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葉浪則繼續道:「我葉浪,建立誅神之初,便自己發誓要保護好任何跟著我的兄弟。而今天,一場意外,讓我居然親手開槍打在了龍兒頭上。直到現在,龍兒生死不知,這都是我的責任,是我領導無方。」

龍魂生氣道:「少主,你要知道你的身份,還有龍兒以及我們的身份。在我們眼中,你就是天,你如果受到半點傷害,那我們萬死都不能消除罪過。現如今,龍兒急於護主,受到傷害,這也是她份內的事情,您怎麼能因為這件事情,而斷掉您的指頭?」

葉浪笑了笑,直接擺了擺血淋淋的手掌,對眾人道:「龍魂,你錯了,在我眼中,沒有什麼尊卑之分。但凡跟在我身邊的人,都是我的兄弟,我生,你們便生,我死,大家一起死。本來龍兒如果真的死了,我是應該給龍兒抵命,但現在我還不能這樣做!」

葉浪一改往日的狀態,變得格外認真。

就連在說話的時候,也不見了往日開玩笑的姿態。

而在場的這些人聽了葉浪此話,他們眼眶中紛紛噙著淚水,看著這個比他們年輕了好多的大哥,他們知道,這輩子能跟著葉浪,絕對是三生有幸。

「少主,您還是先看看自己的手指頭吧,能接上就接上……剩下的,我們兄弟都知道應該怎麼做。」楚歡擲地有聲道。

葉浪順著楚歡望了眼,又看了眼在場的每個閣主。

他緩緩將桌子上自己的手指頭拿起來,然後直接丟在了桌面上,對眼前眾人直言道:「我知道誅神之前內部發生過不和諧的事情,本來這種事情,我不想管,我也懶得管。你們都是各個區的老大,也都是有頭有臉的人,我因為這點雞毛蒜皮的事情說你們你們臉上也沒光。但是今天,在出了這件事情后,我想我還是有必要說到說到。」

在場眾人聽到后,紛紛低頭。

他們知道,葉浪所說的雞毛蒜皮的事情是什麼。

的確,自從誅神成立,他們幾個閣主之間一個不服一個是常見的事情。

都是鐵骨錚錚的漢子,誰願意承認自己比別人更弱?

而這種情況,最終所導致的結果,那就是眾人的關係越來越生疏,然後便是矛盾湧起。

葉浪見眾人低頭不語,他繼續擲地有聲道:「但是從今天開始,我希望我們每個人都能團結一致,別特么一天天給我搞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眾人聞言,楚歡與劉拓還有天子余天這四個人一起站起身來,信誓旦旦的說:「總閣主請放心,從今天開始,我們每個人都會齊心協力,一起壯大誅神。」

「好,我聽得就是你們這句話。」說完,葉浪對一側江一道:「一姐,你將我這根手指頭做個標本,就放在會議室桌子正中間。」

「少主,你這瞎胡鬧什麼啊?快點去醫院,現在還能接的上。」江一怒了,大聲呵斥。

葉浪皺眉,冷聲道:「難道還想違背我的命令?」

「少主,這不是違背命令,只是……」

「只是什麼?我話今天說在這裡,從今天開始,如果因為我的過錯讓兄弟們受傷,我都會對自己做出懲罰。」說完,葉浪環視眾人一圈,斬釘截鐵道:「同樣的道理,如果有那個人因為一己私利,導致我們誅神內部兄弟受傷,我也同樣饒不了他。正所謂是無規矩不成方圓,今天老子就在這裡給你們立下一個規矩!」

