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nbsp;nbsp;nbsp;nbsp;鐵衣邊走邊說,:“看這樣子,這人死去應該是活着時候積德行善之人,這都是積累了陰德的人,估計是在自己的墳墓裏等着好機會投胎,因爲這李振在他的墳胖幹了那事,這宿主不高興了,所以就出來了。”

nbsp;nbsp;nbsp;nbsp;聽見鐵衣的話,我想這下子可真是麻煩了,這明顯是我們一方的過錯啊,俗話說,這有理走遍天下,無理寸步難行,既然是我們得罪了這位,縱然我們身爲陰差鬼捕,也是深感無從下手,所以這唯一的辦法,就是道歉咯。

nbsp;nbsp;nbsp;nbsp;我們剛剛過去的時候,便聽見這老漢在數落胖子,“這東西是你拉的對不對?你都這麼大了,又不是穿着開襠褲的娃,你怎麼能幹出這種臭不要臉的事兒啊?”

nbsp;nbsp;nbsp;nbsp;胖子點了點頭,滿臉羞愧的樣子,態度十分誠懇,剛剛我還以爲這傢伙是過來幹架的,這時候才弄明白原來是道歉的,想必是因爲這老鬼未曾幹過什麼壞事,所以沒有怨氣,這李振對他也沒有辦法,只有服軟了。

nbsp;nbsp;nbsp;nbsp;可是,很明顯這老鬼等待投胎的日子有些久了,顯得孤獨寂寞冷,這好不容易逮住幾個能說話的,估計是不好好說道說道,我們就甭想離開了,算了,我和鐵衣便蹲在地上,一人一支菸,一個麪包聽着這老鬼批評教育胖子,權當休整了。

nbsp;nbsp;nbsp;nbsp;“我說,胖子,你這樣做我很難搞的你懂不懂啊,你看我穿的乾乾淨淨的,總不能給你把這泡東西搞掉吧,那陰差都跟我說了,我這一輩子幹好事,活了一百歲,下一輩子能投個好地方,讓我在自己家裏等着消息,可是你竟然在我家門口拉翔……。”

nbsp;nbsp;nbsp;nbsp;這個時候胖子估計也快撐不住了,求救似得看着我兩,我無奈的攤開雙手錶示自己也無能爲力,實在不是我不想幫忙,是真的無計可施了。

nbsp;nbsp;nbsp;nbsp;大概有說了半個多鐘頭的樣子,估計這老爺也是教育累了,這個時候我再一看胖子站着已經睡着了,難道今兒個晚上我們就要在村口田地裏過一晚上了?想想這事情還真是不靠譜。

nbsp;nbsp;nbsp;nbsp;這個時候,那個老鬼也是發現胖子睡着了,直接推醒胖子,胖子迷迷糊糊的繼續被教育,哼哼唧唧的,我也分不清是在表示同意還是打呼嚕,反正這老鬼終歸是沒停下,想來也是這胖子嘴碎遭報應,連累我和鐵衣,我和鐵衣也在這非常具有吹眠功能的批評教育聲音中睡着了。

nbsp;nbsp;nbsp;nbsp;等我們醒來的時候,這天都已經亮了,我是被鐵衣推醒的,聽着不遠處從雲尾村傳來的雞叫聲,我赫然看見胖子偉岸的站在我們身邊站着睡了一晚上,竟然屹立不倒,估計是那老爺子已經回去他自己個兒的墳裏了,所以現在也是不見蹤影。 「不關你的事,我們都沒有想到馴獸師大會是個騙局!」風逍遙說道。

「確實,沒有想到這馴獸師大會是騙人的,這根本不是什麼馴獸師大會,而是馴獸師的墳墓!」方世楽眼神一冷的說道。

「可是,你們為何還會進來?」方世楽看著風逍遙問道。

「之前娘親的魂魄一直沒碎,我瞞著爹爹來到獸王城,就是為了參加馴獸師大會,進入獸王秘境,找娘親!」風逍遙說道。

「你們當時進來多少馴獸師?」墨九狸看著方世楽問道。

「當時我們差不多有五百人進來的,但是自從進了一片黑霧之後,就陸續看到無數的屍體,最後我醒來就是在那一處地下牢籠中了,還是我妹妹小倩察覺到我的血脈,才跟我相認的……」方世楽看著墨九狸和風逍遙說道。

