,實際上我腦子裏正在琢磨怎麼去調查狐仙之死呢!

四十九天啊,要是調查不出來,我也得遭殃。

幹“招陰人”把自己摺進來了,我跟誰說理去?

我躺着想事呢,成妍和黃馨一直在聊着關於靈狐的事情。

黃馨說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漂亮的狐狸,八條尾巴,身材英偉,真是漂亮到沒邊了。

成妍說可不是麼,那靈狐一出來,簡直帥呆了。

唉,這女人也是外貌協會的啊!要靈狐是一直渾身痢疾的大土狗,沒準你們就沒這麼興奮了。

兩女不停聊着,我也沒心思想東西了,起牀點了根菸,跟兩女說:你們以爲八尾狐真是如同外在一樣漂亮嗎?

“難道不是麼?”兩女異口同聲的對我說。

我嘿嘿笑了一聲:得,睡覺也睡不着,我給你們講講八尾狐的故事吧。

“哦?講講,講講。”

成妍和黃馨此時已經成爲了靈狐的粉絲,兩人歡天喜地的湊到了我身邊,要聽八尾狐的故事。

我本來是不打算講的,但是今天八尾靈狐給我定下的那個約定,實在讓我惱火,我得給這兩女普及普及八尾狐的黑點。

用事實來黑八尾靈狐一下,算是泄憤了。

我吐了個菸圈,說這八尾狐的故事,得先從八尾狐的傳說講起。

“還有傳說啊!”

“是啊!真有傳說,不過這傳說,不能當真,但也有些依據,你們聽我講。”

我盤腿坐在了炕上,在兩女的簇擁下,講起了曾經讓東北所有養狐人即羨慕又害怕的八尾靈狐傳說。

傳言,八尾狐修煉了上千年,在狐族裏,尾巴越多越厲害,多一條尾巴就要厲害十分,最厲害的狐狸,有九條尾巴。

擁有九條尾巴的狐狸,可以位列仙班,成爲真正的仙,而不是東北土地上,半邪半正的野仙。

但是,沒有一隻狐狸能夠長出九尾。

唯有一隻狐仙裏的天才,它修煉到了八條尾巴。

有一天,這隻八尾狐就去問神仙:我怎麼能夠長出九條尾巴。

神仙告訴八尾狐:你去認一個人當主人,等你們親近熟悉以後,你問他一個願望,只要你的主人說出的願望,你能夠滿足得了,你就會長出第九條尾巴。

聽了這個條件,八尾狐很高興,它覺得這個條件太簡單了。

甚至它覺得自己馬上就要位列仙班了,心裏高興得不得了。

可惜,神仙提出來的條件,能是這麼好做到的麼?

八尾狐的第一個主人是個種田人。

當它和種田人十分親近熟悉之後,它問種田人有什麼願望。

種田人說:我想擁有千傾良田。

八尾狐費了很大的周折,讓種田人當上了巡撫,不但有千傾良田,更有天大的名聲。

在種田人擁有這一切,滿足了願望之後,八尾狐長出了一條尾巴,它正高興呢,結果又掉了一條尾巴,依然是八尾狐。

八尾狐不知道這是爲什麼,想了很久也不明白。

它只好去尋找新的主人。

它的第二個主人是一個讀書人。

八尾狐和新的主人熟絡以後,他問讀書人有什麼願望。

讀書人想了想,說自己留想考個好功名。

當時八尾狐想,給第一個主人完成願望的時候,自己給他的東西太多了,人家只是需要千傾良田,結果自己讓他當了巡撫,也許這就是長出一條尾巴,掉一條尾巴的原因吧?

這時候,八尾狐心裏琢磨,這次要讓讀書人自己說出具體的願望,然後它去幫忙完成願望,一分也不能多,一分也不能少。

“然後呢?然後八尾狐長出第九條尾巴沒?”成妍是個急性子,故事聽一半,着急的問我。 我有些不爽了,讓成妍不要打擾我講故事。

她乖巧的閉上嘴巴。

我繼續講八尾狐的故事。

當時,那個書生對八尾狐說:我想成就功名。

八尾狐問書生:你想成就什麼樣的功名。

書生想了想,說如果這輩子能考中狀元,那就不枉此生了。

八尾狐爲了完成書生的願望,又花了好大的力氣。

最後,書生真的高中狀元,騎着高頭大馬,一日看盡長安花!

