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把自己寫哭了,可能有些亂,四千六的大章)

(感謝以後就叫你小王吧的萬賞呀,成為新舵主了~) 從『我懂你』心理諮詢室出來之後,王雅琳並沒選擇立刻回家,她慢慢地走著,感受著曬在身上的太陽。

午後的陽光有些重,長時間躲在房間里,沒曬太陽的皮膚被曬得有些發紅。

王雅琳沒有躲避陽光,而是慢慢地走著,感受著,她很喜歡這種被包圍的溫暖。

不知不覺間走到了蘇大,因為這段時間的抑鬱,她已經請假很長時間了。

她走了進去,沒有遇到同學,她也沒主動去找別人。

沒有什麼目的地,就這樣在陽光下慢慢地走,走到了田徑場,然後在草坪上坐下來發著呆。

元嘉說的沒錯,她這幾天會想很多的事,坐在草坪上發獃這會兒,她的思緒就已經飄遠了。

她想起前年暑假跟好朋友一起去棕櫚海灘,溫暖柔軟的沙子親吻著腳丫,晚霞染紅海天交際處,海鷗在高空飛翔。

她想起小時候每次過馬路時,總會牽著她手的父親。

她想起生病之時,給她煮粥,然後坐在床邊一口一口喂她吃的母親。

她想起總是跟瘋子似的閨蜜,搶到周董演唱會門票時,抱著她興奮地上跳下竄……

過往的生活像是一幕幕電影畫面,在她腦海里一幀一幀地播放著。

這時候再想起關於母親的回憶時,心裡也不那麼疼痛了,而是感覺被溫暖包圍。

她學著元嘉教她的方法,接受所有。

每當很思念母親時,她就靜靜地允許自己多想她一會兒,彷彿置身於充滿愛意的世界里一樣。

生活會慢慢變好的吧……

「雅琳?真的是你……」

身邊傳來熟悉的問話聲,然後兩個女孩子就跑到了王雅琳身邊,拉著她的手,跟她一起坐在草坪上。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最近好多了吧?我們都擔心死了……」

看著好友焦急關切的眼神,王雅琳回過神來,她反手握住好友的手,笑道:「我沒事。」

「那就好!」

兩位好友跟王雅琳說著話,話題圍繞著彼此間美好的一些回憶。

她們還挺奇怪的,一直以來覺得王雅琳不像是太懷舊的人,今天卻說了這麼多過去的事。

「哈哈……我是不是有些奇怪啊,好像都是我在說話,你們在聽。」

「沒有啊,不過雅琳,你那麼小的時候發生的事都還記得,太厲害了……」

「只是今天突然想起而已,過幾天可能就忘記了吧。」

……

王雅琳走後,元嘉便留在辦公室里整理來訪記錄。

這次的諮詢花了兩個多小時,收穫諮詢積分三百,感謝積分兩百,元嘉收費一千二百元整,包括心理諮詢以及催眠治療,算是他這個『級別』的標準價,而且相對他起到的實質效果來說,這個價已經很低了。

