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嘻嘻,林少果然威武霸氣啊!」

韓雨菲看著林逸瞪著眼睛美滋滋的笑了起來。

「你,你是什麼人?為什麼來我們周家搗亂?」

周龍看著林逸眼神兒有些畏懼的問道。

「哎,不穩青紅皂白,還打這麼漂亮的女人,你啊!該打!」

林逸身形一晃就朝著周龍沖了過去,周身殺機凜然,這周龍,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一上來就痛下殺手,萬幸的是他跟韓雨菲不是普通人,否則,今天豈不是要出大事兒了?

周龍一看,眼睛一瞪,強行凝聚體內的力量就朝著林逸打了過去,只可惜一切都是徒勞的,他全盛時期都不是林逸的對手,更何況現在呢?

「砰砰!」

一連串的悶響聲不斷的響起。 周龍只是剛剛抬起自己的手臂,便感覺自己成為了林逸的沙包,一套組合拳下來,直接把他整個人打的趴在了地上。

「既然你這麼喜歡用拳頭打人,那我今天就廢了你這一雙手好了!」林逸冷冷的笑道。

周龍一聽,頓時眼睛再度一瞪,心裡充滿了驚恐,可是卻無可奈何,此時他就是案板上的豬肉,根本沒有辦法來決定自己的命運。

「住手!」

就在林逸抓起周龍手臂準備扯斷的時候,一道帶著憤怒的聲音驟然響起。

林逸一聽,眉頭微微一皺,這聲音怎麼有點像周雅呢?當看看到穿著一襲黑色衣服,優雅迷人的周雅從樓上急匆匆衝下來的時候,林逸愣住了。

「瑪德,這世界可這是小啊!」

「是你?」

周雅此時也看到了林逸,不禁眉頭微微一皺,不過這心裡的緊張,不安倒是減少了很多。

「呵呵,周姐咱們挺有緣分啊!」林逸鬆開了周龍的手臂。

周雅見狀微微點頭,心思靈敏的她已經知道,林逸這是要給她面子放過周龍了,否則,以對方當日在藥店展現出來的驚人實力,她們還真拿林逸沒有辦。

「周唐,這是怎麼回事兒?」

周雅第一時間扭頭看向了周唐,林逸她接觸的不多,可是到了林逸這種境界,一般情況下是不屑於跟人結怨的,多半是自己這邊的人不開眼,招惹了林逸。

「小姨,小姨你總算是下來了啊!這小子,這小子在這裡耍橫,欺負人,仗著會點功夫,把周龍都給撂倒了,這個女人就更兇殘了,直接把我的腦袋打開瓢了,小姨,我覺得你需要震臂高呼了,利用小姨夫的名聲,召集一些強者,否則,咱們家都變成人人都能夠欺負的了。」

周唐一臉委屈的埋怨道。

剛剛還神色平靜的周雅一聽,頓時杏眼怒瞪,一臉兇悍之色,狠狠的剮了周唐一眼之後,才看向了林逸,一臉歉意的說道:「他們都是小孩子,不懂事兒,我願意替他們道歉,另外,我在藥店還有一些人蔘,只要你放過他們,我可以都送給你!」

