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哎呀,我真是老糊塗了,那小子可是身懷仙家法術神通的人,這薛家怕是已經知道對方的厲害,不敢輕舉妄動了啊!」回過神的陳升,蒼老的大手,重重的一拍自己的大腿,哈哈笑了起來,隨後急忙給陳美君打了個電話,把他的調查跟分析說了一遍。

此時,經過連翻的施針,每個人戰士都清醒過來了,而起正如林逸所言,這對他們來說是一場天大的機緣,每個人的實力最少提升了一倍有餘。

一個小時后,在朱家村的村口。

陳美君對著林逸英姿颯爽的行了一個軍禮。

「多謝!」

「如果真的謝我,以身相許啊!你知道的,對於妹子,我從來都會拒絕的。」

林逸上前一步,湊到了陳美君的耳邊小聲的笑道。

「滾蛋!」

陳美君小臉泛起一抹紅暈,嗔怒的白了林逸一眼之後,便轉身朝著朱家村走去。

「哈哈,想好了隨時找我哦。」

林逸哈哈一笑,便跟龍山道人告別,一個人回到了學校,算算時間,上一輩子,那個單純又可憐的女人也應該出現了。

大學,似乎就像是一個樂園,男男女女,形形色色,幾乎都是有說有笑,在這裡,他們沒有任何的壓力,活著,完全就是為了享受,就是為了泡妞。

「瑪德,我還是虧大發了,怎麼一重生就重生到了韓小妞的旁邊呢,大學啊,妞多好泡啊!離開了這裡,讓我去哪兒找這麼好的環境呢?」

林逸搖頭晃腦,一臉唏噓的嘀咕道。

「哎呀!」

一聲慘叫驟然響起。

「對不起,對不起!」

林逸急忙抬頭,看著對方,可這一看卻愣住了。

熟悉的面容,弱弱的眼神兒,消瘦而單薄的身影,看著眼前他等了許久的女人,林逸的鼻尖兒微微有些發酸,大手也用力的握成了拳頭。

「上一世,你為我受盡了苦楚,最後,不明不白的死去,這一世,我林逸定然要許你一世安康!」林逸暗暗在心裡發誓道,隨後收斂心神,看著對方關切的笑道:「沒事兒吧?」

「沒,沒事兒。」顧夏瞳美眸閃躲,低頭小聲說道,隨後便抱著書本,急匆匆的朝著校園內走去。

看著那清瘦,但是卻依舊杏乾的顧夏瞳,林逸微微有些失神,揚州瘦馬這是一個褒義詞,可現在,林逸的腦海中只有這四個字。

「嘿嘿,還是一如既往的讓人喜歡呢。」

林逸莫著自己的鼻尖兒銀盪一笑,便急忙追了上去,看著顧夏瞳笑道:「那個,你是那個班上的啊?我好像沒有見過你啊?」

「我是才轉學過來的。」顧夏瞳顯然有些不太適應林逸的熱情,小手輕輕的撩起了一縷秀髮,悄悄的跟林逸拉開了一段距離。

「為什麼轉學啊?我們可以一起學習啊?我成績很好的。」林逸歪著腦袋,一臉認真的看著顧夏瞳說道。

「嗯?你的成績很好?」顧夏瞳一聽,頓時愣了一下,隨後看著林逸微微點頭說道:「在學校可以排進前三嗎?」

「額……我怎麼忘記,她是個學霸了呢?」林逸蛋疼了,深吸了一口氣,看著顧夏瞳說道:「全校第一,不過我很長時間沒有考了。」

「我去!林逸不是吧!這種謊話你都說的出來?」

「可不是,我怎麼沒有發現你丫的這麼無恥呢?」

「就是,已經霸佔了韓大校花那樣極品妹子了,還來泡人家單純的小姑娘不厚道啊!」

幾個班上的男同學,一個個一臉鄙夷的盯著林逸唾棄道。

現在妹子的資源多緊張啊!而且韓雨菲雖然脾氣不太好,可誰也不能否認,她是一等一的美女啊!林逸這樣的行為實在有些過分了。

「你,到底在學校排多少名?」剛剛還有些害羞的顧夏瞳一聽,猛的扭頭眼神冷漠的鎖定林逸問道。

「第一名!不信咱們稍後考試可以看,而且,實話跟你說老子喜歡你已經不是一輩子兩輩子的事情了,現在讓我遇見你,你註定是我的女人!」林逸直接霸氣的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他要斷了所有人男生的路,顧夏瞳只能是他一個人的。