金陵市,秘密基地。

坐在巨大的監控屏幕前,馮在天意味深長的看著誅神辦公室內所發生的一幕。

葉昊在葉浪丟下這番話后,一巴掌打在自己腿上,開懷大笑:「小癟犢子,真特娘有老子當年的風範啊!有軟有硬,軟硬兼施,這樣一來,誅神只能變得更加強大!」

「可少主他斷掉了自己一根手指頭啊。」馮在天帶著無盡的悲傷道。

「哼,大丈夫想成就一番事業,如果對自己都不能狠下心來,那還能幹什麼?」葉昊決絕到。

「爺,我怎麼覺得葉浪好像還打算有大動作啊?」一側蕭冰低聲試探性的問。 第四十二章療傷

陳醫生到了之後,袁彥在卧室的沙發上安靜地配合治療,不喊疼,也不說話,只是偶爾皺一下眉,以前每次受傷了還要跟陳醫生調侃兩句,賴一下皮,今天這麼安靜,學過心理學的陳醫生看出了端倪,看著張秀英說:「可以讓我單獨和小彥聊聊嗎?」,張秀英立馬會意:「好好,走,我們先出去」,陳醫生和袁彥的父親是同學,他溫文爾雅,和藹可親,袁彥從小就認識,很喜歡他,總是親切地管他叫陳叔叔,陳叔叔對他也像自己的兒子一樣,小時候袁彥調皮挨訓,經常會向陳叔叔求救,有什麼委屈也會向陳叔叔訴苦,迷茫的時候陳叔叔都會耐心地為他分析,指引他走出迷津,對袁彥來說陳叔叔不止是他的長輩也是他的朋友、導師。

陳叔叔輕輕撫摸著袁彥的頭髮:「傷口還疼嗎?」,袁彥的淚珠在眼裡打轉,憋著不說話,陳叔叔輕聲細語:「不說話?嗯,那就不說,這樣好不好?小彥如果是因為傷口疼難過就往上看,是因為感情問題就往下看?」,袁彥遲疑了一會兒,垂下了眼帘,「那如果是朋友之間鬧彆扭眨兩下眼睛,如果是和喜歡的人鬧彆扭就眨一下眼睛」,袁彥乖巧的眨了一下,還沒等陳醫生開口,袁彥淚眼婆娑地抬頭看著陳叔叔,扁著嘴,委屈地說:「我喜歡一個人,可是他竟然背著我找了個小白臉,我很難過」袁彥擦了擦眼角的淚,陳叔叔看著袁彥這副可憐模樣想起他調皮搗蛋無法無天的時候,不知道怎的,特別想笑,但還是盡全力忍住了,故作驚訝:「哦—這樣啊,那你們在一起談戀愛嗎?」「……沒有」,「那她有說喜歡你嗎?」,「……沒有」,陳叔叔頓時語塞「這個…那…你們是什麼關係?」,「我……嘖」袁彥懊惱地撓撓頭,

陳叔叔慈愛地摸摸袁彥的頭,笑著說:「既然如此,你們什麼關係都沒有,那你可不能怪人家女孩和其他男生談戀愛了」,袁彥皺眉:「可是……」,陳叔叔:「可是什麼?」,袁彥垂頭喪氣地說:「沒什麼」,

陳叔叔單手搭著袁彥的肩,語重心長地說:「太想要一樣東西就是失去的開始,得不到會朝思暮想,感情亦是如此。真正喜歡一個人並不一定非得和她在一起,你換一種方式陪在她身邊,細水流長給她帶去溫暖默默守護著她,讓她知道,儘管我們不能在一起,但是我還是喜歡你關心你,我相信總有一天她會被你感動。(陳叔叔看袁彥陷入思考,青春期怕他入走極端,繼續引導)即使最終你們仍然不可能在一起,你也一定會找到真正喜歡你的人。我們小彥這麼帥氣,肯定很多女孩喜歡的,何必弔死在一棵樹上,你說對吧?」,

陳叔叔拍了下袁彥的肩,袁彥這才反應過來,陳叔叔:「你聽見我說的話了嗎?」,袁彥眉開眼笑:「嘿嘿,聽見了,謝謝陳叔叔,我也覺得他一定會被我感動的,嘿嘿」,陳叔叔看他笑成那傻樣,不忍再打擊他,陳叔叔:「你現在好了?不疼了?」,袁彥笑嘻嘻地說:「不疼了」,「真的?」陳叔叔用手指輕輕點了一下背上的傷口,「嘶!疼!嘶!陳叔叔!」袁彥疼得齜牙咧嘴,「哈哈哈,剛不是說不疼嗎?」陳叔叔像個調皮的大孩子哈哈大笑。

