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

這裡是一片山谷,凹凸的石塊上,躺著一名紫衣女子,前方卻是一個巨大的漩渦,和下面的山谷相映,形成了詭異的畫面。

女子精緻的柳眉微蹙,即便是在睡夢之中,也能清晰的感覺到有一道陰毒的眼神,在緊盯著她。

唰的一下,睜開一雙清亮的眼眸。夜冰依猛然坐起身來,她記得自己被那隻怪物給抓走了,然後……就不省人事了。

「醒了?」一道陰毒的聲音,幽幽的響起。

突然聽到這道突兀的聲音響起,夜冰依頓時嚇了一大跳,然而聽到這道聲音,她就更加驚嚇了,轉過頭,不可置通道:「姬雪?!」

這死女人不是死了嗎?

之前一襲白衣,宛若翩翩仙子,又好像小白蓮一樣的姬雪,如今完全換了一副模樣。

現在是一副濃妝艷抹,身上穿著一襲烈烈的紅衣,整個人妖媚無比,而她,正坐在一隻長著猴面,身形猶如一座小山,背後長著一對寬大羽翼的怪物身上。

夜冰依面色一冷,眼中閃過一抹殺意。

所以,她會來到這裡,都是姬雪搞的鬼?

但姬雪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還有她身上的氣息,很是古怪,要不是這張臉,夜冰依都以為是換了一個人。

「你不是已經死了嗎?為什麼會在這裡?」夜冰依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問出了自己的疑惑。

姬雪聞言,面色頓時一片猙獰,厲聲道:「賤人!你都還沒死,我怎麼會死?要死,也是你先死!」

「……」

「胤只能是我的,我的!他只能是我姬雪一個人的!」

重生九零做大佬 夜冰依「……」

柳眉微挑,面色更冷了幾分。

當初,難道不是帝玄胤將她殺死了的嗎?那麼,姬雪為何還對帝玄胤念念不忘?

而且,今天還出現在這裡,她,沒死……

是帝玄胤故意手下留情,還是……

心下百轉千回,夜冰依的臉色很是難看,她明白,現在不是想這些事情的時候。

如今,雖然她的實力這些天提高了不少,即便是和姬雪交手,也不會吃虧。

但是,她明顯的感覺到,姬雪和之前不一樣了,何況再加上她身邊還有這隻怪獸……

「所以,你是來殺我的?」夜冰依冷冷的問了一句廢話。

她能咋辦?只能先拖延時間,希望有人來救她……

姬雪果不其然嗤笑出聲,「哈哈哈哈!賤人!沒想到你也有今日吧?沒錯!我就是要殺了你!」

「……」

「小賤人!你到底給他灌了什麼迷魂湯?胤居然為了你,而不惜要我的命!他想要殺了我!!」姬雪發瘋似的咆哮著。

「都是因為你!賤人!!」

「……」

姬雪的身體,失控的劇烈顫抖,美眸噴火,牙齒咬得咯咯作響,恨不得要將夜冰依撕碎!

「……」 看到姬雪一副氣得快要吐血的樣子,夜冰依邪邪一笑,氣死人不償命道:「他看上我,那是因為我有魅力,也算他有眼光,畢竟我的魅力勢不可擋,嘖,你說我怎麼可以這麼帥?真是罪過,罪過!」

「你——」姬雪看著眼前無比自戀,不要臉的女人,眼中滿是厭惡和不可置信,她還能再無恥一些嗎?!

她簡直不敢相信,胤竟然會喜歡她這樣的女人?!

