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黑豹輕拍了下段嘉琳的頭,朗聲笑道:“沒規矩,居然叫你義兄我小黑貓!”

義兄?眼前這個皮膚黑黑的壯實青年居然是段王爺的義子?

黑豹又對夏羽斐笑道:“夏先生,王爺在那邊呢。你陪完幾位美女,就過來一下吧。”說着指了指在一處角落坐着的段正淳,他的邊上還圍着一羣人,其中不乏夏羽斐認識的人。

夏羽斐淡淡的點頭笑道:“好,我等會就去。”

震驚!周圍的那些紈絝黨和錢明都滿臉震驚的看着夏羽斐,他到底是什麼人?居然連段王爺都派義子過來相邀!而且夏羽斐還不是立刻就過去的,只是說過會就去!段王爺在S市請人還有讓他等的?

不過他們這麼還沒回過神來,又來了一個不小的打擊,只聽身邊又響起了一陣男低音。

“研豔,見到爸爸在那邊和段叔叔說話也不過來打個招呼?你這個孩子越來越沒規矩了!”

夏羽斐等人聞言望去,卻見一位四十多歲的男子向他們走來,這個男子穿着一件唐裝,臉色有些蒼白,走路的時候有點故意駝着背,甚至還把雙手相互插在袖管裏。看上去有點像農民的味道。而他的身後跟着一個神情冷漠的男子,冷漠的幾乎有些讓人窒息。

宇文浮生!夏羽斐眯着雙眼看着來人!對於宇文浮生他還是很熟悉的,畢竟他是夏家的頭號死敵!在燕京,雖然宇文與夏家表面相安無事,但是私底下可是交手過好幾回了!不過結果卻都沒有從對方手上討到過什麼便宜!

“宇文老大!”黑豹和郭凡見宇文浮生走過來,恭恭敬敬的打了聲招呼。

而段嘉琳則親暱的叫了一聲:“宇文叔叔!”

宇文浮生笑眯眯的說道:“乖,想不到一晃眼都十八歲了,真是女大十八變,越變越漂亮啊!你宇文叔叔給你準備了一份禮物,等會我讓八兩拿給你。”

又對着崔研豔笑道:“你這丫頭,平時都不見人,今天難得見到了難道還想不理爸爸麼?”

崔研豔無奈嘆了口氣,輕聲叫道:“爸!”

這下週圍一羣人如同炸開了鍋一般,夏羽斐當然知道宇文浮生有個女人,但是對於這個女兒據說十多歲的時候就出國去了。所以夏家對她的資料也是少之又少。

“呀!”段嘉琳驚訝的拉着崔研豔的手說道:“崔姐原來是宇文叔的女兒!這下我們真的成一家人了哎!不過爲什麼崔姐不和宇文叔叔一個姓?”

她這樣說是有原因的,宇文家和段家確實一直情同手足,二十多年的風風雨雨中兩家大佬級的人物都是相互扶持的闖到了現在!所以江湖上也有一個說法是這段家和宇文家根本就是一家子。

崔研豔淡淡的開口說道:“沒什麼,只是跟着我媽媽姓而已。”

見崔研豔的口氣中有些不悅,段嘉琳乖巧的噢了一聲就不再發問。

只是這宇文浮生似乎還嫌自己掀起的浪不夠大似的,撥開一羣含着金鑰匙出生的公子小姐走到夏羽斐面前,饒有興致的上下打量了下夏羽斐,說道:“夏小子,想不到你也長那麼大了?”

嗡!周遭的人頭都要炸開了!宇文浮生居然認識夏羽斐?聽口氣好像還十分的熟悉?這是什麼情況?姓夏?在他們的印象裏宇文浮生認識的夏姓人只有一戶人家,而且還是他的死敵!

那就是天朝三大家族中的夏家!難道夏羽斐這個窮小子會是夏家的人?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現在不要說是這羣紈絝黨和錢明震驚了!就連身邊的幾個美女都驚訝起來了!她們更加覺得眼前的這個男人神祕莫測了!他到底是誰?

夏羽斐撇了撇嘴,正在思考怎麼回答宇文浮生的話卻聽身後響起了一個久未的聲音!

