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4.風靈之佑:裝備者移動速度增加30%,同時獲得風怒效果,發動攻擊時有5%幾率附加一次額外攻擊!

這把遠古之劍充斥著驚人的元素力量,曾經屬於風暴領主所有。不知為何,穿越了廣闊無垠的空間界域和不為人知的神秘次元來到了聖休亞瑞,雷霆之怒無時無刻不在極度渴望著能尋找到一位可以駕馭其強大力量的絕世英雄!」

我去!竟然是它! 這不但是一把單手劍!而且還是最極品的那種!先前的小小失落,瞬間被突然而來的幸福所淹沒!

雷霆之怒四條技能全是被動,若是技能貧乏的人得到,或許會因為缺少一些相應的攻擊手段而顯得有些美中不足。然而對於掌握劍仙歌訣的周啟而言,卻是再合適不過!

周啟失神片刻,霎時眉飛色舞!難掩心中的喜悅和激動。

「你小子這是有開出什麼好東西了?」

「對哦,頭兒,什麼好東西發出來看看。」

付雲生和張定軍早在周啟取出寶箱時便已經圍坐了過來。這時見平素頗有城府的他笑得跟個傻X似的,不由大感好奇,急忙出聲問道。

「嗯,你們看了就知道了。」周啟哈哈一笑,一臉嘚瑟。隨手將雷霆之怒的屬性和介紹傳到了團隊頻道中。

「噗通!」一聲巨響從浴室里傳來。片刻之後,只見趙大明提著褲子,「水靈靈」光著肉嘟嘟的上身喪魂似地從中跑了出來。

「我勒個擦擦擦!頭兒,你打哪兒弄來的風劍?這特么老牛X了!」

胖子原本正滿腦子各種小姐姐,洗澡洗得正嗨。突然出現的風劍信息頓時將他驚得不輕。

沒過多久,房間外便有敲門聲傳來。

「把行頭收拾好嘍。」周啟白了胖子一眼。這時候來敲門,不用猜,肯定是夏若冰和黃月英無疑。

待胖子七手八腳將衣服穿好,張定軍不等周啟開口,大步走上前將門打開。周啟一看,果然。來的正是自家女票和美女軍師。兩女臉上紅撲撲的,看樣子也是經過了一番梳洗。不過此刻她們的眼中均充滿了深深的驚訝和詫異,顯然都是被雷霆之怒.逐風者的祝福之刃給「電」到了。

「丫是從屍母給的箱子里開出來的?」夏若冰看著周啟手中的風劍,眼中露出一絲迷醉。

「嗯,我也沒想到,運氣竟然會這麼好。」周啟寵溺地瞟了她一眼,這丫頭一貫不愛化妝,愛武裝。見到這傳說中的武器,就這反應還算輕的。

「小樣,嘚瑟吧你。可惜靈魂綁定了,要不姐姐我鐵定拿過去收藏。」夏若冰好看地白了他一眼。皺了皺鼻子。眼睛里卻露出了一絲笑意。這劍被周啟得了最好。唯一的特性,總比落在外人手裡強。

「未曾想到此方世界竟出品這般利器。如此一來,往後的任務可期。」黃月英亦為之欣喜。以周啟之能,再得神兵相助。對於整個團隊完成接下來的任務實在是莫大的福音。

周啟微笑著點了點頭,隨即戀戀不捨地將「風劍」收起。有了這般極品的開頭,忍不住就將目光移向了剩下的五件道具。

「融解藥劑!等級:藍色精華。一次性消耗用品。特效:對目標使用后可立即解開其冰凍狀態。提前服用可臨時增加冰霜抗性50%,並在30分鐘內無法被冰凍。」

「全面恢復藥劑!等級:藍色精華。一次性消耗用品。特效:立即恢復50%上限生命值和魔法值。並於5分鐘內持續進行回復。PS:吃我!」

相當不錯啊!