「我在救你的時候,還有一個黑衣老者,跟你在一起,他醒來就離開了,那人你認識嗎?」墨九狸問道。

「不認識,不過我記得他是我們那次馴獸師大會的第一名!」方世楽說道。

「我們走吧……」墨九狸聞言沒有再問什麼。

對於那些人引馴獸師進來這獸王秘境,不過就是為了封印蠻荒獸王罷了!但是這些事情,她並沒打算對外人說,現在最重要的是出去再說……

墨九狸,雲夏,風逍遙,方世楽四個人在密林中走了差不多十天的時間,忽然間空間一陣的顫動,接著等人感覺到身體一輕,他們知道這是要出去了……

墨九狸直接將雲夏收回了空間,紫夜在空間中對墨九狸說道:「九狸,出去后小心!」

「我知道了!」墨九狸說道。

墨九狸覺得眼前一黑,接著身體似乎被什麼東西吸了起來,等到再次落地,眼前先是一陣刺眼的亮光,接著無數道氣息鎖定在自己的身上……

墨九狸睜眼一看,身邊不遠處是風逍遙和方世楽,而除了他們三人外,再沒有一人出來,他們的周圍,此刻被一群黑衣人包圍了起來……

不多時,獸王城的盼城主等人跟隨一個黑衣人,出現在墨九狸等人的面前。黑衣人看可言墨九狸三人冷聲問道:「你們在秘境中,可曾發生過什麼事情?」

「沒有,什麼都沒遇到!」墨九狸說道。

「我們也沒有!」風逍遙和方世楽走到墨九狸身邊,也跟著說道。

「可曾見過奇怪的魔獸?」黑衣人繼續問道。

「沒有!」墨九狸說道。

「沒有?那你們知道你們進去多久了嗎?」黑衣人冷笑一聲問道。

「不說三個月嗎?」風逍遙假裝不懂的問道。

「三個月?你們已經進去百年之餘,難道在裡面什麼都沒有發現?」黑衣人說道。

「我們進去那麼久了?不說三個月我們就會被傳送出來嗎?為何這麼久啊?」墨九狸也故作驚訝的問道。

黑衣人聞言怒,他要是知道還會問他們嗎?真是可惡!只是,看著墨九狸三人,他怎麼都覺得三人不像是什麼厲害角色…… 說到這裏的時候,周沫的全身走在顫抖,看來一定是那個時候的畫面給她留下了很嚴重的心理陰影,她似乎是非常的害怕的在回憶那一段的時間所發生的事情。

看到這裏,我既不想周沫再去回想那些讓她難過的經歷,但是又迫切的想要知道周沫究竟是經歷了怎樣的事情,雖然周沫最後會變成什麼樣子,對我來說我都會愛下去,但是我還是不忍心周沫收到傷害。

這個時候,周沫在我的肩膀上哭着哭着,漸漸的,我感覺不到了哭聲,原來周沫在我的肩膀上趴着睡着了,我輕輕的將周沫放在沙發上,我甚至能聽到沉睡中的周沫在一直喊着我的名字,像是一個孩子一樣的無助,這個畫面深深的刺痛了我,讓我有種無法言說的心痛,我恨那個將周沫害成這樣的人,我恨那個因爲任性,自以爲是的自己,我希望時光能夠倒流,我會用全部時光保護眼前這個我最深愛的人。

我輕輕的把周沫抱起來,對着一直等着我們想要過來幫忙的的馬姨搖了搖頭,讓馬姨先去休息,然後我抱着周沫進了提前準備好的房間,靜靜的將這個最陌生也最熟悉的周沫輕輕的放在牀上。

在我爲周沫蓋好被子準備出門的時候,我依舊聽到周沫似乎是在夢中哭泣的樣子,一遍一遍的叫着我的名字,一次一次的喊着卓凡不要走,卓凡不要走,我害怕,我害怕。

這一刻眼裏穿透我的眼睛,劃過我的臉頰跌落進我身後的濃濃回憶當中,讓我無法自拔,讓我不能呼吸,於是,我便返回到了牀板,輕輕的靠在周沫的旁邊,拉着周沫的手,一次次的答應着周沫的呼喚,一次的在周沫說卓凡不要走的時候,流着眼淚迴應着我沒有走,我就在這裏。

不知道過了多久,周沫終於沉沉的睡去了,雖然這一張看起來十分醜陋甚至說有些恐怖的臉就這樣突兀的出現在我眼前,但我還是從這一張陌生的面孔當中看見周沫微微揚起的嘴角,我知道周沫在笑,我知道這個被傷害了很深的我最愛的人此刻是放心的,幸福的。

我想還是等到天亮的時候,等父母還有鐵衣和胖子都起來的時候,我在問詢周沫所發生的事情吧,人多時候周沫應該心情會好一點,沒有那麼害怕,而且對於這種叫做換魂的東西我是完全不懂得的,所以還是等到大家人都到齊的時候,在處理這些事情的好。

就這樣整整一晚上,我就這樣看着眼前的周沫睡去,陌生的表情,熟悉的氣息,我在心痛之餘更多的是慶幸,慶幸着此生還有機會,還能夠看着守着周沫,哪怕這個周沫是不完整的也好。

就這樣整整過了一個晚上,當天亮的時候,我都沒有睡着,這一晚上我想了很多,我想起以前發生的很多事情,我想起了周沫跟我在一起的一點一滴,我以爲那些會隨着時光而漸漸變得模糊,最終像是打着馬賽克一樣從我腦海中消失的記憶,現在竟然越來越清晰,清晰的似乎就在昨天,清晰的就像是我和周沫兩個人至始至終都未曾分開過一樣,所以這一晚上,雖然我的身體是安靜的,但我的心卻是澎湃無比的,我一會哭,一會笑,各種情緒交際在我心頭,難以言說的心境。

等到周沫醒來的時候,我已經在看着她,周沫看着我很不好意思的說道:“卓凡,你一晚上都沒有休息嗎?是不是我的樣子嚇倒你了?”說到這裏的時候,我能看見周沫眼神之中的怯懦,這種感覺是我以前從未出現過的,周沫一直都是一個善良美麗而自信的女孩。