“浮生叔,我們夏家的小子可一直都在您的關懷下茁壯成長啊!”

夏羽斐聽到這個聲音,心中似有一股暖流流過,但隨即臉色冷了下來。夏羽言,你到底想幹嘛?在這麼多人面前爲我說話?不怕老頭知道了找你麻煩?

來人確實就是夏羽言!夏家下一代的掌舵人!只見夏羽言一臉優雅笑容走到夏羽斐的邊上,一手搭在夏羽斐的肩膀上叫道:“哥,想不到在這裏遇見你了。最近過的可好麼?”

又對周圍的幾個美女點頭說道:“各位美女好,我叫夏羽言,是燕京夏氏企業的董事長助理,我代表燕京夏家來此給段嘉琳小姐賀壽的。”

燕京夏氏?華夏三大家族之一的夏家?他叫夏羽斐哥?那麼夏羽斐真是夏家的人?天啊!周圍的那些公子哥紛紛吞了口口水,特別是賈明德、顧天偉和錢明,一顆心早就掉到深淵谷底了!自己惹上的是華夏三大家族的人!如果對方真的計較起來,那麼自己的家裏的勢力不可能能保的住自己!

宇文浮生聽了夏羽言的話,知道他是指在很多年前夏羽言和夏羽斐遇上的那次綁架案。雖然那次事故並非他所指示的,只是手下人太過忠心的結果。不過夏家人可不管,他們只是認定了是宇文浮生的人所爲!

宇文浮生聽完夏羽言的話,微微一笑,說道:“想不到夏家最有出息的兩個小子都來了啊,夏鴻途那個老爺子居然捨得把你們兩小子一起放出來。” 夏羽言笑了笑,不再接話,而是看着宇文浮生身後的那個冷漠的男子說道:“八兩叔叔似乎依舊不太適應這樣的場合啊?”

趙八兩冷冷看了一眼夏羽言,又向夏羽言身後不遠處看了一眼,宇文浮生隨着趙八兩的視線望去。只見在人羣中有一身着休閒服的女人,冷豔的臉龐猶如臘月的寒梅,與趙八兩相比起來有過之而無不及!

夏梅寒!夏羽斐有些尷尬,這個夏梅寒其實不是夏家的人,她是夏老爺子夏鴻途特地收養的女孩!是特地訓練出來保護夏羽言的。

不過這個夏梅寒有個奇怪之處,自從十四歲那年參加解救夏羽斐和夏羽言的行動中偶然認識趙八兩之後就和他猶如父女一般。

沒有人知道那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回來之後夏梅寒就偶爾會和趙八兩一起出去,到底出去做什麼也沒人有知道,每次出去回來後夏梅寒的身手都會更加的厲害!人也會更加的冷漠!

夏羽斐在夏家最頭痛的就是夏梅寒,因爲每次夏羽斐偷偷的去找夏羽言都會被這個女孩發現!有一次竟然還拿着小刃抵在他的喉嚨口。

只要有夏羽言的地方,就會有夏梅寒!

趙八兩冷冷的走到夏梅寒的身邊,兩人開始愉快的交談起來。在宇文浮生的印象中趙八兩隻有面對夏梅寒和自己的妹妹時纔會露出笑臉。夏梅寒也是如此!只有面對夏羽言和趙八兩時纔會有好臉色。

夏羽斐鬆了口氣,這夏梅寒是一時半會不會走過來的了,眼下這生日宴會也參加了,就是不知道那個S級任務到底在哪裏觸發。

識海中的尤依舊閉着眼睛,似乎在假寐中。看來問尤是問不到了,只有自己慢慢的找了。

殺戮之眼開啓,紅色的殺氣瞬間佈滿了夏羽斐的眼球!宇文浮生的殺戮值28991!不愧是BOSS級的人物!比段王爺還要高出一千多的殺戮值!趙八兩的殺戮值是5556!讓夏羽斐驚訝的是就連夏梅寒也有1455點的殺戮值!

咦?夏羽斐發現那個身材火爆的女子居然有3280的殺戮值!

這個女人是誰?