單以王雅琳今天的治療來比較,市面上那些收費數千甚至數萬元的『名師』都比不上元嘉的治療效果。

他不會因為同情某個來訪者就打折降價,來訪者也不需要別人的同情,他們需要的是理解和幫助。

元嘉把這次催眠治療利用心錨治療抑鬱情緒的過程詳細記錄,方便以後查漏補缺。

整個催眠時長大概在一小時左右,元嘉給王雅琳植入了四個心錨。

第一個是面對孤獨無助時,讓她感受到安全,以及被愛。

第二個是即使母親不在身旁,也不會影響眼前美麗的風景。

第三個是將母親給她的溫暖聯繫到太陽給她的溫暖,她其實一直都在。

第四個是讓她跟母親告別時說出的那句話:『我的情緒里有思念你的一部分,現在我把我的部分留下,屬於你的部分你帶走』

當時王雅琳還一直說不出來這句話,等她能說出來的時候,其實也就是真正放下了,因為在潛意識裡,她已經跟母親進行了一次完整的告別。

這四個心錨可以非常有效地轉變王雅琳『如何看待母親離世這件事』的思維方式,讓她從自己困住自己的框框里跳出來。

催眠治療最大的作用除了植入心錨,就是讓王雅琳見到了她的母親,讓她對母親說出了自己沒有說出來的話。

高二時沒有說出口的道歉、這些日子裡的思念、以及沒來得及告訴她的愛……

這個催眠過程讓王雅琳填補了遺憾,做了曾經沒有做到的事,至此對於母親突然離世的執念才放了下來,也不會再因此痛苦,而是將母親變成最珍貴的回憶留在心裡。

……

這次的催眠治療對元嘉的幫助也很大,在此之前,他還沒這樣正式地給來訪者進行過催眠治療。

因為之前沒法與來訪者共情,來訪者不信任他,催眠效果很差,進入不了那個深度的狀態,甚至還有睡著了的情況發生。

今天元嘉將系統里的學習成果運用到實際當中,略微有些生硬,但好在還是起到了不錯的效果。

「還得多多學習才行啊……」

元嘉感嘆一聲學海無涯,越是接觸到系統里浩瀚無垠的心理學知識,他才越發覺得自己懂得少。

系統能夠給與他豐富的『實際心理模擬體驗』,這種學習方式是任何心理學從業者都沒辦法比擬的。

就像很多人以為多看書可以體會人生,後來才發現,沒有足夠的人生經歷是看不懂書的,有些歌初聽沒啥感覺,後來經歷多了,反倒愛上了這首歌。

其實道理都一樣,沒有相似或相同的經歷,就沒法共情。

對於心理疾病來說,只有『自己』才是自己最好的心理醫生。

……

元嘉整理好文檔,保存到電腦裡面,明天再繼續整理了。

催眠過程對他來說,消耗也是蠻大的,他的注意力必須高度集中,通過王雅琳下意識的肢體和表情反應,他要快速地轉換催眠指令。

要是他沒有很好的引導催眠過程,王雅琳在催眠場景中,就可能因為過度地回憶不好的事,而留下更重的創傷。

現在是下午的五點鐘,過一會兒他也下班回家了。

元嘉放鬆地靠躺在辦公椅上,軟得像家裡的小肥貓,這種坐姿雖然不雅,但真的很放鬆!

他拿起手機,打開QQ。

QQ的好友很多,但現在有聊天的也就只是梔子一個了,就像變成了她的專屬聊天APP一樣。

消息停留在一點三十分。

13點25分,梔子:「元嘉,那我現在要去種西瓜啦。」

13點30分,梔子:【圖片】

13點30分,元嘉:「加油!」

圖片是她用聊天白板隨手畫的簡筆畫,是一個卡通的長發小女孩,穿著T恤和短褲,左手一點一點黑黑的是西瓜種子,右手那個像玩具一樣的是小鏟子,然後左上方還有個紅紅的太陽。

可可愛愛的畫風。

看著她的畫,元嘉似乎也能想象她的樣子,覺得好萌,然後嘴角不自覺地就勾起笑容來了。

上班時間梔子不會輕易發消息打擾他,這會兒還沒下班呢,元嘉便主動給她發消息。

17點02分,元嘉:「我下班咯,你的西瓜種的怎麼樣?」

不到五秒鐘,梔子就發過來好多張照片。

梔子:「【圖片】【圖片】【圖片】……」

梔子:「你看!」

.