陸洋回到家,在玄關換了鞋,把書包放在茶几上,一頭倒進沙發里,他回想起自己摔下樓,袁彥緊緊護著他的畫面,他背上傷痕纍纍卻隱忍的樣子,他無聲哭泣顫抖的樣子,他眼神悲傷的樣子,陸洋的心彷彿就像被什麼堵住似的,喘不過氣來,從褲子的口袋裡掏出手機,坐起來,翻看袁彥的微博,從第一條微博開始翻,發現袁彥發的大多數都是關於籃球的NBA新聞,舞蹈視頻等,偶爾一張自己的照片不是背影就是遮住大半張臉,初三發的照片主人公幾乎全部是秋田犬,狗狗小小的萌萌的,有一張他和秋田犬的合照,秋田犬笑起來竟然和袁彥有點兄弟像,傻死了,陸洋忍不住捂嘴笑,越往上翻,袁彥發的關於人和景的照片越來越多,袁彥的照相技術還不錯,每一張關於景物的圖片都拍得很壯觀,角度選得很新穎,拍人就差那麼一點,大多數都是拍的班上的同學,只是……,陸洋往上繼續翻直到最後一張,發現幾乎每一張照片里都有自己,他拍下的都是自己笑的樣子,認真聽課的樣子,睡覺的樣子,做操的樣子……

陸洋緩緩放下手機,去洗手間洗了一把冷水臉,看著鏡中的自己,心裡充滿了道不明的滋味。 第四十三章關起門來揍我?

曙光娛樂經紀公司,肖瀾穿著一身碧藍色西裝坐在辦公室處理公司的文件,簽完半沓,他閉著眼揉了揉緊繃的太陽穴,想盡量讓自己保持清醒的頭腦,「篤篤篤」敲門聲響起,「進來」肖瀾抬起頭,王岩又拿著三四份文件過來,肖瀾看了一眼王岩身後:「門鎖了嗎?」,王岩:「沒有」,肖瀾擺擺手:「快去鎖上」,說完按了一下遙控器,辦公室的自動簾合上,外面的人看不到裡面了,王岩心中充滿問號,隨即想到什麼似的,緊張地問:「肖…肖總,你不會想關起門來揍我一頓吧?」,肖瀾攤手聳肩,王岩吞吞吐吐往沙發

後邊移:「上次事出太突然,肖總您又差點一卧不起,Daniel逼迫我,我這才說出來的,看在我為公司嘔心瀝血的份上,這件事就翻篇好嗎?」其實肖瀾早就沒把這件事放心上了,不過王岩他自己要翻出來,肖瀾決定捉弄一下他,王岩躲在沙發後面,怕肖瀾衝上來,一直保持著警惕,肖瀾冷著不說話,皮笑肉不笑,故意放慢速度緩緩地解自己西裝的扣子,王岩不知怎麼地看著肖總這樣子額頭上開始冒汗:「那…那個…肖總,我…我知道錯了,要不這樣吧,你扣我獎金好不好,或者工資也行,您在公司對下屬大打出手傳出去對您形象不好」,肖瀾慢條斯理地將衣服脫下丟到沙發上,盯著王岩的眼睛慢慢地走近他,王岩竟忘了逃走,直到肖瀾的臉在眼前放大,肖瀾故意冷哼一聲舉起手,王岩下意識地護住頭,半響沒等到拳頭落下,王岩睜開一隻眼睛,看見肖瀾躺在沙發上捂著肚子笑個不停:「哈哈哈,哈哈哈,王岩,你真逗!哈哈…哎呀,我的肚子,我的肚子….笑死我了…哈哈哈」,王岩咽了咽口水,臉紅得幾乎熟透,肖瀾笑夠了捂著肚子站起來,推著王岩坐到自己辦公的椅子上坐下,王岩立馬彈跳起來:「肖總,你這是幹什麼?」,肖瀾又把他按下:「坐著,別動,(王岩如坐針氈)你先幫我處理這些文件,我頭有點疼,可能出院出早了,大腦還沒恢復運行,我在沙發上睡半個小時,時間到了叫我」說完走到沙發上一躺,王岩推了一下眼鏡,看著剩下的半沓文件,拿起其中一份開始查看。

