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龍淵哥哥好久不見……”

秦雨,唐韻望着九天之上的龍淵,心中涌起無比的懷念。

嘭!

一劍之威足以毀滅天地,驚人的劍意從毀滅之劍席捲而出,方圓千里萬里內,風雲涌動,這驚世駭俗的一劍,直接將巨靈神給轟成齏粉。

噗嗤。

巨大的反噬也讓龍淵咳出一口精血,因爲殘缺的左臂,握住毀滅之劍的右手此刻彷彿折斷一般。

咻!

所有人都沒注意到一道極其細微的光線,掠過虛空之上劃出一道完美的弧線後,猛的射進龍淵的身體。

那是從諸天世界神祕飛碟中射出的毀滅光線。

頃刻間一股毀滅之源在龍淵的四肢百骸肆虐開來,龍淵發出歇斯底里的慘叫,緊握住毀滅之劍的右手此刻竟然斷裂了。

殷紅的鮮血染紅他的身軀,“無恥,當年老主人就是因爲這該死的光線最終隕落!”

火靈珠謾罵道,龍淵的頑強超乎的撒旦的預料,即使身死也要重創你“哈哈紫金雷電符文,全靠你了……”

一股驚人的雷霆波動陡然從他體內傳來,三顆耀眼的炎日也同時飛出。

“炎日雷暴!”

三顆如同太陽般耀眼的雷霆,猛的砸向那一團遮天蔽日的恐怖黑霧。

“不……龍淵哥哥!”

二女感受着龍淵體內逐漸消失的生機,淚水模糊她們的雙眼。

“大仇未報,身先死,再見了韻兒,雨兒……” 虛空之上那遮天蔽日的滔天黑霧中,傳來撒旦近乎暴走的咆哮,“該死這雷霆竟然能夠侵蝕我的靈魂,法則之力銘刻進來,這小子居然有着如此駭人的手段,還好被滅殺了,否則一旦成長起來,比我那徒弟還要可怕……”

狂霸的混沌雷霆在那滔天的黑霧中發出驚天的雷鳴聲,原本遮天蔽日的黑霧竟變得稀薄起來,絲絲光線透過那縫隙照了進來。

秦雨,唐韻望着從九天之上落下的龍淵身軀。變得極其瘋狂,發出歇斯底里的哭聲,化作兩道流光將他的遺體接下,感受着龍淵身上還殘存的餘溫,二女哭成了淚人。

所有人都以爲無法躲過這次浩劫時,每一個強者眼中都涌現出絕望之色,不過那中決然與之死戰到底的堅毅,從每一個不同種族但同屬於這片天地的生靈身上釋放着。

毀滅之劍再次陷入無主狀態,不過有着劍靈的毀滅之劍,自主意識還是不斷攻擊着那滔天黑霧。

短短的時間那遮天蔽日的黑霧愈發稀薄,最後只看見一道人影從黑霧中走出,不過那人身體讓人看了頭皮發麻,一半血肉之軀,一半晶瑩的骸骨。

婆娑印在龍淵失去締結的瞬間,便陡然浮現而出,直接將乾坤袋撐破,變成一方巨大的石印,散發着原始混沌的神器威壓,迫使的一些黑霧大面積潰散。

毀滅之劍的驚天劍意則一頓橫掃,徑直令一半的涌動黑霧消失,不過這仍然沒有給邪惡之神撒旦造成任何威脅。

“十天後等本神將軀體融合後,便是這片星空化爲塵埃之時。好好體會着剩餘的樂趣吧,下一次見本座要讓這世界淪爲煉獄,當初我那好徒弟不惜與我爲敵,封印我億年,如今是時候了結了。”

話畢。 他的身上有條龍 便卷着剩餘的黑霧撕裂空間,盾身而去…

“阿火難道說這次真的不可逆轉嗎,當初主人曾斷言撒旦甦醒之時,會遭遇比主人還要強大的對手,最後被其斬殺。我有預感現在的主人沒那麼容易隕落,否則老主人何曾斷言說呢?”