周啟在信息共享之後,將兩瓶融解藥劑和一瓶全面恢復藥劑放入了公共空間。所有人看需求使用。

「皇家鑽石。等級:金色稀有,特殊鑲嵌類道具。特效:

1.鑲嵌於頭部防具可減少技能和法術冷卻時間5%;

2.鑲嵌於盾牌或護甲可增加所有元素抗性5%;

3.鑲嵌於武器可增加10%對精銳敵人所造成的傷害;

PS:三顆皇家鑽石可合成一顆無暇的皇家鑽石。」

嗯?看走眼了!周啟暗道一聲慚愧。別看這小小一顆鑽石僅是金色稀有物品,可說起價值來卻勝過了許多紫色傳說裝備!不但可以賦予裝備新的屬性,最關鍵的是還能再往上升級。很難想象無暇的皇家鑽石會擁有怎樣的效果!

「頭兒,遊戲原作中,新崔斯特瑞姆里有個叫做沈老貪的寶石匠,只要找到顏色相同的寶石,都可以到他那兒升級。不知道任務中有木有這號人。」

「沈老貪?嗯,一會兒到大廳里吃過東西后咱們出門找找看。對了大明,聽你這意思,不止一種寶石?」

「嗯啊!怎麼會才一種。除了鑽石還有紅寶石、綠寶石、黃寶石和紫寶石!每種都能升級,鑲嵌不同部位有不同的效果。」

原來這樣!周啟目中精芒一閃。這次任務的排名什麼的先不去管他,憑自己等人,只要足額完成任務,排名低不到哪兒去!關鍵是這些個道具,這可是難得強化自身的機會!

套裝,武器,寶石!

大國公傳 這或許才是接下來需要努力的方向!一個麥格坦就那麼變態,若是不做好相應的準備,想要面對迪亞波羅或者其他什麼亂七八糟的魔神,以如今的狀態簡直就是送菜上門。

周啟略一沉吟,冥冥中感到,自己似乎尋到了一絲本次任務的精髓所在。

「丫手裡還攥著什麼?快看看。」夏若冰手肘一碰周啟的軟腰。提醒他貌似還有一樣東西沒發出來。

「嗯?」

周啟從沉思中回過神。這才反應過來,隨即望向最後一樣道具。

「黑蘑菇。等級:紫色傳說。特殊任務類用品。任務結束前,集齊饒舌寶石,懷特的牛鈴,李奧瑞克的脛骨,和彩虹魔葯后,可觸發一個隱藏任務。」

「哈哈,竟然是黑蘑菇!頭兒歡迎入坑!其他東西還好說,那饒舌寶石在遊戲中可是個天坑。」

「切,你丫也說了那是遊戲中。擱任務里指不定變成什麼了。我說胖子你丫就不能好好洗洗?」夏若冰抽了抽鼻子,一臉嫌棄地白了胖子一眼。

「額,我這不是給頭兒那風劍給鬧的么。」

兩人這一打岔,周啟到是突然想了起來。

「大明,之前聽到莉亞說出名字后,我注意到你有話要說。究竟怎麼回事?」

「對哦?當時我就注意到了。你丫不會是一見美女就十八年華春心動了吧?緊張成那樣。」

「切,不知道別歪歪。」趙大明白了張定軍一眼。

「在遊戲裡頭兒,莉亞可不簡單。你們猜她會是誰?」

「丫快說,猜個毛線。別學周啟那一套。」夏若冰最煩就是周啟說你猜。胖子這麼一膈應,正好撞在槍口上。

「都是你,沒事兒把大明也給帶壞了。」說著,夏若冰一轉矛頭,伸手在周啟腰間軟.肉上擰了一把。

「成,我說,我說還不成么。」看周啟痛的齜牙咧嘴的樣子,趙大明一陣心虛,忙不疊連聲應到。

「話說在迪亞波羅被英雄封印后不是變作黑暗流浪者么?就是那個時候啊,他用自己覺醒的黑暗之力誘惑了一個名叫艾德瑞雅的女巫。於是那啥,艾德瑞雅情不自禁,意亂情迷,乾柴烈火就和這魔王啪啪啪了。」