夏羽斐皺了皺眉,低頭輕聲問身邊的段段,“段段,這個身材火爆的美女是誰啊?”

段嘉琳俏皮的皺了皺鼻子,故意冷哼道:“哼,怎麼了?何姐姐身材火爆就想要搭訕了?”

夏羽斐哪能不知道小妮子是在生氣呢?立刻滿臉堆笑道:“哪能啊?今天場上還有比我們段大姐頭身材更好長得更漂亮的?怎麼可能啊?”

“哼!算你會說話。”段嘉琳明知道夏羽斐是哄自己開心,也心裏甜蜜蜜的,“她叫何杏兒,是爸爸的生意夥伴,這次特地過來給我過生日的。”

段王爺的生意夥伴?怪不得有那麼高的殺戮值。

夏羽斐正思考之際,卻發現許段段又拉了拉自己的衣袖輕聲的說道:“倒是你個該死的魂淡,你是燕京夏家的人居然一直都不說!說!你還有什麼保密的事情?”

夏羽斐淡淡笑了笑,並未來得及答話,一旁的何杏兒卻說道:“看來夏少爺身上有着很多的祕密啊?”

“我哥不是喜歡低調,而是我們夏家一向都比較低調,他只是繼承了家族有性格罷了!”夏羽言替夏羽斐開解道,雖然他不知道哥到底最近做過些什麼,但是看哥哥的樣子似乎不想讓太多的人知道自己的身份,那麼自己難道真的做錯事了?

其實夏羽言很早就到達了宴會,只是一直在旁觀察着,夏羽斐進門到被錢明等人奚落他都看在眼裏,只是礙於出來之前爺爺的告誡而沒有現身。一直到宇文浮生的出現讓他再也抑制不了自己的感情,他怕夏羽斐對上宇文浮生這個老狐狸吃虧!也看不過去那些S市的公子哥自命非凡的看不起他的哥哥!所以他現身了!

但是現在看來自己挑明夏羽斐的身份反而讓他有些不太自如。


“呵呵,這點我做證明,夏家的人一直都喜歡低調行事。”宇文浮生笑着說道,又對夏羽斐說道:“夏小子,我去和正淳聊會。你等會沒事了就過來一起聊聊吧!”說完又深深的看了一眼崔研豔后轉身就走開了,黑豹和郭凡也與夏羽斐打了聲招呼後跟着宇文浮生走了。

一直到宇文浮生走開,那些圍着周圍的公子哥們才鬆了一口!宇文浮生是誰?大名鼎鼎的黑道老大!和段王爺平起平坐的人!在場的幾個人中,他們原本與生俱來的優越感都消失的蕩然無存!什麼S市的貴族?這裏站的一羣人中有兩個是黑道公主!兩個是華夏三大家族的子嗣!還有一個是S市公安局長的千金!雖說還有一個美女不知道什麼來頭,但是能和這些人站在一塊的絕對不是什麼小老百姓。

此時的夏羽斐淡淡的看了一眼身邊這羣還在發呆的公子哥們,冷冷的說道:“戲看完了,還不滾?”

這話一出,那些公子哥立刻四下散去,那個錢明還想再說點什麼場面話,被夏羽言冷哼一聲嚇得立刻就消失在了人羣中。

沒有煩人的蒼蠅,幾個年輕人又聊了一會。期間除了何杏兒去給每人拿了一杯飲料之外,就是段段、鏡子和崔研豔圍了夏羽斐開批鬥會了。後者當然少不了被一頓捏擰之類的小動作,只是三女依舊氣憤難當,最後由段段起頭每人咬了夏羽斐一口才算暫時休戰,而這每人居然還包括了何杏兒。

夏羽言原本還沒來S市前還以爲哥哥過着非人的日子,想不到這傢伙非但活得不錯還讓三個這麼漂亮的女人圍着自己打轉,想到這裏又不禁笑着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夏梅寒。

