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Auto Draft

糾結片刻之後,顧珊珊直接將錄音筆,放到了自己的胸口裡面。

隨即,又連忙撥打著喬語的號碼。

此刻,喬語正在辦公室聚精會神的工作,聽到這突如其來的電話多了幾分疑惑。

剛剛一按下接聽,對面焦急的聲音,就猛然的從電話里襲來,”喬姐,你趕緊救救我,我在陝北路段。我現在已經找到證據了,可是被良辰發現,他現在正開著車子追我!」

顧珊珊這一字一句彷彿就在爭分奪秒,一隻手握著手機,一手握著方向盤,感覺左搖右晃。

喬語聽著都替他捏了一把汗,心中驚愕的同時,又連忙點頭說道,”你先不要著急,我這就過來救你!」

可是他這話音剛落的時候,卻突然聽到電話里傳來一陣砰的聲音。

喬語心中只覺得一片愕然,連忙沖著電話那頭大聲呼喊道:「珊珊,你這是什麼情況?發生什麼事情了?你說話呀……」

隨著喬語這一系列的呼喊,對方並沒有半點回應。

此刻,良辰直接開了全碼,車子毫不猶豫追尾在賈顧珊珊的車身上。

顧珊珊腦袋猛的磕向方向盤,猝不及防之間,額頭上滲出絲絲鮮血,整個人直接倒在了位子上。

良辰此刻哪裡顧得了這麼多,也不管周圍的情況,停下車子,二話不說開了顧珊珊的車門,”你給我醒醒,那個東西在哪裡?趕緊給我交出」

隨著這一陣瘋狂的搖晃,顧珊珊整個人,卻沒有半點意識,眼神迷離之間,什麼都聽不見。

良辰看到這幅情況只覺得心中氣不打一處來,又不知該如何是好。

隨即,只能憤憤的唾棄了一把,”該死的女人,等我找到了東西之後,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說著,良辰乾脆自己動手豐衣足食,在整個車子裡面,不斷的來回翻找。

可是這每個角落幾乎都找遍了,卻始終沒有看到那隻錄音筆存在的地方,不免多了幾分疑惑,一隻手狠狠的拍向了那真皮座椅,”該死,究竟藏到哪裡去了!」

良辰憤然的同時,突然又將目光鎖定在顧珊珊的身上,方才想要。

結果,此刻外面卻已經圍滿了人。

就在這個時候,喬語車子也緊隨而來,直接看到了這慘不忍睹的情況,氣憤不已,”是你乾的!」

喬語冷冷的看了一眼梁晨,從第一眼看到她的時候,就覺得這不是什麼好東西,可是沒想到,他如今居然敢追尾顧珊珊!

隨即又連忙看向車子里昏迷不醒的顧珊珊,心中只覺得一片糾結,忙不停對著周圍人說道:「大家幫幫忙,把她轉移到我的車子裡面,我帶她去醫院!」

喬語這號召還是很有效果的,其他人紛紛幫忙,喬語轉眼間就帶著她一起去了醫院。

良辰被晾在一邊只覺得難受不已,也跟著一起而去。

此刻,喬語坐在急診室的外面,一雙手合十,默默的祈禱著顧珊珊平安。

就在這個時候,醫生卻突然走了出來,拿出一個東西遞在了她的手上,”這是在那位小姐的內衣裡面發現的,你先替她保管著吧,這種東西咱們弄丟了也不好負責的。」

喬語微微一愣,看著那錄音筆,下意識的按了一下開關,她和良辰之間的對話,十分清晰的展現在小雨的耳畔。

這一字一句,吐露清新,就是赤裸裸的罪證啊。

「珊珊,真的是辛苦你了,你一定要平安無事啊!」

喬語吸了吸鼻子,心中只覺得難受不已,又連忙將這東西藏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良辰隨後而來,卻只看到了坐在病房門口的喬語,又連忙問道:「顧珊珊呢,那個賤女人在哪裡!」

他這簡直就是被人刨了祖墳一樣,這怒目可賀的樣子,聽著小雨卻是心中憤然。

突然一個起身,狠狠的甩了一巴掌,那啪的一聲,在醫院的走廊不斷回蕩,”真是個沒心沒肺的東西,你為什麼要去撞她!」

喬語自然知道他是為了那支錄音筆,可是如果讓他知道錄音筆在自己這裡,估計這傢伙不會善罷甘休。

如今,也只能先陪他演一場戲了。

聞言,良辰只覺得一片錯愕,捂著自己被打的那一半邊臉,火辣辣的疼痛席捲全身。

「你!”良辰一隻手指著他,見對方不明所以的樣子,心中卻多了幾分坦然,”她應該也沒有找到錄音筆吧?」

只要在他們之前得到那支錄音筆,良辰就算是成功的脫離了威脅,可是這又談何容易。 八月十五,一個本應該全家團圓的日子。

對於這樣的日子韓風寧甚是滿意,他讓讓那些讓他痛苦的人在同一個時間裡嘗盡千夫所指的感覺!