所以當週沫怯懦的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沒有說話,我笑了笑,然後徑直在周沫的額頭輕輕的吻了一下,然後輕輕的說道:“周沫,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不管你變成什麼樣子,你都是我心中那個最好的周沫,我會跟你在一起,在也不分開,你現在依舊是我心中最美的周沫。”

周沫沒有說話,無聲的眼淚輕輕的劃過臉頰,我用手擦去,將周沫抱在懷裏,用手撫摸着周沫的頭髮,這種熟悉的感覺,就像是很久很久一眼曾發生過一樣,至於是在現實之中,還是在夢境之內,我已經記不清楚了,但是我很確信,這一刻我說的都是我心底最真實的感受。

這個時候,我聽到周沫的肚子在叫了,看來周沫是餓了,所以我看着周沫說道:“呵呵,你還是老樣子,一餓了肚子就跟敲鼓一樣。”說到這裏,周沫也不好意思的笑了,雖然周沫的樣子跟以前是完全沒有半點關係了,但是現在的周沫的神態,所散發出的感覺卻依舊是以前的那個樣子。

這個時候,周沫擡起頭眨巴着眼睛可憐兮兮的看着我說道:“卓凡,我現在的樣子,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但是看見你我真的覺得很開心,很踏實,我不期望能跟你繼續我們的愛情,真的謝謝你,其實這次來,我只想見見你。我想告訴你,你那段時間看到的我,其實我不是真實的我,那個結婚的周沫也不是我。

她叫黛色,就是我在英國加入的那個靈異社團的一次活動中,看到的一個侏儒,當我第一次看見她的時候,我的心裏就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當時我就要向着快點離開,快點跑,但是我的同夥伴們都說沒有關係。”說到這裏的時候,周沫全身都在顫抖。

我聽着周沫語無倫次的話,想了想說道:“周沫,沒有關係,現在一切都好了,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哦度會保護你的,不要害怕,我們現在起來去吃飯吧,吃完飯你告訴我你說經歷的事情好嗎?”

聽見我的話,周沫點了點頭,於是當我和周沫從房間出來的時候,餐廳裏已經準備好了飯,我剛剛要坐下的時候,就聽到胖子蕩氣迴腸的喊着:“哎呀這一覺睡得好舒服,直接把我三天沒睡的覺都不起來了,太舒服了,好香的味道啊,一定是阿姨的絕世早餐,太棒了,崔銘你小子太幸福了。”

聽着胖子的話我笑了笑,這個時候,母親推着父親也出來了,不一會,父親母親,鐵衣胖子都到齊了,這個時候,我很正式的看着大傢伙說道:“爸爸媽媽鐵衣胖子現在我正式跟你們介紹,這個就是我的女朋友周沫。”聽到這裏,胖子咂着嘴巴說道,崔銘你小子開玩笑的吧,不是吧,你不是說周沫已經結婚了嗎,你不是跟我說你雖然難過但是還會祝福她幸福的嗎,怎麼纔多久時間你不但沒祝福人家還把周沫搶回來了,你小子很生猛啊,但是不對啊,這個不是周沫啊,我見過你錢包裏的那個周沫的照片啊,崔銘你小子不是開玩笑的吧,今天不是愚人節吧?到底怎麼回事啊,怎麼一晚上的時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啊!今天是愚人節提前啊還是我沒睡醒啊?要不我在返回去睡一覺啊?我怎麼腦子亂亂的啊!太混亂了啊!”

看着胖子的表情,我笑着說道:“你的確是錯過了很多事情,誰讓你睡着了的時候,打雷放炮都不會醒啊,周沫是昨天凌晨左右來的,你現在的看見的周沫當然不是周沫原來的樣子,周沫是被人害成現在這個樣子的,至於具體的詳細經歷,周沫一會就會跟大家說的,但是我現在說的是,原本那個結婚的周沫,不是真正的周沫。 「大人,那邊發現一個老者!」這時有個黑衣人說道。

「帶過來!」黑衣人道。

不多時,之前被墨九狸救起的黑衣老者,就被幾個黑衣人打傷帶了過來。

老者在看到墨九狸三人時微微一愣,倒是沒有說什麼……

「你看看,他們可是這一次參加馴獸師大會的人!」黑衣人看了眼盼城主說道。

「回大人,這兩人是這一次參加馴獸師大會的人,至於他和他則是上一次參加馴獸師大會的人!」盼城主在看到黑衣老者和方世楽的時候也是一愣,他也沒有想到千年前進去的人,竟然還有活著的。

他之所以能夠記得方世楽和黑衣老者,則是因為黑衣人老者是千年前馴獸師大會的第一名,因為為人十分的冷酷少言,因此他的印象很深刻,至於方世楽則是因為他俊美的容顏,讓人想忘記也難啊……

