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黑衣武宗不爲所動,“兩顆?不夠。”

三國之亂世謀士 ,又是兩顆真雷子出現,四顆真雷子夾在左手。

黑衣武宗瞳孔一縮,四顆,已經能夠對他造成一定的威脅了。

可林清雨還沒有結束,乾火戒一閃,又是四顆真雷子夾在右手。

八顆!

黑衣武宗臉色凝重。

“你可以走了,不過奉勸一句,與我們做對,你不會有好結果的。”

林清雨慢慢的後撤,時刻警惕着這武宗的突襲,畢竟是善於隱匿的武宗,應該屬於刺客一類,由不得林清雨不小心。

推到蕭莫身邊,估摸着也出了武宗的攻擊範圍,林清雨鬆了一口氣,手中真雷子卻沒有立即收回。他回頭看向那武宗,“與整個大陸做對,你們纔不會有好結果,蕭大哥,我們走。”

兩人退出廣場,隨後找到自己的馬匹,飛快離了三江城。

風致的精神探查力瘋狂的掃出,沒有發現那名武宗,他總認爲是自己的過錯,不惜耗費精力,一路上不停地探查着周圍,可惜未能覺察出任何武宗強者的氣息。

蕭莫懷中抱着王蓮,這小丫頭暈了很長時間才醒了過來,被蕭莫抱在懷裏,不住的發抖,想要大聲哭泣,又十分害怕,只是不斷的在蕭莫懷中不斷的小聲抽泣着。

蕭莫和林清雨放慢了速度,蕭莫看着懷中瑟瑟發抖又不敢聲張的小丫頭,心中嘆了一口氣,“想哭,就哭出來吧,別忍着。”

“哇!”王蓮淚如泉涌,哭的撕心裂肺,聽的林清雨和蕭莫都忍不住傷感。

“小妹妹,別怕了,我們已經安全了,沒有人能夠傷害你了。”蕭莫輕輕撫摸着他的後背,柔聲安慰。

“爹爹……嗚嗚……”王蓮哭聲不止,喪失親人,怎能不痛?

“蕭莫擡頭看向林清雨,求助的目光不斷髮出。

林清雨嘆了一口氣,策馬與蕭莫並駕齊驅,“你爹爹已經走了,你放心,我們會給你報仇的。”

“爹爹……我要爹爹……嗚嗚……”

兩人相識一眼,毫無辦法。

王蓮在蕭莫哭了好久,漸漸的哭累了,又沉沉的睡去,眉宇間緊皺着,夾雜着痛苦。

一路上,王蓮醒了哭,哭了睡,任兩人百般安慰,小丫頭聽不進分毫,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悲傷裏。

好不容易在傍晚回到家,碰到了遊玩歸來的紫煙和蕭顏。

聽完了林清雨的講述,兩個丫頭同樣氣憤填庸,蕭顏大包大攬,接過又昏睡過去的王蓮,稚嫩的小臉在睡夢中都皺着眉頭,看的讓人心疼。


“安慰人的事情我們女孩子來做,報仇打架的事情你們去。”蕭顏丟下一句話,抱着王蓮向自己的房間走去。


林清雨和蕭莫相識一眼,無奈苦笑。

林清雨沉默一會兒,開口道,“蕭大哥,我打算把噬天殿的事情告訴陛下。”

蕭莫點點頭,“看來可以確定,卻是是噬天殿搞的鬼了。”

“嗯,那我向爺爺說明一下,連夜趕去,皇室知道的越早越好。”

蜜妻有點甜:吻安,總統先生! 嗯,一路小心。”

林清雨來到林震天的房間,屋裏已經亮起了燈。

“雨兒,有什麼事情麼。”

“爺爺,關於陸家的背後,有眉目了。”

“哦,是誰?”

“噬天殿。”

“噬天殿,沒聽說過啊。”

林清雨也沒有多做解釋,“這是個很強大的實力,所以我想連夜趕往國都,告知皇室。”

“那你要趕快了。”林震天臉色凝重,“我收到了皇室的來信,說陸家已經下戰書,明日約定在天林城決戰。大部分武尊都要趕去參戰。”

“什麼?這麼快就要決戰麼。”林清雨一驚。

“嗯,大部分心屬帝國的人都已經連夜趕去了,你直接前往天林城吧。”

“我明白了,爺爺。”林清雨轉頭就走,未出房門,又回過頭來,“爺爺,我們林家誰去參戰?”