「什麼?」

周龍一聽,頓時眼睛一瞪,一臉的怒火,可是卻不敢輕易開口。

林逸笑了,輕鬆的說道:「難道在周姐的眼裡我就是這麼一個貪婪的人?之前周姐的情分,小弟記載心上呢,今天這件事兒你既然開口了,就不用什麼賠償了,不過我覺得……」

說道這裡的時候,林逸稍微停頓了一下,隨後指著周唐冷冷的笑道:「這樣的人渣,似乎沒有必要留在這裡了。」

周雅慎重的點了點頭,「你放心,從這一刻開始,他就不在是這裡的經理了,我會把他送到山區!」

「什麼?」

周唐一聽,頓時眼睛一瞪,一臉的驚恐之色,去山區,那豈不是等於他現在擁有的一切都沒有了?美女,金錢,權力,這一切都會成為過往。

「小姨,小姨,你不能這樣,你不能這樣,我……咱們才是一家人啊!你為什麼要聽一個外人的呢?」

周唐急眼了,在原地直跳腳,看著周雅吼道。

「周龍,送他出去!」

周雅神色平靜的說道。

周龍一聽,沒有任何的遲疑,起身就朝著周唐走了過去。

「小姨,小姨不要啊!我不要去山區!」

周唐慌了神兒,周龍雖然不是林逸的對手,可是解決一下周唐這樣的紈絝子弟還不是什麼事兒的,直接掐住對方的腋下就把對方丟了出去。

「你是來吃飯的?」

周雅看著林逸問道。

「嗯來吃飯的……」林逸說道,只是剛說完,他的眉頭卻微微一皺,看著周雅笑道:「周姐,你眉心處有烏雲籠罩,今天怕是有不好的事情發生,不如就在這裡陪我吃飯吧。」

「咯咯,你個小東西,就是用這樣的手段泡你這小女友的?」周雅看著林逸莞爾一笑,隨後說道:「我還有事兒,今天隨便吃,算姐姐我的。」

周雅說完便轉身朝著外面走去,林逸給她面子,她很感激,不過她自從當年的事情發生之後,她的性子就一直這麼冷淡,或者說她已經不願意在讓別人走進她的生活。

就像上次在藥店,她之所以會便宜把人蔘賣給林逸,為的便是還人情,不想要讓林逸跟她之間有什麼太過的牽挂。

看著周雅的背影,林逸眉頭緊緊的皺在了一起。

「喂,人家都走了啊?你還在看?要不要本小姐衝出去,把她搶回來,拔光給你看個夠啊?」

韓雨菲十指尖尖的玉手用力的在林逸的面前晃動兩下,頗為不滿的抱怨道。

「呵呵,好酸。」

林逸莞爾一笑,便轉身走到了桌子前面坐下。

「酸死你個混蛋!」

韓雨菲不滿的冷哼一聲,也急忙沖了過去,隨後看著林萍笑道:「美女,現在可以給我們上最貴的了吧?」

「好的,二位稍等,馬上送餐!」

林萍激動的笑道,周唐被趕走了,她不但不用面臨著被辭退的危險,以後這上班的時候,也不用擔心被人揩油了,這心裡別提有多高興了。

不一會兒的功夫,兩人面前的桌子上就堆滿了各種精美的食物,每一件食物都彷彿是一件藝術品一樣讓人心情舒坦。

「吱呀!」

酒店的房門被周龍推開,林逸看了對方一眼,還是皺著眉頭招了招手。

周龍一看,如臨大敵,不過卻也只能硬著頭皮走了過去,逃他肯定是逃不了了。

「林,林少!」

周龍哆嗦的說道,他是一個很驕傲的人,因為當年他曾經被哪一位誇獎是天才,可林逸卻用他的強悍,用他的拳頭打碎了周龍的驕傲。

練血境,秒殺煉骨境,而且林逸看起來明顯比他更加的年輕。

「你們老闆娘今天有難,你去跟著,遇到麻煩了打我的電話。」林逸看著緊張不安的周龍淡淡的笑道。

「什麼?」

周龍一聽,頓時眼睛一瞪,隨後急忙看著林逸說道:「多謝林少提醒,如果是真的,以後你就是我周龍的朋友了。」 「哈哈,朋友?你還真不配!」

林逸哈哈大笑了起來。

韓雨菲跟周龍一聽,頓時眉頭微微一愕,顯得有些不悅了,都覺得林逸實在有些太過狂妄了。

經過短暫的錯愕之後,周龍大袖一甩,冷哼一聲便朝著外面走去,他也同樣是天之驕子,同樣是百年來少見的天才,自然也有著自己的傲骨,低聲下氣跟林逸交朋友,在他看來已經算是屈尊降貴了。