半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王岩看著沙發上安靜熟睡的肖瀾,沒忍心叫醒他,他查看了一下肖總今天的行程,確定沒外出和其他事情,便放心了,走到沙發旁邊,拿起肖瀾的衣服,輕輕為他蓋上,坐在茶几上,靜靜地看著肖瀾俊柔的睡顏,長長的睫毛投下了扇形的陰影,王岩摸了摸心臟跳動的頻率,低頭輕笑了一聲,打開門離開了辦公室。

Daniel下課後,出了校門直接打車來到了公司,因為不放心肖瀾,他到了公司第一件事就是去辦公室找他,王岩在他進去之前攔住了他:「你不能進去」,Daniel退了一步問:「為什麼?」,王岩拉著Daniel到鮮少人經過的走廊上:「在公司和外面您不能單獨去找肖總」,Daniel:「為什麼?」,王岩:「你往下看,是不是有一個戴黑色帽子的鬼鬼祟祟的男人」,Daniel:「是啊,怎麼了?難道…?」Daniel捂住嘴,王岩:「別看了,看著我,這個男的已經跟蹤你很久了,另外還有兩個跟蹤肖總有一周了,辦公室裡面也不知道有沒有安插眼線,所以你不能讓這些人抓著把柄,這樣對你和肖總都不利」,Daniel氣憤道:「我們又沒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他父親憑什麼派人跟蹤我們?!」,「不是肖董事長」王岩面色凝重地說:「是另外一方的人,他們的目的現在我還不清楚,目前正在調查當中,總之這段時間你要多加小心」

Daniel側過臉看著樓下的人的側臉,忽然想起有天晚上他做完拍攝活動半夜餓了去買夜宵時不小心撞上的那個人,兩個人的身型和側臉極為相似,只可惜夜裡沒看清那男人的五官,Daniel:「我好像見過這個人」,王岩:「你說什麼?你見過他?在哪裡?」,Daniel:「在我家小區附近,當時天太黑,沒看清他的臉,和樓下這個人有點像,不過只是猜測」,王岩若有所思,拍了一下Daniel的肩:「這件事交給我處理,你就當做不知道,但要時刻保持警惕,我會派一個人暗中保護你,你放心」,Daniel笑了:「謝謝你」,「沒事,對了,之前很多商家在等著你拍廣告和雜誌,文案在你辦公室的桌上,你熟悉一下,準備好了等通知開拍,走吧」王岩說完攬著Daniel往辦公室走去。 「這還用說?葉浪是我兒子,不是你兒子,龍生龍鳳生鳳老鼠兒子會打洞,我葉昊是誰啊?我的兒子,能弱?」葉昊又開始得意洋洋的說了起來。

「爺,那我們這邊……」馮在天又問。

「按兵不動,對了,給蘇霸霸說一聲,哪怕搭上他的老命,也一定要將龍兒給我救活了。只要人活著,我想葉浪才能儘快走出這件事情的陰影,如果龍兒死了,我還真怕這個傻小子一命抵一命。」葉昊有點苦逼的說。

「這應該沒可能吧?葉浪現在帶領誅神,況且龍兒只是負責保護少主安全的,就算是死了,可也是死得其所。」

「屁話,老子帶著你們征戰沙場這麼多年,你看我讓你們誰死過?一個個站著說話不腰疼,你是不知道當老大的看到自己手下被人弄死心裡有多難過,再說了,這次差點弄死龍兒的還是小癟犢子自己,你說他心裡能好受嗎?」葉昊大聲罵道。

「這倒也是,反正我感覺少主在這次的事情后好像變了。」

「這還用你說?老子眼睛瞎了啊?你看看他說話,以前弔兒郎當的,現在呢?唉……不過男人嘛,終歸是要成長的。一直弔兒郎當也不行,該沉穩的時候還是要沉穩的,你們瞧瞧我,現在辦事情多穩重對吧?」