毀滅之劍的驚天劍意撕破蒼穹。讓諸天世界與鬥靈大陸這一層壁障徹底破碎,附註着虛空之上的魔靈氣隨着那一道缺口瘋狂的四溢着,而來自等離子靈力塔殘破塔身滋生的負能量,依舊源源不斷催生着精純魔靈氣的行成。

亞特蘭蒂斯大陸瞬間便被吞噬,所有的大陸連同這片星河被黑暗徹底籠罩。

轟隆隆!

蒼穹之上陡然行成一個超大的黑霧漩渦。稱之爲黑洞也不爲過,那是四溢的魔靈氣侵蝕的後果。

這是毀滅之劍發出劇烈的顫抖,愈發濃郁的魔靈氣讓它剛剛重組不久,便因爲其餘三顆靈珠的能量耗盡而再次陷入破碎的邊緣,隨後無數個碎片從毀滅之劍中解體。

五顆靈珠只有木靈珠,火靈珠經過億萬年時間之力沉澱,才逐步恢復曾經消耗的靈源。

這時被解體的毀滅之劍再次變成了戰天劍的原型,盤古石陡然從劍身中凝現。

彷彿一道壟斷規則操控着一切。星河永樂二帝骸骨化散之處,也隨着這一顆盤古石的出現,而被牽引解開了千世神祕下落之謎。

絢爛的光芒。帶着隱晦生澀的符文,在兩顆盤古石之間呈現。散發出的古老而又幽遠的波動,陡然凝成一道蒼老的人影。

“天下蒼生爲己任,我知道天地已經淪陷,天道被滅殺,但請記得只要你們團結一心。光明總會出現,眼前這個身殞的青年。就是你們的希望,打破至高天法。六道輪迴。只需要一顆玲瓏之心。”

“話以至此,老夫這殘存的靈力也將散盡,你們衆生自己頓悟吧,是生活在黑暗,還是光明,取決在於你們……”

這時秦雨猛的打了一個激靈,她好像明白了盤古傳遞信息中意思。旋即她變的極其鎮定,眼角殘留的淚水也被她一把抹去。

她將還在痛哭流涕的唐韻拽了起來,自己撫摸着龍淵的額頭,用她的衣衫爲龍淵擦拭着嘴角的血跡。

唐韻呆滯的望着秦雨的一舉一動,好像從秦雨眼中看出什麼疑慮,沒等她開口問。

秦雨便自己開口道“盤古大神說的話,我都理解了,只有我才能令龍淵哥哥復活,我的極寒意志,我的血脈玲瓏都可以。”

秦雨激動的說着,不過心細的唐韻還是發現她近乎完美說辭的漏洞。那一滴殘存秦雨眼角的熱淚,讓唐韻心頭一顫。

“你要幹什麼?,難道說龍淵還有起死回生的希望嗎?”

唐韻震驚道,當她看到秦雨眼中濃濃的不捨之情時,彷彿從秦雨有些幸福的神色中,看到了對龍淵濃濃的愛。

“唐韻妹妹一定要替我保密,這天下蒼生只有龍淵能夠拯救,而我爲了龍淵哥哥去死,我也義無反顧!”

說着她體內的的靈力噴涌而出,在她身旁能夠感受到極其強烈的寒意,“以吾之血,換天地之平和,以吾之魂,斬破六道輪迴!”

無與倫比的冰藍色的光芒從秦雨身上四射,整個世界一下子被冰藍色強光照亮!

而秦雨的身體也隨着極速衰老着,那冰藍色的光芒在她血脈玲瓏的感召下,陡然凝成一顆蠕動着的心臟,隨後朝着龍淵的遺體注入而去。

撲通!撲通!

在場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見證着打破常規的一幕,一但死去的人能夠起死會生,那麼他們則見證一個千古難尋的奇蹟。

這是愛的力量……

而秦雨也因爲耗盡了所有靈力修爲,迅速衰老着變得奄奄一息。

唐韻望着滿臉皺紋蒼老不堪的秦雨,淚水再次模糊她的雙眼。

秦雨有氣無力的說道“答應我,我死之前不想讓龍淵哥哥看到我現在的模樣,唐韻妹妹拜託你了!”

