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黑雲濃如墨汁,在惡魔雕像腳下,蠕動蔓延,一條條觸手,延伸出來,扭動抽打,觸手的尖端,是一張張尖牙利齒的猙獰人面!

活過來的雕像,此刻看上去,就像是指天踏地的邪魔,足以叫日月無光,星辰墜落!

「難道那些修道者,就是被這個雕像殺死的嗎!」盛雪傷勢未愈,此刻邪風刮過,讓她的臉色,越發蒼白,身體顫抖,如同秋風落葉。

復活過來的雕像,雖然只有一尊,但是給人的感覺,卻如同一個地獄,降臨人間。

秦逸點點頭:「要是不出意外,每一個遺迹廢墟里,都有這麼一尊怪物了。」

說完后,右眼藍光一閃,就將盛雪收了進去。

盛雪傷勢未愈,如果再被四周邪氣侵襲,恐怕性命難保。

秦逸愛憎分明,現在既然將盛雪收做侍女,自然不會用對待敵人的態度,來對待她。

「師姐。」秦逸朝洛珞望了一眼,兩人心有靈犀,默契無比,洛珞看秦逸眼神,就知道了他的想法。

「吼!」

雕像此刻,徹底蘇醒,無窮邪氣,有如實質,每一口呼吸,都從口鼻中,噴出無數邪魔。

這些邪魔,嗅到秦逸和洛珞身上傳來的活人血肉氣味,特別還是修道者的氣味,比起普通人,濃郁充沛不知道多少倍,更是讓它們,幾近瘋狂,發了瘋一般,浩浩蕩蕩,湧向秦逸和洛珞。

「穿天一指!」面對無數邪魔,秦逸絲毫不懼,一指指向浩蕩洪流,火焰如龍,怒吼騰躍,如狼入羊群,衝進了鬼魅之中。

轟轟轟轟轟轟!

空氣中炸出大團煙花,大片大片邪魔,被火焰燒成灰燼,炸成齏粉,撕成漫天碎末。

火焰在邪魔之中,沖涌滾盪,如狼似虎,怒吼一聲,炸開滾盪鬼魅洪流,將其開膛破肚一般,沖了出來,彷彿一柄巨劍,開天闢地,怒斬遠處巨大惡魔。

惡魔雙目,赤紅如火、如血,巨錐一般的手爪,漆黑的肌膚,每一寸褶皺上,都布滿邪惡的紋理。

它伸手向前一推,頓時就有種,一切盡在掌握的感覺。

砰!

火焰爆射到它手中,竟然被它一把握住,凝聚成求,焚燒空氣,如彗星一般,朝著秦逸,狠狠扔了回來! 火光衝天,如流星隕石,在半空擦出長長尾巴。

四周熱浪,滾滾蕩蕩,如大手,要將秦逸和洛珞,捏死其中。

秦逸和洛珞,齊齊分向兩邊,火焰轟一聲,在空中留下清晰軌跡,從兩人之間的空隙,飛了過去,撞到大廳外的石柱上。

石柱頓時炸得粉碎,轟咚咚倒塌下來,聲響震耳欲聾,讓整個破敗的遺迹,都搖搖欲墜起來。

「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皮糙肉厚的!」秦逸眉頭皺起。

「傳說蠻荒國度的人民,崇拜的是一些邪魔惡煞,這應該就是其中一種吧。」洛珞也被對方皮肉的堅韌,嚇了一跳。

「吼!」


邪魔怒吼連連,聲波震蕩,搖曳大廳,穹頂上的石板,從百丈高空落下,砰的一聲,摔得粉碎,碎石激射,噼里啪啦,如同下了一場,暴風驟雨。

「殺戮金身!」

秦逸真氣澎湃,強烈殺氣,猶如實質,滾滾而出。

背後虛空,手持八件兵器的神魔法相,腳踏萬千屍骨,面無表情,凌立而出。

秦逸站在神魔法相下,全身惶惶如日,殺伐果決,一聲戰場上斬殺萬萬人才具有的神魔氣息,呼吸之中,都帶著指天踏地的味道!