「千年前進去的,到現在還活著?」黑衣人聞言,視線鎖在黑衣老者和方世楽的身上問道。

「說,你們四個到底在裡面遇到了什麼?把你們的經歷給我如實說清楚,否則都要死!」黑衣人看著墨九狸四人問道。

「被困在一個陣法裡面,到現在才出來,所以什麼都沒有遇到!」墨九狸聞言淡淡的說道。

「嗯,我們也是!」風逍遙也跟著說道。

「你們也是?他千年前就進去了,你們什麼你們?難道你想告訴我,他千年前進去的跟你在一個陣法中被困?」黑衣人聲音一冷的說道。

「對啊,就是這麼巧,我剛好掉到困住他的陣法中,然後就待到現在!」風逍遙故意說道。

「呵呵……你呢?」黑衣人冷笑一聲,然後看著黑衣老者問道。

黑衣老者低著頭,沒有說話,他根本不屑跟這些人說話,既然栽了生死有命,何必廢話……

黑衣人見狀不怒反笑,看著墨九狸四人說道:「既然好好問你們,都不好好說,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來人,給我把他們殺了,然回搜魂!」黑衣人冷聲道。

話落,周圍的黑衣人一擁而上,各個實力都在墨九狸等人之上,風逍遙直接擋在墨九狸的前面說道:「我攔著他們,你找機會就跑。」

墨九狸看到面前的風逍遙微微一愣,這時方世楽直接把風逍遙拉到一邊說道:「你帶著她先走,這些人交給舅舅,我可是閑了千年都沒有動手了,也不知道這伸手綉了沒有,今天必須好好活動活動不可!」

「舅舅,我不走!」風逍遙說道。

「逍遙,聽話,舅舅從沒為你娘親做過什麼,如果我連你都保護不了,還有什麼顏面去面對你娘親?帶著這位姑娘先走,舅舅不會有事的……」方世楽轉頭看著風逍遙說道。

「舅舅……」風逍遙看著方世楽說道。

「放心,你舅舅我可不是好殺的!」方世楽微微一笑,縱身直接飛了出去。

「我們走……」風逍遙看著方世楽的背影,最後一咬牙看著墨九狸說道。 nbsp;nbsp;nbsp;nbsp;這好不容易趕上了登機,我和鐵衣胖子依次上了飛機,還是鐵衣這傢伙有品位,直接就來了個頭等艙,這傢伙,這座位寬廣碩大,頓時有錢了的優越感便體現的淋漓精緻,雖然價格比經濟艙的確是貴了不少,但這一分價錢一分貨的區別還真是讓我不覺得冤枉。 新匕匕·奇·中·文·蛧·首·發??.

nbsp;nbsp;nbsp;nbsp;我數了數,這頭等艙的座位攏共也就15個,每個人的座位都是一個可以平躺下的皮質沙發,座位的前方有視頻播放器,我點開一看,我擦最近剛剛上映的大片應有盡有,手邊放着最新的各種報紙,但大多數是財經類的,我拿起來掃了一眼之後便又塞回去了。

nbsp;nbsp;nbsp;nbsp;我從小的就對數字無愛,身份證都是死記硬背了三個月纔不用在填寫各種登記表的時候不用現場抄寫的。雖然我已經坐過這頭等艙了,但是再次上來之後,還是覺得有些小激動,倒是鐵衣這傢伙,完全一副坐的不想坐的感覺,上來放好隨身的行李之後,便眯着眼睛開始打盹。

nbsp;nbsp;nbsp;nbsp;而李振則一上來就呲牙亂叫的,看看這裏,摸摸那裏,一副劉姥姥進了大觀園的表情,感覺什麼都新鮮,這一會一叫的節奏,讓旁邊幾個看起來肥頭大耳,穿着闊氣的中年男人,怒目相視。 尊上的異能嬌妻 而胖子則依舊一副關我毛事的表情,在這個頭等艙裏轉悠來轉悠去,屁顛屁顛的不亦樂乎。

nbsp;nbsp;nbsp;nbsp;隨着廣播裏傳來的曼妙的女聲,示意飛機就要起飛了,乘客趕緊回到座位上繫好安全帶,胖子纔不樂意的返身回到我身邊坐下,我便隨手點開了一部最新的喜劇電影看了起來,不一會,一位漂亮的空姐就端着飲料車子出來了。

nbsp;nbsp;nbsp;nbsp;前面的胖子很多都示意什麼都不要,最多也就是一瓶子礦泉水,而剛剛到了我們身邊的時候,胖子則直接每樣來了兩份,讓那個推着飲料車的漂亮空姐算是打大開了眼界。胖子這傢伙在跟空姐打聽了洗手間的位置之後,得知頭等艙有兩個專門的廁所後,滿意的點了點頭。

nbsp;nbsp;nbsp;nbsp;這空姐還沒有離開,這胖子便開始打開飲料瓶子像是直接倒進下水道里的似得,將滿滿一瓶子橙汁倒進了肚子裏,這聲音就像是燒水的時候,將熱水倒進熱水瓶裏似得,抑揚頓挫的,旁邊那個小空姐都看傻了,似乎都忘記了自己是準備往前走還是準備返身回去的,好一會緩不過神來。

nbsp;nbsp;nbsp;nbsp;胖子的臉皮之厚,果真不是蓋的,這一瓶剛完,一瓶再起,這知道的是在喝飲料,不知道的還以爲在表演行爲藝術什麼叫下水道,這稀里嘩啦的聲音,我都傻了,手裏拿着那瓶飲料忘記了是準備喝的,胖子的動靜很大,許多坐在前面的乘客回頭看,坐在後面的乘客踮着腳尖看,我頓時感覺有些尷尬。

nbsp;nbsp;nbsp;nbsp;我一邊尷尬的笑着,一邊悄悄的在胖子身邊耳語:“喂,我說死胖子,悠着點啊,你特麼的不怕喝這麼多水中毒啊,就算不要錢也不能用命喝啊,你特麼要是喝死在這飛機上,我可不管你啊,不是兄弟我殘忍,是在是特麼丟不起那人啊,你特麼喝飲料的功夫也算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

nbsp;nbsp;nbsp;nbsp;胖子聽見我的話,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擦,這才哪裏跟哪裏啊,你說咱這飛機票這麼貴,咱要是光上來坐坐就下去,那特麼的也太虧了,反正我有些口渴,而且旁邊就是廁所,不喝白不喝,喝了也白喝,我對我的胃和膀胱很有信心啊!”