林震天微微一笑,“陛下聖明,未慮勝,先慮敗,我林家便是一顆暗藏的種子,無需參戰。”

林清雨點了點頭,放心了許多,轉頭離去了。

星光下,林清雨策馬狂奔,天林城的輪廓就在眼前。

現在的天林城,還掌握在帝國手裏現在的天林城,還掌握在帝國手裏,而陸家則佔據了離天林城不遠的天霜城。

進了天林城,林清雨直奔楚寒天行宮所在。

“什麼,有陸家幕後的消息了?”偏殿內,楚寒天激動的從座位上站起來,驚喜的看着林清雨。


“嗯,我去了三江城一次,打探到一些消息。”

“呂家背後的實力到底是何方神聖?”

“是噬天殿。”

“噬天殿?”楚寒天眉頭皺着,“這個好像是大陸中州的一個勢力,爲什麼要插手西北的事,莫非是陸家許了他們什麼好處?”

林清雨搖搖頭,“陸家應該沒有可以讓他們動心的東西,他在意的是皇室的某件東西。”

“哦?”楚寒天意外的看着林清雨,“在意我皇室的東西,是什麼。”

“先祖遺留的陣法心得。”林清雨不慌不忙的說道。

“哦?何以見得?“楚寒天不解。


“噬天殿近年來都在大肆搜刮關於陣法的東西,不惜滅人宗派,毀人根基,已有不少實力因其土崩瓦解。” 明月庵三位高階女修中,那庵主一見金承宗此勢,不禁暗自讚歎,這五行極體,果然奪天地之造化!隨即問一旁的雲渺仙子:

師妹,你看這年辰小友,能否抵擋這金小友的五行極體啊?

嗯,以我看,這金小友如果將驅獸之術,輔以這巨劍法寶,使用得法的話,年辰小友可以說是沒有絲毫機會!這極土之體驅使金屬性法寶,原本就平添三分威能的!

嗯,本座也是這樣的看法,年辰小友想要贏得此場賭賽,實是極爲艱難!

金承宗將巨劍和護體光罩祭起,隨即向年辰冷冷望去。

年辰心念動間,小鐘法器已然在手,陰陽極環更是出現在了雙手食指上。就此冷冷看向對面的金承宗。

一見年辰護體光罩也不撐起,如此囂張之舉,金承宗心頭怒火瞬間爆發!單手掐了一個法決,向年辰方向的地上猛然一指。手中的巨劍接着祭出,向年辰頭頂空中射來。

呼的一下,無數的地刺從年辰腳下陡然冒出,向上急速頂起。

年辰腳下飛舟猛然遁起,堪堪避過無數的地刺,一陣犀利的劍氣襲來。

金承宗就是料定年辰會騰身而起,在地刺術之後,巨劍隨後掩殺過來。

將手中小鐘向上一拋,一片霞光掃出,堪堪敵住了急速斬來的巨劍!

砰然一聲響後,小鐘所發霞光被一擊而潰!

這巨劍畢竟是法寶,而且是五行之中最爲擅長殺伐的金屬性法寶,攻擊力十分強大!年辰的小鐘只是頂級法器,雖然是一件罕見的攻防一體法器,但在這絕對的跨階優勢面前,差距極爲明顯!

這甫一交手,似乎高下立判,所有明月庵的辟穀女修,都不禁爲金承宗喝了一聲彩。只有包括金銘在內的四名超凡期修士,面上依然沒有任何表情,靜靜看着場上的爭鬥。

年辰一看這巨劍威力,竟然強大如斯,顯然已經是法寶中的上品!十一道靈梭忽地飛起,在年辰母梭的揮動下,迅速交織成一隻巨大靈梭,向再度急速斬來的巨劍迎去。

一陣雷弧跳動間,兩件法器在空中糾纏翻轉,僵持不下。

那隻巨梭只支撐了片刻,在金承宗法決一催下,被巨劍猛然一斬,變回了十一道靈梭,忽地飛回了年辰手裏。

原本對年辰信心滿滿的馬靈兒和韋依然等人,此時見年辰連連失利,焦急之色都寫在了臉上,特別是馬靈兒,這關乎自己未來路途之戰,更是緊張得彷彿是自己在場上打鬥一般!

