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畢竟,林逸現在的價值可比之前要恐怖許多啊!

莫元良的身法有多恐怖,有多可怕,他們可都是親眼所見,那傢伙,一旦施展起來,便是連他自己都控制不住,可見是何等的恐怖,只要他們能夠得到那身法,甚至比得到一件先天至寶都要讓人激動啊!

先天至寶你還有地方去找,還有地方去弄,可功法呢?這等無上的功法,便是一品宗門之中也未必擁有吧!

白夜浮生錄 也就是莫元良平日里藏的足夠深,否則,恐怕早就被人給殺了。

第二天的清晨。

正在打坐修行的林逸緩緩睜開了眼睛,這金鵬九轉的身法實在太過玄奧了,便是以他兩世為人的參透能力,也僅僅只是勉強能夠動用第一轉了,不過他的速度最少提升了接近六成啊!

不過想要繼續把這第一轉煉到如莫元良一樣嫻熟的地步,沒有大的機緣,恐怕有些不現實了。 不過雖然無法做到莫元良那麼恐怖的速度,可倒也有另外一種好處,那就是林逸現在完全可以完美的控制自己的攻擊方位,而不至於如同莫元良那樣一旦拚命施展,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身形。

在那驚駭世俗的速度之下,只能見人就殺。

正無精打采留守在這裡的修士一看,林逸竟然睜開眼睛了,也紛紛來勁了,都一臉好奇的鎖定了林逸。

「呵呵,諸位在這裡等了我快一天的功夫,我真的是很感激啊!」

林逸盯著眼前的眾人,咧嘴猙獰的冷笑道。

「林逸,少說廢話,你若是有膽子,就離開這幽靈古寨!」

「不錯,仗著幽靈古寨的規矩,在這裡苟且偷生,有何顏面?你難道就不怕這天下同道嘲笑你?」

一名名修士紛紛盯著林逸挑釁的呵斥道。

不把林逸從幽靈古寨趕出去,他們還真是不敢輕易動手啊!

雖然幽靈古寨也有不少人進入了雷王遺迹,可畢竟留下來的還是大多數,他們依舊不敢在幽靈古寨動手。

林逸聞言,微微點了點頭笑道:「也行,既然你們喜歡外面,我就帶你們去外面!」

話落。

上門醫仙 林逸便轉身朝著外面走去。

陳太阿一看,頓時眼睛一瞪慌了神兒,急忙上前抓住了林逸的胳膊,無比急切的喊道:「林少,不可衝動啊!此時,這裡還有不少人,甚至其中還有教主之境的強者,單憑我們手裡的這點力量擋不住他們!」

「我說要動用你們了嗎?」

林逸看著一臉擔憂焦急的陳太阿忍不住玩味的笑了起來。

「……?」陳太阿愣住了。

而林逸此時卻掙脫了他的手臂朝著外面走去。

對面,那些等了一天時間的修士一看,那真是個個都激動壞了,當即就祭出了自己的法寶,神器,一個個興奮的簡直就像是下山搶劫的土匪一般,沖了出去。

瞬間。

林逸就被足足有幾十名強者包圍了起來,這一天一夜的時間,從其他的地方也趕來了不少的強者,畢竟不管是幽靈古寨還是雷王遺迹,對於很多人來說都是無比珍貴的機緣。

所以,幾乎都在用各種辦法神通,通知自己的親朋好友過來。

「諸位,我這個人真的不嗜殺,要不這樣好了,你們放下自己的儲物戒指,我當諸位給了買命錢,我放爾等離開如何?」

幽靈古寨外,林逸盯著眼前的眾人,苦口婆心的說道,他雖然不嗜殺,可如果這些人真的不開眼,要找他的麻煩,那什麼他也絕對不介意弄死對方。

天地間一下子就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中。

足足過了五六個呼吸的功夫。

宛如海浪一般嘩嘩的笑聲才驟然響起。

「瑪德,林逸,我算是發現了,你他嬢的根本就是一個神經病啊!」

「可不是嗎,現在什麼情況,還看不明白呢?」

「在你周圍,光是教主之境可還有六人啊!不但如此荒古之境後期的修士足足有十幾人,還有荒古之境中期,初期的強者接近四十人,你讓我們留下買命財?」

一名名修士都伸著腦袋,一來不敢置信的盯著林逸質問道。

「看來你們是不願意了……既然如此,那……就……去……死……吧!」

林逸咬著槽牙,一字一頓的獰笑道,而後,身形一動,就朝著前方的人群中了過去,同樣幾乎是瞬間消失。

「不好!他的速度!」

有之前曾經見過林逸跟莫元良一戰的強者,頓時頭皮一麻,整個人瞬間就被絕望,恐懼給吞噬了。

他們不是傻子,哪裡還能不明白,林逸這個妖孽真的領悟了莫元良那驚駭世俗的速度啊!