「你……,你混蛋!」

顧夏瞳頓時氣的一張小臉都鼓起來了,兇巴巴的罵了一句,便急匆匆的朝著教學樓衝去。

「我去,林逸,你小子來真的啊?」

「就是,這事兒可不能開玩笑啊!」

城池營壘 「對對,要是讓韓大校花知道了,我們一個班弄不好都會跟著倒霉的啊!」

一名名男生,紛紛湊了上來,瞪著眼睛,像是看外星人一樣看著林逸說道。

實在是林逸的膽兒太肥了。

明明已經跟韓大校花確立關係了,現在還敢如此高調的泡妞。

這些人真是牆都不服,就服氣他林逸了。

「都給老子滾蛋!」

林逸皺著眉頭不爽的罵了一句,隨後便朝著韓雨菲的教室走去,這件事兒他還真必須要給韓雨菲打個招呼,萬一韓雨菲到時候不找自己麻煩,扭頭去找顧夏瞳的麻煩,那顧夏瞳如何招架的住呢? 只是等他衝到教室的時候,卻發現韓雨菲竟然不在,這不僅讓她有些蛋疼了,只能匆匆給韓雨菲發了一條簡訊,便急忙去找了校長辦公室。

經歷過上次被撞破的事情之後,方天興倒是戒掉了在辦公室辦事兒的習慣,此時倒是難得正正經經的在工作,當聽到推門聲音的時候,他不禁眉頭微微一皺,不過看清楚來人之後,馬上又換上了一副笑臉。

林逸撞破了他,可同樣也幫了他。

「哎呀,是林逸同學啊!怎麼有空來我這裡了啊?」方天興急忙放下手中的筆,起身和藹的笑道:「對了,喝什麼?」

「隨便,我來是問你個事兒,顧夏瞳是為什麼轉到這裡的?還有她在哪個班?」林逸顯得有些焦急的問道。

「顧夏瞳?」方天興眉頭微微一皺,顯得有些茫然。

「去查電腦。」

林逸沒好氣的說道。

「哦哦,我這就差。」

方天興回過神兒,急忙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辦公桌前面,快速的打開了電腦,每個學生轉學的話,在學校的檔案中肯定都會有記錄的。

「找到了,我的天啊!她的成績……」方天興一看,整個人頓時瞪著眼睛尖叫了起來,那神情宛如見到了鬼魅一般。

「怎麼了?」

林逸急忙起身沖了過去。

方天興把顯示器一歪,看著林逸笑道:「天才,每一門功課幾乎都是滿分。」

「呼呼,你嚇死我了,嗯?跟我一個班?」當看到顧夏瞳的班級時,林逸不禁神情一怔,他可是記得很清楚,在上一世的時候,顧夏瞳根本就是隔壁班的人啊!

「難道因為我的出現,而導致她的命運有了改變?」林逸低頭小聲的嘀咕道。

「嗯?你在說什麼?」

方天興沒有聽清楚,歪著腦袋好奇的問道。

「沒事兒,謝謝你了,對了,你最好讓那位杏乾的女老師檢查一下,這幾天她應該就有寶寶了。」

林逸抿嘴一笑,便吹著口哨美滋滋的朝著外面走去。

對於方天興的這種行為,林逸不好過多的干涉,上個世紀的人們,很多在結婚的時候,並不沒有愛情,一輩子那麼長,如果不是真的喜歡對方,勉強生活下去,對於方天興這種精神領域追求比較高的人來說是一種折磨。

而且兩人之間的確有夫妻相,所有他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可方天興一聽,整個人卻面色大喜,急忙掏出手機撥出去了一個號碼。

「哇,好啊啊!我長這麼大還沒有去郊遊過呢。」

「可不是,一人只收一百塊錢,這也太便宜了吧!」

尚未走到教室里,林逸的耳邊就傳來了一陣陣歡呼聲。

「夏瞳,我們一起去吧!你的那一份我幫你出了,就當大家一起去放鬆一下吧!」一道溫和的聲音驟然響起。

可正朝著教室走去的林逸一聽,頓時就像是被激怒的猛獸直接衝進了教室。

請自己的女人去旅遊?找不是找死是什麼?