「我去好好一段歷史在你丫嘴裡說出來怎麼就這麼淫.盪呢?」張定軍撓了撓大光頭,一臉鄙視地看著胖子輕聲叨咕了一句。

「切,別打岔,正說到高潮呢。」趙大明清了清嗓子,反鄙視回去,接著說道。

「重生的迪亞波羅再次戰敗后,被新的人類英雄用鍛造之錘敲碎了靈魂石。連同他的兩位兄長,巴爾和墨菲斯托一起團滅。然而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女巫艾德瑞雅卻在那時懷上了他的孩子!並在孩子順利出生之後,委託給了迪卡凱恩進行撫養!」

「依你之意,莉亞是那迪亞波羅的親生骨肉?」黃月英眉頭一挑隱約猜到了答案趁胖子大喘氣的時候,忍不住出聲問道。

「嗯啊!莉亞就是迪亞波羅的女兒。」

「凱恩幫助英雄殺死了迪亞波羅,卻養大了他的女兒?我去,要不要這麼狗血。」張定軍一臉被雷的樣子,表示接受不能。

「切,小樣,還有更雷的!知道遊戲為啥叫暗黑破壞神三不?沒有迪亞波羅,二就完了,哪兒來的三啊!這第三部中的迪亞波羅啊,正是藉助莉亞體內流淌著他的血脈才重生的!」

「所以本次任務中最大的BOSS其實就在我們眼前?」周啟凝視著趙大明,突然沉聲插了一句。

「嗯啊!沒錯,莉亞就是迪亞波羅!」

「喵的,要不要這麼刺激?辣么漂亮個小姑娘是迪亞波羅?忒特么扯。」

「照這麼說,如果熟悉遊戲背景,只要提前幹掉莉亞,阻止迪亞波羅復活,那任務就終結了?」一直悶不做聲的付雲生突然出口反問了一句。

「事情肯定不會這樣簡單。契約者中玩過暗黑三的人恐怕不少,既然人人都知道結局,空間絕不會安排這麼腦殘的任務。說不定恰恰相反。我琢磨著非但不能傷害到莉亞,或許我們接下來的任務還會和保護她有關。」

「嗯,周郎說的有理。我猜想的亦是如此。」

「好了,關於莉亞的秘密,大家心中有數就行了。付哥,定軍,一會兒吃過東西之後,你們留在屠牛旅館。大明帶著我們三個四處轉轉。」

「放心吧,我和定軍會在大廳里等你們回來。」付雲生微微一笑,點頭答應。周啟讓他留在屠牛旅館可不是休息。關注來往的契約者,以及搜集莉亞的其他信息。每一件都不能拉下。

「嗯,我們走。說好來喝上一杯的。讓我們嘗嘗看這裡的麥酒味道怎麼樣。」 旅館大廳內依舊熱鬧非凡。巧的是先行六人剛露面,恰好在傭兵集中的大廳中央位置,一隊人貌似喝高了被扔了出去,空出一張桌台。趙大明眼疾腳快。如出門偷吃的大老鼠飛一般躥了過去。令同樣對這座位虎視眈眈的另外兩撥人徒呼奈何,只能對他怒目而視。

見眾人都坐下之後,周啟抬手打了個響指。沒過多久,一個「領口開到快沒有,一步顛來兩步扭」的女招待便拖著盤子帶著一陣香風飄了過來。

「這位美女,請給我和我的朋友們每人來上一份屠牛旅館最好的飯菜,外加一大杯上好的麥酒。」

「英俊的冒險者,你的嘴可真甜。我是蘇珊娜,你們的食物很快就會端上來。」說著蘇珊娜伸出了托盤。見周啟沒有反應,嘴角嫣然一笑后說道。

極品怨婦 「看來你們是剛到這裡不久,還不知道屠牛旅館的規矩。居住可以明天再結賬,如果要用餐,是要先付錢的。你點的食物一共價值1個金幣80銀幣。」蘇珊娜一面嗲聲說道,一面沖周啟擠了擠眼睛,嘴唇一撮拋了一個飛吻。

先給錢再吃飯?這特么誰這麼會做生意?周啟心中一陣腹誹。有一件事情卻是糟糕,遊戲里怪物不是會爆金幣的么?怎麼自己開的箱子一個銅板都沒有?