「嘁!」眾人一起發聲。

葉昊直接皺眉,大聲道:「怎麼了?難道不對啊?我告訴你們這群老癟犢子,我辦事情沉穩,這是大傢伙有目共睹的。」

「爺,您早點休息哈。」

「爺,您明天還是去醫院檢查檢查舌頭吧。」

「爺,晚上睡覺腰下面墊個枕頭,別閃了腰。」

「嘿,都給老子站住,你們……」

然而,沒等葉昊說完,房間中只剩下了在旁邊偷笑的馮在天一個。

葉昊立即起身,一巴掌招呼在馮在天的後腦勺上。

「啪!」

一聲脆響,馮在天急忙苦著臉道:「爺,為啥打我啊?」

「他們都跑了,你讓老子打誰去?」

馮在天差點沒氣死,但也只能默默忍受。

「那狼窩國際那邊,我們是不是不用管了?」馮在天順了口氣,試探性的問。

「現在還管個屁啊?我的乖兒子為了這件事情一根手指頭都沒有了,要是我們端了狼窩,我兒子幹啥去?到時候他還不得不認我這個當爹的啊?」

馮在天點點頭,然後便笑著說:「爺,我知道了,那我就不做部署了。」

誅神會議室,葉浪繼續自己的發言。

「該說的,我就說這些,接下來我們重新部署。之前是一姐負責泰斗這幫人,還有市區這些小癟犢子,可是現在,我決定戰部龍魂旗下六隊以我為隊長,龍魂副隊長,龍一,龍三,龍四,龍五,龍龍五個人為組員,明天一早前往弧邦國。」

此話一出,江一忙道:「閣主,如果這樣的話,那麼這邊的事情……」

話雖然沒說完,但具體用意,葉浪還是能聽得出來。

順著楚歡,余天,劉拓等人望了眼,葉浪一字一句道:「一姐,龍一即將參加任務,因此逆鱗代理人你暫且擔任。紫禁市這邊,現在也就泰斗以及那群不起眼的小貨色,給你五閣的人馬,外加逆鱗人馬,在我們回來之前打完這場仗,你有沒有信心?」

聽到這話,江一還沒開口,旁邊太子余天,楚歡,劉拓四人信誓旦旦的說:「老大,我們四個人完全聽從一姐的指揮。」

「對,我們有信心在您回來之前處理這邊的事情。」

「我保證,從今天開始,我們霸王閣與其他閣之間的矛盾徹底消失。如果還有成員破壞團結,我弄死他。」

江一吃驚的看著,又忍不住望了眼桌子上的手指,然後對葉浪信誓旦旦的說:「總閣主,您放心,在您回來之前,我們一定打贏這場仗。」

葉浪輕輕點頭,然後直言道:「行,既然如此,現在散會。龍魂以及龍一等人留下。」

會議室,很快只剩下總共七個人。

葉浪依舊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順著眼前幾人望了眼。

他這次剷除狼窩,之所以選擇龍魂小隊,是有他的打算。

相比之下,龍魂小隊這幾個人,同生共死這麼多年,現如今龍兒出事,他們肯定心頭充滿了無盡的怒火。

而這團怒火,正好能形成一把鋒利的刀,直戳入狼窩心臟中。

除此之外,那就是這幾個人之間配合默契,行動起來也比較方便。

腦海中思慮之間,葉浪便看著幾個人語重心長的說:「狼窩此番進入我們華夏,儘管目標不是我們,可他們無疑得罪到了我們頭上。龍兒受傷,我……」

葉浪還沒說完,一直嬉皮笑臉的龍龍,卻是風怒無比的大吼一聲:「少主,沒啥說的,端掉狼窩,為龍兒,為少主端掉的手指頭報仇!」

葉浪剛才的表現,他們全都看在眼裡。

他們也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來葉浪身邊,就是為了保護葉浪。

而這次,龍兒發生意外,也算是終得其所。

可讓他們沒想到的是,葉浪,他們眼中至高無上的少主,居然會為了他們自斷手指,這樣的情誼,還能讓他們在說什麼?

