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張宇快跑幾步,一聲大吼,響徹人群,葉浪一個踉蹌,差點跌倒子在地,捂住額頭,忍不住仰天說道「對不起,老天爺,我又善良了……」

「哦,解放了……」

「娃哈哈……」

整個二八班的學生,無比興奮,一個個手舞足蹈的狂奔著,就如同過年的鞭炮!

可悲啊,可嘆啊,葉浪無語問蒼天,人生難得大起大落,這個起落,好似有點那麼的,格外的,騷氣……

葉浪轉身走進了保安室,無比憂鬱道「隊長,在有人見我,就說我不在……」

李大牛點了點頭,想都沒想到隨口說道「估計不會有人了吧……」

「額!」

此話一出,空氣都瀰漫著一絲尷尬,李大牛鼻孔粗了兩下,咧了咧嘴「那個,葉大神,我的意思是,中午吃什麼?」

葉浪委屈的看著李大牛,旋即捂著嘴,悲傷的跑開,那姿勢,讓李大牛直咧嘴,對著眾人問道「我剛才是不是說錯話了?」

保安隊眾人統一搖頭,然後對著李大牛同時豎起大拇指,李大牛揉了揉額頭,忍不住嘆息了一聲,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

門口處,圓盤兩側,一側處,一名保安隊員,身著正裝,帶著白手套,烈日之下,一絲不苟,認真的執勤站崗著!

另一邊,大褲衩,小背心的葉浪,左手拿著一瓶冰飲料,右手拿著一把扇子,嘴裡叼著煙捲,坐在圓盤上,站崗,不,坐崗,同樣是保安,可嘆差距啊!

烈日炎炎,連點微風都沒有,未到下課,未到放學,門口之處連根毛線都沒有,葉浪很是無語,看了一眼對面的同事,一絲不苟,嚴陣以待,很是認真,葉浪喝了一口汽水!

「葉浪……」

一聲大喝,嚇了葉浪一跳,噗嗤一聲把飲料噴了出去…… 葉浪正尋思著,做老師做到自己這種地步,也是沒誰了,犯錯了被懲罰,學生們爭前恐后的來刺激自己,人生的價值觀都出現問題了,一聲大喝,怎能不嚇一跳!

直接將飲料噴了出去,由於葉浪站在圓盤上,從這個角度正巧噴在了大喝之人的豐滿之前,一旁的保安瞬間驚呆了!

謝嶺,董問,楊柳,薛軍國,一眾教師也是目瞪口呆,葉浪也是未反應過來,見噴了來人一身,下意識的想著幫人弄乾凈,伸手就沖著人家的豐滿一頓抹!

空氣好似都凝固了,而葉浪也發現了不對勁,這種柔咦,這種感覺,這種舒服度,如果沒猜錯的話,這是一個女人,葉浪動作一僵,還保持著手中的動作,抬頭望去,一張絕美的臉頰浮現在自己眼前!

「上官麟雪?」

葉浪瞬間認出了這張臉,手掌鬼使神差的居然捏了一下!

「啊,王八蛋……」

一道殺豬般的尖叫傳來,本就怒氣沖沖的上官麟雪,此時更是怒不可遏,搶過葉浪的飲料,直接潑在了葉浪的臉上,無地自容的捂著臉頰,快速跑開!

葉浪糾結的看著上官麟雪的背影「你說這不是誤會了么?我肯定不是故意的啊!」

小婚大愛 順著方向,正巧看到了董問等人,幾人也是滿臉無奈的看著葉浪,顯然,剛才的事情幾人看了一個滿眼!

這一天天的,人生啊,為什麼每天都活在去解釋的路上,本想直接過去,可轉念一想,自己現在是一名保安啊,旋即對著遠處的同事喊道「小王,我有朋友來,我過去一下!」

小王一臉為難,急忙說道「站崗的時候不能擅自離開啊,這是咱們保安的規矩!」

葉浪擺擺手「沒那麼嚴重,而且我就在旁邊,去去就來!」

這時,正巧李大牛來視察,每個組按規定是兩個小時的站崗時間,而李大牛在這期間,差不多半個小時就要視察一下,也就是說兩個小時視察四次,期間還要忙其他的事情,這保安隊長,倒是極其負責任!