感受到殺戮金身周身鬼神氣息,邪魔的眼神,微微一變。

過去千百年間,殺掉那麼多的尋寶者,還從來沒有一個人,能讓它有這樣的感覺。

雖然它只是一個低等邪魔,只能鎮守這外圍的神廟,但是對於危險的本能反應,它還是具備的。

「吼!」

邪魔咆哮連連,背上層層尖刺,都豎了起來,腳下一蹬,巨響轟鳴,碎石紛飛,十數丈高的石台,被它一腳,踩得粉碎,稀里嘩啦,坍塌下來!

邪魔巨大的身影,如同一團黑雲,凝聚萬千怨氣,山嶽一般,朝著秦逸,狠狠砸落。

就算是鋼筋鐵骨,也會被這一下,拍成兩截!

「師姐小心!」秦逸提醒一聲,目光炯炯,眼眸深處,火焰爆燃,身體周圍氣浪,如同沸騰一般。

殺戮金身,在秦逸催動下,每一腳踏在地上,都足以鎮壓萬靈,留下巨大腳印,八條手臂,手持武器,參天巨木般,滾滾氣勢,打向邪魔。

轟!

轟!

兩個高大數十丈的怪物,在半空狠狠相撞。

邪魔一瞬間功夫,腳下黑雲觸手,抽出千萬下,幾乎形成一道黑色光幕。

殺戮金身刀槍劍戟,揮舞地密不透風,殺伐氣息,形成凌冽罡氣,撕裂空氣、蒼穹,如同流星劃過黑夜,刀光一閃,將黑色光幕,從中間切開。

滾滾血水,從觸手傷口裡,瘋狂湧出,如同瀑布。

無數條觸手,發出痛苦哀鳴,閃電一般,縮回邪魔腳下。

邪魔臉上,滿是怒容,皺著臉龐上的符籙,都閃出碧綠光芒,印在黑色的皮膚上,如同鬼火大陣,叫人不寒而慄。

砰砰!

借著一衝之勢,邪魔龐大閃去,如橫亘巨輪,狠狠撲到殺戮金身身上,兩隻巨爪,死死抓住殺戮金身兩條胳膊,血盆大口,腥臭吞吐,足以吞下一幢大屋,朝著殺戮金身的胳膊,狠狠咬下,有力的雙腿,肌肉緊繃,狠狠纏在殺戮金身腰上,鋒利的指甲,猶如開山大斧,朝著殺戮金身兩肋,用力斬去。

它憑著自己蠻橫的身軀,一上來,竟然就是不死不休的兩傷戰術!

凶焰滾盪,巨力澎湃。

殺戮金身被撞得連連後退,每一腳都踏碎地面台階,留下深深腳印。

剩下胳膊,用力揮舞,打斷了數根巨大石柱,讓整座遺迹,更加搖搖欲墜。

震耳轟鳴,漫天煙塵,兩頭巨獸,靠著蠻力,打得不可開交。

轟轟轟轟轟!

邪魔身材巨大,但是速度,卻是快得誇張,蓄力之後,剎那之間,轟出數千拳,幾乎把殺戮金身,整個打進岩石牆壁。

殺戮金身手中八件武器,幾乎形成毫無縫隙的密網,璀璨寒芒,刺瞎人眼!

邪魔腳下黑雲,捲入劍芒大網,眨眼功夫,就被絞成血漿,灑遍了大半個大廳!

咔嚓一聲,邪魔仰頭怒吼,剛剛一口,它把殺戮金身的一條胳膊,咬得變形,幾乎整條扯下來,此刻只剩下一絲金光,藕斷絲連。

先不說秦逸煉出殺戮金身,就算秦逸剛煉出不敗金身的時候,神魔法相,也沒有遭受過,如此重創!

不過邪魔也沒有討得好處。

一柄長槍,金光凝聚,如同時光驚鴻,從邪魔腰肋,直接捅穿,大團血肉,混合鮮血,噴射而出。

一把長劍,開天闢地,從邪魔掌心穿過,將它手掌,炸出一個血洞!

噴洒在半空的碎肉,全部被雄渾壓力,壓成了血漿!


兩頭巨獸,每一拳,每一次碰撞,都帶來山崩地裂的轟鳴、爆炸!

牆壁上原本堅硬的岩石,經過歲月的侵蝕,早就破敗不堪,此刻更是如同豆腐渣一樣,大片轟爆。

邪魔咆哮連連,抓住機會,猛地將殺戮金身按在牆壁上,雙腿撐住牆壁,猛地一腳,踹在殺戮金身胸口。

砰!

