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龍影隊弟子敏捷的速度一下施展開來,白虎往前猛的一撲,那名弟子拿捏好時間一個閃身,躲過了白虎的攻擊,其他弟子也紛紛閃身,使其白虎不被逃離包圍圈。

白俊看着龍影隊的弟子們用不傷對方也不傷自己的方法牽制着兩隻四尺多高的白虎,暗自點點頭。“恩,果然不愧是花龍門最強團隊,身法超越自身等級,不錯,不錯。”

龍十兒可沒功夫像它這麼悠閒,對着邊上還在看熱鬧的衆人說道。

“雪嫣,鳳兒,交給你們一個任務,你們看到那兩隻白虎邊上不遠處的那些刺蝟了嗎?抓住它們,要活的。”

“抓刺蝟?”紫鳳一驚,刺蝟身上全是倒刺,這要怎麼抓啊?

雪嫣稍微頓了頓,從儲物戒中拿出一隊手套,咋一看,在陽光的照射下還閃閃發光呢?龍十兒看了一眼便知道那手套是由天下間最柔軟的金屬玄鐵所鑄。

雪嫣的身法也很快,小巧玲瓏的身體在空氣中劃過,一道絢麗的弧線在她的背後生成,來到刺蝟邊上後,二話不說便開始抓捕刺蝟。

刺蝟見到人,縮成一團,操動着小腳快速移動,並鑽入洞中,還好雪嫣一個及時,猛撲而去,將一隻刺蝟捧在手心,二話不說就朝龍十兒扔了過來。

龍十兒哪裏知道雪嫣會把刺蝟扔過來,手忙腳亂中趕緊從儲物戒中拿出一套衣物,準確無誤的抓住了刺蝟,不過刺蝟身上的倒刺還是透過衣縫刺到龍十兒的手臂上。

龍十兒身邊正站在臉上帶着笑意的天汐和鹿馨城天琪三人,作爲師父,爲了保證自己高大上的形象,緊緊咬着嘴脣,死死的忍住沒有叫出聲,不過臉色一下子被漲得通紅,眼神恨不得活剮了雪嫣。

看到龍十兒吃癟的的樣子,紫鳳捂嘴偷笑,也從儲物戒中找出衣物,將自己的手給捆了上,然後凝空幾個翻越,來到雪嫣身旁不遠處,也開始捉拿刺蝟。

雪嫣和紫鳳只要一抓到刺蝟就往龍十兒這兒扔,龍十兒又不能放那些刺蝟跑了,也只能硬生生的接住,好幾次刺蝟上的倒刺狠狠的刺進龍十兒的皮膚。

龍十兒終於開始忍受不住了,看着邊上的三女還在開心的笑着,龍十兒大聲說道:“你們仨也別閒着,趕緊找東西裝住這傢伙。”

“哦!哦!”三女這纔開始搜遍全身,包括儲物戒,尋找可以裝住刺蝟的東西,可是尋找的結果卻是沒結果,看到遠處的大樹,鹿馨城靈機一動。“你們跟我來!”

三女終於離開了,龍十兒的表情變得輕鬆了很多,至少,痛的時候可以用難受的樣子來安慰一下自己。

這下,還空閒着的人就剩下小炎了,這傢伙,它竟然站在白俊的身邊,看着龍影隊的弟子纏住那兩隻白虎。

不一會兒時間,天汐三女抱着一個巨大的樹筒走了回來,龍十兒手中的刺蝟已經很多了,多得龍十兒都快感覺刺蝟們快從縫隙中跑掉。

看到三女的歸來,龍十兒就像是看到自己的救星,趕緊將刺蝟放進樹筒中,鹿馨城從儲物戒中找來衣物,將樹筒的上方堵上。

龍十兒抽空看了看自己的手,手上猩紅的點點血液讓龍十兒心痛不已,感覺從儲物戒中多拿出一套衣物,也不珍惜衣物的珍貴了,雙手用力將衣物撕成了兩半,將自己兩隻手臂完完全全包裹着。

很快那些刺蝟該跑的跑了,該抓的也抓完了,看到正在回來的雪嫣和紫鳳,龍十兒終於卸了一口氣。

短暫的喘了喘氣,龍十兒走到樹筒的邊上,對笑個不停的雪嫣和紫鳳說道:“找柴生火!”