「正好隊長來了,你自己跟他說吧!」

小王當即說了一聲,便自顧自的站自己的崗,李大牛微微一愣,疑惑的看著小王「說什麼?」

葉浪急忙說道「隊長,是這樣的,我有幾個朋友來,也是咱們紫金國際的老師,可能找我有一些事情,我能不能暫時離開一下,幾分鐘就好!」

「這叫個啥事,去,聊去,聊到放學都沒事,我替你站著,你先去……」

李大牛直接上了圓台,替換下葉浪,一副慷慨的樣子,葉浪露出老父親般的微笑,感動道「謝謝隊長了……」

「客氣啥,去吧!」

李大牛燦爛一笑,對著葉浪說道,葉浪點了點頭,急忙走開!

一旁同為保安的小王實在看不下去了,從自己的位置跑了過來,來到李大牛身前「隊長……」

小王還未來得及說什麼,李大牛便是一瞪「幹什麼?站著崗呢?保安的規矩你不懂么?怎麼能擅離職守?」

「不是,隊長,我就不明白為什麼,哦,都是保安,差距為什麼那麼大?站崗他作者,還扇著涼快,抽煙,喝飲料,沒事還能下去溜達溜達,我不服!」

小王實在是看不下去了,這葉浪未免太過份了,都搞的小王懷疑人生了,同樣是站崗,為何葉浪的腰間盤如此突出!

聽到小王如此口吻,李大牛倒是有些好笑「小王,你來了幾天了?」

「回隊長,今天是第六天……」

小王高聲說道,李大牛點了點頭「嗯,這不怪你,有些事情你可能不知道,我這麼跟你說吧,葉浪,為何被咱們紫金國際稱之為葉大神?小事我就不說了,直接說重點吧!」

「第一條,二八班,被稱為魔鬼班級,前後經歷了十個班主任,最後一個宣布從此退出教育界,永不踏足,但就是這麼一個魔鬼班級,咱葉大神就能收拾的服服帖帖的,你說牛不牛?」

小王一臉不服,當即說道「不就是一群學生?欺負軟的怕硬的,要是我去教的話,我也行!」

李大牛不可否認的點點頭,又搖了搖頭「那怒打董事會呢?」

「啥?」

「葉大神,在校長辦公室,打了董事會的兒子,然後當著全校師生的面,狂罵副校長,隨後董事會挨個全部都打了一遍,後來發生的事情,也就是中午的事情,你知道葉大神打的是誰么?教育部的王主任,手握重權的王主任,又在幾百人當中脫困,你見識到的這才是冰山一角,我在跟你說啊,當初,公告都貼出了,讓葉大神當副校長,你猜結果怎麼樣?拒絕了……」

「嘶……」

小王聽著就如同聽天書一般,這一件件事情這麼傳奇?當副校長還給拒絕了?

「小王啊,別說你全部都能做到,你就算是做到一半,不,十分之一,你每天願意幹啥幹啥,工資領雙份的……」

李大牛好笑著說道,小王這才想起自己口中說的,我也能做到,此時,覺得這臉有點火燒,當即不在言語,快速跑到自己的崗位,安心的站崗起來!

「班主任啊,你還是一如既往的猛啊……」

謝嶺滿臉糾結,揶揄道,眼神中沒有羨慕是不可能的,那可是紫金國際的三大女神之一啊!

「人如其名,葉大神嘛……」

楊柳噗嗤一聲,笑著說道!

葉浪滿臉糾結,抽出一根煙點燃,揉著額頭道「你們夠了啊,那明明是個意外!」

「對對對,意外,沒有意外,咱們班主任怎麼能在這站崗?」

謝嶺擠眉弄眼的說著,葉浪一陣無語問蒼天,怎麼就攤上了這麼一群學生,怎麼就攤上了這麼一堆同事?

「班裡現在怎麼樣?」

葉浪對著楊柳問道,楊柳噘著嘴說道「還能怎麼樣,上官老師本來就很生氣,這攤子現在完完全全交給她了,本來就很生氣的找你理論,估計現在更生氣了……」

葉浪撇了撇嘴,這事怎麼就過不去了,董問上前一步問道「班主任,你現在打算怎麼辦?

「打住啊,我現在是無官一身輕,嘿嘿,做起了保衛紫金國際的光榮工作,以後啊,你們呀,都由我保護,所以啊,你們得巴結點我,至於你們工作的事情,那肯定就跟著上官麟雪老師了,這次上官麟雪老師直接就班主任了,挺好!」

葉浪擺擺手,一副聽之任之,很享受現在的樣子!