「夏瞳,你想去旅遊的話我帶你去啊!」

林逸焦急的說道。

「唰唰!」

全班所有人的目光瞬間就落在了林逸身上。

誠然,他們對林逸的印象也一直非常不錯,可林逸跟劉珂相比,似乎差的不是一點半點啊!

「你是什麼人?」

劉珂皺著眉頭,眸子裡帶著一抹怒氣,盯著林逸冷冷的質問道。

「管你屁事!」

林逸眼睛一翻,急忙衝到了顧夏瞳面前,關切的問道:「你想去哪裡旅遊?」

「不,我不想去旅遊,我周末還有事兒,麻煩你們讓開,我要學習了!」顧夏瞳抱著自己的書本,朝著一旁的座位上走了過去。

劉珂見狀,惡狠狠的瞪了林逸一眼之後,才看著周圍的同學聳了聳肩膀,無奈的笑道:「不好意思了諸位,本來想要請你們去旅遊,放鬆一下呢,可現在夏瞳不去的話,我去著也沒有意思啊!」

「別啊劉少。」

「夏瞳,夏瞳,一起去啦!」

「可不是,這難得有人買單,我可還沒有去過郊區旅遊呢,就一起去吧!」

「嗚嗚,你要是不去的話,劉少就不請我們去了,那可怎麼辦啊?」

「夏瞳,你才剛剛來咱們班上,難道不應該跟同學們留一個好印象嘛?就只耽誤你一個周末而已嘛!」

一名名女生,紛紛衝到了顧夏瞳面前,撒嬌道。

對於他們來說,百分之九十的人還處於溫飽階段,外出旅遊那簡直就是一件無比奢侈的事情。

可現在有人買單,而且還是去山頂別墅玩兒,也僅僅只是讓他們象徵性的出一百塊錢,這種好事兒上哪裡去找啊?

顧夏瞳看著周圍,一個個眼神熱切的同學,只能咬著嘴唇,輕輕的點了點頭,不過心裡卻重重的嘆息了一聲,她怕是又要節衣縮食了。

沒有人知道她的家裡情況有多麼糟糕,不上課的話,她剩下的時間幾乎都要用在賺錢上面,就這麼還長長入不敷出。

「哦哦,太好了,太好了。」

「哈哈,我終於可以去旅遊了啊!」

……

整個班上一下子都沸騰了起來。

「那既然這樣,我就開始收費了啊!」

劉珂看著眾人,緊繃的臉上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容,那一雙奸詐的眸子也悄悄的看了一眼有些拘謹的顧夏瞳,心裡充滿了得意之色。

「夏瞳啊夏瞳,我為了追你,可是連續轉了好幾座學校,可你一直不理不睬,這個周末,老子就要吃掉你,哼哼,我看你到時候是不是還這麼清高!」

「哎呀,劉少,這都讓您破費了,象徵性的一百塊,我們應該給的。」

「不錯,才一百塊而已,我們都已經賺大發了,這錢我給。」

一名名學生,說著就從自己的兜里掏出了百元大鈔,沒有現金的,也紛紛從手機里開始轉賬。

「這小子是咱們班上的?」

林逸歪著腦袋,看著站在自己旁邊的一名男子,小聲問道。

「是啊!今天轉來的,跟夏瞳一起轉過來的,土豪啊!這一來就要招呼咱們班上的同學去旅遊,瑪德,有錢人真爽,你沒看到比較掃的妹子看他的眼神兒都不一樣了啊!瑪德,都恨不得直接把劉珂給一口吞掉啊!」

那名男生,看著林逸有些酸酸的笑道。 美女人人愛啊!只可惜,現在的美女大多數只愛錢。

他們雖然有傾慕之心,但是卻沒有能夠拿下對方的實力啊!甚至就算是這些女人願意,他們都沒招兒啊!