除過感激葉浪的知遇之恩外,剩下的,那就是一心為龍兒報仇。

龍一點點頭,眼神中充滿了殺氣,道:「少主,您就說如何行動吧。」

葉浪點頭,打開電腦,直接使用地圖,找到中東弧邦國阿寺爾市第三街,將街道的衛星圖打開,放大到比例一比五。然後手指著地圖說:「根據火狼所說,這條街道,全都是他們狼窩的勢力範圍。所以我們這次的目標,就是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剷除掉這條街道上的所有人。」

葉浪說完,旁邊龍魂道:「少主,這樣做會不會產生國際影響?」

「不會,狼窩國際傭兵在世界上可謂是臭名昭著,但一直都沒人敢闖入他們的老巢,唯恐他們報復。但我們,這次不給他們報復的機會,只要能將他們連鍋端了,我倒是要看看,狼窩以後還怎麼在國際上造成不好的影響。」葉浪擲地有聲道。 第四十四章跟蹤

肖瀾被夕陽的餘光直射得刺眼睛,這才醒了過來,他用手擋住光,看見蓋在身上的衣服,環顧了一下辦公室,人影都沒有,笑著坐起來,揉了揉眼睛:「呵!這個王岩,(看了看手錶)快六點了,Daniel應該下課了」,站起來將衣服穿上。撥通了電話溫柔地問:「喂,在哪兒?」,Daniel正在辦公室看廣告文案,Daniel:「在公司辦公室,你醒了?頭還疼嗎?」,肖瀾抿嘴笑,故意裝虛弱:「嗯,還有點疼」,Daniel:「要不要送你去看醫生?我打電話給岩哥」,肖瀾:「不用,我見到你就不疼了」,Daniel抬起頭,門被推開了,看見肖瀾帶著燦爛的笑容站在門口,Daniel掛了電話放下手機,站起來關切地問:「別耍嘴貧,真沒事嗎?」,

肖瀾反鎖上門,大步流星地走到Daniel面前,輕輕地抱住了他,良久都不願放開,Daniel小心推開他:「那…那個岩哥說你被兩個人跟蹤的事你知道嗎?」,肖瀾在沙發上坐了下來,拿起桌上Daniel喝了一半的水杯往嘴裡送,Daniel:「等下,那是……我的」,還沒說完,已經喝完了,肖瀾拿著空杯晃了一下,示意他還要,Daniel去飲水機旁拿了一個新杯子給他倒滿遞給他,自己也倒了一杯端在手裡坐在沙發旁邊,肖瀾接過杯子:「我早就知道了,我還知道你也被跟蹤了,目前跟蹤我們的人是敵是友還分不清,要不……為了安全起見,你乾脆搬過來和我住?」,肖瀾湊近Daniel真誠地問道,Daniel聽了覺得他說的話錯是沒錯,但是總感覺不對,他喝了一口水:「不行,我不去,岩哥說了會派人暗中保護我的」,肖瀾喝了一口水:「你真覺得是王岩安排的?我才是他的上司」,Daniel握著杯子:「不管怎麼樣,我不能搬去你那裡住,再說你父親那邊還有人監視著你呢,等下又把你綁架帶走了怎麼辦」Daniel說完低下頭,肖瀾聽了心中十分歡喜,他到底心裡還是有自己,放不下自己的,他笑著坐近,摸了摸Daniel的頭:「別擔心,這次不會了」其實安慰Daniel的時候肖瀾自己也不確定他的父親還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來。

米蘭國際酒店

一位身材姣好著米色長裙金髮碧眼的女人正嘴角含笑給沈騰系領帶,中年的沈騰依舊英姿勃發,擁有著成熟男人的魅力。

沈騰高昂著頭讓Aabigale系完后:「Aabigale,這次回故鄉開心嗎?」

Aabigale從沙發上拿起沈騰的西裝外套遞給沈騰:「當然開心,好久沒看見我們兒子了,我們這次回家一定能給他一個大大的surprise,hahaha」,沈騰看著妻子燦爛的笑顏,寵溺地颳了一下Aabigale的鼻子,攬著Aabigale的腰走出門,酒店門口的一起隨行的人正在裝運去機場的行李,沈騰:「老李,都裝好了嗎?」

