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題外話------

三更結束~

大家記得留言打卡投票票呀,么么

**

下面是端午節的獲獎名單:

【忠實粉絲】(這是瀟湘和騰訊粉絲總榜前五,皆可獲得巧克力)

瀟湘:

陌城煙柳處、微微奈何227、九九戀灼、全世界最無聊的Ju、愛做夢的小孩

騰訊:

kklin、~~你的溫柔只能給我~、紛飛雪、煒奇麻麻、海月夢影

*

【踩樓獎勵】

1、獲得巧克力和唇膏的幸運樓(為22樓、222樓):

瀟湘:葉小塵、minnie720415

騰訊:兔啦啦

2、獲得玩偶的幸運樓:

瀟湘(每踩中整百樓層):monk7577、悠然陽、大地家、若初m、煙雨渺渺、軒轅豬豬、糖寶貝愛妞、小魚不愛小花

騰訊:(因為踩樓人比較少,所以只逢50選了3個)

凝雪、138******73、小仙女

以上……

獲獎的美人兒,已經在群里的,記得私戳我給地址,還木有加群的小可愛們,記得加群呀~ 傅漁小朋友滿月之後,余漫兮就和傅斯年從老宅搬回了軟體園,戴雲青本想跟過去照顧一段日子,余漫兮婉拒了。

第一個孩子,都是當寶貝養的,況且家裡的還是個小公主,余漫兮自小沒感受過什麼親情,幾乎把全部精力都投注在自己孩子身上。

都說女兒是父親上輩子的小情人,按理說是傅斯年更偏愛些。

到頭來,他才是被拋棄的那個。

這也導致,余漫兮出月子一周后,瘦得極快。

戴雲青心疼得厲害,特意將戴家的一個阿姨叫了過去,桂姐四十多歲,也有照顧孩子的經驗,做飯也好吃,頓頓滋補,半個月才養了一層肉。

宋風晚挺喜歡小孩子的,經常往軟體園跑,在他家蹭了好幾頓飯,她平時沒有需要操心的事,倒是胖了三四斤。

兩人有時無聊,就守在床邊,看著傅漁吐泡泡,居然都能看上一整天。

傅斯年最近都在家裡辦公,每每看到這種情形,都覺得難以置信。

除了我,你誰都不許愛 重生未來之生包子種田記 某日余漫兮忽然問道:「你弟弟抓周抓了些什麼啊?」

「小遲抓周?」

宋風晚抿了抿唇,當時她並不在南江,據說是擺了一桌東西,大部分都是珠寶玉石,可是喬望北放了一把刻刀上去,用東西纏裹著,也傷不到人。

小嚴先森爬了一圈,摸了無數個東西,當他舉起那把刀的時候。

喬望北笑了。

嚴望川臉黑了,做這一行當太辛苦,做父母的總是不願意自己孩子太累。

嚴老太太反而看得開:「抓周而已,也做不得數的,順其自然就好。」

只是小嚴先森以後到底會做什麼,這點還真的不好說。

余漫兮聽她說完,倒是笑了,「你表嫂不是也懷孕了?」

「嗯,今年生。」

她點頭,從一側的收納盒裡翻出一片姨媽巾,準備去洗手間。

「你已經來那個了?」宋風晚緊盯著她。

「嗯,生了小漁差不多七周以後吧,有人可能比較遲。」她說著直接進了洗手間。

宋風晚忽然下意識伸手摸了摸肚子……

她的例假,好像推遲一周多了。

她本身來月事,時間上就不是特別精準的,推遲提前兩三天都是常態,她也沒多在意,此時經余漫兮提起,忽然有點慌了……

這次推遲得有點久。

而且她和傅沉近期也曾那個過,思及至此,她忽然開始焦躁起來。

余漫兮出來的時候,她就提著包準備離開。

「吃了飯再走吧。」

「不了,學校那邊還有點事。」

「那我去叫斯年送你……」

可是不待余漫兮說完,她就急匆匆出去了,神情顯得有些慌亂。

**

宋風晚並沒回學校,而是直接到了雲錦首府。

傅心漢原本正撒開蹄子在院子里狂奔,年年則蹲在一側曬太陽,在傅沉這裡養了一段時間,年年胖了許多,余漫兮尋思著等傅漁兩三月大以後,再把小貓接回去,也就一直寄養在傅沉這裡。