「哈哈哈哈哈——」姬雪揚天長笑一聲,「可惜你再好,也都要死!」

「要不是你,胤早就是我的了!」

「要不是你,他怎麼會對我下毒手?!」

「都是你這個賤人,一切都是因為你!」姬雪撕聲厲吼,美眸一片猙獰。

「我在他的身邊,那麼多年!我如此的美貌,胤,又怎麼會對我不動心?!都是因為你這個賤人!奪走了我的一切!」

姬雪越說越激動,雙目變得猩紅,隨即那詭異的臉上又露出一絲溫柔,似乎陷入了回憶。

「他若不喜歡我!當初,又怎麼會用仙靈水,澆灌在我的身上,讓我幻化出了人形?!」

「……」

「我就是他一手造出來的,我的心,我的身,我一心一意,都在他的身上!

蒼穹九變 我愛他!他傷心難過的時候,也只有我陪伴他!我甚至可以為了他去死!

而你,算什麼東西!

賤人,只要我殺了你,我相信,胤心,就會回到我身上!」

夜冰依對這個喪心病狂的女人簡直無語……

不過,幻化出人形?和他出生入死,很多年?他的傷心難過,也只有她陪伴他?

原來,他們兩人之間,有這麼多的故事。

夜冰依淡淡的挑了挑眉,人形?原來她不是人啊。

她一直自稱仙子,那是什麼仙子?想起姬雪每一次出現,身上就有一股幽香,還有櫻花,難道是櫻花仙子?

……

不得不說,聽了這女人的講述之後,夜冰依還挺同情她的。

可是,明知道愛而不得,卻還非要死纏爛打,這就是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俗稱的犯賤。

何況她覬覦的那人,還是她夜冰依的男人。

夜冰依不禁有些頭疼,難道她今天要栽在姬雪的手裡么?

當然,她可不是那麼容易被殺的。

「賤人,你不用看了,那些人,就算能看得見所有人,但是在這個地方,他們是無法窺探的!別指望有人來救你!等死吧!」

夜冰依聞言,心中微微詫異,原來她們在這裡的一舉一動,居然都能被別人看得到么?

眼睛微微一亮,隨即又聽了姬雪後面的話,嘴角狠狠一抽。

抬眼打量著四周,那這裡是哪裡?為什麼會看不到,難道她已經不在古魔森林了么?

突然,夜冰依看到眼前,有一個巨大的漩渦,裡面翻滾著波濤洶湧,好像一張嘴一樣張開,要吞噬什麼。

姬雪得意的尖叫聲響起,「黑擎,給我殺了這個賤人!」

「吼——」猴面鷹鼻的怪物立即飛撲上前,兇狠的盯著夜冰依。

它是守在邪魔之眼這裡的神靈獸黑擎,曾經受傷,被姬雪所救,便欠姬雪一個恩情。 鄉野村民 一行人穿過通道,並沒有遇到什麼危險的事情,陳志凡推測,就算是有機關,可能因爲年久失修失效了。

就在一行人穿過通道的時候,通道的中央咔咔的一陣作響,石板地面翻轉了九十度。

坤忍不住大笑:“我們這運氣,是不是太好了?”

陳志凡探頭朝着地板翻開之處看了一眼,下面是一個深逾幾丈的深坑,坑底是密密麻麻的鋼刺。

他們這幾個黑僵掉下去倒是沒事,狼人和坤要是掉下去,他這個臨時隊長就得替他們收屍了。

曼徹斯特一把將坤抓了過來:“別看了,咱們繼續走!”

通道的盡頭是一扇石門。

韓輝與兩個黑僵將門推開,一陣噠噠噠的聲音響過,一梭子子彈掃射了過來。

狼人將坤擋在身後,子彈打在殭屍的身上,發出僕僕的聲音,隨即是子彈掉落在地上的當當聲。

幾個身影在幾個人面前一閃而過,其中一個人朝着陳志凡等人一揚手,丟過來一個煙霧彈。

韓輝被這又是子彈,又是煙霧彈的,直接煩了,彎腰抓起煙霧彈,朝着那幾個拿着槍的人所在扔了過去,他舔舐了一下嘴脣:“哥,我們幾個去把那些小耗子都抓過來!”

