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

大家一通分析討論,最終給楊嘯定下了一個「先天基因不夠優秀,成長有限」的結論。

數分鐘錢大家對楊嘯還是羨慕妒忌恨,現在一瞬間開始同情惋惜略帶嘲諷。

大家看著楊嘯的眼神都發生了變化,搖搖頭,嘴中還發出輕微的嘆息聲,

「唉,可惜了!」

「唉,真可伶啊!」

「唉,沒有想到他這樣的命運。」

……

有人甚至還走過來安慰楊嘯,

「楊兄弟,別傷心,生活就是這樣,總是讓人意外。」

「是啊,楊兄,認命吧,別灰心,堅強一些。」

……

楊嘯看著這些打著安慰旗號實施嘲諷的人,這些卑鄙的人將自己的開心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

楊嘯內心真是有一萬匹馬艹泥馬奔騰而過。

MMP的,可憐老子,你們有這個資格嗎?

廣場上的人群逐漸散去,被錄取的人自然興高采烈,除了高樓以外,這群人以陳蒼山為核心,立即組織起來。

「陳兄,你以後就是我們的老大,我們進入了飛豹學院修鍊后,大家要團結,有什麼事情要相互幫助啊。」

「對啊,聽說飛豹學院裡面有很多小團體,老生經常欺辱新生呢。」

「以後蒼山兄就是我們老大,乾脆我們建立一個組織,就叫蒼山會,陳兄就是我們的會長,如何?」

「這個注意好。」

……

眾人都知道陳蒼山父親的背景,自然極力巴結他。

陳蒼山內心得意,不過還是表現的很謙虛的樣子。

「蒼山會就算了,不過,我們算是同一批被錄取的,大家有緣分,如果大家看得起我,日後我自當照顧大家,今天中午我請客,大家一醉方休。」

「好!」

眾人高叫著。

楊嘯還在發矇,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沒有被錄取。

高樓站在楊嘯身邊,也是一臉的懵逼。

「楊兄,是不是他們搞錯了,以你的戰力不可能不被錄取啊。」

楊嘯苦笑一聲。

一旁的冰兒聽說叔叔沒有被錄取,立即氣憤地說道:

「肯定是他們搞錯了,我叔叔不可能不被錄取的,叔叔,我們去找那個老爺爺問問,說不定是他遺落了您的名字。」

楊嘯摸摸冰兒的頭。

陳蒼山帶著一群人故意經過楊嘯身邊,停了下來。

陳蒼山昨天還是很妒忌楊嘯的,不過,現在他不再把楊嘯當著對手。

一個基因檢測價值為零的人,怎麼可能成為他的對手。

陳蒼山微微一笑,

「楊兄,實在太意外了,沒有想到你居然沒有被錄取,唉,世事難料,你也別灰心,即便基因進化的空間有限,你也要堅持修鍊,

等你到了四五十歲的時候,應該是可以突破帝級境界的,

有了帝級境界的修為,在這世界上還是有立足之地的。」

陳蒼山帶著得意而輕鬆的笑容。

「我們中午吃飯,你要不要一起去?」

楊嘯當然知道陳蒼山的邀請只是出於禮貌,或者乾脆就是一種嘲諷,於是淡淡一笑,

「我就不去湊熱鬧了。」

「行,我們先走了,唉,對了,高樓,你也來吧,我們這些被錄取的人一起吃個飯,大家聚聚,

雖然我們昨天打過架,那是誤會,我這人也不記仇。」

說完,掃了一眼身邊的耶律彩雲,展露出一副勝利者的姿態。

目前來說,只要陳蒼山不放棄耶律彩雲,高樓是沒有任何機會能夠奪回耶律彩雲的。

陳蒼山過手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他不是沒有見過女人的,但是既然他看上了耶律彩雲,他還是有一種強烈的佔有慾。

耶律彩雲就在他身邊,神情微微尷尬了一下,對高樓說道:

「高樓,要不你一起過來聚聚,明天我們就要一起進入飛豹學院了,大家都算是同一批被錄取的,也是緣分吧。」

高樓哼了一聲,

「對不起,我高樓雖然姓高,但是不敢高攀,你們去玩你們的。」

「高樓,你這叫不識抬舉,懂嗎?」

有個青年站出來說道。

「老子就不識抬舉了,怎樣?」

高樓一肚子怒氣沒地方發泄,立即吼道。

對方也不示弱,

「我擦,給臉不要臉,你小子欠揍啊。」

「來啊,相互傷害啊,怕你孫子。」

毒醫娘子:夫君讓我扎一下 「來啊!」

兩人嚷著,就要打起來的樣子。

陳蒼山一揮手,說道:

「算了,今天是高興的日子,大家別為一點小事爭吵,高樓不願意來就算了,我們自己去,別壞了興緻。」

「對,別壞了興緻,我們走。」

陳蒼山帶著一群人揚長而去。

廣場上的人很少了,大部分的人都開始去小鎮的飛船廣場搭乘航班準備返回家。

飛豹鎮每隔幾天就會舉行一次招生選拔賽,一批批的人來了,又走了,不斷循環往複,就好比華夏國的高考一樣。

高樓對楊嘯說道:

「楊兄,你打算怎麼辦?」

楊嘯淡淡一笑,說道:

「不就是沒有被錄取嗎?小事一樁,別擔心我,你先回去客棧休息吧,中午我們一起吃飯。」

「那你?」

「我現在這兒休息下,我想靜靜。」

高樓點點頭,他認為楊嘯遭受了打擊,當著大家的面逞強,需要一個單獨相處的機會,痛哭發泄一些內心的鬱悶。

「好,楊嘯,我先回去,中午我請你吃飯,對面酒樓的三個招牌菜,我全請。」

「你捨得買單了?一個招牌菜一萬晶幣,三個菜三萬晶幣呢。」

楊嘯微笑地看著高樓。

高樓一拍胸膛,

「不就三萬晶幣嗎?只要楊兄喜歡就好。」

楊嘯一笑,點點頭。

高樓轉身離去,走了兩步,不放心,轉過身來,

「楊兄,不哭得太傷心了,其實我比你更傷心呢。」

楊嘯:「……」

尼瑪,老子什麼時候準備痛哭了?你哪只狗眼睛看到老子要痛哭了?你失戀了,我又沒有失戀。 「滾,你哪隻眼睛看到老子要哭了?」

「這,楊兄,你別憋壞了,想哭就哭吧,哭也不是罪。」

「我擦,你還說。」

楊嘯一彎腰,從地上撿了一塊碎石,一聲呼嘯,對著高樓砸了過去。

高樓趕緊避開,向遠處逃走,一邊逃一邊喊道:

「楊兄,千萬別想不開啊,不要做傻事啊,什麼自殺之類的……」

「砰」一聲悶響,

一塊小石頭擊中了高樓肥碩的屁股,痛得他哇哇怪叫一聲,一溜煙跑的不見了。

楊嘯拍了一下手上的灰塵,暗罵一聲「憨貨」,帶著冰兒走向廣場附近的招生辦事處。

冰兒突然問道:

「叔叔,你為什麼沒有被錄取?你不是戰力測試第一名嗎?」

「我也不知道,我現在過去詢問一下。」

「叔叔,剛才那個胖叔叔為什麼叮囑你不要自殺?有那麼嚴重嗎?萬一你自殺了,冰兒怎麼辦?」

楊嘯停下腳步,蹲下身子,一臉懵逼地看著冰兒。

「傻丫頭,叔叔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會自殺呢?別聽那胖子瞎說。」

「嘻嘻,叔叔最棒了,那個負責招生的爺爺一定是搞錯了。」

楊嘯摸摸冰兒的頭,站起來,牽著她的小手慢慢向前走去。

他能夠感受到冰兒對自己的關心,還有內心的擔憂。

這種感覺讓人覺得很溫暖。

楊嘯走到了飛豹學院招生辦門口,被兩個侍衛攔住了。

「幹什麼?」

「我想找負責招生盧主任。」

「什麼事情?」

「我想問問,我為什麼沒有被錄取?」

「……」

「沒有被錄取就是沒有被錄取,還有什麼原因可問的?你自己有沒有基因進化的天賦,心裡沒有一點逼數嗎?

如果每個人都像你這樣要來問個原因,盧大人還不忙死了?回去吧,別浪費盧大人的時間了。」

兩個侍衛不耐煩地揮手道。

楊嘯無奈,只得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一塊影音存儲玉牌,遞給其中一個侍衛,說道:

「這位兄弟,我這兒有一封信,是寫給飛豹學院院長的,寫信人是飛豹學院院長的朋友,可以麻煩您轉交給盧大人嗎?」

兩名侍衛都是來自飛豹學院的人,暫時輪流在這兒值班,聽了之後,都是內心一驚。

飛豹學院的院長?有沒有搞錯?

「小子,別在這兒招搖撞騙,你有我們院長的關係,怎麼可能還在這兒參加選拔賽,早就直接進入飛豹學院了。」

「別怪我不給你面子,你趕緊走,否則,我就對你不客氣了。」

楊嘯:「@#¥%」

尼瑪啊,飛豹學院院長的名號也好使?

今天這都什麼倒霉運氣了!

但是楊嘯現在只有這一條路,飛豹學院他是勢在必得,楊嘯打破自己的基因進化瓶頸,他就必須進入一家正規的高等修鍊機構學習一下,系統地了解基因進化的修鍊過程,找到打破自己進化瓶頸的方法。

原本他以為憑藉自己的能力就可以被錄取的,誰知道居然落榜了,無奈之下,他只好拿出了基因商店古海給他的那封信,這是寫給飛豹學院院長的。

首輔夫人黑化日常 他現在鐵定進不了飛豹學院,見不到院長,這裡是唯一的一條通道。

楊嘯極力剋制自己的情緒,謙卑地說道:

「兄弟,這真是你們院長的一個朋友托我帶過來的一封信,無論真假,你們讓盧主任辨認一下,如果是假的,你們在處罰我也不遲啊,萬一是真的呢?」

兩個侍衛一愣,

萬一是真的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