然後閉上眼,運起真氣將樹筒托起,又調動體內火丹的能量,不停的在樹筒周圍燃燒着。

龍十兒火丹的火可不是普通的火,儘管木還是活的,一下子便被高強的溫度所燃燒得乾枯成黑黑的樣子,樹筒中的刺蝟因爲溫度過高的原因而死,感覺差不多了龍十兒這纔將樹筒放下。

雪嫣和紫鳳二女也升起了火,龍十兒又對二女道:“來我們一起把這次刺蝟的皮給剝了。”

龍十兒將樹筒上方的衣物撕開,樹筒中苦澀的味道忽然傳來,讓樹筒上方的龍十兒好不難受。“咳咳咳。”

咳嗽了好幾下。“好難聞啊!”

沒辦法,龍十兒將鬥龍劍召出,再用真氣直接化爲一把小劍,一劍刺在刺蝟上,另一隻手上小巧的細劍開始剝皮。

紫鳳和雪嫣看到龍十兒剝皮的方法,紛紛效仿,揮手間手中便多了兩把小巧的細劍。

一旁關注着幾人的天汐鹿馨城三女羨慕的看着,紛紛想着。“什麼時候我也能用真氣幻化爲實體的東西啊。”

龍十兒關注到牽制白虎的龍影隊弟子,那些弟子剛開始有身法和體內的真氣支撐着,所以顯得很輕鬆,可是到了後來,他們越來越感覺吃力,恐怕以這樣的方式方法牽制白虎的話,還堅持不到刺蝟肉做好的時候。

“交給你們了。”

龍十兒來到龍影隊自己的邊上,對龍影隊弟子們說道。

“你們要記住,給你們的每一個任務,只需要達到任務的結果,不需要完美,想要絕對性的牽制住它們,就必須要用適合的能量,適合的身法,不用高太多。”

寵妻狂魔︰老公你好壞

龍影隊的弟子們聽着龍十兒的話,注意力開始從白虎身上轉移,不知不覺,它們已經牽制了白虎一個多時辰。

這個時候雪嫣和紫鳳也在公孫薰兒的指導下完成了刺蝟肉做法,也不知道從哪裏找到一個盆,雪嫣和紫鳳一人端來一盆的刺蝟肉。

龍十兒轉身一看,差點兒給吐出來,三分熟的刺蝟肉,簡直是太噁心了,龍十兒趕緊伸手阻止二女。“你們等等。”

龍十兒躍身進入龍影隊弟子們的包圍圈,手中的鬥龍劍往天空一扔,很快,鬥龍劍便消失在天空之中,可是不一會兒,十幾把巨劍從天空落下,將兩隻白虎圈在中央,只露出了一個缺口,就是龍十兒所站的位置。

邊上的巨劍有龍十兒那麼高,兩隻白虎頓時沒了空間,這會兒龍十兒則是對兩隻白虎說道。

“二位,我不知道你們能不能聽懂哈,我們呢,不是想傷害你們,你們也看到了,一直都是你們在向我們發起攻擊,我們迫不得已只能防衛,爲了表達歉意,我們這就向二位獻上你們最喜歡吃的美食!”

“嗷……”白虎朝龍十兒一吼,兇狠的樣子嚇得周圍的人倒退好幾步,龍十兒非常淡定的看着兩隻白虎,轉過身,走到巨劍的邊上,朝紫鳳和雪嫣勾了勾手。“快!”

雪嫣和紫鳳端着刺蝟肉走到龍十兒身旁,龍十兒道:“快端進去啊!”

“這……”紫鳳和雪嫣看到巨劍中的兩隻白虎兇狠的模樣,遲疑了一下再看龍十兒淡定的眼神,紫鳳心一橫,端着刺蝟肉走了進去。

紫鳳都走了雪嫣更沒啥可怕的了,跟在紫鳳的背後,兩人將兩盆刺蝟肉放在巨劍邊上,隨即退了出來,龍十兒望天空一伸手,鬥龍劍劃了下來,將最後的一個缺口給補上,於是退步到衆人那邊。

巨劍中的白虎一無所動的看着衆人,龍十兒開始有些懷疑了。“老婆,它們怎麼不吃啊?” “這個……我也不是太清楚耶。”公孫薰兒搖了搖頭,盯着劍齒虎兇狠的樣子。


天汐猜測說:“會不會剛纔你們激怒它們了?”