「我沒有金幣,不知……」

「哈哈,這傢伙說他沒有金幣!」周啟話還沒說完,鄰桌一名身穿鎧甲的武士突然站起身指著他,高聲叫了起來。

「沒有金幣還敢進屠牛旅館?這是我今天聽到最好笑的笑話兒。」

「哈哈,待會兒可有好戲看了。」

「……」

「你沒有金幣?」蘇珊娜一臉驚訝地看著周啟。完全不敢相信這位看上去衣著得體,嘴巴甜甜的英俊男人竟然會沒有金幣來付賬。

「哦,該死,趁著我那嚇死人的老闆出來之前,你們還是趕快收拾東西走吧。」

聽蘇珊娜這麼一說,周啟對她的印象頓時有所改觀。這女人心眼挺好。

「我確實沒有金幣,不知道用這個付賬行么?剩下的就當我感謝你剛才的提醒。」說話間,周啟手腕一翻,如變魔術般取出了一隻無雙世界中得到的金元寶,手指一松,輕輕放到了蘇珊娜的托盤裡。

就指甲蓋大小的一枚金幣,這麼一坨五兩重的元寶怕是能溶出百八十個來。

「我的天哪!我從沒見過這麼大一塊純金!」蘇珊娜伸手掩住了紅艷艷的嘴唇發出一聲驚呼。隨著她著高八度的一嗓子,周圍的鬨笑聲宛如被踩住的雞脖子,頓時戛然而止。

周啟目光往周圍一瞥,眼中閃過一絲無奈,心中卻是一陣冷笑。就在金元寶現身的瞬間,周圍立刻有無數道各含意味的目光投向了自己。看來財不露白,無論放在什麼年代都不過時。

滋滋冒油一大塊小牛腰肉顏色火候恰到好處,新鮮的玉米餅,剛炸出的洋蔥圈,聞著便知味道一定清爽而甘甜。外加一大杯麥酒。很快先行六人面前的桌上便擺滿了可口的菜肴。

夏若冰拿起餐盤上的匕首切了一塊牛肉,放到嘴裡,隨即臉上露出了滿意的表情。隨即端起杯子大大地喝了一口麥酒!

「噗!」酒剛入口,夏若冰臉上立刻來了個180度大轉彎。一皺眉將酒噴在地上。

「丫這酒真難喝。」

周啟將酒杯放到嘴邊。輕抿了一口。入口又酸又苦。卻是難喝之極!

嗯?怎麼沒聲了?

周啟放下酒杯,左右一看周圍。只見除了遠處那些個契約者一臉看好戲的樣子。坐在周圍的原住民集體失聲,幾乎所有人都用一種同情的眼光看著自己,似乎下一秒自己便會化身一個傷殘人士,被人從扔出去。

「咚!咚!」彷彿有巨象正在逼近,原木製成的地板隨著沉重的腳步聲發出陣陣呻吟。

沒過多久,隨著櫃檯后一道皮帘子被高高掀起。一道無比高大的身影低頭從中鑽了出來!

「是哪個雜碎說老子釀的酒難喝!」

周啟眉頭一皺,循著聲音回頭一看!

好傢夥!當真好一條巨漢!

只見來人身高至少兩米五十,幾乎同張定軍狂化后差不多大小。鋥亮的大光頭上用藍色的顏料斜斜抹著三道符文,幾乎將臉上的「腱子肉」給塗滿!精赤著上半身肌肉虯結噴張!阿諾德施瓦辛格那種,而且還是加強放大版的!鋼鐵般的腹肌下圍著一條油膩的圍裙。最特么嚇人的是右手還提著一把刀背生著鋸齒,模樣猙獰,有若門板似的菜刀!