彷彿滾雷爆炸,幾乎半個牆壁,全部塌陷。

數不盡的岩石,四下崩落,殺戮金身胸口,出現瓷器般的裂紋,一下子倒在廢墟里。

整個遺迹,碎石坍塌,彷彿隨時,都會徹底倒塌,將眾人埋沒。

殺戮金身一倒,秦逸臉色一變,胸口氣血翻湧,口鼻里一片腥甜,身體也向後飛去,砰的一聲,後背將一塊石台,砸得粉碎。

「秦逸!」洛珞驚呼一聲,手中青鴻踏雲傘,舒展開來,烈焰熊熊,萬千利箭,爆射邪魔。

面對火焰利箭,邪魔肉翼舒展,狂風大作,火焰竟然如被腐蝕的金鐵,還沒有靠近,就全部融化乾淨。

洛珞眼中,沒有恐懼,毅然決然,無數符籙,在傘面凝聚。

四周雷雲滾盪,電蛇騰雲,竟然在半空,凝聚出一張巨大的雷炎火符!

洶湧澎湃的力量,將四周空氣,都融化坍塌。

洛珞清嘯連連,一聲比一聲高,一聲比一聲有力,雷炎火符的力量,催生到極致,化作一道巨大閃電,劃開黑暗,將一切帶入白晝,朝著邪魔,狠狠劈下。

咔嚓!

浩大威勢,足以讓群仙,都退避三舍。

整個大廳,長寬數百丈,全都被捲入雷暴中,炸得粉碎。

閃電如無數利箭,密布邪魔全身,撕開它的傷口,扎入它的血肉,疼得邪魔在半空,咆哮連連,用力揮爪,撕開雷電大網,大團血液,拋灑而下。

閃電之後,巨大的殺戮金身,低吼一聲,掀翻碎石,站了起來。

雖然一條手臂,幾乎斷裂,雖然胸口,密布無數裂紋,但是從未有過的凶神惡煞氣息,卻彷彿滔滔江水,朝著四周,碾壓而來,周圍空氣,都凝固住了,時間都停滯了!

「要我殺了你!拿你的血肉,來煉化生命本源!」秦逸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到了殺戮金身的頭頂,如神明一般,全身火焰,彷彿都要擊穿天穹,熔化世間萬物!

一聲怒喝,平地雷涌,連珠爆炸。

秦逸的憤怒,搖曳著大廳,他就是風暴的中心!

滾盪氣勢,讓這座破敗的遺迹,如同暴風雨中的小舟,隨時都會被一個大浪,拍成碎片! 「你今天註定要死在這裡!」布里斯托說著,就再次向郝仁沖了過來,依然是五指如山。

這是他比較拿手的「降福手」,剛才用得順手,差點把「約翰」抓住。既然很有效果,他當然會再次施展。

此時,郝仁的雙臂已經不再酥麻,他雙手一圈,團出一個太極球,向著布里斯托推了過去。

「雕蟲小技!別人看不出來,你以為我也看不出來嗎?」布里斯托輕輕一掌揮出,就把郝仁的太極球甩了出去。此人的感覺非常敏銳,無色、無聲的太極球也騙不過他。


太極球一碰到布里斯托的手掌,立即爆炸。但是布里斯托甩得及時,竟然把爆炸產生的衝擊**到一邊。

「破天!」郝仁使出「無鋒刀法」第一式,頓時一道光華向著布里斯托揮灑而出。

「嗬,小子,有點真功夫!」剛才郝仁從布里斯托的「降福手」下逃脫,現在又使出這麼「華麗」的一招,讓布里斯托都刮目相看了。

布里斯托嘴上說著話,手上也沒有閑著,仍然用「降福手」來抓郝仁的刀氣。

「哧!」刀氣一閃而過,雖然被布里斯托抓住了大部分,但是逸出的小部分仍然劃破了布里斯托的衣袖。

而且,布里斯托表面上看著很瀟洒,其實他的掌心已經感覺到一股刺痛。幸好,刀氣還沒有割破他的手掌。

「小子,毀了我的衣服,你會付出代價的!」布里斯託大喝一聲,手掌一翻,掌中突然出現一根法杖。這法杖通體晶瑩剔透,竟然是水晶雕成的。

「吃我一杖!」布里斯托揮舞著法杖向郝仁劈面打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