而八尾狐,長出了一條尾巴,可惜又掉了一條尾巴,還是八條尾巴。

後來,八尾狐換了好多主人,每次幫主人完成願望之後,卻總是長出一條尾巴,又掉一條尾巴。

一直換到第九個主人,八尾狐徹底發怒了,他在又長出一條尾巴,又掉一條尾巴之後,直接殺掉了主人。

從此,八尾靈狐就立下了重誓,只要長不出第九條尾巴,就殺掉主人。

“不會吧?靈狐這麼殘忍啊?”成妍忍不住瞄了一眼窗戶外面。

我說靈狐發怒其實也是原因的,因爲它總結出了一個經驗,只要滿足了主人的願望,就會長出一條尾巴,可是主人完成願望之後,靈狐又要掉一條尾巴,所以它想長出第九條尾巴,根本就是一個死局——無解。

靈狐感覺神仙在玩她,所以才脾氣暴躁,要殺掉主人的。

“要不然黃馨,你這麼聰明,幫靈狐想想怎麼破這個死局唄?”

黃馨也託着腮幫子想。

想到最後,她乾脆自己放棄了。

這長一條尾巴,掉一條尾巴,根本就是一個死局。

沒準那神仙壓根就不想八尾狐長出第九條尾巴吧。

兩女沉默了一陣子,喜歡科學,擅長找漏洞的黃馨突然又說:不對啊,如果靈狐這麼殘忍,爲什麼竹叔沒事呢?會不會這個傳說是假的。

我說傳說之所以是傳說,肯定當不得真,但這傳說這麼有市場,也是有原因的。

我給他們介紹,每一代擁有靈狐的東北狐王,都不能夠善終,想來,都是因爲滿足不了八尾狐變成九尾狐的願望,遭到了八尾狐的殘忍殺害。

但是,竹龍是一個很聰明的人。

“竹叔有什麼特別嗎?”

“當然有。”我說竹龍之所以沒有被靈狐殺死,原因有兩點。

腹黑冷少的暖婚 首先,竹龍沒有把自己當做靈狐的主人,下午竹龍請靈狐的時候,你們也看見了,他喊靈狐爲“靈狐娘娘”。

傳說當中,神仙告訴靈狐,當你和主人足夠親密之後,你就可以問主人的願望。

可是竹龍和靈狐不夠親密啊,那靈狐是不能開口問願望的。

第二個原因,竹龍挖了自己的眼睛。

他將眼睛挖下來,給了靈狐吃。

“什麼?他的獨眼,是這麼造成的?”成妍問。

黃馨也一臉驚悚,問我爲什麼竹龍要挖自己的眼睛給靈狐吃。

我說這人眼是人體最精華的一部分,動物吃了,人眼就會被煉化,人眼的精華會封住動物喉嚨裏的橫骨。

動物被封了橫骨,就算成了精怪,它也不能說話。

靈狐不能說話,自然就無非開口向竹龍詢問願望了。

天吶!

成妍一陣驚呼,她想不到竹龍看上去敦厚老實,竟然是如此辛辣的一個人,挖掉了眼睛,就是爲了阻止傳說中的事情發生。

其實我也覺得竹龍沒有必要,畢竟只是傳說當中的事情嘛,當不得真,至於每一代東北狐王都橫死,沒準是因爲別的原因呢?

在我們討論竹龍的眼睛該不該挖的時候,我們的門被推開了。

進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竹龍。

竹龍衝我們嘿嘿笑着。

笑得我們心裏發毛。

我指着座位,跟竹龍說:竹叔,你坐。

竹龍坐下後,說:你們沒事還議論起我來了呢。

“你都聽見了?” 總裁爹地不好惹 我有些尷尬,畢竟這事是人家的隱私,我拿出來說不好,被竹龍本人聽見了,更加不好。

誰成想,竹龍冷不丁的冒出了一句:其實傳說都是真的。

“真的?八尾狐的事情是真的?”成妍和黃馨兩人還熱情詢問,我卻嚇得往後面退了一步。

老公我要寵你 我是招陰人,我理解剛纔竹龍那句話裏面的內在意思。

如果說八尾狐的事情是真的,這一個死局,根本不會破解,那竹龍肯定是被靈狐殺了。

如果八尾狐不會殺主人的話,那竹龍又爲什麼說傳說是真的呢?

我甚至懷疑,站在我面前的竹龍,根本不是人,而是被狐狸殺死後的陰魂!

竹龍估計猜出了我內心的想法,他拍着大腿,哈哈大笑,說小李你不要慌張,八尾狐的死局,破解了。

破解了?

我不明白竹龍的意思。

竹龍端起我喝過的水杯,喝上了一口,說:其實八尾狐還是問出了我的願望。

“它怎麼問的?”我試探着詢問。

竹龍說八尾狐在他的夢中,問出了那句話。

託夢!

