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

大公約和談,即艾米法爾制定規則,藍星人,在他們給出的範圍內討價還價……就行了。

貓捉老鼠,總也得讓老鼠跑出一截才行啊!

當然,艾米法爾是沒有老鼠的,整個星球,除了光禿禿的石頭和建築物外,什麼都沒有。

或許曾經是有的,但現在,反正是沒有了。

而所謂的規則,就是眼睜睜看着他們慢慢遷徙到藍星,然後,各國按時間提供一批人。

畢竟,艾米法爾那滿口獠牙,已經表明了他們食譜的廣泛。

而只要滿足了這些要求,其餘的藍星人該怎麼生活,還怎麼生活。

誘寵狂妻:邪君欺上身 ………………

但是,經過這爲期半年的征戰,艾米法爾人驚訝的發現了藍星人的一個特質——

那就是,這個物種雖然並沒什麼用,但基因卻很是獨特。

他們的身體,對外界的隔離是最少的。

而艾米法爾人因爲身體的特殊性,除了自體分裂繁殖之外,是沒辦法延續後代的。

可對於他們來說,自體分裂繁殖,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

並且,不僅痛苦,還會讓公民等級下降。

這個,是他們特別難接受的。

…………

畢竟,對於艾米法爾人人來說,所謂的公民等級,並不單純指代他在公國的地位、或者是所享受的資源……對於他們來說,公民等級就是他們自身所吸收的能量。

像安利卡,他前後販賣過三顆星球,這是相當難得的貢獻,因此,等他回到公國,在藍鈀公民晉升儀式上,吸收了應獎勵的能量後,整個身軀就會略微變一變顏色……

身體曾吸收的能量,纔是他們晉升的唯一標準。

…………

而現在,出現了藍星人!

只要他們用自己綿軟有彈性,又無與倫比高貴的軀體,裹住醜陋的藍星人,完完全全的裹住後,再進行分裂——

那麼,等待他們的,將不再是痛苦或降級的繁殖!

當然,這種方法,最適用的還是三等以下等級的公民,再往上,因爲彼此身體內的能量等級不同,所需要的人也不同。

比如安利卡晉升藍鈀後,他想要分裂繁殖,就需要最低十個人,才能稍微減輕痛苦。

但是……遺憾的是,他販賣藍星的獎勵,暫時還沒發放,所以,這會兒身體彈性有限,展不開那麼大……

只能委委屈屈的看着藍星人慢慢被消化在其他末等公民的腔道中了。

………………

而對於藍星人來說,他們是抱着滿心的屈辱,才隱忍着,看着艾米法爾人從領土上,隨意摶取任意的人。

他們原本自我安慰着:最多,也就是死去罷了。

反正他們的親朋好友已經死去那麼多了……

但是,他們沒想到,艾米法爾人,自恃身體不怕藍星的武器,居然直接在戰場防線前,在衆目睽睽之下,直播消化他/她的過程!

……………

所有人都眼睜睜的看着那個曾經鐵骨錚錚的漢子,被一團巨大的半透明凝膠包裹着,然後,一點點的腐蝕,溶解……

鑑於艾米法爾人的體質特殊,直到腹腔融化在對方半透明的身體裏,那個人……都還活着!

最後,是周霜霜按捺不住,直接衝上前去,衝着小小的艾米法爾飛行器,扔出了一連串的炸彈。

炸彈太密集了。

儘管小型飛行器材質特殊,也仍舊被波及,最後在半空中搖搖晃晃。

這份舉動也不是沒有意義的,最起碼,因爲身軀晃動,對方一氣之下,直接更緊的裹住了肚子裏藍星人的脖頸。

朕的母后好誘人 ——他死了。

……………………

第五十六次本不該有的戰爭,就是這麼引發的。

借腹妻蜜戀出逃 但是那一刻,所有衝上戰場的人,心頭都沒有半點後悔。

他們心中只有一個信念——

殺了他們!

殺了艾米法爾的畜生!!!

儘管希望渺茫,可所有人都寧願戰死沙場,也不想面臨那樣被人活生生消化的屈辱!

……………

周霜霜初入戰場時,因爲稀裏糊塗,是不清楚這些的。

但是……已經三天了,她也想起來了這個周霜霜的人生。

——糙漢子一般的人生,軍校畢業,霸王花一樣的性格…

說真的,跟她本人,沒有半點相似之處。

但是,這姑娘傻大膽的挑起了一次戰爭,雖然事出有因,可週霜霜……

要怎麼面對剩下的戰友?

………

也正是因爲如此,她纔沒臉對陳衛庚說些什麼。

畢竟,對方的弟弟,那個叫少澤的,就死在他的面前。

也正因爲如此,陳衛庚才問她:後不後悔?

想明白所有事的周霜霜:……

不過,換成是她,恐怕也按捺不住吧。

自己的戰友呢!

鐵骨錚錚,奮勇殺敵……決不能在最後的時刻,還要忍受那樣的折磨。

…………

不過,這個時候的周霜霜,突然想到一個問題——陳衛庚姓陳。

那麼,他所說的弟弟“少澤”……豈不是叫陳少澤?

那什麼………

周霜霜心裏翻騰起滔天巨浪!

陳少澤……陳少澤……

他是末世裏,周霜霜的隊友啊!