強忍着眼眶中涌動的淚水,唐韻哽咽道“嗯,秦雨姐我會的,現在你體內的靈力渙散,妹妹爲你療傷。”

無論現在唐韻怎麼做都於事無補,只能憑藉體內的聖潔之靈力,溫養着已經傷及本源的秦雨經脈。

時間在這一刻變得極其重要。

шшш▲тTk án▲¢ o

一天,兩天,五天,七天過去了,而沒有任何動靜的龍淵身體,在第七天與第八天的時段,有了一絲微動。

七天七夜守護在龍淵身旁的唐韻,注視着龍淵身上的微動,欣喜不已,然而一想到他心中所愛的兩個女孩中一個,爲了他只剩下了寥寥無幾的幾天壽命,眼眶中的熱淚便忍不住奪眶而出。

近乎空洞的黑色眸子,沒有一絲情感流出,給人一種仰望的感動,龍淵睜開的禁閉的眼睛,當他看到唐韻的剎那,那種感覺瞬間被見到唐韻的喜悅給沖淡。

本該欣喜的見面,但是注意到唐韻神色中那一絲深深的哀傷,龍淵就知道事情有些不對。自己明明已經隕落,怎麼可能起死回生呢?

看到龍淵甦醒過來,唐韻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眼淚止不住的流了出來。

“龍淵哥哥你終於醒了,你快看看秦雨姐姐吧,她爲了救你以自己血脈魂魄爲代價,現在…現在…”

“韻兒你快說,雨兒她怎麼了!”

作爲龍淵唯一一個有着肌膚之親的女孩,在他心裏唐韻的位置與秦雨是等同着,是自己摯愛。

“秦雨姐姐爲了救你,耗盡了靈源,現在的她變的奄奄一息,她還說她現在的模樣不願讓看到,想把最美的一面留給你,直到默默的看着你悄悄死去…”

聽到這裏,龍淵如同發瘋了一般,猛的站起身來,瘋狂的尋找着秦雨。

看着龍淵痛苦的模樣,唐韻心中不由得一酸,強忍着眼角的淚道“龍淵哥哥,跟我來,我知道秦雨姐姐在哪。”

說完手掌快速結印,一道被聖潔之光包裹的人影慢慢閃現了出來。隔着那層光幕,龍淵能感受到那人影逐漸消失的生機。

“雨兒是你嗎?我回來了。”

龍淵已經泣不成聲,自己心愛之人都保護不了還算什麼男人。

聽到龍淵的呼喚,秦雨心中爲之一振眼角的淚滴答滴答的掉落着。她不想讓龍淵看到她現在的模樣,只想讓他們之間的美好一幕定格在最美的瞬間。

她選擇的不回答。

“傻瓜無論你變成什麼樣,我都愛你,我對你有太多太多虧欠了,雨兒出來好不好”

面對龍淵的哭泣聲,秦雨心中涌出一絲不捨,但她又怕現在的蒼老模樣,變得極其自卑起來。

龍淵一個疾步上前,撕裂那層光幕,將裏面已經奄奄一息,頭髮全部鬢白的秦雨擁在懷中。

“傻瓜無論你變成什麼樣,你都是我的女人。”

龍淵輕輕撫摸着秦雨的秀髮,哽咽道。

而秦雨此刻已經處在死亡的邊緣,沒有力氣掙扎,靜靜感受着龍淵胸膛的溫暖,以及他胸膛強有力的心跳,

能死在自己心愛之人懷中,對秦雨來說已經足夠了。

時間彷彿在此刻靜止一般。

縱使心中諸多不捨,任由龍淵的淚水擊打着秦雨的臉龐,她還是靜靜在龍淵懷中死去了,死的那樣安逸滿足,甚至嘴角都微微翹起帶着淡淡的微笑……

…… 嗚嗚嗚……

整個世界彷彿都在哭泣嗚咽,自己心愛的女子死在自己懷中,自己卻眼睜睜看着她香消玉殞。這種撕心裂肺的劇痛在龍淵心間蔓延開來。

嘚嘚!