簡單的吃了一餐晚飯,父女兩坐著聊了一會兒天,看了一下電視,時間也不早了!各自回房睡覺了!

洗漱躺下的時候,微信的提示音響了,夏熏溪看著那一張扯得粉碎的機票突然沉默了!

許久,在那邊的人懷疑自己自作多情的時候,夏熏溪才猶豫的回了一句:「對不起!」

多麼傷人的三個字!蕭閻雲曾經以為這三個字不會用在自己跟她的感情上面,可是卻沒有想到最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卻還是發生了!

「為什麼?」

蕭閻雲有些不明白,就算是上一輩有恩怨未了結,但是為什麼你要對我這樣?我哪裡傷害了你嗎?我們就不能和解嗎?

夏熏溪遲疑了一下,還是有些倔強的問到:「那你告訴我,為什麼要跟我離婚!」

她想如果這一次蕭閻雲認真的回答自己這個問題的話,她就一定會想盡辦法挽留這一段感情,即便是後面他因為知道真相而不理會而已!

可是她看著他回了那幾個權宜之計,她就知道他們之間是不可能的!

他對自己沒有那種知無不言的信任,而自己對他一開始就存在著欺騙,所以他們永遠不能走在一起!

即便是傷心難過,夏熏溪還是控制不住自己給他回了一句:我睡了!

簡單的三個字,不過是覺得他會傻傻的等自己的回復,而自己不願意他多浪費一分鐘時間等待,她希望他的失望不是因為自己胡思亂想而來的!

夏熏溪有些時候想笑自己很傻,他明明就不是那種得不到消息會一直傻傻等下去直到天亮的人,自己為什麼要那麼多此一舉的做這樣的事情!

不是說過了,以後要做彼此的陌生人嗎?

夏熏溪有些討厭自己的拖拖拉拉,可是卻狠不下心刪掉對方的聯繫方式,試過幾次拉黑,卻總是不到三分鐘就又放了出來!

一夜淺眠。第二天依舊要精神奕奕的面對那一堆奇奇怪怪的問題!

夏熏溪有些不耐煩的看著那研發部的經理催促到:「一個配方你研究了有兩三個月的時間了,你今天跟我說一點進展都沒有,你說你在幹什麼?我請你來是來玩的嗎?」

研發部經理黑了臉,自己一個高材生研究人員,做過無數個產品的研發,豈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女孩說了算的!

看在過世的韓風寧的面子上,研發部的經理忍了再忍黑著一張臉看著她說到:「這研究之前重來都沒有人做過,現在要我們突然做這樣的項目,我們一時間也趕不出來!一個研究成果不是一兩天就可以出來的!再說了,這是藥物,更加馬虎不得!從配方到後面的試驗到最後的調整到試藥,每一步都是需要很長時間的,不然誰也不知道它的藥效如何!」

「研究藥物我不懂!」

夏熏溪毫不留情的反駁到:「我只知道公請你過來是來解決問題的而不是彙報問題的,現在竟然問題已經出來了你就要想辦法解決,八月十五號我的產品必須面市,其中有什麼需要其他部門協助的,提出來,我會讓他們盡量滿足你的要求!結果是我要拿到我想要的東西!」

「可是這時間完全不夠!」

研發部經理有些不悅的看著夏熏溪,這麼短的時間沒就要給出一個研究成果出來,她以為科研是玩具嗎?