既然是拜金女,那自然是要拜金的,你指望學校附近五十塊一天的小旅館拿下她們根本不現實。

「咳咳,那個這位同學,不好意思啊!一人一百,周末出發!」劉珂率先走到了林逸面前,笑呵呵的說道。

「好。」

林逸沒有任何遲疑,既然顧夏瞳答應要去了,那這個周末他自然只能也跟著去了,當即大手伸進了自己的兜里,可下一秒,整個人卻剛傻了,竟然沒錢。

對,沒錢,一毛錢都沒有。

最近這段時間他賺了不少錢,可是卻沒有用現金的習慣,以前是沒有,現在是太多。

「那個,這位同學是不是囊中羞澀啊?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周末完全可以在家裡休息嘛!」劉珂看著林逸呵呵的笑道。

「劉少,以前這林逸可是富二代呢,只是後來聽說,家裡好像破產了,這情況,呵呵,你知道的。」

一名身材高挑,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看著劉珂一臉討好的笑道。

以前林逸身為富二代的時候,這張杏分曾經暗送幾次秋波,可當時的林逸還真看不上這女人,畢竟光是在班上,這女人最少都有三個以上的男人。

他林逸不管是有錢也好,還是沒錢也好,都不可能坐這種公交車的,簡直掉自己的身份,最少也要校花級別的妹子才可以考慮嘛!

可就這,張杏分便懷恨在心了,一直看林逸就不爽了,特別是林逸家裡破產之後,她可是高興了好一段時間。

如今有機會打壓林逸,她自然是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的。

劉珂一看到張杏分,頓時眼睛微微一亮,掃,有的時候也是一種本錢,林逸不愛,嫌檔次低,可劉珂卻不這麼認為啊!

當即那雙眸子隱晦的眨巴了一下之後,便對著張杏分笑道:「多謝這位美女同學的提醒,既然林少沒錢,那我幫他出好了。」

在說道林少的時候,劉珂故意用力咬重了字音。

「哼!老子還以為真的什麼了不起的富二代,感情就是一個破產戶,竟然也敢跟本少搶妹子,你等著吧!看老子周末這麼玩兒你。」

「呵呵,那行,既然你願意當這個冤大頭,我也就不客氣了,不過記得帶兩瓶兩千年的拉斐啊!我聽說這個年份的拉斐比較好喝。」

林逸咧嘴淡淡的笑了起來,劉珂的敵意他如何能夠看不出來呢?

「你……」

可劉珂一聽,卻頓時眼睛一瞪,咬著槽牙,面色扭曲起來,兩千年的拉斐的確是年份最好的,可那價值也十分驚人啊!一瓶現在最少要四五萬,就這還不見得能夠搞到貨。

為了追顧夏瞳,他已經花費了不少,如今林逸竟然張嘴就讓他帶兩瓶,那可就是十萬塊啊!

他雖然家裡小有資產,可一下子讓他出十萬塊,還是有很大難度的,畢竟他只是一個學生,每個月有兩三萬的零花錢已經很不錯了。

「怎麼了?不會出不起吧?」

林逸見劉珂似乎面帶為難之色,不禁冷冷的嘲諷了起來。

「你……哼!出兩瓶拉斐對本少來說當然沒有任何問題,不過你出什麼呢?」劉珂盯著林逸冷冷的笑了起來。

「對啊林逸,那拉斐可不便宜,你讓劉少出拉斐,你總要拿點什麼東西出來才行吧!」

張杏分眼睛一翻,玉臂抱胸,尖酸刻薄的盯著林逸冷冷的笑道。

「不是啊!一直都是劉少在這裡裝富二代,我們這種貧苦人家的孩子,當然是帶一張嘴了,當然了,如果買不起也無所謂啦!我也不是一定要喝,不過就是聽說紅酒對女孩子的皮膚比較好,夏瞳這麼瘦,應該多喝點。」

林逸銀盪的壞笑道。

「什麼?對女孩子的皮膚比較好?

「這,劉少,周末能帶點嗎?」

班上的女人,頓時一個個一臉希冀的看向劉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