董問搖了搖頭,拍了拍葉浪的肩膀,緩聲說道「早點回來!」

薛老教授也是沖著葉浪點了點頭,楊柳跟謝嶺也是紛紛附和「我們的班主任只有一個,就是葉大神……」

人間自有真情在啊,還是有好人的,董問幾人的出現,拯救了葉浪的價值觀,差一點就被那群學生毀掉了……

「全體保安,快速集合,大門口……」

這時,掛在葉浪身上的對講機,突然響起,還伴隨著一陣吵雜的聲音,只見保安室的保安快速向著門口跑去,正在執勤,巡邏的保安也快速向著這裡趕來…… 「嗯?」

葉浪微微一愣,這是發生了什麼,旋即急忙對著眾人說道「兄弟姐妹們,二八班就交給你們了,一定要帶好他們,我在精神上永遠支持你們,不說了,回見!」

話落,葉浪便向著門口跑去,眾人瞬間一臉糾結,很是無奈啊,從班主任到保安也是沒誰了,更關鍵的是,怎麼都覺得葉浪非常喜歡保安這個職業呢?

「李隊長,請問關於紫金國際教師打人的事情,校方是怎麼處理的呢?」

「李隊長,紫金國際一直是咱們紫禁市的翹楚,無論是師資力量,還是教育程度,都是名列前茅,今天居然出現教師打人的情況,是不是暗示著紫金國際的管理存在很大的問題?」

「李隊長,聽說打人的教師名叫葉浪,能不能請葉老師出來一下?」

「李隊長,李隊長……」

葉浪來到門口之時,卻發現此時的紫金國際大門口,擠滿了記者,這些記者炮語連珠,上躥下跳,連連發問,十幾名保安都有點攔不住的趨勢,李大牛額頭更是流下了一絲冷汗!

「無可奉告,對不起……」

「無可奉告……」

李大牛不停的重複著,擦了一把額頭的冷汗,葉浪這才明白,合著這些記者是沖著自己來的,這些記者真是無孔不入,才發生沒多久的事情,現在就堆積了大片的記者,這讓葉浪的眉頭微微一皺!

「紫金國際頻頻發生特殊事件是不是標示著紫金國際的管理出現了問題?這有會不會導致學生成績,教育心態下滑?紫金國際後續又何去何從?」

「這些事情又是否跟投資人?以及各位股東轉換有什麼聯繫?」

「請問上次的教師集體離職事件是否跟此時有關係呢……」

李大牛頓時一陣頭髮,索性不再說話,儘力去阻攔這些記者,葉浪暗自咧了咧嘴,這些記者話語問題越來越尖銳,這是要壞事的節奏,當即深吸了一口氣,大喝道「大家都冷靜一下……」

葉浪的聲音很大,清晰的傳入眾人耳朵內,原本熱鬧的場面,瞬間安靜了下來,紛紛看向葉浪!

見到葉浪出現,李大牛面色突然一變,急忙快速上前低聲道「葉大神,你先去避一避,這些記者找不到你,一會自然就走了!」

看著滿臉焦急的李大牛,葉浪會心一笑,輕聲道「隊長辛苦了,放心吧,有我在,沒意外!」

旋即,葉浪向前一步,大聲道「各位記者朋友,關於你們的問題,我會一一解答,但是請大家不要亂,排好隊好么?」

「嘩!」

聽聞葉浪此話,眾人先是一愣,旋即一窩蜂的竄了上前,葉浪一陣眼暈,只感覺一枚枚話筒浮現在眼前,有些話筒都快捅到自己腦門了,頓時一陣翻白眼「請大家排好隊好么?一個一個來,有點秩序,真是淘氣!」

保安隊錯楞的看著葉浪,這個事情不避一下,還自己衝上來,葉浪卻是泰安如色,揮了揮手「各位同事,請維護一下秩序!」

眾人紛紛看向李大牛,李大牛咬了咬牙,事到如今,也沒辦法了,只能任由葉浪回答了,希望葉浪不會再闖禍了,這顆關係到紫金國際的聲譽,當即揮了揮手,帶著眾人開始維持現場秩序!

「這位先生,請問紫金國際發生的打架事件是不是真的?」

一名記者,跳著高,對著葉浪急聲問道,葉浪一瞪眼「胡說,沒有的事,我們紫金國際,菁菁學子家園,從學生,到教師,到領導,從文化,到素質,到內涵,哪一個不是一級棒,怎麼會出現打人的事件呢?」

「這位先生,我手裡有視頻……」

忽然,一名記者拿出手機,播放著一副打人的畫面,葉浪心中一突,好在視頻畫面應該是手機遠程拍攝的,很是模糊,葉浪倒是鬆了一口氣!