「所以我讓你想辦法,想辦法!」

夏熏溪怒了,忍不住猛拍了幾下桌子怒看著那經理提醒到:「這一次是我們韓氏翻盤的機會,如果你的東西研究不出來,那麼你後面也不用來了!」

漢宮斗紀 「小姐……」

商品部的經理有些不贊同的看著夏熏溪勸說到:「小姐沒在的那段時間,許多人都背著小姐做了許多損壞公司的事情。只有他在努力的堅守自己的原則,他一直認為自己是韓氏的人!這樣的人我們不留住,難道留下那些陽奉陰違的人嗎?」

夏熏溪深深的皺起眉頭,在研發部經理同樣不滿的眼神中輕聲的質問到:「那麼我請問你,在你知道上面的掌權人不是我的時候有想過要辭職嗎?沒有吧?你只是不參與他們之間的倒牌,但是你同樣在我出事的時候也沒有找出來,也就是說至始至終你都只是保持明哲保身的態度,既然這樣,你對我的忠誠度體現在哪裡的?」

無非就是有一次我進入實驗室從密室離開的時候,他沒有暴露密室的位置而已!

其他人無法反駁,相對於那些消極怠工陽奉陰違等著大小姐回來主持大局的人,他們這樣的確實好像也沒有多大的功勞一樣呢!

研發部的經理知道自己這一次是騎虎難下,他這麼多年還沒有遇到個如此緊急的研究方案呢!

只見他猛的一下站了起來抓著桌上的文件就往外面走!

商品部的經理看著他的背影忍不住勸說到:「你好歹忍一下,說不定小姐這裡……」

「讓他走!」

夏熏溪淡淡的揮手說到:「最近研究任務重。後面都沒有他什麼事了,可以回去完成自己的任務去了!」

研發部經理頗有深意的看了夏熏溪一眼,他有些不能理解為什麼她就吃定了自己一定會留下來完成這沒有意義的研究!

不過不管她是如何肯定自己會留下來的,反正這一次她是賭對了!自己還重來沒有因為一個研究任務做不下來就辭工的呢!就算是要辭工,我是等這件事情做完了,證明了自己的能力再辭工的!

夏熏溪好像沒有看到研發部經理眼中一閃而過的惱意一樣,依舊不管不顧的對著其它部門發號施令!

夏熏溪看著那有種須臾的商品部經理吩咐到:「到時候我要請的人等一下小樂會把名單給你,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一定要讓這裡面所有的人都來參加這一次的發布會!」 這樣就搞得馬尼拉成了一個中轉的驛站,而且這三點一線的飛行鏈條像是可以順便把每個節點的繁華都能串聯起來而又連續傳遞下去似的。

他這些精巧的小心思,透露出自己果然是個不願捨棄半點心愛之物的貪婪傢伙。

航班是在凌晨五時。

不過好在馬尼拉這座城市永遠是燃燒著激情,再早再晚也從不疲倦。

他並不知道這裡不管是國際還是國內航班,如果沒有託運行李,是可以直接去自助櫃員機列印登機牌的。

越過稀稀拉拉的人群,去櫃檯換登機牌。

他這完全是以前從C國和某港搬過來的後遺症。那邊都是要人工辦理登記手續列印登機牌什麼的,不管有沒有託運都一樣。

「先生,你的隨身行李超重了哦。」

櫃檯辦票的妹妹就是馬上給了他一個驚喜。

「不會吧?我就只是兩個筆記本電腦兩個平板電腦,還有三個手機而已。」

「僅僅是那兩個筆記本電腦就已經超重了。但你還帶了平板電腦和其他衣物用品呢。所以要託運哦。」

「唉,這筆記本電腦怎麼能夠託運呢,萬一摔壞了怎麼辦?我取出來拿在手上行了吧?而且我是第一次去宿務呢,待會可能還得在飛機上用到。」

她撲哧一笑。

「那算了吧。既然你是第一次去,我就豁免你這一次超重咯。」

他心想,她可真是好說話。而且普通櫃員也有這樣的許可權么?

馬上就自責,可惜這第一次飛她們的國內航班還是沒有什麼經驗的。居然沒有趁機和她聊天要要電話什麼的,以後也好發發簡訊聯繫一下啊。

不過那也是情有可原的。當時他可是一門心思認定了宿務的女孩子要比這裡的姑娘好過百倍千倍。因為在周圍的人持續不斷的洗腦之下,滿腦子都充斥著非宿務的女子不戀不愛的念頭。

這樣的心意,究竟是專一還是愚笨得可以呢?

