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Higher Brothers | 探尋 A 面 Rapper 的 B 面生活

Higher Brothers | 探尋 A 面 Rapper 的 B 面生活
 

 

Higher Brothers

城市入夜,是 B 面青年聚集的號令,他們掙開白天 A 面人格的枷鎖,在一個個Live house大肆釋放自己的荷爾蒙,也對自己白天的身份避而不談。將愛好作為職業是不敢道出真實工作的 B 面青年最深切的渴望。無需偽裝的A 面人生是他們眼中的奢侈,喜歡聽 Trap 的他們最羨慕的是為 Hiphop Music 工作、用Hiphop Music 賺錢的人, 但他們不知道,AB 面都服務於同樣的事業,有多爽就有多難。

沒有人否認Trap 是一種很酷的音樂:又厚又沉的合成貝斯像高密度海綿一樣填滿你的耳朵,騷透瞭的密集小電檫讓你禁不住在任何場合搖頭晃腦。它像酒精一樣迷幻又帶勁,但也像酒精一樣,喝多瞭也會惡心想吐。

你看,單是音樂本身就存有AB 面,更不用說是制作音樂的人瞭,由於我們迫切想探尋A 面Rapper 的B 面生活,我們跟目前國內最有話語權的 Trap 風格說唱團體 Higher Brothers 聊瞭聊。

Mc HotDog 曾經唱道,“Rapper 不上班,為瞭代表夜貓族,所以不吃早餐”,讓我一度以為Rapper 過的都是黑白顛倒的日子,采訪安排在早上,大傢都以為見到Higher Brothers 得到下午瞭,卻沒想到沒有人遲到,甚至大傢都在約定時間前早早到達。

最早到的是馬思唯,還沒走進棚內就聽到瞭馬師的BGM,勁頭已經鉚足瞭,絲毫沒有還沒睡醒的困倦,隻是不停跟著音樂擺動,等待著所有人的到來。

 

 

Melo 謝宇傑

Q&A:

(M=MaSiWei 馬思唯、D=KnowKnow、P=Psy_P 楊俊逸、X=Melo 謝宇傑、H=Higher Brothers)

M :哈咯你們好!終於來瞭!

還以為迎面而來會是一個Debbing 呢。

M :我們現在很少會做 Deb 這個動作瞭。

為什麼呢?其實可以說是你們讓Debbing 在中國火起來的,但時至今日其實面對一個突如其來的Deb 會讓人覺得遇見瞭某個精神小夥。

M :你們可以這麼認為,但這對於我們來說隻是一種文化輸出的表現,或許到現在是變味兒瞭,很多東西就是喜歡的人越來越多,就越來越受鄙視。一個動作而已,我們想做什麼動作就做什麼動作,在我們這裡,鄙視鏈是不存在的,不過也確實沒有考慮過為什麼我們現在也很少做這個動作。

一個人生智慧是:深諳流行文化的人,往往會與最新潮的事物保持距離。而懂得明哲保身的人,都會害怕別人給自己貼上“潮人”的標簽,當然瞭,公眾人物除外,始終遊走在潮流文化的前線或帶動潮流文化的發展,或許才是他們的行業標準。

KnowKnow、Psy_P 楊俊逸、Melo 謝宇傑陸陸續續也趕到現場,看起來都像是鄰居傢的大男孩一樣,沒有任何帶著藝人身份的架子,卻唯獨對現場的BGM 無比挑剔。整個拍攝過程中,四個人輪番換歌單,沉浸在自己的音樂世界裡,好像對於他們來說,這裡不過就是換瞭個環境的錄音室。

很多Trap Boy 都在把Higher Brothers 的穿搭當作穿衣品位的標準,大傢都以為他們在拍攝過程中會對服飾很挑剔,但Higher Brothers 在穿衣服這方面怎麼著都可以“妥協”,一遍遍換不同的Look 也無妨,或許在他們看來,他們即使不需要外在的包裝,也能讓一股Trap 氣息在自己身上熠熠生輝。

 

 

Melo 謝宇傑

馬思唯之前穿著一身奢侈品、聲名顯赫的時候說“有50+ 的新歌都沒有發的時候感覺前所未有的富裕”。所以對於你們來說,到底什麼是“富裕”?

H :開心、快樂,心靈上的滿足比物質滿足更能稱得上“富裕”。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從2017 年開始最潮最酷的人都在玩Trap,包括你朋友圈裡賣假AJ 的和隨便搖個花手的小夥兒,所以有人開始覺得Trap變土瞭、沒人聽瞭,你們怎麼認為?

M :沒有看法,我們不是大眾,所以沒有辦法代替大眾回答這個問題。

P :凡是聽過它的人,一段時間沒碰就會有點兒想。

D :我們覺得好聽就做,今天聽膩瞭就不做這個,明天突然想做瞭我就再繼續。

X :說得對。

所以馬思唯唱起瞭情歌,DZ 有做西海岸風格,Psy_P 會有偏向搖滾的作品,Melo 也一不小心就給瞭Chinese Boombap 一記耳光,你們是在嘗試做除瞭Trap 以外其他的東西瞭嗎?

H :我們一直都是什麼東西都在做,但是代表性的風格可能還是以傳統Trap 為主。

有沒有發現你們也在逐漸轉向“斜杠青年”?不隻是音樂風格這方面,主要指其他的身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