許是感覺到宋風晚情緒不太對,年叔立刻就給傅沉打了電話。

傅沉當時正在和蔣端硯討論一個案子後續,陪他一起來的還有蔣二少。

這算是蔣二少在生意場上第一次接觸到傅沉。

最近京城倒春寒,涼意料峭,他穿了一聲暗黑色的衣服,尤其是那件長款風衣,將他整個人的氣場都瞬間拔高几分。

他是出行,手上都是繞著串佛珠,與你說話的時候,嘴角似乎總是帶著點弧度。

給人的感覺,並不是那般凌厲肅殺。

蔣二少私底下曾被傅沉硬塞過狗糧,心底還想著,原來傅三爺做生意的時候,是個好好先生的模樣,與傳聞並不相符啊。

可是緊接著……

一旦牽涉到利益談判的時候,他馬上就發現,整個辦公室的氣氛都變了。

媽媽呀——

這地方不適合他待。

他分明沒說話,一場談判還結束,他後背愣是被驚出了一身冷汗。

幸虧此時傅沉接了個電話,匆匆離開,若不然,蔣二少這趟學習之旅,怕是會被嚇得夠嗆。

傅沉太會揣摩人心,所以他會特別好的把握住一個分寸,幾乎是第一時間就拋出了蔣端硯能給到的底線條件。

這壓根不算是一場談判,就是傅沉一個人在玩而已。

蔣二少覺著,自家大哥在談判方面已經算是蠻厲害的了,沒想到還有人比他更勝一籌。

離開傅沉公司,上車的時候,蔣二少長舒一口氣,「哥,我現在終於知道,你為什麼說,和傅沉合作,既是機遇也是挑戰了,這人太狠了。」

「現在知道我平時不容易了?」

蔣端硯倒是不覺得與傅沉合作多辛苦,他確實精明睿智,但與他合作,傅沉不會讓你吃虧,他那年的尺度,都是儘可能保證雙方利益最大化。

所以蔣端硯覺著,與他合作,還是挺愉快地。

「嗯,非常不容易。」蔣二少點頭。

「所以你平時就不要讓我操心了。」

「我肯定很乖的,什麼都聽你的。」

「你這話是真的?」

「這是必須的啊,大丈夫一言九鼎。」

「我周末雙休,給你安排了四場相親,你準備一下。」

我的絕美總裁老婆 蔣二少懵逼了,他哥怎麼還記著相親的事兒啊。

「之前你參與鬥毆,被打得鼻青臉腫,不能見人,現在修養好了,這事兒就該提上日程了。」

我去,你特么是我親哥嗎?你是魔鬼吧。

媽咪:爹地說你是混蛋 **

這邊傅沉到家的時候,宋風晚正縮在沙發上看著某檔美食節目,他脫了外套掛在一側,「今天不是說在斯年那邊吃飯?怎麼提前回來了?」

「他們家的飯營養太豐富,不敢吃了。」宋風晚抬眼看他的時候,傅沉已經緊挨著她坐下。

兩人身子靠著,傅沉俯身吻過去。

只是此時在客廳,也不會做些別的,親了兩口,傅沉就伸手,把人撈到了懷裡。

宋風晚心砰砰跳著,靠在他懷裡蹭了兩下,「三哥——」

「怎麼了?」

她不說話,勾著他的脖子依戀地蹭著。

就像一直柔軟黏人的貓。

宋風晚不是個很愛撒嬌的人,此時說話軟軟糯糯的,傅沉聽著,心裡也是喜歡得緊,低頭吻了吻她的眉心,「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你說如果我們生孩子了,你喜歡男孩還是女孩?」

傅沉手指纏繞著她的頭髮,在指尖勾纏著,「男孩。」

「為什麼?」

「這輩子……」傅沉壓低聲音,用一種極其曖昧纏人的聲線,緊靠在她耳邊,像是要逼近她的心臟般。

「我啊……」

「喜歡你一個女人就夠了。」

傅沉是個極其會撩的男人,只要他想,自然有千百種法子,讓你覺得蘇。

他知道宋風晚好似有心事,小姑娘藏著掖著,又不肯說,就總想著,變著法子哄她開心。

這話確實很致命勾人。

可是宋風晚此時卻沒有半點旖旎的心思,勾著他的脖子,認真問道,「你還記得我上次來例假什麼時候嗎?」

傅沉眯著眼。

每逢宋風晚來例假,有時候會疼得死去活來,傅沉是記著日子的。

「來了?家裡還有備用的東西?需要我出門給你買?」傅沉低沉著嗓子問。

「不是。」

宋風晚搖著頭,「三哥……」

「嗯?」

「我那個推遲一周了,加上今天已經是第八天了。」

「……」

傅沉思量著,他每次措施都做得很好啊,應該不會出這種意外吧。

「其實避孕套那種東西,也沒法保證百分之百不中標。」宋風晚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

兩人四目相對,一個惶惑不安,一個略顯詫異,但明顯是有些驚恐的。

宋風晚蹙眉,她反應都沒他大,現在什麼事情都沒確定。

他怎麼嚇成這樣?

沉默了一分鐘,傅沉將她抱到沙發上,進直起身,「我去趟藥店。」

出了門,忘記換拖鞋;結果出去了,又折返回來,外面寒意料峭,沒穿外套;再次出去半分鐘,發現車鑰匙沒拿……

宋風晚抿了抿唇,他反應有點大啊。 傅沉丟三落四的,實在不成樣子,與平素內斂沉穩的模樣大相徑庭。

「三哥,要不讓十方去吧,或者我們叫外賣。」宋風晚蹙著眉,他這般模樣,出門她都不放心。

現在藥物這些,也可以叫跑腿或者外賣,不需要親自出去跑一趟。

十方正在院子里崩潰的逗狗。

傅心漢這隻狗子,在傅沉面前,自然是各種阿諛諂媚,可是面對他,那就是橫得飛起,目中無人啊,給它扔飛盤,扔的遠了,不樂意去叼回來,他還得負責把東西拾回來,也是夠憋屈的。

「沒事,我去。」傅沉捏緊車鑰匙,直接走到車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