我一拍腦子,原來是這樣啊,八尾狐是有靈性的,是靈狐,當然可以託夢來問了。

即使你阻止它煉化橫骨,也沒有用。

竹龍說他在夢中遇到八尾狐詢問他願望的問題時候,他乾脆沉默不語,不說話,想把時間拖過去。

結果八尾狐說只要你不說出願望,你就別想醒過來。

既然八尾靈狐發話了,那竹龍就得說啊。

可是說了就是死!

關鍵時刻,竹龍的夢境裏面,她女兒竹英也出現在夢中,對八尾狐說:靈狐娘娘,我的願望是……你長出第九條尾巴。

“我的願望是……你長出第九條尾巴。”

多麼單純,多麼天真,多麼無私的願望。

可偏偏是竹英的這個願望,真的讓靈狐長出了第九條尾巴。

我忍不住進入了沉思,原來神仙的用意是這個啊–當你八尾狐什麼時候遇到最善良的主人時候,你就可以長出第九條尾巴了。

竹英實在是一個善良並且無私的姑娘。

竹龍拍着大腿,又開朗的笑着:想不到,想不到,我在擁有靈狐之後,大半輩子都爲這件事情睡不着吃不香,它竟然就這麼解決了。

我嘲笑竹龍:這得感謝你們家老姑娘。

哈哈哈!

我們四人哈哈大笑。

這時候,我們聽到了一陣清脆的嗥叫,叫聲是靈狐的。

我們四人連忙趴在窗戶邊上看,就看到黑夜裏,一直渾身發着白光的狐狸,在很遠很遠的雪山上面奔跑。

狐狸長着九條尾巴,看上去光芒萬丈。

在九尾狐狸跑到了雪山頂上的時候,它忍不住回頭看了我們一眼,然後繼續奔跑,直至消失不見。

而我們看到,狐圈裏面,站着一位女人,女人偷偷的哭泣着,默默的擦拭着眼淚。

這女人,就是竹英。

想來竹英從小就和八尾狐,不對,現在是九尾狐了,她肯定和九尾狐的關係十分好,不然不會在分別的時候,如此傷感。

九尾狐啊!想不到我有一天竟然能夠瞧見如此神蹟,我打心眼的爲竹龍高興,也爲九尾狐高興。

我們在高興的氛圍裏,暢聊了一晚上。

直到第二天早上離開,我才感覺精神有些委頓。

離開竹龍家,我帶上了竹英,開頭我就答應了竹龍,讓他這位無比善良的老姑娘成爲女打星呢。

火車上,成妍和黃馨還想着昨天晚上見到的會發光的九尾狐,興致勃勃的聊着,竹英則偷偷的擦拭着眼淚。

我勸竹英:九尾狐可不是死了,她是去成爲神仙了,你不要傷心。

竹英輕輕點點頭後,問我爲什麼不是坐火車去廣州,而是坐上了去哈爾濱的火車。

我說去哈爾濱還有事。

這次去哈爾濱,我是去找一位薩滿的,因爲成妍身上的狐仙雖然在四十九天裏面解決了危機,可是她身上還有附身的陰魂呢。

我得找薩滿把這陰魂給去了。

除了這個原因,我內心還有個想法–成妍身上的陰魂,明顯和狐仙淵源極深,能不能從這隻陰魂的身上,獲得某些解開狐仙之死祕密的線索呢?

四十九天時間啊,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得好好利用,利用一切資源,要不然到時候遭殃的,除了成妍之外,還有我! 火車落地,我帶着竹英、成妍、黃馨三女去了哈爾濱的一個高檔小區。

竹英這姑娘,話不多,但是非常威武,也許是常年打獵的原因,所以渾身透着一股英氣。

隔着很遠,就感覺一股殺氣凜然。

火車站旁邊不是騙子和小偷都比較多嗎? 帝女謀:鳳起天下 也許是有小偷發現我一個男人帶着三個女人,戰鬥力可能比較低下。

經常走江湖的,也都喜歡挑我們這樣的團隊下手,畢竟女人多,我也不會真跟他們較真。

於是,一個鬼鬼祟祟的傢伙,跟在了我們後面。

當時竹英意識到不對勁,猛的一回頭,狠狠的瞪了那人一眼,哎喲喂,那傢伙差點直接被竹英帶殺氣的眼神嚇跪在地上。

成妍是個好奇寶寶,路上不停問我這爲什麼,那爲什麼,搞得最後我的都煩了,我告訴他,這個我不知道,那個我也不知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