nbsp;nbsp;nbsp;nbsp;聽了胖子的辯解我也是無言以對了,就在胖子又打開一瓶紅酒的時候,這周圍的乘客和空姐都停下來手裏的動作,目不斜視的看着胖子,好像有種胖子在街邊賣藝的感覺,這特麼是在頭等艙內,要是真在街邊的時候,估計都有人丟零錢了。

nbsp;nbsp;nbsp;nbsp;趁着胖子狂喝的時候,我悄悄的對着胖子說道:“死胖子,你別光顧着喝,一會還有飛行餐啊,你看這飲料的檔次就知道這吃的東西自然也差不了,你小子確定要將你的胃口和膀胱裝滿這喝的而不是吃的?”

nbsp;nbsp;nbsp;nbsp;胖子聽見我的話,頓時做了一件讓我非常後悔的事,這個臭不要臉的東西竟然將慢慢一口的紅酒徑直噴在了我的白襯衫上,好像如夢初醒的樣子。“哎呀我擦,有美食你怎麼不早說,我剛纔算了算,我要是把這些飲料都喝完,這票價就能回來不少了。”

nbsp;nbsp;nbsp;nbsp;聽到胖子的話,我怒目相視的看着胖子說道:“你特麼知不知道,我這衣服比那票價還貴啊,大哥,你是故意來玩我的吧。”看着已經睡過去的鐵衣,我長嘆一口氣,從包裏拿出一件備用的衣服到了洗手間。

nbsp;nbsp;nbsp;nbsp;結果我還沒收拾乾淨,就聽見門外咚咚咚的敲門聲,我沒好氣的說:“裏面有人,去隔壁廁所。”

nbsp;nbsp;nbsp;nbsp;門外傳來胖子的聲音:“去個毛線啊,崔銘是我,你趕緊出來啊,隔壁廁所進去個女的,好像去補妝,比你進去的還早,道爺我憋不住了,快點,你再不出來我只能在門口現場解決了。”

nbsp;nbsp;nbsp;nbsp;想想,這胖子是跟我們一道來的,這傢伙要是真在這裏隨地大小便的話,我肯定也是走不掉了,於是趕緊收拾妥當,胖子見門剛一開就狂奔進來,像是餓狼看見肉似得,門都來不及關,我就聽見如同打開水龍頭一般的放水聲音。

nbsp;nbsp;nbsp;nbsp;過了好久,胖子一臉舒爽的從廁所裏鑽出來了,不住的發出噁心的舒爽聲音。這一路上,鐵衣倒是因爲睡着了完全不受影響,而我則躲無可躲的呆在胖子旁邊,接受着其他乘客和工作人員的目光洗禮,十分尷尬,當這食物送上來的時候,胖子看見這量頓時像是泄了氣的皮球啊。

nbsp;nbsp;nbsp;nbsp;這死胖子可憐巴巴的看着空姐問道:“我說姑娘啊,這飛行餐不會就這麼點啊,是不是吃完了還可以加餐啊?要不吃不飽啊?”那個姑娘看着胖子說道:“對不起啊先生,這些都是提前準備好的,每個人只有一份,飲料倒是還有不少,您需要的話,我可以幫你取。”

nbsp;nbsp;nbsp;nbsp;胖子十分掃興的直接將熟睡中的鐵衣那一份飛行餐攔在懷裏,好像生怕這吃的長了翅膀飛了似得,這胖子一邊吃一邊說道:“這豆子沒有過水炒,失敗。這肉丁的大小尺寸都不統一失敗,這菜都蔫成這樣子了失敗……。不知道是這菜的分量讓胖子十分不滿,還是這手藝過不了胖子廚子的這一關,總之胖子一邊抱怨這食物的品質不高,一邊講兩份飛行餐吃了個乾淨,包括我飯裏的一根香腸。

nbsp;nbsp;nbsp;nbsp;這胖子吃完了飛行餐之後,又豪邁了喝掉了兩杯咖啡,三杯牛奶,一同綠茶,才端坐下來,不過這小子這幾個小時的飛行中,上了n次廁所,在飛機快要降落前的十分鐘,按照要求不能離開座位,這下子可把剛從廁所出來的胖子給憋壞了。

nbsp;nbsp;nbsp;nbsp;胖子這猙獰的表情,我趕緊好像膀胱都快炸開似得,這臉色紅脹,雙手不住的摩挲,兩條胖腿夾的緊緊的,這表情就像是在嗯哼一樣,看起來十分痛苦。