三孃教子戲碼結束後,段段怕父親等着着急,才小手一揮讓夏羽斐先過去。

夏羽斐當然表現的感恩戴德,拉着弟弟就跑了。

兩人來到段王爺坐的沙發跟前,夏羽斐笑盈盈的叫了聲段叔叔。

段正淳見夏羽斐到來立刻起身而迎,一手勾着夏羽斐的肩說道:“夏羽斐啊,你可讓段叔叔好等啊。不但讓小黑去請你,你浮生叔叔又親自去請了一次。不過浮生啊,你不說研豔那娃兒是你的閨女,我還真一時間想不起來了。”

宇文浮生依舊坐在沙發上,笑道:“別說是你,我也有個十多年沒見過她了。這姑娘表面看上去好說話得很,其實比誰都倔!不但結婚的時候沒有通知我這個做老爸的,離婚了後更是躲起來讓我好早了一通。哎,咱們不提這點破事了。” 夏羽斐環顧了一圈,能和段王爺一起坐在沙發上的只有寥寥數人,其中就有張鏡晶的父親張恆遠、殺戮值近七萬的魔王申老頭。

而站着四周的人中除了趙八兩,居然還有鍾宣逸的兒子鍾少涵!還有一個人夏羽斐也認識,就是那天在小巷中與血焰同時伏擊自己的男子!此時他正站在一個臉色陰沉的男人身後。

夏羽斐瞥了那個陰沉的男人一眼,發現那個男人一直在偷偷的打量着自己,眼神中帶着一絲驚訝和陣陣的憤怒。

我好像沒得罪過這號人物吧?夏羽斐心想。

在段王爺的安排下夏羽斐也坐在了沙發上,而他坐下後又讓出一個位置給夏羽言坐。

按理說坐在這的人都是有一定身份的,段王爺沒見過夏羽言,所以故作好奇的問道:“這位是?”

想不到這次回答他的竟然是宇文浮生,“正淳啊,你真是對我們燕京一點都不瞭解,這是我們燕京夏家的下一代掌舵人,夏羽言!”

夏羽言淡淡笑了笑,又站起來走到段王爺面前伸出手來說道:“段叔叔好,我代表燕京夏家而來,剛剛因爲遇到久未見面的大哥,所以就沒有來向您問好。真是失禮了。”

段王爺站起身來與夏羽言對握了一下手,說了幾句場面話,就又各自坐下了。

此時,夏梅寒悄無聲息的站到了夏羽言的背後。幾個站着的高手除了趙八兩都帶着詫異的表情看着夏梅寒,能站在這裏的都是幾位大鱷級人物的保鏢,這個小姑娘看上去異常冷傲,難道是這位夏羽言的保鏢?

而對夏梅寒最好奇的就是鍾少涵了,他見夏梅寒不比自己大多少,卻也能站在這裏,心中起了攀比之心,想在這冷傲的女生面前表現一番。

落座之後,段王爺爲夏羽斐介紹起了在場的幾位大鱷級人物。而介紹到那個陰沉的男人時,只聽段王爺說道:“這位是我們S市的副市長,也是我們S市百年家族孫家的家主,孫四方。兩位夏賢侄, 禦妖天后:高冷帝尊強勢寵 。”

原來是他?夏羽斐暗笑道,今天最大的BOSS就應該是這個男人了吧?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任務就在現在已經開啓了?尤居然還閉着眼,難道在睡覺麼?尤?尤!

尤似乎真的很累,對於夏羽斐的呼喚一點反應都沒有。

就在夏羽斐呼喚鏡的同時,孫四方冷哼一聲,開口說道:“夏家財大勢大,怎麼會看得上我們這種小角色?我夏家只怕之後還得看着兩位的臉色纔是。”

衆人都不知道孫四方爲什麼出口會帶有這樣的**味,而夏羽斐卻暗暗詫異,這個孫四方真的是個BOSS級人物麼?怎麼這麼不懂隱藏。

夏羽斐和夏羽言交換了一個眼神,夏羽言雖然不知道孫四方爲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味,但是看哥哥的眼神就知道一定和他有關,便開口問道:“不知道我們夏家有什麼地方得罪了孫副市長?讓孫副市長如此痛恨我們夏家?”