酒店服務人員對老李說:「sir,weareready.」

老李:「沈總已經裝好了」

沈騰:「那好,出發吧」

路上五輛黑色的豪華加長車在米蘭的道路上飛馳著,Aabigale靠在沈騰肩上,一邊吃水果,一邊和沈騰一起看中國的娛樂播報,當看見自己的兒子時Aabigale慈愛並驕傲地看著沈騰說:「我們的兒子真帥,像你一樣,Iloveyou.」,沈騰笑著親了一下Aabigale:「lloveyoutoo.「兩人相視一笑,低頭繼續看視頻。

威尼斯哥特式建築城堡的一個地下室內,

六個人齊刷刷地跪在地上瑟瑟發抖,衣衫襤褸,臉上血跡斑斑,肖戰手裡拿著一根長長的黑色皮條,背著手,站在六個人前面:「我再問最後一遍,你們當初使用的葯是哪裡來的?」「我…我們也不知道,我們是通過中間人拿的葯,是秘密見面的,那人蒙著面,給我們葯之後就刪了聯繫方式,我們也找不到他,求求您放過我們吧,我們真的不知道「,肖戰轉過身來拿著皮帶繼續使勁抽他們,邊抽邊罵:「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敢把葯亂用在人身上,你們當初是怎麼騙我的?說能治好,結果現在我兒子落了后根,隨時可能會死!你們竟然跟我說不知道!「「啊!嗷呦!求您放過我們吧」「我想起來了,我想起來了!「肖戰停下抽打,盯著他,「據說有一個機構在製造這種葯」肖戰:「什麼機構?」,「機構的名字我不知道,但網上傳言總部在非洲尚比亞,人員是由國際上的恐同人士組成的,專門向子女是同性戀的家長以及反同的人們出售藥物,因為不合法,所以都是秘密進行的「,「後面被注射藥物的那些人怎麼樣了?」,「這…這個……「,肖戰又一鞭子下去:「說!「「最後不是死了就是最後成植物人了「,「你說什麼?「肖戰氣憤的問道,「但…但是傳言也有醫治好存活下來的「,肖戰聽了更加氣憤了:「傳言!你們竟然跟我說傳言!你們算什麼醫生!你們給我繼續打「,六個人發出陣陣哀嚎,肖戰抽得沒了力氣,癱坐到椅子上,脫下手上沾滿血的手套,招手示意皓青過來,肖戰壓制住心中的氣憤:「留他們一口氣,另外你幫我去一趟非洲查一下這個機構,多帶著人手過去「 葉浪這番話,可謂是動人心魄。

從地圖上看,這條長度達五百米的街道,最少也應該生活有千人左右。

如果他們七個人過去,每個人擊殺的人數,最少也應該在百人以上。

這麼想著,龍三問:「少主,如果我們在沒有調查清楚的情況下傷害到無辜的人應該如何是好?」

「是啊,我們雖然是奔著狼窩去的,但不可否認的是,這條街道應該會有無辜百姓。」龍四也開口說。

龍魂雖然沒說話,但是用眼神表示贊同。

葉浪想了想,於是直言道:「這樣,我們明天過去,到時候我和龍龍兩人先去打探情況。既然他們叫狼窩國際傭兵,那我想但凡是能力十足的人,他們肯定會收下來。」

此話一出,龍魂急忙道:「少主,您的意思是?裡應外合對吧?」

葉浪點頭,微微一笑說:「對,就是這樣,我們給他們一個措手不及。我和龍龍先進去摸清楚裡面的情況,同時你們也觀察清楚四周地形,具體情況,我們過去再說。」

「行,從地圖上看,阿寺爾市還沒我們這邊最落後的城市發達,我想治安方面也不是很好,我們想要在哪裡行動,難度也不大。」

葉浪點點頭,直言道:「這和弧邦國最近這幾年內戰有關,他們國家現在還隔三差五發生小規模戰爭,根據最近新聞來看,這座城市現在正好被反動軍所佔領。過去之後我們還是要小心點。」