nbsp;nbsp;nbsp;nbsp;醒過來的鐵衣好奇的看着胖子說道:“李振你怎麼了,看樣子好像很難受的樣子啊,你不是暈機了吧?還是哪裏不舒服,你說話啊。”此刻的胖子估計在死死的咬着牙牀憋尿,估計這一說話,泄了氣就尿褲子了,所以愣是沒有回答鐵衣的問話。

nbsp;nbsp;nbsp;nbsp;鐵衣驚愕的看着我說“崔銘,李振怎麼了,怎麼這個表情啊,好像很難受的樣子,是不是不舒服啊?”我看了看胖子,又看着鐵衣說道:“病個毛線病啊,李道長想吃喝會買票的成本啊,你也知道李道長不做虧本生意啊,這不喝飲料喝多了,現在廁所不能用,正在這潛心憋尿啊,這膀胱正在受罪,這表情自然舒服不了。”

nbsp;nbsp;nbsp;nbsp;聽着我的話,鐵衣恍然大悟的樣子說道:“原來是這樣啊,厲害,高人就是高人。看着憋尿的架勢都這麼與衆不多啊,不過以李大師的胃口和度量,這一點飲料不應該這樣啊。”

nbsp;nbsp;nbsp;nbsp;看着鐵衣好奇的樣子,我指着空間推的那個裝滿各類飲料瓶子的手推車說:“一點個毛線啊,那個空姐推的那個車子你看到沒有啊?”

nbsp;nbsp;nbsp;nbsp;鐵衣點了點頭說:“看到了啊,下飛機的時候當然要將飛機上吃剩的東西收拾收拾很正常啊,怎麼了?”我無奈的看着鐵衣說:“看見了吧,那空姐推的滿滿一車子都是李大師的作品,這是第三車了,你說哪?”

nbsp;nbsp;nbsp;nbsp;聽着我的話,鐵衣都震撼了,看着李振豎起了大拇指,李振則百忙之中抽空做了個“好說好說,一般一般的表情”,當這飛機終於挺穩的時候,胖子直接像是獵豹一般鑽進了廁所,整個艙內都聽到如同浪花拍擊的動靜。

nbsp;nbsp;nbsp;nbsp;我感慨的說,“辛虧這死胖子是下了飛機才尿啊,這要是在飛機上尿的話,這還不給衝的偏離了巷道啊,這特麼不是胃和膀胱啊,簡直就是水庫啊。”從廁所出來的李振,激動的眼睛都有了淚珠子了。

nbsp;nbsp;nbsp;nbsp;就在我示意胖子準備下飛機的時候,李振看見飛機上掛着一個意見本,直接取下來,掏出旁邊的筆就開始寫,我好奇的過去一看,這傢伙上面寫着。

nbsp;nbsp;nbsp;nbsp;“此飛機的飛行餐存在嚴重的問題,這廚師的技術還需要進一步磨練提高,希望下次我再來的時候,能讓我吃喝喝好休息好,寫完這句,這死胖子竟然在下面下了個建議作爲飛行餐的菜式。看着胖子的舉動我也是醉了,直到最後一飛機人都下趕緊了,連機長走走了,胖子才寫完。

nbsp;nbsp;nbsp;nbsp;我拿起胖子寫完的意見簿一看,我擦,這特麼也太雷人了,這死胖子愣是將一本意見簿寫成了一個菜譜,我估計工作人員拿到之後稍微看看就能開飯店了,這記錄十分之詳細,我對胖子的舉動簡直是佩服的五體投地啊。

nbsp;nbsp;nbsp;nbsp;我知道在外面學廚藝的話,這師傅總喜歡留一手,兩手三四手的,可這胖子簡直是毫無保留的傳授着自己的技藝啊,包括控制火候,用鹽多少,以及他自己在做這道菜的心得感受。

nbsp;nbsp;nbsp;nbsp;我和鐵衣看着胖子不約而同的說道:“高,是在是高。”當我們三個下了飛機,剛要走到機場大門口的時候,我聽見廣播裏在喊我們的名字。

nbsp;nbsp;nbsp;nbsp;於是我們好奇的按照廣播裏的提示,到了機場的一間辦公室內。當時我就想,是不是因爲胖子將飛機上估計備用的飲料都喝乾淨了,讓機場負責的人知道了,想要罰款,我這進門的時候,手都放在皮包上了,這事情本來就尷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要是人家要罰款,我趕快交了也就是了,省的耽誤事情。

nbsp;nbsp;nbsp;nbsp;誰知道,我們剛一進門,就看見一箇中年男人,穿着飛行制服,這樣子長相都很排場,應該是個領導的感覺。這人上來就拉着我們的手依次握手,說道:“你們好,你們好,我是咱們藍天航空公司負責後勤的負責人,我叫朱睿,剛剛聽我們的工作人員說,你們在意見簿上寫了很多東西。”

nbsp;nbsp;nbsp;nbsp;聽到這裏,我知道,肯定是胖子那密密麻麻的廚師作品,讓人家不高興了,這明明是寫意見的地方,胖子就算是寫了意見,那寫完就算了,這傢伙還補了那麼多的做菜心得,這肯定是熱惹下麻煩了。