孫四方吸了口氣,他知道現在得忍,夏羽斐今天晚上是一定會死!現在的他得裝做讓旁人等到夏羽斐死了後不懷疑自己,於是開口說道:“沒什麼,只是見到兩位孫賢侄,讓我想到了一些事。”

宇文浮生這時卻插嘴說道:“我聽說最近曾副市長的兒子不幸過世,是不是想到這件事了?”說完饒有興趣的看了看夏羽斐和孫四方。

夏羽斐無奈,這個宇文浮生就和他的小名一樣!二狗!抓住機會就會咬你一口。他知道按段王爺和宇文浮生的關係,前者一定會把自己的事情悄悄地告訴後者。

而宇文家和夏家一直是敵對關係,所以這個宇文浮生一定會去深入調查自己的事,想必現在宇文浮生早就知道孫家和自己的事了,就等着這個機會來不輕不重的挑一下事兒。

但是被宇文浮生這麼一挑事,夏羽斐卻感到自己似乎被宇文浮生救了一次,因爲如果自己今天晚上出了事,那矛頭不就真的直指孫四方了麼?

果然,宇文浮生這麼一說後孫四方的臉上又陰沉不定了起來。


其他人見狀也能猜到個八九不離十,段王爺有點後悔自己沒查清楚夏羽斐居然和夏家有點過節這事。

其實這也不怪段王爺,最近血焰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他一心就都放在如何防備血焰的偷襲上!再說按夏羽斐的本事段王爺從來沒有擔心過他會遇上什麼危險,只覺得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幫夏羽斐照顧好他的朋友們就行了,所以也就沒有詳盡的調差過哪些人和夏羽斐結過怨。


如果早知道這個夏家和夏羽斐之間已經鬧得如此不可開交的地步,可能段王爺今天就不會請孫四方來,而且搞不好會找個機會把孫四方拉下馬來。

但是現在已經晚了,段王爺只能選擇在言語中提醒一下孫四方,不要將事情鬧大,畢竟在他看來夏羽斐是孫四方得罪不起的人物。

“老孫啊,你痛失愛子的心情我也知道。”段王爺緩緩開口道:“但是你不能把氣撒在兩位夏賢侄的身上啊。他們一個是夏家未來的家主。還有一個更是曾經救過我,又單刀匹馬抓住殺手榜上殺手的少年英雄啊!對於他們你可要有長輩的樣子啊,知道麼?”

段王爺這話其實已經點破了夏羽斐的能力,單刀匹馬抓住殺手榜上的殺手!這是一個常人能做的了的事麼?所以你孫四方還是掂量着自己點。

夏羽言聞言只是淡淡的看了眼身邊的哥哥,見夏羽斐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並無解釋之意,他也就明白了家中老爺子說的對!夏家的舞臺對於夏羽斐來說還是太小了點。

這時久未說話的張恆遠卻拿着手機笑道:“小鏡子剛剛發消息也告訴我,她上次和段王爺的千金一起被人綁架也是夏先生出手的,而且我能甦醒都是因爲蘇先生的及時出手相助,我是無以爲報啊,以後如果夏先生能用得上我張恆遠的地方儘管開口!我老張一定赴湯蹈火在所不辭啊!”

夏羽斐笑着搖了搖頭說道:“張叔叔嚴重了,救人的事情只是舉手之勞罷了。”

孫四方臉色甚是難看,在場中已經有兩個人公開支持了夏羽斐,如果今天夏羽斐出事自己一定也不能好過!但是一想到阿廣的承若,今天晚上的事情會出現替死鬼也就放心了下來。 正在這時,又一個男人走到了段王爺的沙發周圍,同時笑道:“嘿嘿!段王爺,不好意思,有個手術要做,所以來晚了哎。”

夏羽斐聞言望去,只見來的這人三十歲上下,眯着雙眼,嘴角誇張的往上扯動着,這笑容讓夏羽斐覺得很不服輸。

段王爺站起身同來人握了握手說道:“江主任能在百忙之中來參加小女的生日宴會,已經很給段某面子了!”


又對夏羽斐夏羽言介紹道:“夏家賢侄,這位是天朝着名的腦外科醫生,江藍。江主任,這兩位是燕京夏家的年青一代精英份子,夏羽斐和夏羽言。而且夏羽言還是夏家下一代的家主接班人。”

三人相互寒暄了幾句就又坐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