眾人異口同聲的答應。

而葉浪,在眾人答應之後,想了想,便撥通了自己老爹的電話。

豈不知,此時的葉昊,正在監控屏幕前看著葉浪的一舉一動。

兒子這次打電話過來打算做什麼,葉昊用腳後跟都能想到。

所以,在聽到電話鈴聲響起的瞬間,葉昊直接接通,一字一句道:「明天一早,直升機送你們前往弧邦國德比市,之後你們坐車去阿寺爾市。」

葉浪都驚呆了,警惕性的順著會議室望了眼,然後開口罵道:「老東西,你怎麼知道我們要去弧邦國的?」

「靠,我是你老子,有你這麼對你老子說話的嗎?能不能有點教養?」葉昊也破口大罵。

「我知道你是我老子,可我問你,你到底怎麼知道我們要去弧邦國的?不帶你這樣玩的啊,你這樣,讓我很害怕啊。」

「害怕個屁啊,我是你老子,我還能害你不成?少嗶嗶了,你就說我這個方案行還是不行?」葉昊冷聲質問。

「行倒是行,只不過……爸,你快點告訴我,你怎麼知道我們要去弧邦國的吧?要不然你兒子今天晚上覺都睡不著。」葉浪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他此時,只感覺自己好像被無數雙眼睛盯著。

這種感覺,讓自己很沒有隱私呀。

只不過,葉昊現在還不可能說自己偷偷監視葉浪的事實。

畢竟,現在的葉浪還不夠強大,一旦稍有疏忽,這位將來聯盟的繼承人,華夏的守護神,都可能會命喪黃泉。

「小癟犢子,你以為我是你啊?沒腦子的東西,我告訴你,從你詢問火狼關於狼窩的情況時,我就知道你肯定要親自出手端掉狼窩了。哼,老子我多聰明!」葉昊恬不知恥的說。

葉浪想了想,這個理由,好像還真的能說得過去。

「不要臉的老東西,你有腦子個屁啊,好了,明天早晨的事情別給我耽擱了,要不然,我就沒你這麼不中用的老子!」葉浪斬釘截鐵道。

說完,葉浪沒給自己老爹罵自己的機會,便直接掛了電話。

葉昊那邊,馮在天聽葉昊打算用直升機送葉浪前往弧邦國,他忍不住道:「爺,這樣是不是有點危險呀?」

「我知道,這樣吧,你聯繫弧邦國安全總部的先生,讓他通知自己手下部隊,別將老子的飛機剛進去就打下來就行。至於他問你飛機上拉的什麼人,你就說是……算了,還是老子自己說吧,飛機上可是老子的親兒子,靠!」說著,葉昊只得自己拿起手機開始聯繫起來。

時間一晃便是次日早晨,葉浪帶著龍魂等人來到指定地點,一輛完全被遮擋標誌的黑色直升機停在停機坪上。

順勢望了眼,龍魂首先嘖嘖道:「好傢夥,居然上面還帶了傢伙事。」

「要知道,我們這次去的可是戰爭區,一旦被那邊敵對分子給追上來,我們不得自衛啊?」葉浪道。

「有道理,那豈不是我們過去后,還能過一把吃雞的癮?」龍龍又開始活潑起來。

「吃個屁啊,能活著回來就萬幸了,我可告訴你們這群王八蛋,過去了都給我別惹事。」葉浪,也逐漸恢復了往日的模樣。

他們之所以產生這樣的變化,是因為早晨得知的另外一個好消息。

龍兒,雖然還沒清醒,但身命體征已經穩定下來了。

只要沒死,葉浪等人堅信,憑藉蘇霸霸超高的醫術,肯定能讓龍兒恢復健康。

哪怕到時候龍兒沒有了犀利的身手,高超的武藝,但只要人在,他們這一群人,還能讓一個美貌如花的妹子餓死啊?

登上直升機,每個人得到一本護照。

只不過護照上的姓名,全都是數字代替。

從華夏到弧邦國,最少需要六個小時。

而這架直升機必須要先到華夏邊境加油,然後才能直接到達弧邦國德比市。

因此,原本六個小時的航程,無形中增加了一個小時。

等眾人來到德比市時,已經是德比市時間晚上七點多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