最後的時刻,也是他擋在周霜霜身前,與那個帶着佛珠的喪屍糾纏,才爲她爭取了時間的!

那…這個陳少澤,會是同樣一個人嗎?

就像林侖一樣。

還有陳衛庚……陳衛庚,就是最後的那個喪屍啊!

這一瞬間,周霜霜快被複雜又摸不清頭腦的關係逼瘋了。

但是……

不管怎麼樣,這裏的少澤,在喊出“聚線炮”後,就已經……犧牲了啊!

她坐在那裏,想起末世的陳少澤,還有這裏那位聚線炮下屍骨不全的陳少澤,突然忍不住眼眶一熱。

哭了起來。 “你是周霜霜?”

在她埋頭大哭的時候,身邊突然傳來一個聲音。

她擡頭,臉上淚痕猶存。

但這種悲傷的情緒,在看到眼前這人時,卻立刻消失無蹤——

“陳……”

她脫口而出!

但對方卻截斷了她的話:“看來,你認得我?”

眼前這位中年男人,雖然形容憔悴,但五官,分明是上個世界見過的陳伯倫啊!

怎麼他也……

莫非,之前陳衛庚所說的陳將軍,就是他?

不然,軍營重地,也不可能有陌生人會穿着便裝到處走吧!

尤其是,還一個人來到了他們特戰營。

………………

看着眼前中年男人眼中淡淡的疑惑,周霜霜這時才反應過來,這個時空中,原本的她,根本沒見過陳將軍的。

那麼,原來的她,又到哪裏去了呢?

她剛準備找個藉口對這位中年版的陳伯倫解釋,就見陳衛庚突然出現了。

見到這位中年男人,他的表情很是驚訝——

“陳將軍,你怎麼會……”

話音未落,就聽陳將軍低聲說道:“衛庚,我已經不再是陳將軍了。”

陳衛庚沉默了一瞬,最終點了點頭。

…………

陳將軍碰到周霜霜,並不只是巧合。

“我聽說,前幾天的戰爭,是由你最先開場的?”

周霜霜點點頭:“陳將軍,是有處分下來了嗎?”

在大公約和談開始後,不顧戰場秩序,肆意挑起戰爭,同時間接導致三百七十八人死亡……

周霜霜在捋清“她”的人生後,險些眼前一黑!

但換個立場,恐怕……她還是會那麼做。

陳伯倫搖了搖頭:“我已經不再是將軍了……叫我先生就行了。”

他看向周霜霜:“不,沒有處分。”

“戰爭結束後,我們就接到了這場戰役存活士兵的聯名書,他們一力要求,共同承擔這一切……”

他笑了笑,眼角的皺紋深邃。

豪門恩怨:我的逃跑新娘 “我雖然已經不再是將軍了,可這件事,從上到下,都不覺得你應該接受處分。”

“甚至,我想對你說一句——”

“做的……非常好!”

………………

陳伯倫對她笑了笑。

“我們人類,雖然已經進入了‘大公約和談期’,可以說是對外星人屈服、投降了。”

“但是,這不代表,從此我們就要像畜生一樣任人宰割。”

“屈服是因爲我們技不如人,但在藍星,在我們的祖國,挺直的脊樑才能代表一切!”

他笑着笑着,就忍不住又嘆息起來。

“只是可惜了……那麼多的好孩子……”

周霜霜沒法回答。

不投降,他們將在對方的強武力值之下走向滅亡。

而投降……最起碼,可以爲全人類延續一段時間的生機。

這點,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

“那……”

周霜霜疑惑道:“陳先生這次過來,是想要做什麼?”

陳伯倫看着她:“你們一直奮鬥在最前線,想必對艾米法爾人的行爲模式,多少也有些瞭解了。因此,我想……”

他沒有說完剩下的話,但陳衛庚和周霜霜卻都已經明白。

“您是想……接近艾米法爾人?還是說……”

周霜霜看着他,腦中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念頭:“您是不是,想找到機會,直接混入他們的飛艦?”

陳伯倫點了點頭:“如果可以,混入飛艦當然是最好的選擇。但是這個難度太大,我想要的是,你們配合我,趁機引誘一個艾米法爾人出來,然後,把他抓回來!”

艾米法爾人並不算多,整支侵略軍加一起,也纔不過兩萬人。

渺渺煙雨任平生 在雙方的對戰中,一開始,並不是沒有人接近他們,但可惜的是,對方的身體實在太過特殊,哪怕面對面,也沒有武器能夠傷到他們……

反而被對方趁這個機會,直接包裹消化致死……

………………

艾米法爾人儘管勝券在握,可單獨個體出行時,依舊很是謹慎。想要悄無聲息的帶走一個人,對他們來說,並不比直接進入對方的飛艦更簡單。

而且,對方每次出行,都是有目的的。

比如說,他們想吃東西的時候……

陳衛庚敏銳的察覺出這個問題,此刻看着陳伯倫,輕聲問道:“既然是引誘對方出來的話,那麼,誰來做這個誘餌?”

陳伯倫似乎是看出了他心中所想,此刻直接點了點頭:“對,我就是誘餌。”

………………

“不行!”

陳衛庚斷然否決。

“您……不行,如果需要誘餌的話,我來!”

然而此刻陳伯倫看着他,神情慈和,語氣卻堅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