龍淵全身不自然的顫抖着,緊緊抱着秦雨的身體。淚水吧嗒吧嗒的滑落。一遍又一遍撫摸着秦雨的臉頰。許久後他抱着秦雨站了起來,剎那間電閃雷鳴。

彷彿這個世界都被他的憤怒震驚。紫金雷電從九天之上一次次斬落而下。

遠處各族強者望着眼前的一幕,有人開口道“這後生好生了得,居然有着至強的戰天血脈,當初幾大超級勢力忌憚的這個超強種族,如今只殘存這一道血脈。還是盤古大神斷言的救世主。”

“當年與戰天族的那一戰,各方損失慘重。難道說這其中有着不可告人的祕密,當年究竟爲了什麼讓各大勢力對戰天族痛下殺手。”

這時所有人將目光對準了靈族,魂族等參與者,靈族在衆人審判中的目光中有些自慚形穢,直到麟炎的出現。

總裁愛上冷血灰姑娘 “當年關於戰天族的那次血戰,我只能說是一個彌天大謊。我們各大種族都是受害者,唯一有利就是阿瑞斯,賽亞一族。”

“後來大家都知道了,阿瑞斯一族同賽亞一族被魔靈氣同化,成爲所有勢力的公敵,纔有了那次聞名遐邇的天之戰…”

聽到麟炎的這般解釋,衆人心中都有了篤定的答案。

“現在當務之急,是讓那戰天族的天才重拾信心。否則天地將陷入無盡黑暗中,所有種族將生活在殘酷的煉獄之下。”

麟炎一語道破迫在眉睫的事情。所有人神色陡然凝重。眉頭緊蹙似乎都在努力想着對策。

“不用想了,只要你們百族中集合全部力量,造就成一個神境強者,否則一切都是空話。”

虛空之上帝焱燃燒着,此時的火靈珠化爲一團炙熱的火焰。煅燒着乾坤。木靈珠也化爲一道青色的光芒縈繞在帝焱旁邊。

一語驚醒夢中人,所有人下一刻將目光凝聚蒼穹之上。“那是萬火之源帝焱!難道說它們還試圖重組毀滅之劍嗎?”

有隱世強者曾在古籍上看到過帝焱的記載,認出蒼穹之上的的帝焱,震驚道。

“我需要你們的力量,這方天地我同你們一起守護,這是主人對我們的囑託。我需要百位周天境強者祝我一臂之力。喚醒我那三個因爲億萬年前混沌神戰而耗盡靈源的兄弟。不過付出的代價是等同的,你們可要做好最壞的打算!”

思卓片刻剩餘的強者紛紛現身,足足數百位之多,不過到達火靈珠要求的剛好百人。

“能爲守護自己的天地而亡,雖死猶榮!”

其中第一個赫然就是靈族族長麟炎。他的一呼百應,註定了撒旦固然可怕。

即使知道不可戰勝,也要與之一戰,這是每一個強者尊嚴,貪生怕死怎麼能夠問鼎實力巔峯!

諸天世界。邪惡之神撒旦進化成爲完全體後,依舊貪婪着允吸着來自等離子靈力塔釋放的負能量。而等離子靈力塔隨着邪氣的入侵,純淨的靈力也日益枯竭。

“穿梭艇,當年隨我躲避來自宇宙星使的追殺。如今過去了多少個光年了,等我恢復後。修復等離子靈力塔,爲你畜力離開一個荒廢的星球。”

撒旦猩紅的眸子閃爍着。思緒回到了剛來這顆星球的那年。

“斯巴達克那傢伙是不是又睡覺,這次任務可是最狡猾的宇宙邪惡神撒旦,我們從天狼星追了他兩個光年耗盡手段,纔將其束縛,可別再回去的星途出了岔子。否則你我承受不了凡爾賽國王的怒火!”

遙遠的宇宙中一道穿梭艇靈巧的躲過一顆顆運動的隕石,極速前進着。

突破穿梭艇內部傳來一陣猛烈的晃動。 愛那麼纏,恨那麼綿 駕駛艙里斯巴達克眉頭緊蹙。整個穿梭艇因爲保護系統的癱瘓陷入短暫失靈。

穿梭艇不斷下墜着,中間與數十個隕石相撞。穿梭艇被撞得破爛不堪。而糟糕的是千辛萬苦束縛的撒旦。居然逃跑了。

斯巴達克發出宇宙求救信號卻發現無濟於事,它開始變得有些絕望。下一刻它的頭顱便從身體分開了。

“撒旦控制了駕駛艙。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他得到星晶。 豪門軍寵:調教小嬌妻 否則我們將會給宇宙帶來毀滅性打擊!”