. 三月的春光明媚,兩隻黑白相間的小燕子正在太湖邊的軟泥里銜土,振翅飛了起來,相伴著飛向高爾夫山莊的一座中式別墅里。

勤勞的小燕子在用泥土築巢,在燕子飛過的下方,一個穿著短褲和T恤的美麗女孩看到了它們,目光隨著小燕子落到了自己房間的窗檐上。

「媽,你看!燕子在我窗戶築巢了!」

「還真的是耶……」

「它們去哪裡叼回來的土啊。」

「可能是隔壁的太湖。」

白妍看了看小燕子,目光又落回到面前的女兒身上,她也蹲下來問道:「梔子,要我幫忙嗎?」

「不用啦,我可以的。」

院子里的花壇邊,許南梔坐在小板凳上,右手拿著小鏟子在花壇里挖土,她身旁有個白色的小紙包,裡面裝著西瓜種子。

為了能讓元嘉在夏天的時候吃到她種的西瓜,許南梔幹勁十足。

今天的挑戰也順利的成功了,一想到要到花壇里種西瓜,梔子閉著眼睛就往前沖。

等情緒漸漸穩定之後,她就忙不迭地開始挖土幹活了。

聽說女兒要種花,白妍就讓園藝師傅把這個小花壇給空了一塊出來,面積不大,兩平方米多一點,卻沒想到梔子要種西瓜。

花壇里的土壤很肥,是那種帶著黑色的沃土,許南梔就拿著小鏟子一點一點地把土翻起來,種西瓜的第一步是鬆鬆土。

午後太陽光有些強烈,梔子的額頭冒出來幾顆俏皮的汗珠。

只是她幹活認真,沒有去擦汗,汗珠就順著她的小臉滑落到下巴,然後滴到下面的土裡去了。

好不容易翻完了土,梔子沒有覺得累,反倒對這片土地更喜歡了。

她坐在小板凳上,小心翼翼地抬頭看了看四周,微風吹來,便覺得一陣清涼,很是愜意。

「媽,這個肥料怎麼用啊?是跟西瓜種子一起種下去么?」

「唔,撒到土上就可以了,太肥的話會燒苗的。」

許南梔就把肥料拆開,是一顆顆藍白色的化肥,她怕撒不均勻,就一點一點地捻出肥料顆粒,整整齊齊地排放在兩平方米的土層上。

「要把它埋進去么?」

「不用的,它會化的。」

梔子就開始種西瓜了。

許南梔沒有做過農活,也沒有看過別人做農活,種西瓜種的很是鄭重。

她大致看了下土地的大小,十顆種子的話就種兩行,每行種五顆,每顆相隔三十厘米左右……

梔子拿著小鏟子挖出一個小洞,然後把西瓜種子放進去,還仔細地幫種子擺正,最後才輕輕地蓋上土。

一顆、兩顆、三顆……

總算充滿儀式感地種完了,她想給種子澆水,花灑壺在另外一邊,她的領地之外。

梔子猶豫了一下,還是小心翼翼地過去,拿起花灑壺就趕緊跑了回來,裝上水,慢慢地傾斜壺身,給西瓜種子們澆了一點水。

終於把這件事情做完,許南梔感覺今天特別的充實,也沒立刻回屋裡,而是在小板凳坐著,看著這片西瓜地發了一會兒呆。

白皙的雙手也弄髒了,梔子並不介意,洗乾淨手拿出手機給她的西瓜地拍了個照。

她已經查過很多種西瓜的小知識了,順利的話大概五六天就可以長出西瓜苗,而且西瓜不嬌貴,常澆水捉蟲,就可以自己長得非常好。

現在種下,等到七月份的時候,大概就有收穫了。

許南梔很是期待,想象著元嘉抱著個大西瓜在啃,然後誇她種的真好,西瓜真甜。

少女就會臉紅了……

她很想現在就跟元嘉聊天,跟他分享心情,可是元嘉還在上班,她怕打擾他,就憋在心裡等他下班再說。

回到房間之後,許南梔就拿出畫板開始畫畫。

紙上隱約可以看出來一個男孩和一個女孩,在一個小木屋裡,窗外還有蟬在樹上鳴叫,男孩的手搭在女孩的腰肢,有種柔情蜜意的味道……

這是梔子昨晚做的夢,特別美的夢。

他以時間為名 元嘉早上還問她夢到了什麼,她怎麼好意思告訴他啊。

兩隻小燕子落在窗台上休息,好奇地看著屋裡畫畫的姑娘,她抬頭也看到了它們。

於是兩隻小燕子相互蹭了蹭脖頸,張開翅膀在天空中追逐一番,秀了一波恩愛給她看。

「哼。」

梔子不理這對撒狗糧的壞鄰居了,繼續畫自己的畫。

這一畫就是三個小時,直到元嘉給她發來了消息,許南梔才歡喜地把西瓜地的照片發給他看。

梔子:「你看!」

……

元嘉打開梔子發來的照片,詳細地記錄了她種西瓜的過程。

名門妻約 他嘴角帶著笑,一張一張地認真看著,雖然照片里沒有她,也沒有西瓜,但卻能從土壤上排列的整整齊齊的肥料顆粒看出來,梔子特別用心地在做這一件事情。

元嘉:「你的肥料灑得好整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