“我看有可能。”龍十兒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一旁的白俊說:“哼,最恨這種敬酒不吃吃罰酒的人,看我給它來點兒硬的。”

白俊一個閃身,脫離所有人的視線,再次出現時已經進入了巨劍包圍的範圍中,白俊雙眼怒視着劍齒虎,手向遠處的一棵樹一伸,一人合抱的大樹便被連根拔起。

能量從白俊的手中發出,“咔嚓咔擦。”大樹頓時斷成兩截,至始至終,白俊都沒看大樹一眼,那兩隻白虎看到白俊空手造成的破壞,眼神畏懼的看着它,往後退了一步。

邊上的衆女癡迷的看着巨劍中那個長髮迎風飄揚的男子,現在的白俊,是所有女人中的男神,他所散發出的魅力,無人能擋。

發現周圍人的目光,這些可都是自己的女人,龍十兒心中哪兒能受得了,心中罵着。“媽的,竟然在老子的女人米麪前搶老子的風頭,看老子不整死你!”

像是這麼想,從內心深處,龍十兒確實發現現在白俊的背景還是足夠帥的,至少,龍十兒沒有他的背景這麼帥過。

於是,龍十兒控制着白俊身後的一把巨劍,巨劍原地拔起,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隨後巨劍再次落到地上。

“轟!”巨大的一聲響,一把巨劍原地爆炸,巨大的餘威將場中的白虎和白俊震得連連後退,白俊一時間沒有防備,只得狼狽的閃身逃了出來,儘管如此,身上也到處都是灰塵。

至於白虎,可就沒那麼好的雲起了,巨大的餘威直接鎮傷了白虎,奄奄一息的趴在地上。

看到白虎的慘樣,紫鳳當即站不住了,走到龍十兒身旁。“你幹嘛呀,別嚇壞了它們!”

隨後紫鳳走進巨劍的包圍圈中,將那兩盆刺蝟肉端到兩隻白虎的前方,溫柔的對白虎說道。

“你們別害怕,我們真的是來給你們送食物的。”

說完,紫鳳再次退出了巨劍的包圍圈,龍十兒有些委屈的看着紫鳳,剛纔白俊弄那麼大動作,自己不過也就是隨便弄弄竟然就生氣了。


可奈何紫鳳看也不看一眼龍十兒,倒是白俊,怒狠狠的盯着龍十兒。

果然,有了剛纔的插曲,兩隻白虎變得溫順了許多,也或許是受傷了的原因,一隻白虎看了眼前方的食物,用鼻子嗅了嗅,趴着上前嚐了一口,感覺味道挺好,白虎變開始狼吞虎嚥起來。

另一隻白虎看到同伴吃掉了食物,也不再最心中最後的防線,用力爬起來走到另一盆刺蝟肉旁,開始吃了起來。

“哈哈,它們吃了!”紫鳳高興的跳了起來,像個孩子似的,這個時候的紫鳳,對兩隻白虎完完全全沒有了懼意。

她在龍十兒驚訝的目光下走到自己做的那盆刺蝟肉旁,在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目光下伸手撫摸白虎。

白虎感覺到紫鳳手掌的溫度,忽然停住了吃食物,龍十兒還以爲這隻白虎要對紫鳳做些什麼,趕緊提醒道;“鳳兒小心!”

可是,白虎並沒有過多的動作,紫鳳的手輕輕撫摸在白虎身上,理順了有些倒立的虎毛,還開心的說。

“哇,它的毛好軟呢!”

明太祖朱元璋 ,便繼續吃東西。

龍十兒擔憂的心終於卸下,還好還好。

兩隻白虎吃完了東西,紫鳳那隻稍大一些的白虎和紫鳳親近了很多,雪嫣也靠近另一隻白虎,可不知爲何,雪嫣的那隻白虎對雪嫣好稍有牴觸。

成功的收服了兩隻白虎,龍十兒收起了巨劍,公孫薰兒走到二女中間。

“好了,這兩隻白虎現在對你們雖然還有些生疏,不過呢,也已經成功的認你們爲主了,接下來,便是馴獸時期,在兩隻劍齒虎對你們絕對性的服從之前,你們必須毫不吝嗇的給兩隻劍齒虎吃它們喜歡吃的東西,當你們感覺到它們在面對你們時在微笑,那個時候,你們,就徹徹底底是它們的主人了,鳳姐,雪嫣姐,加油哦!”