「砰砰!!!!」

一團團血霧不斷的在人群中炸開。

那速度快的簡直此起彼伏,可最要命的是卻無人能夠捕捉到林逸的速度。

便是那幾名教主之境的強者,此時都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啊!因為便是強悍如他們,也無法捕捉到林逸的蹤跡啊!

「該死,他,他這是什麼功法?」

有強者瞪著眼睛,神情無比惶恐的尖叫道。

只可惜,卻無一人回答他。

所有人此時都只有一種想法,儘快的回到幽靈古寨,現在也只有幽靈古寨才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陳太阿,給老子堵住他們,今天不留下買命錢的,就把腦袋給老子留在這裡!」

林逸的聲音簡直就像是從死神的口中發出一聲,驟然在天地間響起。

上一秒,一個個還在嘲諷林逸的修士,此時一聽,那傢伙,手上的儲物戒指,簡直就像是致命的毒蛇一般,幾乎都在第一時間扔了出去。

林逸見狀,嘴角噙著一抹玩味的冷笑,身形驟然出現在了幽靈古寨的入口處,雙臂抱胸,嘴角噙著一抹玩味的冷笑,靜靜的盯著眼前惶恐不安的眾人。

一枚枚儲物戒指不斷的被恭敬惶恐的送到了林逸的面前,這一幕,便是陳太阿都傻眼了,陳家可是超越一品宗門的存在,實力牛比到了極致,可也不敢說僅僅只是憑藉一句話,就能夠讓人把自己的儲物戒指都交出來吧!

一分鐘后。

林逸的瞳孔內閃過一道凌厲無匹的殺機,盯著剩下的六名教主之境強者,陰惻惻的獰笑了起來,「諸位這是想要把腦袋留在這裡的節奏?」

「你……林逸,你休要猖狂,我等可都是雄霸一方的霸主,你若是得罪了吾等,後果你可要想清楚了!」

「不錯,你我之間本沒有什麼大仇,何苦不死不休?」

「林逸,吾等可都是教主之境的強者,遠不是那些荒古之境的修士,能夠任由你欺負!」

幾名教主之境的強者盯著林逸個個一臉憤怒猙獰的咆哮了起來。

「哈哈,好,既然如此……陳太阿別墨跡了,所有人都給老子動起來,我主攻,爾等助攻,今天先殺了這幾名教主之境的強者!」

林逸咧嘴猙獰而狂妄的大笑道。

以他的速度,這些教主之境的強者恐怕也要疲於應對,哪怕他們修行有無上神通。 「林逸,你真的要魚死網破不成?」

一名教主之境強者咬著槽牙,目光陰鷙到了極致的盯著林逸質問道。

教主之境的強者,不管是在放左旋天,還是整個九重天,那可都是擁有無上神通法力的存在,他們的戰鬥力,簡直恐怖到了極致,他們的地位簡直高的可怕。

不在宗門之內的則是一方巨擘,梟雄,進入宗門之內的,輕則便是長老級別,個個都是掌握著滔天權力的存在。

可現在,林逸,這麼一個不過賢人之境的小子,竟然要打劫他們這群教主之境的強者。

這種巨大的落差,簡直讓他們無法忍受啊!

這就好比地上的螞蟻,突然指著一頭強壯的大象說,要取了對方的象牙一般,這簡直讓人有種荒謬的感覺啊!

「魚死網破?你們也真看的起自己,以本少的實力,殺爾等都不過如同砍瓜切菜一般簡單,若是再加上我背後的陳家道子陳太阿以及三名陳家的教主之境強者,殺光爾等豈不是探囊取物?」

林逸聞言,頓時忍不住揚天哈哈大笑了起來。

一眾教主之境強者聞言,頓時面面相覷,交出儲物戒指,實在有點接受不了啊!好歹都是雄霸一方的人物,一旦傳出去,這個臉都丟不起。

可如果不交儲物戒指,今天的下場恐怕也好不到哪裡去啊!

「殺!」

林逸見狀也懶得墨跡,冷哼一聲,直接動用金鵬九轉,朝著那些教主之境的強者殺了過去,現在金鵬九轉的身法第一轉,小成,他還真不想錯過了吞天雷王的遺迹。

畢竟,在煉化了紫雷晶石之後,他能夠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攻擊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啊!

如果再有幸得到吞天雷王的遺迹,到時候,他的戰鬥力恐怕會再度飆升,這種機會他怎麼會錯過呢?