nbsp;nbsp;nbsp;nbsp;我剛要開口準備道歉的時候,這個叫朱睿的男人,徑直握着我們的手說道:“很感謝你們的寶貴意見啊,而且這飛行餐的做法都寫的這麼詳細,我已經安排專人負責照着菜譜進行試驗改良了。

nbsp;nbsp;nbsp;nbsp;謝謝你們啊,你們一定是經常坐我們公司的航班啊,一看就是對咱們藍天有很深的感情和很濃重的愛啊。你想想,如果不是對我們藍天航空有這種像是自己家一樣的愛,誰能夠毫無保留的將自己的做菜祕方寫出來啊,我謝謝你們,非常非常感謝你們,因爲時間緣故,我這錦旗就趕不上了。

nbsp;nbsp;nbsp;nbsp;但是我已經和公司的相關領導商量過了,你們三個將作爲我們航空公司的名譽職工,贈送你們十次免費乘坐我們公司頭等艙的機會,希望下一次你們再到飛機上吃到頭等艙的飛行餐的時候,能夠發現我們的工作取得了一些些的進步。”

nbsp;nbsp;nbsp;nbsp;哎呀我去,這朱睿的一番話頓時將我們三個說的愣住了,這傢伙看來胖子不但沒有惹下麻煩還是立功了啊,這免費十次的頭等艙這簡直就是賺的盆滿鉢溢了,加上胖子在飛機上造的那些食物,我靠,這可是剩下不少啊,我看着胖子,不住的點頭。

nbsp;nbsp;nbsp;nbsp;這個時候胖子終於反應過來了,知道這是好事不是壞事,趕緊忙着裝逼說道:“朱睿同志啊,你說的沒錯啊,我從穿着開襠褲的時候就開始坐咱們公司的飛機,那慢慢的都是愛啊,這就是愛啊,我就感覺這藍天航空就是我的家,就是我的愛。

nbsp;nbsp;nbsp;nbsp;我這麼多年,努力學習廚藝,就是爲了有朝一日,能夠總結出最適合咱們藍天航空風格的飛行餐菜式,不爲了別的,就是爲了當我每一次坐上咱們藍天航空的飛機時,能夠感受到那家的愛,和我的愛。”

nbsp;nbsp;nbsp;nbsp;聽到這裏,那個叫朱睿的人眼睛都紅了,看着樣子也是動了真感情,死死拉着胖子的手就是不鬆手,不住的握啊,說話的聲音都有些明顯的哽咽了。

nbsp;nbsp;nbsp;nbsp;朱睿拉着胖子的手說:“孩子,沒看出來啊,你這長相是有點老成啊,咱們航空公司今年就已經十歲了,你是多大穿着開襠褲啊。”

nbsp;nbsp;nbsp;nbsp;一聽朱睿的話,我頓時差點沒憋住笑出來,這胖子出門忽悠也不打聽清楚,剛剛跟人家說他穿開襠褲的時候,就開始有這熱愛藍天的夢想,結果胖子還真能扯。

nbsp;nbsp;nbsp;nbsp;胖子腆着臉說:“其實你別看我樣子老,身形大,其實我才十幾歲,正在發育長個子啊。”我估計這朱睿也是被胖子忽悠住了,愣是相信了這完全不具備可相信條件的謊言。

nbsp;nbsp;nbsp;nbsp;不過這胖子能混過去也對我們有好處,於是這接下來,就有一個年輕的穿着制服的男人,給我們和朱睿拍了一張合影,拍照的時候,胖子站在朱睿身邊,舉着那個被他寫的密密麻麻的意見簿,像是得獎一般的造型,我和鐵衣倒是有種不言而喻的默契,鐵衣襬出一個側臉的造型,我趁機用手摸頭當了一下臉。

nbsp;nbsp;nbsp;nbsp;雖然胖子的舉動,贏得了很不錯的福利,但是我總感覺不那麼光榮啊,這要是讓熟人看到知道這事情的話,那該有多尷尬,不過還好這豬腳是胖子和那本意見簿的菜譜,所以對於我和鐵衣這打醬油的角色,什麼造型,人家倒是也不關注。

nbsp;nbsp;nbsp;nbsp;完成這宣傳工作之後,我們如月的拿到了一張貴賓卡,和我們來的時候買機票的錢,這胖子嘚瑟的樣子好像自己真成了名人似得,不過看在胖子的表現獲得的豐碩成果,我也就沒有再說什麼揶揄胖子的話了。

nbsp;nbsp;nbsp;nbsp;我們三個在完全免費的前提下終於到了目的地,剛出機場的大門,胖子果斷的返身回去,我看着胖子詭異的舉動,喊道:“胖子你去哪裏啊?”胖子頭都不回的給我來了一句,“憋不住了,再來一趟廁所,這特麼膀胱都感覺着火了。”看着胖子狂奔而去的肥碩身影,我和鐵衣都樂了。

nbsp;nbsp;nbsp;nbsp;下了飛機之後,剛到季霖市地界,我們就感覺這空氣頓時就涼了下來,胖子吵吵的冷的蛋黃都碎了,於是我們便打算購置一些進入長白山白雲峯的裝備,聽說長白山常年積雪覆蓋,所以對於我們這各個連雪都沒見過幾次的貨來說,這挑戰的難度便可想而知了。