可林逸竟然不給面子,他自然也懶得多廢話,便急匆匆的去找周雅了,等周龍的身影徹底消失在視線內之後。

韓雨菲撅著小嘴,綳著臉,有些不悅的看著林逸說道:「我知道你骨子裡傲,可這周龍也不是普通人,這麼年輕就能夠進入煉骨境,他的背後一定有家族勢力支持,人家願意跟你交朋友,那是看的起你,以後說不定你會用到人家的,何必這麼高傲?」

「哈哈,以後?以後的事情誰說的清呢?還是趕緊吃眼前的東西吧!」

林逸說著,就一把抓住了眼前的澳洲鮑魚,蘊含靈氣的東西有很多,如這鮑魚,人蔘都是天然蘊含靈氣的食材,只不過現在都是人工餵養,以至於他們的生長周期短了很多,根本無法吸收到太多的日月精華。

所以他們的效果並不強,不過比一般的大米飯還是要強不少啊!在沒有更好選擇的情況下,林逸自然也不會客氣了。

韓雨菲聞言,頓時眼睛一瞪,整個人就慌了神兒了,急忙把幾個狠菜抱在了自己的懷裡,撅著杏乾的小嘴,如同護食的小母老虎一般,兇巴巴的吼道:「這些可都是我的了,你丫的不能搶!」

「嗚嗚,誰吃的快就是誰的。」

林逸嘴巴里塞滿了鮑魚,含糊不清的說道。

風度?

紳士?

這些在美食麵前都是狗屁,他可是多少年都沒有吃過這麼好吃又能夠補充靈氣增加修為的食物,他怎麼可能放過呢。

看著林逸那大快朵頤的樣子,韓雨菲也慌了神兒,直接拿起一隻兩斤多重的大龍蝦就啃了起來,那神情頗有幾分惡狗搶食的樣子。

看的周圍的林萍等人一陣惡寒,本來以為這林逸能夠認識周雅也算是上流社會的人了,卻沒想到這吃起來竟然這麼兇殘。

此時,跟林逸,韓雨菲的大快朵頤相比,周雅似乎真的陷入了絕境,今天晚上,自從進入賭場之後,她竟然一把沒有贏過,帶來的幾十萬已經輸的差不多了。

「周姐,今天手氣似乎不太好啊?」

一名西裝革履,頭髮梳的油光程亮的男子,優雅的坐在了周雅旁邊,抿嘴淺淺的笑道。

周雅看了對方一眼,眉宇間帶著一抹濃濃的厭惡之色,隨後傲嬌的冷哼道:「什麼時候,連你這種看門的都有資格進入這裡了?」

年輕人一聽,眸光頓時陰沉了下去,嘴角噙著一抹意味深長的冷笑說道:「周姐,我這不也是靠著自己的努力進來的嘛?要不要我給你拿個一兩百萬翻本啊?你也知道的,有賭不為輸,你今天倒霉這麼久了,後面應該能撈回來的,莊家是不可能把人都吃掉的。」

年輕人的這一番話,頓時讓周雅陷入了沉思中,這裡的規矩的確如年輕人所說,莊家肯定是會賺錢的,不過有一點,那就是莊家絕對不會把所有人都坑殺了,那樣只會斷了他們自己的財路。

今天,她坐的這張桌子,已經贏了差不多幾百萬,無路如何都該放水了,否則,莊家沒有辦法對玩家有交代,一旦失去了玩家,莊家也就不在是莊家了。

本就有些心煩意亂的周雅幾乎沒有多想,便開口冷冷的呵道:「給我拿兩百萬的籌碼。」

年輕人一聽,頓時心上眉梢,心裡不禁暗暗的冷笑了起來,臭娘們兒,你以為還是當年呢?竟然敢在老子面前裝比,今天晚上你就是我的了啊!哈哈。

「來人,馬上給周姐送兩百萬的籌碼過來!」

年輕人在心裡稍微得意了一下,便急忙揮手催促道,那神情生怕自己的反應慢了,周雅在給反悔了。

對方的神情周雅自然是看在眼裡,不過她卻沒有多想,她在這裡玩兒已經有些年頭了,場子里的人幾乎都認識她,她相信沒有人敢在她這裡搗亂。

「周姐,您的籌碼!」

不到一分鐘,一名面色稚嫩的年輕人就端著籌碼放在了周雅的面前,只是看向周雅的目光卻帶著一絲同情。

「好了,繼續!」

周雅那如春蔥一般水靈的小手,輕輕的捏起一枚十萬的籌碼放在了桌子上,荷官見狀淡淡一笑,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坐在周雅旁邊的年輕人一眼,隨後便開了,結果很正常周雅輸了。