「卧槽!大軍,這是你家蠻爹來了!」

蠻子?野蠻人!周啟一聽頓時反應過來。死胖子曾經說起過暗黑中的幾大職業。這麼看來,也只有來自哈洛加斯高地的野蠻人才會長的這般野獸。

「是姐姐我說的,怎麼著?這酒本來就難喝嘛。」夏若冰聽這蠻子罵人,柳眉一豎,騰一站了起來。仰頭望著巨漢,臉上毫無懼色。

「難喝?」蠻子大步走到周啟等人面前,伸出左手一把將夏若冰面前的酒杯抓起,咕咚咕咚,一口氣將麥酒喝下。「砰」一聲將酒杯拍在桌上。

「明明是好酒,怎麼個難喝?」

「呸!這也叫好酒!姐姐我隨便拿出一瓶都比你這個好喝百倍!你丫要怎麼著吧?」

「哈哈!」蠻子放聲大笑,宛若雷音!震得眾人耳中嗡嗡作響。

「整個新崔斯特瑞姆誰不知道我柯南釀得酒最好!哼!千萬別站在野蠻人前面!女人!如果拿不出比這更好的酒,我會讓你知道侮辱一個野蠻人的後果!」

「柯,柯南!」周啟嘴角一抽,拜託!你丫一蠻子幹嘛取這麼一個文藝小清新的名字?

還沒等他吐槽完畢,眼前白光一閃,卻是夏若冰抬手向柯南扔出個瓶子。

周啟定睛一看。我去,這丫頭又囤積了多少好酒,甩手就是一瓶國窖。見了茅台,還不得跪?心中頓時為這蠻子默哀三分鐘。

柯南大手一揮將瓶子牢牢接住。手指微一用力便將瓶嘴連著瓶蓋給掰了下來。

想當年萬國博覽會,華夏人怒摔茅台,瓶碎,香飄十里!頓時將一眾洋酒給羞得無地自容。

瓶子開啟的瞬間,聞到那奇郁的濃香,柯南臉色早變!仰起頭如喝麥酒般「咕咚」就是一大口!

我去!周啟一撫額頭,不忍直視。拿白酒當啤酒整?這麼個喝法,蠻子要壞菜!

果然!酒液入喉,騰一下,上涌的酒意就連臉上塗抹的顏料都蓋不住!柯南一張臉瞬間變得和關二爺相差不多。看他臉紅脖子粗的模樣,只怕會讓這口酒給憋死過去!

大約過了一兩分鐘的樣子,柯南方才緩過勁來。這下學聰明了。舉起瓶子喝了一小口,緊接著閉上了雙眼,眼角似有晶瑩閃動?

「這才是酒!這才是酒啊!哈哈,這才是真正的好酒!」

周啟正好奇他接下來還會說些什麼。就在這時,突見這2米50的大個,噗通一聲翻身栽倒在地,胸口起伏鼾聲大作。竟然睡著了!

「切!一瓶茅台都扛不住。真給姐姐丟人!」

來上這麼一出,飯看來是甭想吃了。周啟看著一片狼藉的桌面,搖了搖頭。伸手拉起夏若冰同時,悄然一牽黃月英的素手,抬腳往旅館外走去。將至門口時,他突然心念一動。

「丫頭,把酒交易給大軍一些。」

「給他?」夏若冰聞言略一尋思,頓時瞭然。萬一這蠻子醒了找不到自己,幾乎肯定會找留在旅館的張定軍。有幾瓶酒傍身,怎麼著都不吃虧。

周啟真這麼想的嗎?或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時間已近傍晚,看上去卻和先前沒有太多變化。籠罩在新崔斯特瑞姆頭頂的天空依舊是一片夜幕般的陰霾。

「頭兒,這就是寶石工匠的店鋪。」趙大明指著一個繪有箱形研磨器具招牌的屋子,異常肯定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