nbsp;nbsp;nbsp;nbsp;爲了保障設備的質量,我們三個便到了全國連鎖的駝峯登山裝備專賣店,準備購置一些進入長白山的物品,聽說這白雲峯海拔有兩千六百多米,胖子果斷的選擇了幾個便攜式氧氣瓶。

nbsp;nbsp;nbsp;nbsp;這傢伙,這女售貨員的嘴簡直是無解了,突突突突的就跟個機關槍一樣,胖子說漏了嘴,說出我們是要登長白山的時候,這售貨員果斷的開始介紹起來:“幾位一看就是老手啊,這長白山主峯可是有難度啊,你們需要的東西大概有這些,這售貨員一件件的拿起來講解。

nbsp;nbsp;nbsp;nbsp;岩石衣褲—登山活動中穿用的衣褲,這東西要講究,貼身可體,褲口、褲腳較小且有彈性,選料以結實耐磨、富有彈性的毛製品最好。說完,丟過來一套。

nbsp;nbsp;nbsp;nbsp;岩石鞋—岩石作業的一種特用鞋。鞋幫最好用結實、通氣的皮革原料,鞋底用較硬的橡膠原料。鞋底較厚,有利於摩擦固定,說完又搬過來一雙。

nbsp;nbsp;nbsp;nbsp;禦寒服裝—用於登山活動中的保暖禦寒,保暖層最好用優質鴨絨,面料要輕薄、密實、防水、防風。衣面顏色以深爲主,儘量鮮豔一些,以利吸熱和便於山上、山下的觀察識別。除衣褲外,根據需要也可製作羽絨襪、手套和背心。

nbsp;nbsp;nbsp;nbsp;風雨衣—用防水的優質尼龍原料製成。具有良好的防風、保暖性能。上衣連帽,帽口、袖口、褲腳能調整鬆緊。

nbsp;nbsp;nbsp;nbsp;高山鞋—攀登冰雪高山的特用鞋。其用料要求是質輕,並具有良好的保暖、防水、通氣等性能。高山鞋還應陪綁腿和鞋罩,以便提高其保暖、防水保護的作用。在冰坡上行走時,鞋底還要綁上冰爪。

nbsp;nbsp;nbsp;nbsp;行囊—包括揹包、背架和行李袋、防護眼鏡,用以遮擋強烈光照和冰雪反射光,防止紫外線對眼睛的傷害,防護鏡的鏡片以用茶色鏡片爲好。高山區,登山人員應配備專防紫、紅外線的防風雪眼鏡。

nbsp;nbsp;nbsp;nbsp;說完這些,這售貨員說你們還真是來對了地方,要想順利登山還需要的有:冰鎬、冰鎬冰爪安全帶主繩輔助繩……。

nbsp;nbsp;nbsp;nbsp;我算是看出來了,照這服務員的介紹,我們這一趟長白山之行,估計的將整個店都搬走,好像少了一樣這基本就是有去無回掛定了的節奏,不過說實話,對於一次經歷這種探險似得出行,對於需要什麼,我還真是沒什麼見識,可是這傢伙登山揹着一個店的東西,那特麼還沒到山就累死了。

nbsp;nbsp;nbsp;nbsp;這很明顯是半年不開張,開張吃半年啊,就在我萬分糾結的時候。

nbsp;nbsp;nbsp;nbsp;店裏進來了一個壯實的中年男人,一進門就嚷嚷着,“李姐啊,我要的那隻冰抓回來了沒有啊,按道理前天就該回來了,我剛好這兩天有事,所以現在纔來取。”

nbsp;nbsp;nbsp;nbsp;原來忽悠我們全部買的這大姐叫李姐,這李姐看見熟客來了,也是心花怒放的樣子,看着這個男人說道“是週會長啊,你要這冰爪可真是不好找,回來了,回來了,我這就給你取。”

nbsp;nbsp;nbsp;nbsp;就在這李姐去取東西的時候,這鐵衣則徑直走過去說道:“周大哥,看您的樣子對登山很有研究啊,等什麼山需要冰爪啊,我很喜歡登山運動,可就是對這一竅不通。”

nbsp;nbsp;nbsp;nbsp;聽見鐵衣的話,我和胖子趕緊圍攏過去,一向不愛說話的鐵疙瘩竟然能這樣說,肯定有他的道理,於是我和胖子也上前湊熱鬧的說道:“就是啊,大哥,這冰爪好像很專業的啊。”

nbsp;nbsp;nbsp;nbsp;這周大哥聽到我們的話,很是高興,說道:“你們也喜歡登山運動啊,我是咱們市業餘登山者協會的會長,你們要是喜歡登山運動的話,可以參加我們的協會。”說話間,這週會長倒是給了我們一人一張名片。

nbsp;nbsp;nbsp;nbsp;看見這名片,我便知道鐵衣一定是發現了什麼,所以才這樣說,看了這傢伙還真是找對人了。看見這名片上寫着,周雲山,季霖市業餘登山者協會會長。

nbsp;nbsp;nbsp;nbsp;於是我便接着問道:“周大哥,你這要購買冰爪,是要攀登雪山吧。”周雲山,看着我們點了點頭說道,是啊,我這是準備登長白山用的,你也知道咱們這長白山常年積雪,許多地方都是終年不化的冰岩,沒有這冰爪的話,那想要登山可就是癡人說夢了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