“恩!”紫鳳和雪嫣笑了笑,作勢一定會努力。

時光不如你美 :“這裏呢,已經算是龍極山脈的邊緣了,再往裏走,會遇上無數或強或弱的獸族,所以接下來,我們不能以御劍飛行的方式進入了,從現在開始,我們要徒步進入龍極山脈。”


“可是師父,龍極山脈這麼大,那我們怎麼知道我們身處什麼地方呢?”天琪疑惑的問。

這也同樣是衆人的疑惑,衆人紛紛將目光投向龍十兒,龍十兒笑笑說。

“現在呢,就讓我來給你們介紹介紹你們所不知道的龍極山脈,龍極山脈,是大良國度和王幽大陸的交界線,也是兩塊大陸之間的禁地,東臨王幽大陸,西靠大良國度,你們知道嗎,在龍極山脈的西面,有一處不爲常人所知的祕密,面積和龍極山脈一般大,龍極山脈之所以爲禁地,都是因爲那裏的原因。”

“恩?什麼原因啊?”

“是啊是啊,快告訴我們,你就別賣關子了。”

“最恨吊人胃口的人了。”

“好了好了,我說我說,在這裏我可先說好,我說的話,你們要麼就裝作沒聽見,聽見了也別隨便就說出來,否則會引來大良國度和王幽帝國的報復。”

“行,你說吧!”

龍十兒這麼一說,白俊也有興趣了,側耳旁聽着。

龍十兒道:“你們以爲,就龍極山脈這麼危險就成爲兩大陸的禁地了嗎?當然不是,在龍極山脈靠西,有着比龍極山脈地盤稍大的地方,被官府高層稱爲獸國,可以說,王幽大陸和大良國度幾乎所有有實力的獸族,都出自於那裏,獸國中,居住着各種強大的妖族,異族,蠻荒異獸,甚至神獸,據當初龍幽大陸的實力,就探尋到獸國中居住着金翅天鵬、幽魂、狴犴、狻猊等四種族羣,你們可挺好了,是族羣,而且數量初步估計過五萬之多!”

“什麼?”

衆人的臉色變得不可思議起來,金翅天鵬,那可是鳳凰一族的後裔,幽魂,那可是妖族之祖,狴犴好狻猊可都是天龍之後,要是有數萬這樣的獸族在一起作亂,恐怕要不了一代的世界,整個世界都將會淪陷吧。

尤其是公孫薰兒,她的目光驚訝了一陣,隨即陷入沉思當中,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龍十兒看到衆人驚訝得不成樣的神色,又加了一記猛料。

“你們知道嗎,大良國度和龍幽大陸的人根據獸國中出現過逆駁、饕餮、睚眥等傳說中的獸族推斷,在獸國中,極有可能存在天龍和鳳凰一族,數量也同樣龐大,在整個世界,要論實力,當屬獸國,獸國這樣的實力,在仙界恐怕也能排上號。”

衆人不知道說些什麼好的了,龍十兒口中所說的獸族,只要發現,無一不是強大到人類無法想象的獸族。

龍十兒藉機說:“這個世界,不爲人知的祕密還有很多,想要更好的保護自己,我們唯有修煉,才能夠勉強保證自己的安全,所以我決定,以後我們晚上就不睡覺了,大家晚上就好好的感悟,然後閉關修煉,否則日後我們遇上強大的敵人,恐怕不敵。”

“恩!”衆人驚愣中紛紛點頭,白俊小聲的唸叨着。“我就說嘛,我說怎麼找不到龍極山脈中獸族的源點,原來如此。”

龍十兒沒理會衆人,將心思重重的公孫薰兒拉到了一邊。“老婆,你怎麼了?怎麼看你心事重重的樣子。”

“沒,我沒事兒。”公孫薰兒微笑着點了點頭。

龍十兒也沒再繼續追問,要是讓他知道,不用問也會知道,要是不想讓他知道,問了也沒用,這是龍十兒一貫的作風。

公孫家作爲馴獸世家,一定了解這些不爲人知的情況,公孫薰兒也許就是因此才心事重重,龍十兒可以猜到,只不過公孫家的事兒,龍十兒也不想過多知道,因爲現在的自己,暫時與公孫家無關。

爲了讓大家緩和一下自己的情緒,今兒晚上,龍十兒決定先在這裏休整休整,從明天開始進入龍極山脈。

時間繼續往前推移,到了夜晚,紫鳳陪着自己的白虎,輕輕摸着白虎身上的毛髮,感覺很舒服。

龍十兒往紫鳳身邊靠了靠,可白虎發現龍十兒後卻虎視眈眈的盯着龍十兒,隨時都有可能發起攻擊的樣子,龍十兒無語的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