一身白毛的零看着衣服上的彈孔,地上的彈頭,低吼了一聲,直接朝着那幾個人撲了過去。陳志凡道:“零,我要活口。”

零答應了一聲,一身白毛的身影和韓輝等幾個黑僵一起朝着那幾個拿着槍的人撲了過去。

狼人粗壯健碩的手臂被流彈擦中,留下了一道血痕。他擡起手臂:“陳,我想去!”狼人本身就是好戰,此時叫他站在人後,他有些耐不住性子。

陳志凡道:“就幾個小老鼠而已!”

要求出戰的請求被拒絕了,狼人曼徹斯特也不失望,他很信服陳志凡,等他們話音落下時,一個黑僵手裏提着一個人走了過來:“哥,就抓到一個活口,其餘的叫零給捏死了。”

“捏死就捏死吧!”陳志凡打量向黑僵手裏的人:“用槍打不傷我們就想跑,嗯?”

一個和卡西卡爾一樣都是高加索人的中年男人,此時他正一臉驚恐的望着陳志凡:“我們是此地的守衛,你們是入侵者。”

陳志凡頗有耐心的道:“我們只想要我們的同伴,最近你們抓來的人呢?”

中年男人的眼神閃爍了幾下:“我,我們不抓人!”

撲……

一聲悶響,中年男人的眉心血花飛濺,隨即他雙眼無神的倒了下去。

陳志凡的目光變得凌厲了起來:“天墓,還真是叫我越來越敢興趣了!”

零指着一個方向:“主人,槍是從那兒射出來的。”

他手指的方向,正有一個人不慌不忙的將槍收回。

這麼囂張?陳志凡險些被槍手囂張的態度給氣笑了,之前中年男人的態度就證明了天墓內有貓膩。隨着槍手的出現,更加加深了陳志凡的判斷。

“追!”陳志凡率先朝着槍手的方向追去。

槍手的血氣味道被他牢牢的記住,如果他沒看錯,那個槍手根本就是肆無忌憚!雖然不知道天墓裏到底有什麼,現在看這個情況,也確定這裏確實有什麼。

順着槍手離開的方向,陳志凡帶着人追了過去。

追到一處牆壁之前,槍手的血氣消失在牆壁之前,狼人曼徹斯特出聲道:“陳,叫我砸開這牆壁!”

他雙手手臂肌肉暴起,顯然是蓄勢待發!

陳志凡打量了一下牆壁四周,那個人消失在此,必定有機關。

看見陳志凡的動作,韓輝在牆邊摸索起來,片刻之後,他叫道:“哥,這有個地磚是活動的。”

說着,用力按了下去,牆壁如一扇門一般的打開了,裏面是一條漆黑的通道。

坤朝着通道里扔出一個小火球,火光照亮了通道的內部:“陳,這個通道不是直的,另有出口!”

陳志凡道:“那個槍手就是消失在此,進通道,曼徹斯特,坤,你們小心!”在一羣人中,只有坤與曼徹斯特是肉身。

坤點了點頭:“我很小心的。”

僕僕……

暗地裏射出來的冷槍不知道打中了誰,零出聲道:“還是剛纔那個槍手,主人,看我去把他揪出來!”

“你小心!”坤出聲道。

聞言,陳志凡,韓輝等幾個黑僵俱是不厚道的笑了起來,

綠眸黑僵,身體堅硬如鐵,這些子彈根本傷害不了他們的身體。

坤被笑的莫名其妙,納悶的看着陳志凡:“陳,我說錯什麼了嗎?”

零古怪的看了一眼坤,循着血氣的滋味朝着槍手隱匿身形的地方撲了過去,槍手朝着零連續射擊,發現零始終是安然無恙,這才慌亂了起來:“你,你怎麼可能沒事?你是什麼人?你們都是什麼人?”

“廢話好多!”零抓起槍手的槍,用力一擰,把槍擰成了一個v型。

看槍手的嘴驚訝的合不攏,零咧嘴:“你朝着我們開槍的時候,怎麼不問我們是什麼人?”他將槍手一提。

在槍手的身後露出了一道暗門:“主人,這裏有道門!”