那答案要很久以後才會揭曉,所以現在他還不用這麼早就開始糾結。

所以他還是有些迷信地把這當成了個好兆頭,向她道了一聲謝謝,去過安檢了。

這個機場裡面的工作人員多數都是很年輕的女孩子。一個個都充滿激情朝氣蓬勃,就連在這深夜和凌晨時分也是精神飽滿手腳麻利。不見一絲的困頓疲倦。

加上國內航班的人也不多,就很快通過關卡,早早抵達登機口。

他還計劃周全地帶了睡袋,準備在附近的長沙發上躺一下再登機。

周圍坐著的單身女孩不少,即使在凌晨五點這個檔口。當然空位子就更多了。

畢竟不是人人都有他這樣拼,捨得這麼早來奔波,卻單單就是為了飛到另外一個城市去開啟自己心目中那偉大的戀愛事業。

有些睡眼惺忪地粗略掃了一圈后,他就瞅准了登機口附近的沙發,那兒還有一個空位。

旁邊坐著一個年輕的女孩子。學生模樣,長發過臀。

他選這位置應該還是有的放矢有所圖謀更是有些講究的。

因為目前所有在場的女孩子中就數她最漂亮。

選定目標之後,他就徑直過去一屁股坐下。然後眼角餘光一掃,像是擔心自己會老眼昏花看走眼似的。

那位姑娘真是生得唇紅齒白貌美如花的。

「你好,請問你也是飛宿務的嗎?」

暫時壓住心裏面的狂喜,他準備先確認一下。也不管那其實是廢話一句。

哪裡會有人大清早跑到另外一個登機口來發獃呢?

不過這也算是他先搭上話的策略。

「是的,那你也是嗎?」

她邊玩手機邊心不在焉地回答一句。

「嗯,當然。這可是我坐在這裡的原因呢。」

她笑一笑。

「先生你這是去旅行嗎?」

果然是個小女孩呢。他在心裡想,自己這身行頭稍有經驗的人一看就知道是去遊玩的啦,不然你以為這睡袋是用來轉運空氣吃風的嗎?

「是的。而且我是第一次去。之前聽說很久了,也想去很久了。你也是過去旅行嗎?」

但他就是很有耐心,既溫柔又負責任地為她清清楚楚解釋到底。

「那歡迎你哦。我是回學校。我在宿務上大學。聖托馬斯大學。」

她也很嚴謹地一字一句那樣認真地回答到。

倒像是兩個國家的外交使節在正式場合的交流。

「哇,我聽說過,那可是一所歷史悠久的名校啊。你一定是個好學生吧?因為只有成績好的學生才可以被那學校錄取的哦。」

其實他根本就不知道那裡的那個什麼學校,之前對宿務的一知半解實際上全都是道聽途說的。

所以這樣說純粹是順口扯淡,沒營養的禮節性套話。當然也是順便恭維她一下子的。

「你過獎了,我很普通的。可能只是運氣好一點吧。」

她這話說的真是很漂亮。聽起來既是含蓄地承認了一部分的事實,又表達出一定程度的謙虛。

只是他完全不明白,到底這算是一種深有自知之明的謙虛,還是根本就是坦然接受這謬讚了呢?

很多時候本地人對於事實,或者接近於事實的說法倒也會是大大方方的笑納的。

這種情況下就是沒有什麼謙虛的說法的。對她們來說那完全不熟悉的自謙只是其他文化圈子的一種類似於偽善的存在。

僅僅是對於那種杜撰或者虛假的陳述,她們才會明確地否認。

不過他倒一直覺得這樣的坦誠倒還是不錯的,人們就應該那樣講求實事求是。

「但是你笑起來非常漂亮啊。我以為你是模特或者明星。」

他簡直是有些心花怒放,覺得自己真是不要太幸運了吧。就說出了心裡話。

甚至在想,或許當時稀里糊塗選擇這航班就是為著這樣完美的邂逅吧?

雖然當時訂完票就開始責備自己手快,不過現在這樣就完全沒有絲毫的悔意了,反而覺得僅僅是這相遇就值回了票價。

「先生你這樣說我很開心,事實上我準備明年大二時去做模特的工作。」

「啊,這麼早就想到工作的事情了啊?那你以後畢業了會留在宿務嗎?而且準備以後也一直做模特?」

她楞了一下。

他沒有注意到這連珠炮似的發問,又還跨越了比較長的時間維度,叫別人怎麼回答呢。

「為什麼會問我這個問題?老實說我們很少考慮幾年以後的計劃啊?」

「就說做模特的事情,也是因為自己每個空暇都要去兼職打工的習慣,所以才會想到呢。」

看著她困惑的眼神,他突然有些明白了F國人樂觀的原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