“多多利亞打開閥門,將星晶丟下去,千萬不要讓撒旦那傢伙得到!”

一個長着三隻眼的神祕人急忙道,根據他的吩咐,多多利亞不敢有一絲懈怠,旋即將星晶從穿梭艇閥門丟下…

“可惡的傢伙我傾其手段,找尋億萬年還是找不到星晶的下落!”

每每想起當初逃亡在這顆星球時,撒旦都忍不住的暴怒着。

“星晶無論如何我都要找到你!”

那是一顆蘊藏着宇宙黑洞能量的極強原子石,殊不知撒旦夢寐以求的星晶就隱藏在諸天世界。只是被盤古種下某種禁制。他無法知曉而已…

每當他回個想起自己一手交出的徒弟,最後因爲知曉了他那顆貪婪的心。不惜一切將他封印此地數億萬年。

盤古是撒旦手把手交出的徒弟,不同於撒旦的是。盤古有一顆至純至淨的心,他寧願隕落也要阻止撒旦破壞他一手創建的文明。

除了盤古以外所有人都不知道,撒旦在某種程度上,開創了修煉體系,盤古在他的基礎上建立了諸天世界,天道等一系列法則。

此時此刻隨着時間的一步步推移,在失去秦雨這個摯愛以後,龍淵變得沉默寡言,他將現在所有的愛都給了唐韻。

一處山巔之上,兩道人影在緊緊的相擁着。兩個人體會着難得溫暖。

這時唐韻輕輕的在龍淵臉上啄了一口。嬌羞道“龍淵哥哥以後還有韻兒陪你呢,我相信秦雨姐姐要是看到你消極的模樣,她會很心痛,韻兒也會…”

看到唐韻讓人心生憐愛的模樣,重生之後的龍淵似乎對這段感情愈發珍惜了。

“韻兒我愛你。雨兒也是,我不希望我摯愛的人一個個離我而去,我只想平平淡淡的生活着,守護着我愛的人就夠了。”

說着便朝着唐韻的香脣吻去。一道光幕將二人身體遮擋,二人褪去衣衫,一陣翻雲覆雨。魚水之歡後,傳來唐韻輕微的嬌喘聲。那聲音讓人骨頭都一陣酥麻。

許久後二人從光幕中出來,而龍淵的修爲竟然比起之前增長的一大截。雖然距離神境還有一段距離,但他相信這一天不遠了。

龍淵不知道,唐韻的聖潔之軀對修煉之人的裨益有多好。水墨聖境每一位聖女都是守身如玉的典範。這意味着對以後得修煉道路更加通暢。

其實不然。男女之歡後再雙方自願的情況下,結成雙休道侶,其修煉速度遠遠超過埋頭苦練。這也是許多人選擇雙休的原因,不過對於水墨聖境那種超然的存在。

過於迂腐的思想,導致了許多天才的夭折。以至於水墨聖境沒落。

百位周天境強者日復一日的催發的體內的靈力,隨着等離子靈力塔日益減少的靈力噴涌。讓周天的靈力變得更加稀薄。

第九天三顆靈珠從沉寂中甦醒,煥發着屬於它們的璀璨光輝。而百位周天境強者,有半數之多因爲靈力耗盡而亡。其餘的境界也倒退到了星蘊境。只有靈力還算雄厚的麟炎維持以前的境界。不過他體內的靈力單薄的許多。

第十天原本涌動的黑霧愈發的濃郁。遮天蔽日般籠罩着整個世界。讓所有人都有種窒息的錯覺。

而經過重組的毀滅之劍也再次凝成,比起之前只強不弱。一切都按部就班的到來着。

轟隆隆!

蒼穹之上陡然炸裂,九層的黑色蓮花徐徐降臨。整個世界的唯一的光明也徹底消散。

邪惡與黑暗並存,數以億計的魔靈在滔天的魔靈氣中陡然凝結而出。

龍淵腦海中浮現出創世三傑,面對數以億計的魔靈展開的血戰,最後不敵力竭而亡。

這一世他不會讓歷史重演!

作爲最強的代表,他承載了太多太多,付出比常人多數倍的代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