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黑子接過手機後,忙跟湯燁輝說:“老湯,你相信我,這件事絕不是肖大師乾的,肖大師不是一般人。這件事,肯定是有人陷害他,你應該查查,那些道士在死之前,究竟跟什麼人接觸過。也許能夠查到真兇。”

“行了!該查的我自然會查,不過黑子,你替我轉告他,如果他找不到切實的證據自證清白,最好儘早跟警方合作。”

掛了電話後,黑子衝肖遙問道:“肖大師,接下來您有什麼打算?”

肖遙打了個呵欠,說:“折騰了大半宿,實在是太困了,我得先好好睡上一覺。”

“那……,肖大師您今晚就在這……”

黑子話音未落,宅院裏忽然颳起一陣陰風,溫度瞬間驟降。

黑子臉色陡然大變,

本來他一條腿已經邁進了宅院裏,又急忙退了出去。

肖遙倒是絲毫不懼,不但如此,眼中還閃過一絲興奮的神色,

他淡淡一笑,說:

“黑六哥,你先回去吧。我今晚就住這兒了。”

“肖大師,您……您確定您應付得來?”

“區區怨靈,我當然能夠應付。”

“那我就先走了,肖大師您好好休息,我要是得到什麼新情況,給您打電話。”

黑子說完,快步離開了鬼宅,肖遙順手關上了院門。朝着院子裏那棟看起來有些破舊的屋子走了過去。

他一走進堂屋,就察覺到氣氛不太對勁,屋裏鬼氣濃郁,很顯然,葉嫺蝶的陰魂,就隱藏在這屋裏!

肖遙注意到,堂屋正中的牆壁上,設置了神龕,神龕上擺放着一張黑白照片,照片上是一女子,

難道這就是葉嫺蝶?

模樣看起來的確相當漂亮,難怪被譽爲豆腐西施,還真是名副其實。

要是換做平日,肖遙肯定是直接唸叨召鬼咒,先將鬼靈召出來再說,能收服的就收服,不能收服的就除掉。

但今天的情況可有點兒不一樣,畢竟,這裏是葉嫺蝶的家,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這也算是私闖民宅。

更何況,雖說葉嫺蝶屬於怨靈,但並沒有傷害過無辜,所以,肖遙打算來個先禮後兵。

他走到神龕前,朝着擺放在神龕上的黑白照片畢恭畢敬地鞠了三躬,接着擡起頭來,語氣平靜地說道:“出來吧。”

他話音剛落,又是一股強勁的陰風襲來,伴隨着“嘎吱”一陣響,堂屋門被陰風吹的自行關閉。

與此同時,周圍的氣溫迅速下降,肖遙還聽到了一聲女人幽幽的嘆息。

若是換做其他人,恐怕早已嚇得三魂不見了七魄,肖遙非但絲毫不覺得害怕,反而嘴角一直掛着笑容,面色平靜。

片刻過後,一道白色鬼影出現在了肖遙跟前。

這是一白衣女鬼,女鬼的頭髮很長,幾乎垂到了腰間,整張臉都被長髮給遮住了。

看到這形象,肖遙立刻想到了《午夜兇鈴》裏的貞子。

他不禁笑道:“女鬼姐姐,你是在扮貞子嚇唬我麼?”

這女鬼正是葉嫺蝶的鬼魂,她並不希望有人住進他家裏,原本打算用這法子把肖遙嚇走,卻沒想到肖遙居然絲毫不懼。

這輪到她有點慌亂了,她語氣緊張地問道:“你……你是什麼人?”

肖遙的第三隻眼技能已經達到6級,能夠探查到葉嫺蝶的鬼靈級別,居然是6級鬼靈。

這讓他感到有些驚訝,照理來說,葉嫺蝶死了沒幾年,不太可能達到這麼高的鬼靈級別,要知道,當初孔德壽和那些骷髏陰兵他們,死了一百多年,其中級別最高的孔德壽,也只是6級鬼靈而已。

難道是因爲這棟宅子能夠聚集陰靈之氣的緣故?

肖遙定了定神,說:“我叫肖遙,來這兒借宿一晚,不過我不白住,我可以幫你個忙。”

“你能幫我什麼忙?”

肖遙淡淡一笑,“只要你從今往後願意聽從於我,我會幫你找到害你的真兇,爲你化去心中怨氣。”

“你能幫我找到殺害我的兇手?”

“當然!”

“我……我憑什麼相信你?”

肖遙料到葉嫺蝶不會這麼輕易相信自己,二話沒說,將南宮正一從九黎煉鬼壺中召喚了出來,

看到身穿鬼甲,手持鬼刃,一頭銀髮的南宮正一,葉嫺蝶立刻往後緊退了幾步,顯得很是緊張。

她顯然是被南宮正一散發出來的強大氣場給震撼住了,

南宮正一可是1級鬼將,而她只是6級鬼靈而已,與南宮正一相比,差了可不是一點點。

肖遙淡淡一笑,說:“這是南宮,他可是1級鬼將,現在聽命於我,你可以問問他,我答應他的事,有沒有辦到。”

南宮正一立刻上前一步,衝葉嫺蝶說道:“吾主公一向說一不二,言出必行,你這鬼靈,莫非敢對吾主公無禮!”