「不好!」

一眾教主之境的強者見狀個個面色大變,都慌忙的拿出了自己的法寶武器。

而陳家三名教主之境的強者,此時目光卻同時落在了陳太阿的身上,畢竟陳太阿才是陳家的道子,才是陳家的掌舵人,一切他們還需要尊重陳太阿的意思啊!

陳太阿感受著眾人的目光,心情在這一刻也凝重到了極致,一旦跟林逸一起動手的話,那可就等同於是同時得罪了六大勢力啊!

雖然陳家號稱是超越一品宗門的存在,家族內強者如雲,可貿然得罪六大勢力也絕對不是什麼明智之舉。

只是……稍微思襯了片刻之後,陳太阿還是咬著槽牙,做出了決斷。

得罪六大勢力,他們陳家倒也不足為懼,可是得罪林逸這麼一個妖孽,那對陳家來說,可就是滅頂之災了,而且,他也想要賭一把!

把陳家綁在林逸這艘大船上,賭一把。

當即,陳太阿手臂一揮怒吼道:「你們三位教主之境的強者隨我衝上前,其他荒古之境的強者,在周圍伺機而動,今日必殺他們!」

話落。

陳太阿就像是一頭猛虎一般直接沖了上去。

齊曉雪見狀,手中的先天靈寶一抖,蕩漾出一道凌厲無匹的劍光之後,整個人也瞬間加入了戰團中。

本來林逸的出現就已經讓一眾教主之境的強者緊張的不行了,現在,隨著陳太阿等人的加入,頓時壓力倍增啊!

帶著盒飯當影帝 「林少,我願意交出我的儲物戒指!」

有教主之境的強者,無法承受這恐怖的壓力,扯著嗓子怒吼了起來。

「呵呵,現在……貌似晚了!」

林逸猙獰一笑,就宛如幽靈一般瞬間出現在了對方的背後,掄起四十萬龍之力的一拳就朝著對方砸了過去。

事出突然,雖然對方已經拚命回守,可依舊來不及,當場就被砸的倒飛出去。

而陳家三名教主之境強者見狀,也瞬間就像是兇猛的餓狼一般撲了上去,三打一,幾乎沒有任何的懸念,不過是掙扎了十幾個呼吸,這名教主之境的強者就當場被斬殺在原地。

濃郁的血腥氣息,緩緩的在空氣中瀰漫,擴散,給人一種壓抑緊張到了極致的感覺,此時,一名名教主之境的強者也都是面色大變惶恐到了極致啊!

只可惜,在林逸那超級恐怖的身法之下,這些人那真是連求饒的機會都沒有啊!

林逸的速度,使得他此時就像是幽靈一般,快的簡直讓人咂舌,便是這些教主之境的強者,都只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綠茵暴鋒 可饒是如此,也依舊被人林逸殺的手忙腳亂。

六人聯手都擋不住林逸,現在死了一個人之後,那戰鬥力更是弱的不行了,不過十分鐘的光景,這六名教主之境的強者就成為了六具冰冷的屍體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

天地間一片死寂。

只有濃郁到了極致的血腥氣息。

此時,林逸等人周身煞氣沸騰,血腥涌動,便是幽靈古寨的人都不敢上前多說什麼。

規矩,往往都是強者制定,用來約束弱者的。

可現如今的林逸很明顯已經有了凌駕於這幽靈古寨規矩之上的實力了。

所以,哪怕是在這裡動手殺人了,幽靈古寨的強者也不敢多說一句廢話。

陳太阿等人此時也有種恍然如夢一般不真實的感覺啊!九重天每死一名教主之境的強者,都必定要讓人們八卦一年半載,可現在,竟然一下子死了六名教主之境的強者,這簡直就是天大的新聞啊!

「陳太阿,曉雪,三名教主之境的強者跟我一起去吞天雷王的遺迹,其他人暫時留在這裡。」

林逸掌心一動,一股滔天的靈氣轟然炸開,直接吸納了六名教主之境強者的儲物戒指之中,也朝著吞天雷王的遺迹走去。

以他現如今的實力跟勢力,就算是在進入遺迹中的那些強者裡面,也絕對可以算得上是強大了,完全有資格去競爭,角逐這雷王遺迹。

陳太阿等人聞言,頓時目光凝重的點了點頭,剛剛斬殺六名教主之境的強者,可是讓他們的信心膨脹到了極致啊!