「這位兄弟啊,你看啊,周圍這麼多人,學生,領導都在,這一看就是排練節目啊,大家也都知道,我們紫金國際,作為教育局的標杆之一,立志於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所以這種情況經常在我們學校出現,也正是我們學校難能可貴的本恆之心啊,這種做法,在如今大多都是溫室花朵的學生下,我們紫金國際,獻身教育,打破常規,應該值得推廣,鼓勵,我不知為何居然說出打人的事情,讓我心痛,無法呼吸……」

「額!」

李大牛等人紛紛錯楞的看著葉浪,我了個擦,打人都能說出這麼道花花,也是沒誰了在面對視頻的證據下都能顛倒黑白,不愧是葉大神啊!

「那這些人身上的傷勢怎麼解釋?」

「我說你這個同志說話不講究啊,這怎麼能是傷呢?為了真實,為何更透徹的反應這個社會,以及那些真實的案例還原,自然是得化化妝,真實一點,你看包括我們最後請的這些演員,都是花了大價錢的,但是,為了教育,為了孩子們,我們紫金國際無怨無悔……」

葉浪話語擲地有聲,慷慨激昂,說的跟真的一樣,眾人似信非信的聽著!

「那能不能請葉浪,葉老師出來說兩句呢?」

「各位記者,你們這個要求就真的過份了,葉老師很忙,委託我,跟各位記者訴說一下詳細情況,哎,為了孩子們,葉老師,每天只睡幾個小時,每天都在想,怎麼能好好的引導這些孩子們?讓他們以後成為對社會有用,有貢獻的人,每天都忙在教育,以及家訪的路上,我甚至見到過一次,葉老師兩天沒吃飯,發燒到三十九度,晚上凌晨兩點鐘的時候,居然還在批作業,還在做表格,更神奇的是,第二天居然是第一個到的,為什麼?」

眾人被葉浪的話語牽扯了進來,紛紛疑惑的看著葉浪「為什麼?」

「因為,葉老師沒有走,忙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昏倒在了講台上,可是,當葉老師醒來的第一刻,他說的是什麼?」

「是什麼?」

「葉老師說的是,我不能離開我的學生們,哪怕是死,也要死在講台上,然後居然拎著藥瓶,打著點滴,回來繼續教課,同志們,我就像說,這樣的老師,會打人?這樣的老師會為學校抹黑?也許你們不會懂,在葉老師的眼裡,只有兩個字,一個是學生,一個是學校……」

記者們望著激動的葉浪,有些不知從何而談,李大牛等人已經徹底傻眼,葉老師,不他么說的就是自己么?還能有這種操作? 「所以,各位記者同志,這樣的教師,這樣的學校,這樣的事情,我是落淚了,我不知道你們怎麼想,我相信,如果葉老師去評選什麼傑出青年,無私奉獻獎什麼的,那結果可想而知……」

葉浪就差聲淚俱下了,說的那些記者都迷茫了,只見葉浪話鋒一轉,大聲喝道「但是,葉老師一心一意撲在教育上,就像一根蠟燭,燃燒自己,照亮了人們,不,葉老師還照亮了整個紫金國際,整個紫禁市,所以,那些虛名什麼的都不重要,所以,如果你們想對葉老師做點什麼的話,當然,我可以代勞,比如說捐個款什麼的,我可以代為轉交給葉老師……」

「如果葉老師真的有你說的這麼好?他怎麼可能接收捐款?」

這時,一名記者,高聲質疑葉浪的話語,葉浪雙眸一瞪,看著眼前的這名記者,恨不得一腳踹飛,奶奶個熊的,旋即一握拳頭,點頭道「沒錯,這位兄弟說道是,但是我們能做一點是一點嘛,捐個十萬八萬不嫌多,一塊兩塊不嫌少,好歹也是點意思嘛,對不對兄弟!」

「這位先生,請問你是誰啊?」

這時,一名記者終於問出了眾人想問的問題!

葉浪臉不紅,氣不喘的說道「別問我是誰?我小名叫雷鋒,一名葉浪葉老師的崇拜者,僅此而已,你們不需要知道我是誰,只需要記得,葉浪這兩個字就好了!」

「另外,各位記者,各位同胞,各位偉大的社會接班人,你們是記者,你們的一言一行,都能影響著所有人的真善美,在報道這個方面,你們一定要謹言慎行,因為你們代表的,是咱們偉大的葉老師的名聲,以及菁菁學子家園的紫金國際,以及這些學生,這些教師們的未來!」

「請大家記得,我民族之驕傲,我們人生之路程,怎敢說不遺憾,怎敢說不後悔,請你們珍重,往小了說,如果你們報道錯誤了,影響的是什麼?是每個孩子,每個家庭,以及每個家庭的朋友,這些朋友的家庭,以及整個紫禁市,往大了說,整個華夏,以及整個世界,兄弟姐妹們,拜託了……」

至此,葉浪深深的九十度鞠躬,眾人此時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此時的心情,這是弄啥嘞?