陳志凡聞言:“抓住槍手當盾牌,我們進去。”

聽見陳志凡的話,被零提在手裏的槍手,徹底的變了臉色,先前是被刀槍不入的零嚇的,現在是被陳志凡氣得:“擅闖者,你們都該死!”

陳志凡不爲所動,示意了一下,繼續前進,這個槍手沒有把他們的命當成命,他也不必把敵人的命當成命。

шшш .Tтkan .℃O

聽見陳志凡的吩咐,零提着槍手率先鑽進了暗門。

槍手在零的手裏怎麼掙扎也無濟於事,他掙脫不出,最後罵道:“你們這些該死的混蛋,應該被做成雪僕,永世淪喪!”

穿過暗門,一個明亮的小型城市出現在了幾個人的面前。

天墓,西伯利亞地底的城市。

狼人曼徹斯特嘿了一聲:“陳,一座城!”

對於狼人近乎廢話的一句話,陳志凡置之一笑:“地底的城市,怎麼可能這麼明亮,估計是什麼玄機,大家都要小心!” 隨著姬雪的一聲吩咐,那道龐大身軀的怪物,朝著夜冰依逼近,同時,一股兇悍的壓迫感,也緊逼而來。

夜冰依只覺得氣息一滯,險些噴出一口血來。

她動了動身體,試圖逃跑,卻悲催的發現,在這隻大怪物的強勢壓迫下,被它的氣息鎖定,她居然不能動彈。

「……」

夜冰依只覺得,心中有一萬匹草泥馬奔騰而過。

「吼——」黑擎猛然張開血盆大口,碩大的頭顱晃了晃,口中長的獠牙,根根有手指粗壯,舌頭鮮紅,猶如厲鬼,鼻腔中,噴發出的熱氣,差點讓夜冰依灼傷。

接著,便感覺一道強大的罡風對她吹來,掃過,然後夜冰依整個人,身體瞬間不受控制的被甩飛了出去。

纖細的身體,狠狠的甩飛了出去,砸在了旁邊的石塊上,摔得夜冰依呲牙咧嘴,「噗……」

狠狠的嘔出一口血,「咳咳咳……」抬眸,眼中一片冷洌,看著眼前兇殘強大的怪物,夜冰依雙手死死摳著地下的青草,她,就要死了么?不!她不甘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姬雪張狂的大笑著,「黑擎,給我殺了她,殺了這個賤人!」

黑擎得到姬雪的指令,頓時又嗷嚎一聲,朝著夜冰依走來。

它每走一步,都會產生地動山搖,彷彿踩在了夜冰依的心尖上。

夜冰依瞳孔微微一縮,然後就有一隻巨大無比的翅膀,朝著她狠狠地拍了下來!

關鍵時刻,有一道聲音在她的腦海之中炸開——

「砰——」

霎那間,天崩地裂,石動山搖,塵土飛卷,樹木飛濺,震耳欲聾,衝破雲霄的轟鳴聲,徹響天際,宛若游龍,讓人心悸。

天地間,一片幻境,無數光芒炸開,伴隨著噼里啪啦的響聲,眼前一片雷嗚之光,「轟隆隆——」

一陣狂暴襲過,只餘一片廢墟。

待塵煙散去,姬雪張狂的笑,頓時僵在了臉上,尖厲的聲音大叫:「人呢?那個賤人!哪去了?!」

只見原本威猛無比的靈獸黑擎,皮開肉綻,黑色的毛髮,被燒焦一片,龐大的身軀狠狠一晃,砰的一聲,砸在地上,痛苦的嗷嚎。

「……」

此時,所有在古魔森林之中的人,都察覺到了一股來自遠古的顫抖。

天空中,驀然出現一抹黑色的玄氣,猶如塵煙瀰漫,帶著一股古樸的氣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