兩百萬,對於很多人來說都是一筆巨款,可是在眼前這張桌子上,也許就是一把的事兒。

五分鐘后,周雅豁然轉身,眼神兒凌厲的鎖定了坐在她旁邊的年輕人,「你陰我?」

「呵呵,周姐,你要是這麼說的話,我可就不認同了啊!能來這裡玩兒的都清楚,我們這裡的規矩,總不能輸了兩百多萬就急眼了吧!」

年輕人說著,大手竟然慢慢的朝著周雅的下巴上捏了過去,此時,陳強的心裡那叫一個激動啊!以前,他只是一個看門狗,每次周雅從他的面前經過,他只能偷偷的在暗中聞一下那誘|人的香味兒。

他本以為自己這輩子都沒有機會一卿芳澤,卻沒想到,那宛如天神一般的人物,竟然突然消失了,這一走便是數十年,周雅也從最初的小迷妹,變成了如今的成|熟|女人。

他也終於有了動手的機會,為了今天他可是付出了很多。

「哈哈,周雅啊周雅,你雖然不在是當初的小迷妹,可似乎比之前更加的讓人喜歡了,今天,你註定是老子的人,我看你以後還怎麼高傲,公主?呵呵,你以後只能成為老子的女人!」

周雅看著眼神放光,一臉萎縮的城牆,冷漠的眸子里頓時閃過一道寒光,纖纖玉手一揮,pia就是一耳巴子狠狠的打在了陳強的臉上。 頓時,一股火辣辣的劇痛從陳強的臉上傳來,他的右手下意識的莫向了自己的臉頰,一股還帶著溫度的熱血從臉頰上冒出,他原本陰鷙的臉上竟然多了一條五六厘米長的血痕。

周雅心頭一慌,下意識的看向了自己的纖纖玉手,一枚造型奇特的金戒指,此時上面還沾染了不少的鮮血。

「賤女人,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你在這裡借錢了,便是那神一樣的男人回來了,今天也護不住你,來人!」

陳強眼神瘋狂的怒吼道。

「嘩嘩!」

一群年輕人直接沖了過來,瞬間就把周雅包圍起來。

周雅最風光的時候是十年前,現在這場子里很多年輕人根本就不知道周雅的來歷,就算是有人知道,也是道聽途說,早就無人把周家當成一回事兒了,否則,陳強如何有膽子敢打周雅的注意呢?