他說着,嗖的一下拔出了手中鬼刃。 葉嫺蝶嚇得發出一聲尖叫,隨即身形一閃,迅速藏匿了起來。

瑪了個蛋!

這南宮正一怎麼一言不合就拔刀呢!

肖遙急忙制止道:“喂!南宮你幹嘛呢!看把她嚇得。”

“主公,她是鬼靈,末將擔心他傷害主公。”

“有沒有搞錯!她不過是6級鬼靈而已,你覺得她能傷害得了我麼?”

肖遙說到這,話鋒一轉:“哎!本來想讓你當個說客,誰知道反而把她給嚇跑了,哎!我看你還是退下吧。”

“是!主公!”

南宮正一化作一道鬼霧,遁入了九黎煉鬼壺中。

此時葉嫺蝶已經不知所蹤,她畢竟是鬼靈,能夠迅速隱匿自身,不過,這並不能逃過肖遙的眼睛。

剛纔她遁逃的時候,肖遙運用第三隻眼技能看得真切,注意到她化作一縷青霧,遁入了擺放在窗臺上的一個窄口花瓶中。

他緩步走到窗臺旁,儘量放低音量對着那花瓶說:

“小蝶,我知道你藏在裏面,出來吧,我向你保證,沒人會傷害你。”

片刻過後,一縷青霧從花瓶之中飄出來,再次化作了白衣女鬼形象,

不過這次她沒再披頭散髮遮住臉龐,肖遙看到了她的模樣,正是神龕上那張黑白照片裏的女子。

葉嫺蝶看着肖遙,戰戰兢兢地問道:

“你……你真能幫我找到真兇,化去我心中怨氣?”

“當然!我是念你雖爲怨鬼,但不曾害人,而且你秉性善良,纔想幫你,你若不信我,那就當我什麼也沒說。”

肖遙話音剛落,葉嫺蝶立刻跪倒在他面前:“小女相信大師,從今往後,願意聽候大師差遣。”

“嘿嘿!這就對了,你先起來吧。”

葉嫺蝶站起身來,肖遙耳畔傳來系統提示:

“Duang!收服6級鬼靈,獲得經驗值4000點,

陽氣值+150,

法力值+5。”

還不錯嘛!來這鬼地方藉助,居然收服了一位6級鬼靈,而且還是一美豔女鬼。

說道葉嫺蝶的鬼靈級別,肖遙很是好奇,她居然在這麼短時間內就已經升到了6級鬼靈,這實在是有點兒不可思議。

他衝葉嫺蝶問道:“小蝶,你是怎麼做到的?”

小蝶一臉懵逼,“做到什麼?”

“你怎麼這麼快時間就升到6級鬼靈了?”

“嗯,我……我也不知道,只是每天推完那磨,就感覺神清氣爽。”

“推磨?”

肖遙轉頭望向身後院子裏那臺石磨,“你說的該不會是就是那臺石磨吧?”

小蝶點了點頭。

沒想到居然還有這種事,難道說那臺石磨有什麼特別之處?

出於好奇,肖遙立刻走出堂屋,來到院子裏那臺石磨旁,

石磨由兩塊直徑差不多得有四十公分,約摸十公分厚的磨盤組成,磨盤是用一種黑色石頭打造而成的,整個石磨估計得有上百斤重。

肖遙查看了一番石磨,這才發現,上面刻有字符,想必年代久遠,那些字符磨損嚴重,已經有些看不清楚了。

他盯着那些字符看了好一陣,當他終於看清楚,不由得心頭大驚,

臥了個槽!

字符當中竟然摻雜着伏羲古文!

難怪葉嫺蝶說,每次推這石磨,就會感覺神清氣爽。原來這不是普通的石磨!弄不好,還是一件神器!

肖遙立刻轉頭問葉嫺蝶:“小蝶,這石磨是哪來的?”

“小時候聽我爹說,是我們葉家祖上傳下來的。”

“臥槽!你們葉家祖上,難道是神仙麼?”

葉嫺蝶笑着說:“主人這是哪裏話,如果我們葉家祖上當真是神仙,我又怎會落得如此下場。”

“呵呵,我開個玩笑。不過,我感覺這並不是一臺普通的石磨。”

“我爹曾經說過,石磨是魯班根據太極八卦陰陽相合、相剋又相生的原理製成出來的,所以磨又有‘太極磨’一說。”

太極磨?