此時,就算是林逸帶他們殺上九重天,他們恐怕也不會有絲毫的擔心跟遲疑了。 而藍田等人,此時一個個卻惶恐不安的低下了頭。

之前,林逸雖然強勢,可在他們心底深處,卻始終把林逸跟他們放在同一個段位,畢竟在他們看來,林逸的實力應該也沒有比他們強大多少,而且,大家都是年輕人。

可現在這一刻,卻不同了,林逸的強大超出了他們的預料,林逸的強大簡直讓他們震驚。

那根本就不是同齡人能夠爆發出來的,那只有雄霸一方天地的巨擘,霸主,才能夠做到的。

不過這也讓他們心裡鬆了一口氣,進入吞天雷王遺迹中的強者可是多如牛毛,其中更是以教主之境強者為尊,以他們的修為實力,進入其中,弄不好就成為了炮灰,留在這裡,恐怕沒有幾個人敢招惹他們。

很快,林逸就像是一名打勝仗的大將軍一般,帶著陳太阿,陳家的三名教主,以及齊曉雪五人一起朝著吞天雷王的遺迹走了過去。

只是當進入遺迹的入口之後,林逸卻懵了,人山人海,密密麻麻,那傢伙簡直就像是一年一度的盛會一般。

而且整個地下遺迹的入口也大的驚人,竟然足足有幾十個足球場大小,人站在這裡簡直就像是在參加什麼大型的聚會一般。

周圍的眾人都在跟自己的朋友閑聊,林逸一行人的出現,簡直就像是一粒灰塵落入了湖面上一般,竟然一點漣漪都沒有蕩漾起來。

在前方,幽靈古寨的子弟,正在指揮者眾人排隊朝著裡面走去。

「瑪德,這……我怎麼感覺那麼怪異呢?」

林逸皺著眉頭小聲嘀咕道,那感覺就像是他在華夏的時候,人們逢年過節去風景區的時候,排隊進入其中的感覺。

可偏偏這裡是遺迹,空氣中還始終瀰漫著一股淡淡的詭異氣息。

「的確有些怪異,等會兒進入其中務必要小心了,這其中可有不少都是一品宗門的弟子,任何一個一品宗門,他們的佔地面積都是極為廣袤的,想要在短時間內走到這裡根本不現實,除非是有人提前都已經通知他們了。」

陳太阿此時目光也凝重到了極致說道。

幽靈古寨的人想要做什麼他們不清楚,可這一盤棋卻下的非常大,現場光是一品宗門都足足有七八個了,至於其他的二品宗門,三品宗門更是多不勝數。

整個吞天雷王遺迹的入口,最少有幾萬人了。

試問,如果不是幽靈古寨在下棋,哪裡會需要這麼多人來進去遺迹呢?

「安排一個人排隊就好了,咱們先出去休息一會兒,等到了咱們再進來吧!」

林逸見狀,稍微思襯了片刻之後,便陰惻惻的冷笑了起來。

陳太阿聞言神情一怔,壓根兒沒有想到林逸竟然會這樣,不過稍微遲疑了一下之後,還是馬上點了點頭,安排一名教主之境的強者留在這裡排隊,便跟林逸一起走了出去。

一走出這雷王遺迹,林逸的面色就馬上變得認真起來,急忙把幾枚儲物戒指送到了陳太阿的手裡,同時附在他的耳邊小聲的嘀咕了幾句。

陳太阿一聽,面色明顯一變,隨後點了點頭,便帶著剩下的兩名教主之境強者走到了一旁。

「等會兒進去可能會很危險,你切記一定要跟在我的後面!」

林逸盯著齊曉雪抿嘴淡淡的笑道。

兩世為人,林逸對於天地,對於命運,對於機緣的領悟揣摩都已經到了明察秋毫的地步,之前齊曉雪也曾經煉化了紫雷晶石,所以,在林逸看來,這次齊曉雪進入雷王遺迹中,說不定也能夠得到屬於自己的機緣。

所以,哪怕有些危險,他也要帶對方進去,能夠讓幽靈古寨這麼恐怖的存在,都要用心謀划的傳承,來頭絕對大的驚人。

齊曉雪見林逸神色難得凝重,也抿著薄薄的嘴唇無比認真的說到:「你放心,我不會給你添亂的。」

林逸抿嘴一笑,拍了拍齊曉雪的肩膀,就走到一旁的山坡上躺了下來,嘴角噙著一根青草,翹著二郎腿,簡直就像是一個無憂無慮的放牛娃一般輕鬆愜意。

齊曉雪見狀,絕美的臉頰上浮現了一抹淺淺的笑意,似乎也非常的享受這種感覺,輕輕的在林逸的旁邊坐下,一雙玉臂輕輕的抱著自己的膝蓋,靜靜的看著遠處層層疊疊,一望無盡的山脈。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靜止了,天地間似乎只有風在飄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