「周姐,我給你面子叫你一聲姐,今天還錢我不動你,讓你離開,否則……哼哼。」陳強的大手重重的在桌子上一拍,大聲吼道:「天王老子來了,你也走不出這裡!」

「大膽!你竟然敢威脅周姐,難不成想死不成?」

急匆匆敢來的周龍一看,頓時虎目一瞪,急忙衝到了周姐面前,一臉憤怒的鎖定了陳強。

「哈哈,煉骨境的武者,不錯,挺厲害的,不過今天依舊不夠看啊!」陳強得意洋洋的冷笑了起來,他既然要出手,自然不可能沒有準備。

周家的情況他早就已經調查清楚,當即輕輕的拍了拍大手,頓時三名穿著奇裝異服,留著鬍鬚的男子從遠處走了過來,三人的氣息同樣無比強大,赫然全部都是煉骨境的強者。

「陳小子,有麻煩了?」

其中一人,留著三縷長須的男子,咧嘴陰測測的笑了起來,不過當看到宛如一枚掛在枝頭上水|蜜|桃一樣的周雅,對方那邪惡的眸子里賭頓時閃過一絲新奇。

「嘖嘖,好一個絕代佳人啊!」

「哈哈,劉大師,此人在這裡欠下了兩千萬,似乎想要仗著那煉骨境的小子賴賬啊!」陳強陰測測的冷笑了起來。

「煉骨境?」

劉大師神情一怔,隨後一臉認真的點了點頭說道:「那可是很強大的實力了啊!不過我們這邊有三個,不知道你有幾個啊?」

周龍面色陰沉,死死的盯著陳強吼道:「陳強若是有朝一日,他回來了,你可想過後果?」

陳強一聽,頓時仰天哈哈大笑了起來,「有朝一日?哈哈,這都過去十年了,他若是還活著怎麼可能會不回來呢?周龍那都已經是過去式了,今天要嘛賠錢,要嘛把人留下,你自己選吧!」

「呼呼!」

周龍長長的吐了一口濁氣,沉聲問道:「一共多少錢。」

「兩千萬,哦不對,現在已經是兩千一百萬了。」陳強一臉得意的冷笑道。

「混蛋!就算是從這裡借錢,也不可能有這麼高的利息。」周雅氣的臉色鐵青,怒聲吼道。

「那是,我們可都是打開門做生意,肯定是不會胡來的,你借兩百萬,就算是到今天打烊,利息也不會超過一百萬,可我這張臉,你說怎麼算?」

陳強說著蹭的一下站了起來,神情陰鷙的盯著周雅怒吼道,那眼球因為憤怒猙獰,竟然狠狠的往外突凸起,似乎隨時都要從眼眶裡掉出來,說不出的猙獰恐怖。

「你說老子這張臉值多少錢啊?」

周雅陷入了沉默,她明白了,陳強這是明擺著坑她,對方是鐵了心不讓她走,就算是沒有兩百萬的借款,今天她也走不出,那冷漠,絕美的臉蛋兒上浮現了一抹慘淡的笑容。

她,曾經整個中江市的公主,最閃耀的存在,無論在哪裡,都是眾人仰望的存在,甚至到現在她還清楚的記得,當年,一名影后因為在宴會上,跟她發生了一點小的碰撞,結果卻被那如神明一般的男人呵斥的跪在她的面前。

當時的她是何等的風光,只是現如今風光已經不在了,便是當年一個看門的,此時都敢對她大聲呵斥,周雅突然有種兔死狐悲的感覺。

「罷了,周龍你回去,我倒要看看今天,他一個螻蟻一般的存在,能夠把我怎麼樣。」

周雅冷哼一聲,直接端起了旁邊桌子上的紅酒,咕嚕,咕嚕的喝了起來,今天她也是豁出去了,她就不信,這陳強敢真的把她怎麼樣。

周龍一聽,頓時面色一變,盯著陳強吼道:「陳強,我勸你不要亂來,就算是他不在,可這中江市還是有很多的擁護者,你動了周姐,他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那就不是你能管的了,劉大師,麻煩您三位把他扔出去吧!」陳強意味深長的獰笑了起來。

「哈哈,兄弟們動手!」

劉大師大手一揮,有如蒼鷹捕食一般朝著周龍撲了過去。

「呼呼!」

兩道風聲響起,另外兩人也動了,三人都是煉骨境的強者,而且擅長合擊之術,周龍雖然天賦驚人,可是卻連一招兒都無法擋住,胸骨就被人其中一人打斷,直接狼狽不堪的被扔了出去。

馬路上,周龍顧不得理會自己的傷勢,直接撥通了林逸的手機。

正在大快朵頤的林逸,看著自己的手機不禁眉頭微微一皺,不滿的嘀咕道:「瑪德,這事兒來的也太快了吧!」

「你嘀嘀咕咕說什麼呢?」

吃的滿嘴都是奶油的韓雨菲,歪著腦袋,眨巴著亮晶晶的大眼睛有些好奇的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