肖遙心頭一怔,也就在這時,他耳畔傳來系統提示:

“此物名爲乾坤石磨,確實算得上是一件神器。”

居然還真是神器!肖遙心裏不免有些激動,他忙衝系統問道:

“既然是神器!那這玩意兒除了能磨豆子之外,還有其它什麼用途麼?總不至於就是爲了讓做出來的豆腐更好吃一點吧?”

“乾坤石磨乃是木仙之祖魯班飛昇仙界後,採不周山仙石打造而成,相傳此寶能夠顛倒陰陽,扭轉乾坤。乃是木神殿鎮殿之寶,數百年前被一仙女偷下凡界,不知所蹤。”

臥槽!

木神殿鎮殿之寶!聽起來簡直牛逼哄哄好麼!也難怪磨出來的豆腐美味無比,令人流連。

肖遙愈加激動了,連忙追問:“那這玩意兒怎麼顛倒陰陽,扭轉乾坤呢?”

“這件法寶,只有木神魯班知道該如何使用。”

肖遙一聽,頓覺心頭一陣失望,

搞了半天,這件所謂的法寶對大多數人來說,還真就只能拿來磨磨豆子而已。

哎!害老子空歡喜一場。

肖遙心裏正暗歎,系統又道:“建議宿主收好這乾坤石磨。”

“臥槽!我瘋了麼?這玩意兒得有一百多斤呢!”

“雖然重量不輕,但若放入系統物品欄,也只是佔有一格空間而已。”

“問題是,我收這玩意兒幹嘛啊!難道拿來磨豆腐麼?”

“你若將此寶送還魯班,他必定會有重謝。”

一聽有重謝,肖遙頓時又來了精神,急忙追問:

“他會給我多少錢?”

“魯班可是木仙之祖,他手中木性法寶衆多,隨便贈予你一件,都是千金難換的神器。”

咦?

有點道理啊,這玩意兒對我來說雖然沒什麼太大作用,但畢竟是木神殿鎮殿之寶,我若將其送回木神殿,肯定能得到不少好處。

想到這,肖遙立刻擡起頭來,對站在一旁的葉嫺蝶說:“小蝶,這石磨,你能送給我麼?”

“主人,我現在已是亡魂,古語有云:生不帶來,死不帶走。從我離世那一刻起,這石磨便不再屬於我,主人若是對它感興趣,只管拿走便是,反正從今往後,我將追隨主人左右,也不會再待在這裏了。”

“嘿嘿!那我就不客氣了。” 肖遙伸出雙手,將重達近兩百斤的石磨抱了起來。

葉嫺蝶見狀,忙開口勸道:“主人,您不是說今晚在此住下麼?不如先將石磨放在這裏,待離開時再……”

沒等她把話說完,肖遙已將石磨收進了物品欄中。

她一時之間震住了,有些不敢相信,偌大一個石磨,竟然就這麼憑空消失得無影無蹤。

在愣了片刻之後,葉嫺蝶回過神來,忙衝肖遙問道:“主人,你把石磨弄哪去了?”

肖遙輕描淡寫地說:“當然是收起來了。”

葉嫺蝶還想再問,肖遙說:“我得睡會去。明天還有不少事要忙呢。”

他說着,打了個呵欠,徑直朝屋內走去。

……

這處宅子畢竟荒廢已久,雖然屋裏有牀,但沒有乾淨的被褥,衣櫃裏的被褥也早已散發着一股子黴味。

肖遙實在是太困了,於是懶得鋪牀了,直接往牀上一躺,很快便呼呼大睡。

早上,他正睡的香,耳畔忽然傳來悅耳的音樂:“……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怎麼愛你都不嫌多……”

咦?

難道有老太太在這附近跳廣場舞麼?……

等等!

尼瑪是老子的手機在響,昨晚忘了把手機鈴聲改回去了。

肖遙一骨碌坐起身來,抓起放在牀頭的手機一看,是冷若冰打來的。

昨晚肖遙已經第一時間將所遭遇的狀況告訴了張咪和冷若冰,並讓她倆不要擔心,冷若冰這麼早打電話來,顯然還是擔心他的安危。

肖遙接通了電話,故作輕鬆地說:“嘿嘿!小老婆,是不是想我啦。”

“你還有心情開玩笑,你現在人在哪兒呢?”

“我也不知道這是哪兒,總之你放心吧,我現在好着呢!你和咪姐暫時就在美墅度假村住着,等我查清楚了真相,還了自己的清白,就來找你們。”

“那你自己小心點兒,咪姐還有話跟你說。”

冷若冰將手機交給了張咪,

張咪在電話裏告訴肖遙,她已經把肖遙被人陷害的事告訴了莊小嫺,莊小嫺答應,一定會幫忙查清楚事情的真相。

與張咪和冷若冰通完電話,肖遙走到院子裏那口水井旁,打了一桶水上來洗了個臉,正準備給黑子打個電話問問情況,忽然傳來一陣敲門聲。

敲門聲三長兩短,是黑子跟肖遙約定好的暗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