年辰腳下飛舟一起,瞬間遁出老遠。

眼看年辰節節敗退,金承宗猛然一拍腰間靈獸袋,一片光芒過後,地上多了一隻小狗仔大小的靈獸,整個一迷你型的野牛!

呼的一下,那隻小小的靈獸,在一落地的瞬間,就迎風暴漲,瞬間變成了一頭野牛,年辰從它的身上,嗅到了嗜血狂暴的氣息!雖形貌和尋常野牛一般無二,而氣息卻強大無比,竟然是隻四級初階的土屬性靈獸!

停止漲大的野牛,忽然將血紅的雙眼盯住年辰,四蹄猛蹬祭壇地上,龐大的身軀,瞬間化爲一道長長的殘影,向年辰急速奔來,那向前方生的雙角,如兩把利劍,眨眼間就到了年辰跟前!

年辰腳下飛舟一起,向後飛出數丈遠距離,三道靈梭,從體內飛出,向野牛斬去。

叮的幾聲輕響,年辰在雷電獸雷弧中淬鍊多時,鋒利無比的靈梭,斬在那頭野牛身上,卻連一絲白印都沒有留下!那隻野牛絲毫未受影響,仍舊向年辰衝來,速度之快,已經和年辰的三眼銀狸相差無幾!

這隻靈獸不僅防禦驚人,而且其速度更是快如閃電!

年辰心道,難怪那金承宗信心滿滿,若是遇上平常辟穀期修士,光是這隻靈獸,就已經難以應付了!

就在野牛急速衝來,將年辰逼得只能向後退卻的瞬間,那金承宗將巨劍法寶再度祭起,如風而至,封死了年辰的退路!

如此前後夾擊,在所有修士的眼中,年辰此時已經沒有了退路!

那馬靈兒和韋依然都不禁動容!

Www⊙ тt kǎn⊙ C〇

年辰從爭鬥伊始,所有的殺手簡都沒有用出,就是想看看這御獸門的手段到底如何,如今眼見金承宗搞來搞去就一件巨劍法寶,現在多出一頭威力尚可的靈獸,想來也就如此而已!已是年辰不再藏拙。

一拍腰間儲物袋,一把黑色小尺凌空而起,嗤的一下,無數的細小尺影從黑尺中冒出,在空中交織成一張黑得發亮的小網,迎向疾射來的巨劍!

同時,年辰身上陡然金光一冒,離體有數寸遠近,一聲巨吼中,一拳向那急速衝來的野牛擊去!

嗵的一聲,年辰騰雲駕霧般,倒飛出去老遠,在空中將飛舟招出,向後滑行了數十丈,纔將這狂猛的力道盡數御掉!

而空中的兩件法寶,卻也分出勝負,那把巨劍呼地鑽入黑色小網中後,恰如泥牛入海,隨即就失去了蹤跡!

下方的金承宗,忽感自己失去了和巨劍法寶的心神聯繫!

正感驚異時,勁風襲來,一隻碩大的拳頭竟然當胸搗來!

呱的一聲大叫,圍觀衆人只覺得一道光芒閃過,場中已經多了一隻面盆大小的蛤蟆!面目猙獰醜惡,一雙血紅的雙眼,死死盯住對面的野牛。

這一切都是在瞬間發生,衆人只感到原本已經處於絕路的年辰,在一轉眼間,竟然已經扭轉劣勢,轉守爲攻!

金承宗一見年辰拳頭來勢猛烈,竟然失去了硬抗的勇氣!

原本極土之體,天生防禦就極爲強悍,身體雖不及同階的練體之士,但比起一般的修士,極土之體肉身已經是極爲強大了!

一道厚厚土牆,在金承宗隨手一指點間,就出現在其身前,年辰的拳影擊在土牆之上,卻紋絲不動!

呱!

那隻蛤蟆嘴裏一道白光閃過,向對面的野牛擊去,速度之快,許多辟穀期的修士,都沒有看出端倪!

嗵地一聲脆響,原本將年辰頂飛出去的野牛,在這道白光一擊下,竟然搖搖欲墜!顯然是遭到了重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