葉浪抬起頭望著一群目瞪口呆的記者,心中一陣偷笑,想必這些記者已經聽神經了,嘿嘿一笑,挑眉弄眼道「唉,那哥們,嗯,沒錯,就是你,嗯,是你,說說捐款的事情吧?」

那名記者嘴角一陣抽搐,從口袋裡摸索了一陣,看那意思真的要掏錢,李大牛等人簡直是要瘋了,卧了個大槽,這樣也能行?太尼瑪扯了吧?扯淡都沒這樣整的把?

只見那名記者,掏出十塊錢,放到葉浪手中「兄弟,有時間看看病吧,回見!」

話落,那名記者轉身離開,葉浪一瞪眼「過份了啊,你這是侮辱我,不過沒關係,我代表葉老師感謝你,那個,還有沒有侮辱我的?」

「算了,走吧走吧,遇見個傻子……」

「這不是浪費時間么,走了走了……」

「我抗攝像機抗的手都酸了,結果遇見個神經病,散了,散了……」

於是,眾人紛紛無語,乘興而來,敗興而歸,嘴裡振振有詞,紛紛離開,葉浪挑眼望去「哎,就走啊,在聊一會?」

眾記者一個個額頭掛滿了黑線,腳步不由加快離開,在聽下去,這些記者都感覺自己成了神經病了!

看著落荒而逃的記者們,李大牛等人終於明白了,葉浪要的就是這種效果啊,這些記者的威力,李大牛可是感受了,然而,葉浪三言兩語,卻是讓這些記者落荒而逃,能做到這一步的人,簡直是……臉皮得有多厚啊!

葉浪嘿嘿一笑,抽出一根煙點燃,拍了拍手,吐出一縷青煙「小樣,我聽不吐你們,哼哼!」

李大牛等人紛紛挑起大拇指,果然人如其名,葉大神啊,葉浪一臉嘚瑟「天空飛來五個字,這都不叫事……」

一場風波以葉浪一張巧舌如簧,超級無敵大神嘴,狂扯中解決掉,能說的人,或多或少總是有的,卻沒見到過一人能把幾十名記者說的落荒而逃,甚至說的記者都能逃出來錢,雖然這錢是給葉浪看病的,但是,這也讓眾人了解到,葉浪這張嘴,絕對比開了光的更厲害……

……

此時,葉浪換上了一身新的保安服,一身黑衣,因為衣服是緊身制,倒是有些顯身材,這紫金國際的保安服做的倒是不難看,有點像電視里的特戰,不過葉浪倒是有一個問題,這麼熱的天,穿這麼多不熱么?

於是,葉浪將帽子一摘,袖子一卷,褲腿子往上一擼,鞋子穿了一半,這造型,簡直是帥呆了,葉浪長出了一口氣,這樣才感覺舒服了不少!

「我聽說葉大神換上了咱們保安服,精神奕奕,神采飛揚啊,都說葉大神簡直是衣服……架子……額……」

李大牛一邊說著,一邊向著裡面走來,似乎很是高興,然而,看到葉浪此時的一副造型,大力牛眉毛抬的老高,一臉淡淡的憂傷!

「那個,葉大神啊?」

李大牛猶豫了片刻,對著葉浪輕聲說道,葉浪偏過頭「嗯?怎麼了,隊長?」

「是這樣的,下班之前呢?咱們有個會,會上呢,有咱們安保部的領導,交代一下咱們保安隊的情況,所以這個,言談啊,舉止,衣著方面啊,稍微的有那麼一點點的講究,你看……」

李大牛一邊觀察著葉浪的表情,一邊小心翼翼的說道,同時心中發苦,讓葉浪來自己保安隊上班,這不是給自己找了一個爺么!

葉浪微微一愣,旋即明白了過來,急忙道「放心吧隊長,我知道怎麼做,我不會讓你為難的!」

「啪!」

李大牛高興的拍了一下巴掌,心頭一松「那就謝謝葉大神了,你先忙,一會見!」

「隊長客氣了,我們是同事,來到保安隊就要守咱保安隊的規矩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